周布雅相關文章

實彈射擊十六發,射歪了五發

實彈射擊十六發,射歪了五發

原來是吹了這麼多年天下無敵的東風飛彈,結果實彈射擊時十六發射歪了五發,而且還是歪到天邊去的那種歪,所以嚇得只能先停止軍演,東風飛彈這些年被高度宣傳已經變成了中國民族精神的象徵物之一,如果繼續打下去結果慘不忍睹,軍方是一大堆人要掉腦袋的。 中國的晶片國家隊前陣子已經一大半成員去坐牢了,要是軍工體系再抓一批的話大家折騰不起啊! 不過看來軍方是早有心理準備可能出問題,不能讓國內看,牆內今天是不給看發射影像直播的,現在全世界只有中國看不到他們解放軍的軍演畫面。
周布雅 2022-08-04
加起來除以二,增加了四分之一

加起來除以二,增加了四分之一

加起來除以二,嗯,沒受影響 更正,是增加了四分之一
周布雅 2022-08-04
哭著叫救命全是戰鬥藍

哭著叫救命全是戰鬥藍

關於戰爭,我一直態度就是這樣,只要台灣邁向正常國家,我所謂的正常國家包含台獨也包含華獨,無論這個正常國家是台灣共和國還是中華民國,只要台灣不繼續跟中國共同使用同一個國家位格,而作為一個擁有單獨完整國號與外交的國家,戰爭就必定會發生。 這個國家正常化的過程必定會以一場戰爭作為最後環節,差別在於是中國主動讓它發生還是被動讓它發生,可是台灣不可能永久處在雖然是中國但是不歸中國統轄的狀態,這種狀態不可能永久持續,最終要不然就是台灣成為正常國家,要不然就是中國決定主動結束這個沒有統轄權的狀態,武力統一。 這場戰爭要不要打不會決定在台灣的態度,而是決定在中國判斷是不是準備好了(因此台灣越是一昧軟弱會提高攻台的勝率,只是在加速戰爭發生),只要中國認為他們準備好了,藉口隨便找都能找到一百個,那時候兩岸關係再好戰爭都會發生,也決定在中國是不是足夠虛弱,如果中國足夠虛弱,那台灣就沒有必要繼續『我們宣稱中國只有一個,就是中華民國,可是全世界都只承認中國是中華人民共和國』這種狀態,只要中國主動發動戰爭,台灣就會直接宣告台獨,只要台灣主動宣告獨立,中國就唯有發動戰爭否則就失去所有爭議領土的統治法理性,為了對內交代只能發動戰爭(勝負是其次),怎麼看戰爭都是無法迴避的,對於無法操之在己的事情,我認為沒有必要逃避現實。 但是就算戰爭必然發生,也有分不同情況,中國完成充份準備之後打是打,中國判斷不值得這場戰爭所以演一演戲,我們打過了沒有主動喪權辱國只是形勢所逼,有個下台階演完戲就收工,那也是打,台灣不存在忍辱負重就能迴避戰爭這種選項,但是台灣仍然有選擇戰爭在何時發生的空間。 拋棄幻想,面對現實,當年香港人害怕面對解放軍,代價就是為了自己的安全出賣子孫後代,這一代台灣人逃避面對就是把戰爭推給下一代,我們不主動發動戰爭,腦殘了才會覺得台海如果戰爭是台灣打中國,但是我們也不逃避面對戰爭。 是說現在哭著叫救命全是戰鬥藍是怎樣?
周布雅 2022-08-03
口罩的重要性越來越低

口罩的重要性越來越低

從其他國家的經驗來說,感染高峰開始下降以後口罩的重要性就開始降低,很多國家這時候就解除口罩強制令了,我之前就一直說台灣頂多九月十月也會跟進,這是因為感染高峰就算下降總感染人數還是很多,在清零策略時因為總感染人數很少,口罩是明顯有效的,可是總感染人數高也就是環境病毒量高於一個程度時,因為從口沫直接感染以外的途徑感染的情況也會大增,而這些感染方式是戴口罩無法防止的,也就是『雖然戴口罩可是照樣感染』這樣的比例會大增,那麼口罩的重要性就越來越低了。 而由於這個病感染力太高,想要完全防護需要的成本高到一般民眾不可能那樣做,所以當口罩防護力低於一個程度,其他國家就會判斷繼續要求國民戴口罩已經不符合效益,然後解除禁令。 以我自己的想法來說,既然感染高峰開始下降,那麼表示台灣也進入這個狀態了,由於在不同環境(室內、室外、交通工具、不同人員密集度)底下情況不同,有些環境戴口罩還是會有明顯的保護力,有些則可有可無,如果政府按照不同情況一一列出細則去規定可能得列上百條,這樣做不只擾民而且管理上也根本不可能,所以是可以考慮政府只表列公告各種不同環境的建議,至於怎麼做交給民眾自行去判斷。 到這個階段之所以不敢一口氣放給民眾自主決定,是因為自主決定表示風險自己承受,可是很多民眾只想要自由然後出了事就咆哮誰的責任,直接開放到時候一堆巨嬰跑來抬棺撒冥紙沒有公務員敢扛,之所以決定一步一步放寬,就是因為怕了現在一直尖叫『無所適從』,吃這個也癢吃那個也癢的那群人,偏偏他們最沒有自覺。
周布雅 2022-07-20
勾結國外反華組織抹黑中國嗎?

勾結國外反華組織抹黑中國嗎?

關於中國很多買到爛尾樓的房主在串連集體拒還房貸跟集體抗爭 這個我就必須說了,你們人在中國就必須遵守中國的法律,維護自己的權益是合理的,可是你們應該遵守中國的法律啊,你們用這種尋釁滋事的方式維權,還串連煽惑群眾,這是已經涉及顛覆國家政權罪,可以求處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的,更要不得的是居然還發外網?居然還跟美國大使館告狀?這不是明擺著給境外勢力遞刀子、勾結國外反華組織抹黑中國嗎?這數罪加在一起,判你們死刑也不冤枉啊! 你看,所有中國人都曉得,人在中國就得守中國的法,吃中國的飯就不許砸中國的鍋,去年你們依法要求外國記者滾蛋時,外國記者不就遵守你們中國的法乖乖走了嗎?你們制定反分裂法的時候,我們台灣有阻止嗎?有說這個法違反人權不算數嗎?我們在中國的台灣人有不把中國的法放在眼裡嗎? 結果你們身為堂堂正正的中國人,難道比美國人、日本人、台灣人還不如?這樣吃中國飯砸中國的鍋,這樣身在中國卻踐踏中國的法律?這像話嗎? 我支持中國警察,你們可以逮捕他們了。 也別再跟外國記者告洋狀當漢奸了,外國記者去年都被你們說辱華給趕走了,也別奢望台灣人會替你們說話,我們台灣過去幫你們維權的給你們判了顛覆國家政權罪關了五年,三個月前才回來的。
周布雅 2022-07-13
凝聚階級感的「菁英」

凝聚階級感的「菁英」

我覺得也不是這樣說,所謂(自稱的)菁英我認為其實都是被人慣出來的,職場上菁英不菁英看的不是學歷,或者說學歷的用途就變得很小,因為職場有各種實績評量可以隨時衡量你的能力,商場上的更殘酷,你真的沒有臉去跟一個五流學歷可是營收是你十倍的人嗆『我留外碩士耶我是菁英』,因為財務報表是冷酷的。 在現代社會因為文憑取得比上一個世代更容易,我以前學生時代大學的錄取率也才兩三成而已,而現在大學學歷差不多快變成標配,博碩士也遠遠沒有二十年前值錢,上上一個世代仍然用博碩士是社會稀有菁英的自身經歷在期許,可是這一個世代的高學歷人士卻很難取得長輩心目中高文憑學歷應有的待遇,這種心理落差對於自我期許高的人來說很難調適,就好像你拼盡全力覺得攻頂人生目標應該抱得美人歸走向人生巔峰了,可是現實卻是只得到一組歐式餐具而已,而且還是中國製的。 這是現代社會很多白領面對的困境,已經花費了一兩百萬拿到的學歷走到職場不值錢,想要更上一步的話成本太過高昂實在支付不起,不上不下的職場待遇讓他們常常覺得『我不是應該是菁英嗎?怎麼會落到這樣的環境?』,走入職場以後因為生活的各種負擔無法失去眼下的工作,使得改變環境的期望又變得更加困難。 如果有一種『菁英俱樂部』聚集這樣的菁英,一同鄙視位階在自己之下的階級,雖然改變不了自身的環境,起碼可以讓心情得到安慰,而且這種俱樂部最好不需要真的花費太多時間閱讀做研究,最好可以輕輕鬆鬆聽笑話閒聊也能凝聚階級感,因為工作家庭實在佔用太多時間,支持不了太花時間的『高尚娛樂』。 有這種需求自然會有人提供這種服務,這種服務重點本來也不是內容,而是品牌,或者說階級感,這是一門生意,我所謂生意這不是一個負面性的形容,能夠成功的播客都有做出類似這樣的聽眾區隔跟需求設定,你預設你的聽眾是哪些人,他們需要什麼樣的服務,然後你為了提供這種服務必須維持什麼樣的人設,差不多就是這樣,如果不存在這樣的聽眾也不會有這樣的菁英。
周布雅 2022-07-12
這叫做生活風險

這叫做生活風險

你們看我從台灣今年社區爆發以來是不是就完全懶得討論疫情了,都講了兩年該有心理建設,還沒的話也不用講了,以這個病的傳染力一旦社區大規模爆發清零就不可能,況且重症率也只剩下兩年前武漢株的幾十分之一,所以合理作法只能當成生活風險,爆發以前的所有作為都是為了提高爆發時的承受力,現在扛過去高峰了就沒必要繼續講了。 生活風險的意思就是你只要出門就存在被車撞的可能、被樓上脫落瓷磚砸到的可能、被酒精中毒的暴徒攻擊的可能,可是為了生活你不得不上班跟維持社交,所以你會承受這個風險並且自己小心安全,然後又把這種危險看成生活的一部份,這並不表示所以被車撞沒什麼大不了你可以閉著眼睛過馬路,也不表示我覺得人被刀刺不會死,很單純就是我們沒辦法讓那些事情消失,也無法等到那些事情消失才出門,只能面對現實盡量在這些事情存在的同時盡力保護自己安全,這叫做生活風險。 如果每天有人跟我講過馬路很危險要小心,經過老舊大樓不要走在外牆邊緣,每天跟你科普刀子刺進身體的一百種危害,每天一直講,我也會很煩,因為生活了這麼多年我早就知道如何面對這些風險,所以我不去煩別人,這兩年一直講是因為這個新病毒大家都不曉得怎麼面對,可是如果你對自己的生命負責任,兩年時間應該知道的資訊你理當很熟悉而且現在應該應用了,因為兩年下來很多東西應該是常識了,如果一個人有在看新聞。 至於現在還在崩潰的我們也沒辦法,我的生活圈看到的,是大多數台灣人都已經接受這就是未來至少五到十年的生活方式了。
周布雅 2022-07-12
那是他們的天性

那是他們的天性

其實為什麼中國人喜歡看粉紅被社會主義鐵拳打,倒真的不是幸災樂禍,而是在中國有太多太多這種事情,你幫了粉紅轉傳讓政府不得不處理他的困難平民憤,之後公安出來要查是誰尋釁滋事,他們轉過身就把你出賣了,就像武漢敲鑼女那樣。 如果說公安查了他們出賣你,那是弱勢者身不由己還可以原諒,那麼更加惡劣的情況則是,你一開始幫助了他,但是達不到他一開始要求的期望,他反而恨上你了,然後把你一開始幫助他這件事情作為把柄威脅你,如果達不成要求換他弄死你,如今年在美國發生的,要求協助移民不成殺死華裔律師李進進的張曉寧。 看多了這種事件,自然就對粉紅再難有一點同情。 所以對於像李明哲這樣跑去中國替中國人維權的臺灣人,我不會質疑他們對台灣的認同,可是我認為他們對於中國人的文化缺乏了解,身為一個臺灣人只要參與了中國人權維權事務這麼敏感的事情,你被當成間諜顛覆份子那就是必然的,你應該有這個心理準備並且欣然接受這個結果,不要求別人救你,你再去。 因為就算中國政府完全沒有想要故意刁難你,可是你是不可能滿足每一個求助者的要求的,那麼就必然會有求助者反咬你一口拿著你臺灣人身份栽贓你是台灣間諜的,蠍子是不可能不蜇人的,那是他們的天性。
周布雅 2022-06-25
這場戰爭有兩種極端劇本

這場戰爭有兩種極端劇本

我聊過很多次,我是一直堅信台海必有一戰的,很現實就是台灣並不是一個正常國家,甚至不是一個完整的主權國家,這種情況不可能長久一直維持下去,而只要台灣國家正常化戰爭是完全不可能避免的,這個國家正常化過程可能是台灣主動也可能是情勢所迫被動的,但是這是一個不可逆趨勢。 這場戰爭有兩種相反的極端劇本。 劇本一是中國充份做好後勤準備,有損失二十至五十萬兵力打半年以上的心理準備,扛住美日經濟封鎖的覺悟打過來,這樣要充份後勤準備至少得花上兩年,加上新式武器協同訓練需要更久,這種情況我還是相信台灣會贏,可是損失傷亡不會小。 劇本二是中國經濟跟內政問題太過急迫,逼得習近平為了維護權力得先鎮壓內部,為了得到軍管戒嚴合理性需要一場戰爭統合軍方,這種情況打過來中美日台大家心裡有數,演一演戲就可以收工回家,台灣在戰爭第一天宣佈獨立,中國以默許(但是檯面上拒絕承認)台灣成為主權國家作為美日不干涉中國內部動亂的條件,然後解放軍專心鎮壓內部去了。 最可能的情況是在兩種極端劇本之間的一個妥協折衷劇情,但是無論哪種劇情戰爭的發生都是不在台灣可控制範圍的,雖然戰爭可能急速升高,不過我們根本控制不了只能被動防衛,支持台灣自我防衛,做好堅強的心理準備,然後按照正常的方式過好自己的生活,不恐慌不自亂陣腳,就是一般人能做到最大的幫助。
周布雅 2022-06-18
講萊豬的時候就已經懂了

講萊豬的時候就已經懂了

今天同時看到兩個很扯的新聞,一個是有人因為很怕病毒就每天用一比一稀釋的漂白水在家消毒,結果全家都中毒肺損傷,另一個是有人很怕病毒所以買了紫外線殺菌燈在室內開著,結果全身灼傷,都邁入第三年了可是還是一堆人完全不看防疫資訊。 (1)漂白水仍是最有效的環境消毒液,但是濃度過高的話對人體有毒性,一般環境消毒的建議用量是稀釋一百倍,所謂環境消毒的意思就是生活上會接觸,但是不至於頻繁接觸,也沒有特別高濃度的污染物的場所,特別髒污的例如嘔吐排泄物可以用更高的濃度例如稀釋十倍,但是就必須使用時保持通風並且戴手套以免皮膚受傷,會頻繁接觸的物品或場合消毒差不多稀釋五十倍就足以在一分鐘內殺滅細菌病毒了,並不是越濃越好。 (2)紫外線殺菌燈對細菌、病毒跟人體細胞都具有殺傷力,而且病毒比人體細胞更耐命,所以殺得死病毒的劑量一定殺得死你身上的細胞,已經殺得死你身上細胞的劑量還未必殺得死病毒,所以只要人在的場合絕對不能使用,如果廠商告訴你不傷害人體,那就表示這盞燈對病毒也沒用,因為這個局限性我覺得紫外線殺菌燈在一般居家是最沒用的防疫用品。 總之任何東西有益還是有害關鍵都是劑量,不過如果聽得懂的人,當初在講萊豬的時候就已經懂了,那時候不懂再多說也是無用。
周布雅 2022-06-13
台灣人不會再為六四哀悼

台灣人不會再為六四哀悼

一九八九年六四天安門事件發生,中國共產黨用軍隊鎮壓學生時,臺灣最感到憤怒的那些人,其實是如趙少康、馬英九、吳伯雄這一類最堅定認為自己是中國人的人,因為認為自己是中國人,所以看到自己的同胞被軍隊鎮壓屠殺,才會感同身受覺得無法原諒。 對於並不認為自己是中國人的臺灣人,六四事件只是『所以絕不能接受中國統治、也不能信任中國的承諾』的諸多證據之一而已,他們會把六四事件拿出來講,可是那只是為了證明中國現在的政府不可信任,而不是因為覺得同胞遭受了不公義的對待,因為那些人本來就不是同胞。 曾經我年輕時也是屬於會對六四感到憤怒的那一群人,這就意味曾經我也把六四被鎮壓的學生看成跟我一樣的同胞,後來我把這種想法拋棄並且覺得自己居然曾經蠢到有這種想法,是經歷很多的轉折。 這些轉折包含新疆集中營,包含鎮壓香港,包含千島湖事件,包含SARS爆發時刁難不讓世衛援助臺灣,包含九二一地震時阻止外國援助臺灣,包含不停用戰爭跟屠城威脅臺灣人,包含各種族繁不及備載,足夠讓兩個國家之間一百年都無法化解仇恨的中國對臺灣暴行。 但是最重要的轉折,則是當年聲援六四最賣力、最主張兩岸血濃於水、最強調中國人是同胞的那些人,如馬英九、趙少康、吳伯雄那些人,才經過僅僅十幾年而已,就紛紛記憶錯亂似的不承認六四曾經鎮壓學生,紛紛站到曾經他們口中迫害他們同胞的暴政那一邊,原來他們口中的同胞從來不是『中國人』而是『人民幣』跟『權力』,誰掌握人民幣跟權力誰才是他們的同胞,他們的『同胞』是中國共產黨而不是中國人,而曾經相信過他們的人,根本是被人背叛了還替人數錢的傻子。 現在的臺灣人,只剩下不同情六四的台獨份子,跟不承認六四的中國人,沒人哀悼六四,沒人在乎天安門廣場上的屍塊跟血,台獨份子不在乎,堂堂正正中國人更不在乎。
周布雅 2022-06-04
看不懂上海市政府在玩什麼?

看不懂上海市政府在玩什麼?

這次很多人看不懂上海市政府在玩什麼,我解釋給你們聽。 上海市政府突然在新聞發佈會講說上海市政府從來沒有正式宣佈過封城,至於街道辦跟居委會把居民鎖在家裡這個跟我們市政府無關,街道辦跟居委會那是民間自治組織,是兩千萬上海市民自己要把自己鎖在家裡的,我們市政府又沒下令過你們不許出門,所以既然一開始就沒有封城,自然也不存在解封這一說,如果街道辦跟居委會做出的要求宣稱是政府指令,居民可以自行查證,一切以上海市政府公告為準,這個甩鍋的下限之低連所有反賊都想像不出來,居然還能這麼玩? 這個是有它的邏輯性,打一開始我就分析過好幾次,不要把中國的政策跟執行都想成什麼一盤精密的大棋,這樣預想極權國家是存在嚴重的繆誤的,打一開始上海對於封城問題中央跟地方就不是一條心,上海市政府是反對封城的,可是中央為了習近平的面子不停施壓要求貫徹清零,上海是在這種壓力之下從虛與委蛇拖延到消極配合最後不得不執行,現在整個長三角經濟區的生產快因為上海封城進出口受阻被拖垮了,政策玩不下去了,上海市政府當然不肯背黑鍋,我們一開始就說了不能這樣了,誰愛扛誰扛反正我們不背責任。 可是就算上海市政府跟中央不是一條心,問題是上海市內部自己也不是一條心,市政府官員覺得封下去早晚玩完而且難以收拾,可是街道辦跟居委會樂意配合封城啊,封了之後居民無法出入買生活物資了,想要買物資只能透過街道辦跟居委會,他們才有理由抬高價格收回扣,賣一公斤兩千塊的肉而且居民還不得不買啊,上海市政府得考慮整個上海市居民的生計跟南方工業區的進出口貿易,街道辦跟居委會關心這個嗎?他們只覺得市政府擋了他們財路啊,自然就樂意窩裡反去配合中央。 所以明白為什麼上海市政府在現在不解會出大事的現實面,為什麼把居委會跟街道辦推出來擔責任了吧?要跟習近平追究責任他們是沒那個膽子的,可是你覺得解了表示上海官員認錯認輸嗎?不是啊,剛好相反啊,剛好相反在這個疫情治理政策上面這次是上海官員打贏了這一仗逼中央退讓了啊,仗打贏了之後就是清算當初的叛徒這是正當的程序吧?這時候沒人會去保那些背骨仔的。 接下來就會有些趁機發災難財的無良商人跟街道辦居委會書記要被查出來送辦了,之後上海官員整頓秩序還需要這些人配合執行,全追究責任是沒辦法的,可是殺雞儆猴還是得作的。 搞清楚這中間的尋租套利關係跟矛盾,很多事情就豁朗開朗,而且再也不會相信什麼集中權力比較有效率這種鬼扯,權力越缺乏監督,只會越是力量虛耗在內部的利益衝突跟內鬥。
周布雅 2022-05-31
史稱『七千人大會』

史稱『七千人大會』

李克強號召十萬幹部召開全國穩住經濟大盤電視電話會議,結果所有熟悉中國近代史的中國人全部覺得頭皮毛毛的。 一九六二年,由於毛澤東在大躍進時期的一系列激進政策搞到中國經濟幾乎完全崩潰,在風調雨順沒有天災的情況下都能餓死數千萬人,可是迷戀權力跟極左經濟改革的毛澤東完全不聽其他官員的勸誡,於是以劉少奇為首的官員於北京召開的,為了討論解決經濟問題的大會上集體發聲反對毛澤東的經濟路線,史稱『七千人大會』。 在大會上毛澤東迫於局勢一面倒而退讓,承認大躍進路線與自己經濟理念的失敗,同意放權採取集體決策跟交出經濟決策權,幹部們逼使毛澤東同意別再折騰了,好好安心酒池肉林玩女人,專業的事情交給專業的官僚去安排,中國總算能夠暫時養生休息個幾年。 可是七千人大會既沒有奪取毛澤東的權位也沒有解決共產國家體制上軍權決定一切的制度本質,於是,四年後毛澤東為了奪回權力,全世界都熟知的近代中國最血腥的時代,文化大革命就爆發了。
周布雅 2022-05-26
郭台銘是個真漢子

郭台銘是個真漢子

說到郭台銘在美國被 CNN 專門做節目,還被寫書細數他在多個國家吹噓投資,拿到政策補助之後就跳票的歷史嘛,其實果凍利用人家選舉時承諾投資拗補助,選後就不認賬的玩法耶不只是美國巴西印度受害。 我記得好幾年前中國網友也列舉了富士康放話說要在中國某省某市投資多少億,然後地方政府很開心拿出低價賣地、稅務優惠等等政策打算合作,然後果凍地便宜買了之後投資就不認賬了,或者中央的減稅優惠談好了,說好的投資就不算數了,又或者單純只是裝善人嘴炮,說完自己都忘了,林林總總加起來總共列舉了三十幾次,如果都要兌現他得把富士康賣掉好幾次。 郭台銘是個真漢子,他狠起來連共產黨都敢騙。
周布雅 2022-05-15
這種事情哪需要上級指示?

這種事情哪需要上級指示?

看到很多人講上海政府這幾天的強迫入戶消殺多沒人性,我覺得必須闢謠替上海官員喊冤一下。 現在上海大白進屋子砸人家家具、把食物全部拖出冰箱放爛長蛆、故意把消毒液往電器名牌衣服噴讓東西毀掉,這些事情完全不可能是上級下令的,北京還是上海都不可能這樣指示。 現在會為了補貼去當志願者大白的,要不就是非編制的城管幫閒,要不就是上海裡面本來就是臨時工這種沒有長期保障職業的,有專業長期工作的人是不會因為封城換工作跑去當志願者的,那些現代社會的無產階級流氓們看到因為封城他們變成了人上人,可以趁機對那些平常鼻孔裡看人的城市菁英頤指氣使隨意糟蹋,超級爽好嗎?這種事情哪需要上級指示? 所以你覺得中央不曉得街道辦居委會故意把援助物資扣押,情願放到爛掉也不發,好讓居民只能買一公斤幾千塊的肉嗎?上級當然曉得,可是你說這是上級下令嗎?那就太冤枉人家了,上層既然肯放物資肯定是希望發到居民手裡的,沒道理發了物資又下令讓物資爛掉不發送的,可是現在封城物價瘋漲,底下基層照樣得花幾倍價格買生活用品,原本薪水哪夠用?你的命令還得基層替你執行才能落實,如果不讓基層趁火打劫,誰肯替你辦事? 在沒有對公權力制衡的國家,基層自有它的生命力,誰也拿他們沒辦法。
周布雅 2022-05-10
境內圍堵跟境外圍堵的困難度不一樣

境內圍堵跟境外圍堵的困難度不一樣

境內圍堵跟境外圍堵的困難度不一樣,這個我解釋很多次了,再詳細解釋為什麼我都覺得累,到現在還不懂的是信念問題,境外圍堵只需要邊境匡列不會太過影響國內民眾生活,可是大規模社區感染以後感染源是在境內,境內圍堵唯一有效的方法是封城停止境內人員移動。 兩年前的武漢病毒採取封城是有用的,把城市分割成很多不允許互相跨域的隔絕孤島,只允許物流跟檢疫人員在孤島之間移動,只要隔絕超過半個月,這些孤島會一一因為沒有人可以感染,等到感染者痊癒以後自行停止疫情,持續堅持下去直到所有孤島的疫情都消滅再解封,理論上像武漢這樣近千萬人口的城市,『只』需要犧牲個幾萬人就能讓疫情絕跡。 可是武漢式的作法在 Delta 變種出現以後我就一直懷疑是否可能已經不再有效了,因為後續的新變種感染力已經是武漢株的數倍,就算武漢當年的封城模式,為了避免近千萬人全部餓死仍然需要允許物流人員移動的,也就是物流人員身上仍然可能會攜帶病毒造成孤島之間的交叉感染,那麼已經清零的部份如果又被物流人員攜帶的病毒造成疫情重燃,那麼封城的時間根本永遠不能結束。 只是以武漢株的感染力來說,這樣微量的交叉傳遞製造的感染量很少,只要比預期值再多封更多時間就能打消這個要素,所以武漢當初的封城是有效的。 而上海之所以拉起圍籬,表示武漢模式在面對現在十幾倍感染力的新變種可能已經無效了,因為即使只有物流人員攜帶的那麼微量病毒依然可以讓小孤島之間的感染相互傳遞,那麼想要再次複製武漢的封城撲滅,就只剩下連物流跟防疫人員都禁止或者只允許極低限度的出入,至於裡面還不會餓死人、會不會有人因為生病不能外送延誤就醫死掉這些全部不聞不問,否則成功的可能性趨近於零了。 這不是說以後封城就完全無效了,打從一年多已經我就一直宣導了,正確觀念是封城可以壓低感染曲線,但是效果是有極限的,而且效果比一般人想像中低,所以封城是前三個月為醫療降載爭取時間的手段,而不是清零的手段,從 Delta 株開始流行以後封城已經不可能清零了,屠城才有可能清零。 所以去年歐美關於『口罩對於防止感染效果很有限』的新聞並不是假新聞,而是環境病毒量高低的問題,當時在台灣還處於境外阻絕的階段,環境病毒量非常非常非常低,再經過口罩的阻絕之後差不多是接近絕對安全的,可是那個時間點歐盟跟美國已經到處都有感染者到處跑,環境病毒量太高了,你全身都有可能沾到病毒,只是在外戴口罩的程度由於你回家時身上照樣沾了一大堆病毒,把病毒散佈到你全家,除非你是 N95 二十四小時不脫下來,否則只依賴口罩這個要素它的防護力已經可以忽視了,這是現在歐盟跟韓國解除口罩令的背景,環境病毒量不同的情況口罩防護力是不一樣的。 理解這些前提,就應該明白一個現實,大規模社區感染以後,而且還是傳統武漢株十幾倍感染力的新病毒,所有不會嚴重影響民生的防疫政策,對於壓抑感染曲線的效果都很有限,而想要明顯壓低感染曲線除了封城別無他途,想要清零除了屠城沒有其他手段,只是就算效果有限仍然多少有用,所以基於政治倫理政府還是必須盡力去做,但是不要抱持過高不切實際的想法。 人類思考有一種盲點,總是認為主觀期望可以影響客觀現實,潛意識堅信想要清零表示可以清零,有人說無法清零表示他在阻礙清零,我一向認為這種思維態度跟符水治病沒有什麼兩樣,理解客觀現實才能把行動用在合理有效的方向。
周布雅 2022-05-05
這是可以原諒的失誤

這是可以原諒的失誤

關於我們市長說年底死亡人數可能破四萬這個新聞,我要闢謠一下,我之前就跟大家算過,目前台灣主流的病毒株 Omicron 死亡率只有千分之一以下,我們保守一點算千分之一,然後更保守一點,假設大流行初期三個月會因為醫療機構來不及降載造成醫療崩潰,使得死亡率提高到平常的兩三倍,還假設前三個月控制疫情的措施全部失敗以至於感染率快速攀高,把事情全都用最壞去假設,第一年死亡人數也不太可能超過兩萬人,稍微樂觀一點看我認為可以控制在一萬以下。 至於四萬這是怎麼算出來的,我懷疑是四則運算的時候搞錯一個位數,把千分之一弄錯成百分之一了,是說我在計算數字的時候也常常犯這種錯,所以我覺得這是可以原諒的失誤。 搞錯位數這種失誤大家心裡有數默默當成沒看到就好,不要窮追猛打,不然下次輪到我的時候很尷尬的。
周布雅 2022-04-26
一三五要封城,二四六要共存

一三五要封城,二四六要共存

關於現在還需不需要隔離管制這問題,這麼簡單的概念為什麼會吵這麼久? 在國內大爆發無法清零以前,由於政策是盡量清零更長時間,所以醫療機構的收治規則是只要感染不分輕重症都治療,因為清零政策下只要漏掉一個就會失敗。 等到大爆發到國內無法清零時,優先原則就不再是清零,而是調整醫療機構的 SOP 跟收治規則,因為大爆發以後清零已經沒有意義,而且病患會一口氣暴增,沒有能力再像上面那樣不分輕重症全收,否則醫療機構病床會爆,還會因為浪費醫療資源讓真正急需病床的人無病床可用延誤醫治,這就是為什麼很多國家在疫情爆發初期死亡率會偏高。 這個醫療機構因應現狀改變需要調整收治規則,也需要重新分配資源跟人力的情況,就是大家說的醫療降載,降載完成以後能夠負擔的病人就是原來清零階段十倍以上,足以應付大爆發,可是這個轉換過程需要時間,按照其他國家經驗,要完全適應轉換需要三個月左右,而死亡率會衝高就是在這還沒降載完成的銜接期這三個月裡面。 所以每個國家在大流行初期都會希望爭取在這三個月時間盡量壓低感染數,替重症者爭取病床,等三個月過去了醫療機構完成轉換,到時候你喜歡往群聚的地方衝政府也懶得理你了,搞不好內心還覺得爆發越快結束越快,也就越早進入恢復經濟的重建階段,也不是壞事情呢! 重點就是在爭取這三個月時間而已,三個月後你要確診到處跑人家都懶得管你。 話說,我們那個一三五要封城,二四六要共存的市長,今天數花瓣數到哪兒了?
周布雅 2022-04-26
一切的損失都來自熊貓國的善意

一切的損失都來自熊貓國的善意

去年我一直說會通膨,今年真的通膨我反而懶得講了,去年我一直說今年會開放然後台灣會大流行,真的開始流行我也懶得再嘴怎麼辦怎麼辦了,事情就是明擺在那裡會發生的,提前講是給大家時間心理建設,這麼長時間還沒做好足夠心理強度面對現實的話,問題就不在客觀事實是不是正確,而是主觀心理不願意面對現實。 堅強起來,清點一下能做什麼而哪些是用盡力氣也改變不了的,做好前者然後不要浪費時間在後者才是建設性的態度,一昧恐慌是最浪費時間跟力氣的事情,有那個時間不如多看幾本本子,能力以內的程度就盡量自保,超過能力的部份就交給老天不用去想。 我的心態就是這樣,別說是重症率只有兩年前傳統武漢株幾十分之一的 Omicron ,就算是高死亡率而且有嚴重後遺症的武漢株我也是這個態度,會來的就是會來,區分能做的跟不能做的才是建設性的態度,況且一年前就跟你預告它會來了,現在還會恐慌證明這一年你什麼也沒做而已。 買點存糧,說不會三級不表示不會軟封限制人員流動,開頭半年內如果醫護能量撐不住還是有可能限制特定場所來降低感染率,不過高強度的管制應該是不會了,然後該幹嘛就幹嘛,車都撞到身上以後已經不值得再花費時間怨別人為什麼不早說了。 我不認為感染率這麼高的傳染病恐慌能讓你更安全一點,未來一年你會不會感染更多是取決於機率,明年以後因為環境病毒量太高,連口罩還有沒有效都值得懷疑了,反正危險性降低到這個程度時,要明顯提高安全係數的作法實務上都會因為成本太高而沒有參考價值,對一般人來說當成日常風險是最合理的態度。 但是該嘴還是要嘴,沒點娛樂日子還怎麼過,永遠不要忘記一切的損失都來自熊貓國的善意。
周布雅 2022-04-24
所謂書生之見

所謂書生之見

現在已經完全開放的國家也都是經歷多次的軟封城,再開放,又軟封城,又再開放,這種反覆是為了控制感染率來調節醫療機構收治能力,減少因為收治力不足無法接收重症的情況。 醫療機構隨著時間會透過醫療降載跟資源重新分配提高收治能力,可是感染人數也會隨著時間增加,最理想是兩者保持平行線,可是感染速度總是會更快,所以過程會多次調節,並不是『總之這樣做就對了』這種思維。 疫情開始流行以後,控管措施或硬或軟搖擺,取決點全在於該國的醫療能量能不能扛住,醫護太操就硬一點壓低感染率,撐得住就鬆一點加快達成群體免疫的速度,理想上用政令人為控制是可以影響感染率,可是操作實務上很難,而且影響的範圍很有限,只是政治倫理上既然有可能那就不能什麼都不做。 而既然試圖干預的是全國的平均感染率,看的就是感染人數的總量,總量控管的話總是會有一些人佔便宜一些人吃虧,放到統計總量上面這些都不重要,可是民主體制底下會給予民間團體權力為自己爭取權益,為什麼是健身業吃虧而不是旅遊業吃虧,為什麼補教業要篩檢遊藝業不用,這類細節我認為無關緊要,利益相關的人跟組織去扯皮一個彼此能夠接受的妥協點總會有結論,過程吵吵鬧鬧是正常狀態,民主體制底下總是好過一紙政令決定犧牲誰警察就去封掉誰好,協調是他們的工作,用不著替政務官心疼,不同職業別會希望自己的損害更小也是人之常情,體制之內吵都是可以接受的。 總之每個國家都是這樣搖搖擺擺過來的,所謂書生之見就是講的時候都是一口好理論好理想,談到成本跟實務的時候屁都放不出來。
周布雅 2022-04-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