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志偉相關文章

台灣人,讓我們勇於作夢!

台灣人,讓我們勇於作夢!

謝謝他/她們 - 讓台灣被看見、被欣賞、被珍惜! 今天(6/25)白天在德國中西區的Wuppertal 之「歐洲太陽能十項競賽」現場出席台灣文化日致詞並代表蔡總統及賴副總統將賀卡送到帶隊老師陽明交大跨領域設計科學研究中心副主任曾聖凱教授的手裏。 台下響起為曾教授及其團隊感動且感謝的雷動掌聲! 雖有贊助,老師、同學仍須自掏腰包,財務缺口很大,我在台上數次呼籲要支援他們。我知道,之前已有許多台僑已捐了。 我宣布先捐五百歐元,一點感恩的心意。 無數台僑支援這場台灣文化日,辛苦而滿足,令人感動不已! 熱情合照,開心不已。 站在獲得建築奬金牌的房子之前,我作為台灣駐德代表倍感與有榮焉! 下午隨即趕往隣近的Bochum城欣賞由來自台灣的莊東杰先生指揮的市立Bochumer交響樂團之美妙樂章。 音樂表演結束後,滿場觀眾起身致敬,同樣雷動掌聲! 台灣的國際空間被封鎖,但台灣人在國際讓台灣/Taiwan 被看見! 走在四十年前(1982-1987)我攻讀博士的城市街道上,清風徐來,吹起諸多回憶。 今夜帶著感恩滿滿的心情入眠! 台灣人,讓我們勇於作夢! 我知道,有這麼多優秀、 努力不懈的台灣人, 台灣終有被聯合國邀請入會的一天! 正是:有夢最美 - 沒夢有鬼。學生  
謝志偉 2022-06-26
我也沒在搞台獨

我也沒在搞台獨

好些朋友來説,我前兩天的德媒「NTV」之訪,台灣無法看。應該是懂德文的朋友吧。 幸好是「無法看」,不是「看不下去」。該台現特為我轉檔如後。 讓我強調一下,從頭到尾,我沒提到「台獨」。 事實上,我前後兩次駐德至今已近八年,我基本上不談「台獨」。 那我一年到頭都在為台灣的外交説什麼? 過去至今,我在德國的拜會、演講、訪問、致詞等,只會説,如: 「台灣是個走過獨裁陰影而成為自由燈塔的民主國家,但卻又再度面臨另一個更大的獨裁政權及國家 - 中國 -的威脅。我們不會放棄我們的民主成就,我們會捍衛我們的國土和價值。 台灣是自由世界的一環,失去台灣,會是歐美價值及戰略聯盟承擔不起的損失。」 。 我也應邀出席中國民運、西藏/圖博、維吾爾族、香港抗議中國的活動並致詞或演講時,我也不提「台不台獨」。 我只講,「台灣作為一個華人世界唯一的民主國家,有義務、也有肩膀承擔和大家一起抵抗中國獨裁政權的威脅及迫害。」 對,我都不提「台獨」,但中國大使館向德國外交部抱怨/抗議,我在德國「搞台獨」。 結果,今年德國執政三黨和最大反對黨聯合提案在國會院會史無前例地通過挺:台參與世衞大學的決議。 總之,中國很希望我們照他們的想法「搞台獨」,我就是「不照他們的想法搞台獨」。 以上所寫,我認為都可用在蔡總統和吳部長身上。 某些所謂獨派的人或許可參考一下。 至於促統反獨者,我就「誰理你啊!」。 *** 採訪新聞,無中文字幕。內容我再貼如下: 記者總共問了四題: 第一題: 記者: 「我們現在訪問的是台灣大使謝志偉。請問目前情況下,台灣被中國入侵的危險有多高?」 我答: 「中國侵略台灣的威脅本來一向就很高。尤其是俄國入侵烏克蘭之後,我們當然會思考到,中國會不會有樣學樣而侵略台灣。 過去這些年來,中國對我們的威脅一直沒中斷。他們不只是動刀動槍作勢威脅而已,而是真的以軍艦、潛艦、軍機繞台等動作武嚇台灣。 因此,台灣被中國入侵的危險不只是很高,而是當下且真實的存在。」 第二題: 記者: 「美國總統拜登前不久被問,『如果中國攻擊台灣,美國會介入嗎?』,他答說『「會的。這是我們和台灣的約定(that´s the deal we made。)你覺得這對世局會有何影響?」 我答: 「是的。´deal´聽起來有點交易的意思,其實,他和他的官員更常講的是「這是美國對台灣負責任的承諾」(It’s a commitment we made)。 也就是說(這時我有點咬螺絲),如果中國攻擊台灣,美國會一起 ´抵抗´(我要強調的是,美國不是來 ´幫忙´ 或 ´支援´)。 因為台灣是印太戰略聯盟的一環,如果讓中國控制了台灣,那上面的日本、韓國,下面的東協十國,澳大利亞、美國的利益、安全就受到危害,連歐洲人,如德國法國英國等貿易大國必將全受到波及。 像德法英這些國家每賺到的3歐元裡,就有一歐元是透過和這些區域/海域的國家貿易賺來的。」 第三題: 記者: 「今年2月24日(俄國侵略烏克蘭)之後,台灣人對習近平的想法有些什麼變化嗎?」 我答: 「當然,我們會擔心,習近平說不定也會效法普丁的作為而攻打台灣。 但是,台灣人還有另一個倒過來的想法:也可能是普丁根本在學習近平。因為過去這麼長的時間,台灣一直被中國騷擾、威脅,然後習近平在南海、對日本等軍事擴張的行徑都沒受到懲罰,反正都沒事,普丁就會想,那就依樣畫葫蘆去攻打烏克蘭了。」(我這邊是要點出,這兩個獨裁者各自囂張,但互通聲氣)。 第四題: 記者: 「我們所在的地方,距國會不遠。你覺得德國或政府還應不應該繼續和中國作生意?會不會因為繼續作生意而犯了如面對俄國時同樣的錯誤?」 我答: 「在今天這個全球化的世界裡,怎麼可能放棄作貿易?德國當然可以繼續和中國作生意。 只是作生意的雙方應該就是『夥伴』。問題是,中國有把德國或自由世界當『夥伴」嗎?依我看,是「沒有」。因為中國會勒索這些生意夥伴。 而只要情況是如此,我就不認為這是作生意的夥伴關係。 結果,跟他們作生意就變成依賴他們,而你一依賴,他們就耍賴。」 記者: 「以上是台灣大使受訪所說的。」 *** 標題是:「中國攻擊台灣的可能性/危險性是真實存在的」。 其網頁上,另有作一標題: 「台灣大使稱:普丁學習近平」。 https://redaktionsportal-vid.cbc.de/6fbbb290-e1a8-11ec...... REDAKTIONSPORTAL-VID.CBC.DE redaktionsportal-vid.cbc.de  
謝志偉 2022-06-04
誰説不是普丁在學習近平?

誰説不是普丁在學習近平?

  NTV是德國頗獲民眾青睞的全國性新聞台,24小時播出。其入口網站 在前十大裡常排前半段。上週五來約,今早(5/30)去受訪,下午就播出。 以往我受訪,大部分都是某一單元裡的一部份,這次新聞台一鏡到底,不剪輯的單元採訪(4分14秒),是第一次。 十點半,由同仁陪我抵電視台大樓。等我略微上妝之後,記者就說,上電視台大樓的樓頂陽台進行,問我有無意見,我說沒問題。後來才發現,眼鏡自動變成墨鏡了。 陽台上,兩位攝影及錄音大哥已經等在那。記者指著左後方遠處說:你看,俄國大使館屋頂的國旗。我回頭一看,真的,就說,「可別當背景。」他笑了起來說:「不會的。但是會提到它。」 記者總共問了四題: 第一題: 記者: 「我們現在訪問的是台灣大使謝志偉。請問目前情況下,台灣被中國入侵的危險有多高?」 我答: 「中國侵略台灣的威脅本來一向就很高。尤其是俄國入侵烏克蘭之後,我們當然會思考到,中國會不會有樣學樣而侵略台灣。 過去這些年來,中國對我們的威脅一直沒中斷。他們不只是動刀動槍作勢威脅而已,而是真的以軍艦、潛艦、軍機繞台等動作武嚇台灣。 因此,台灣被中國入侵的危險不只是很高,而是當下且真實的存在。」 第二題: 記者: 「美國總統拜登前不久被問,『如果中國攻擊台灣,美國會介入嗎?』,他答說『「會的。這是我們和台灣的約定(that´s the deal we made。)你覺得這對世局會有何影響?」 我答: 「是的。´deal´聽起來有點交易的意思,其實,他和他的官員更常講的是「這是美國對台灣負責任的承諾」(It’s a commitment we made)。 也就是說(這時我有點咬螺絲),如果中國攻擊台灣,美國會一起 ´抵抗´(我要強調的是,美國不是來 ´幫忙´ 或 ´支援´)。 因為台灣是印太戰略聯盟的一環,如果讓中國控制了台灣,那上面的日本、韓國,下面的東協十國,澳大利亞、美國的利益、安全就受到危害,連歐洲人,如德國法國英國等貿易大國必將全受到波及。 像德法英這些國家每賺到的3歐元裡,就有一歐元是透過和這些區域/海域的國家貿易賺來的。」 第三題: 記者: 「今年2月24日(俄國侵略烏克蘭)之後,台灣人對習近平的想法有些什麼變化嗎?」 我答: 「當然,我們會擔心,習近平說不定也會效法普丁的作為而攻打台灣。 但是,台灣人還有另一個倒過來的想法:也可能是普丁根本在學習近平。因為過去這麼長的時間,台灣一直被中國騷擾、威脅,然後習近平在南海、對日本等軍事擴張的行徑都沒受到懲罰,反正都沒事,普丁就會想,那就依樣畫葫蘆去攻打烏克蘭了。」(我這邊是要點出,這兩個獨裁者各自囂張,但互通聲氣)。 第四題: 記者: 「我們所在的地方,距國會不遠。你覺得德國或政府還應不應該繼續和中國作生意?會不會因為繼續作生意而犯了如面對俄國時同樣的錯誤?」 我答: 「在今天這個全球化的世界裡,怎麼可能放棄作貿易?德國當然可以繼續和中國作生意。 只是作生意的雙方應該就是『夥伴』。問題是,中國有把德國或自由世界當『夥伴」嗎?依我看,是「沒有」。因為中國會勒索這些生意夥伴。 而只要情況是如此,我就不認為這是作生意的夥伴關係。 結果,跟他們作生意就變成依賴他們,而你一依賴,他們就耍賴。」 記者: 「以上是台灣大使受訪所說的。」 *** 標題是:「中國攻擊台灣的可能性/危險性是真實存在的」。 其網頁上,另有作一標題: 「台灣大使稱:普丁學習近平」。 記者自己從頭到尾稱我「台灣大使」(Botschafter von Taiwan)。我是無所謂,我的重點在「台灣/Taiwan 」。 由於有一堆話要説,又知道不會有太長的時間,有些地方一急反而造成吃螺絲。 不過,超過四分鐘,絲毫未剪,倒可接受。 https://www.n-tv.de/....../Gefahr-eines-Angriffs-von...... N-TV.DE "Gefahr eines Angriffs von China ist real" Wird sich der chinesische Präsident durch Putins Angriffskrieg auf die Ukraine inspirieren lassen? Ja, sagt Taiwans Botschafter in Deutschland, Jhy-Wey Shieh. Allerdings hat sich auch Putin etwas bei Xi Jinping abgeschaut.  
謝志偉 2022-05-31
「驕其妻妾」的馬前總統

「驕其妻妾」的馬前總統

  針對台灣連續第六年遭中國蠻橫阻撓而未能受邀重新以觀察員身分出席今年的世衞大會(5/22-28,日內瓦),馬前總統大言不慚地責問蔡政府: 「蔡政府說,這是因為中共打壓。那麼為何在我任內,從2009年開始,我國就可以年年參加WHA?」 既然他敢問這個他自己其實早知答案的問題,作為和所有台灣駐外人員在第一線為台灣參與世衞作戰的蔡政府駐德代表,我就直接來回答他的問題: 馬前總統,在您之前扁政府八年,年年未能受邀出席世衞大會,因為中國打壓台灣。 在您之後,蔡政府至今第六年,年年末能受邀出席世衞大會,也是因為中國打壓台灣。 如今您明知故問,不,沾沾自喜地明知故問:為何在您任內,台灣年年都能受邀出席世衞大會? 您根本問了一個假問題! 因為你問了一個 你自己已知道答案的問題。 您應該要問的是: 「中共為何不打壓您任內的台灣?」 你也知道答案。只是你以為,台灣人都不知道答案而已。 那,我們就直接點出來吧: 那八年,中國沒打壓你, 是因為你配合他們。 那我們的問題是:你配合什麼? 世衞組織把邀不邀請台灣的決定權交給中國,中國就依「一中原則 - 台灣是中國的一省/一部分」處理,然後你悶聲不哼地配合,然後全世界都認知到「台灣的國際參與是中國內部事務!中國、台灣都同意」。 您任內那八年,中國明目張膽如此作,而您就明火執杖跟著如此幹! 扁政府和蔡政府,一前一後,都因為不配合承認「台灣是中國的一省/一部分」,所以他們都被中國打壓。 想想看,如果烏克蘭過去那幾年也順著普丁的邏輯,到處配合俄國讓國際社會誤以為「俄烏之間的事,是俄國的家務事」,那今天這場戰爭就不叫俄國對烏克蘭發起的「侵略戰,」,而是俄國在解決「俄國國內的家務事」了。 若然,第三國還能光明正大地援贈武器給烏克蘭,幫他們抵抗俄軍的侵略嗎? 同理,如果蔡政府在您之後,繼續配合「台灣是中國的一省/一部分」的一中原則,以換取中國不打壓台灣,那不是明擺著要告訴國際社會:「中國怎麼料理台灣,是中國的事,別人別管閒事!」- 你想得美! 德國重要媒體對此次德國國會朝野聯手力挺台灣以觀察員身分「重返」世衞大會,就是如此評論的。隨舉兩例: 德國重量級媒體紛謂 (簡略): 對抗「中國的意志」- 執政三黨聯合最大在野黨要求譲台灣回到世界衞生組織。(FAZ 法蘭克福廣訊報)20220518 或 此乃德國國會在中國慣常阻擋台灣以觀察員身分參與世衞大會的議題上,向中國展示「挺台不畏衝突」的表態! 北京肯定會視此為挑釁之舉。 (Die Welt 世界日報)20220518 今天,每個與自由民主台灣理念相同的國家,如美日法德英加等國,在支持台灣以觀察員身分「重返」世界衞生組織或至少世衞大會(大約一星期)的同時,都對世衛組織「聽命於中國」表達嚴正的抗議與不滿。 只因為政黨輪替,台灣就不能再受邀?! 連老外都知道,問題出在中國,只有「驕其妻妾」的你裝傻地問,為什麼中國打壓蔡政府,而不打壓馬政府! 對了,説到「儍」,其實, 您並沒有必要裝 - 那是多餘的。 算了,扯平,我加這句,也是多餘的。 你反正也看不懂。 但,我又怕你裝懂。 千言萬語,還是拜託你醒醒吧。 算了,夜已深,我還是睡吧! 可偏偏,我又想起 「裝睡的人叫不醒」這句話。。。
謝志偉 2022-05-22
母親與勇氣

母親與勇氣

今年的母親節,我以演講的方式代替以往寫文章,思念辭世廿年的媽媽。 昨天,五月八日,同時也是1945年歐戰結束的七十七周年紀念日。我應邀至德國三聯合執政黨之一的自由民主黨,FDP,(簡稱自民黨)柏林邦黨代表大會致詞。 由於我是當天唯一的致詞貴賓,我承認,我之前那晚有些緊張,直到半夜快兩點才入睡。 演講開場,我說,德文的形容詞和副詞都可有比較級,如「früh」(早)可成「früher」(更早,以往)。或「spät」(晚、遲)可成「später」(晚一點)。但是名詞卻不能有比較級。 我接著説,然而我認為,「die Mutter」(母親)是例外,我一直覺得,它就是「der Mut」(勇氣)的比較級無誤。 然後,我告訴他們,我日本時代出生、長大的母親二戰時常躲空襲-當時美軍轟炸台灣。我父親去世時,才四十九歳。我母親一個人守住四個孩子這個家。 然後,我告訴他們,我岳母一個人抱著襁褓中的一歲兒子,躲避共產黨的迫害,從中國逃難到台灣,和身為軍人的先生會合。 然後,我告訴他們,我在柏林火車站看到帶著小孩逃到德國的烏克蘭媽媽。她們都是飽經煎熬的媽媽,勇敢地面對一切困難,存活下來,養育下一代。 然後,我指出,「勇敢」通向「自由」,就形成道德「die Moral」。而自民黨的黨員都自稱「die Liberalen」。此「liberal」是拉丁文,指的就是「自由、開放、不受拘束、反專制、反獨裁」。 由此,我説,足球賽裏有個概念叫「Libero」。本義是「自由人」,指的是「沒有固定看守對象的最後一個後衛」。 「自由人」的「自由」並非「隨意來去」。不,剛好相反,「Libero」的任務是奮不顧身,抵擋「任何一個」衝向球門的對手。他是守門員之前的最後一道防線。他的「自由」是「責無旁貸」的捍衛,「義無反顧」的抵抗。 由此,我指出,面對中國威脅,我們台灣就是捍衛民主的「自由人」,奮戰不懈的「Libero」。 所以,我說,台灣挺烏克蘭,台灣挺香港、維吾爾族,圖博以及追求自由民主的中國人。 United we stand, Divided we fall! 我説:團結一心就能屹立不倒,四分五裂必定倒地不起。男女老少皆是「自由人」的烏克蘭為我們作了最佳示範。 此時,我說,中國武力威脅台灣,外交孤立台灣,甚至以病態的民族主義企圖裂解台灣。但是越被孤立,越被裂解,台灣的自由人反而更深刻地珍惜我們對「台灣母親」的愛 -我説:United we stand,Divided we fall in love with Taiwan! 當我説「台灣母親」(Taiwan, meine Mutter)時,我同時想到了台灣和我的母親,我在台上,想像著,母親在天上,多希望她就坐在台下 -母親,一生守護全家的自由人! *** 廿分鐘,講的內容當然還更多。 *** 他們黨部副主席Sven Hilgers之後並於推特上呼應我的演說表示,「不僅因臺灣是由自民黨之姐妹黨民進黨主政,更重要的是因為它是一個受到威脅的自由民主國家,我們堅定地與臺灣站在一起!」 *** 我台灣,我驕傲!  
謝志偉 2022-05-10
何時才「解瘋」?

何時才「解瘋」?

一位台灣外交界前輩為了「中華民國台灣」六個字,竟然被一個跡近抓狂的人- 據説以前還是學者哩,在國會殿堂裏莫名其妙地羞辱到不行,被指著駡「你是肖仔?!」。實在令人看了難過到不行。 我們在國外作外交,被中國打壓,不准我們用「Taiwan/台灣」,结果有人在國內很務實地用「中華民國台灣」,也要被中國XX黨的人駡到臭頭,要求不能有「台灣」。可他們一碰到中共,「中華民國」就自動不見!到底誰才是「肖仔」?! 我今天早上去德北下薩克森邦(Niedersachsen)首府所在地漢諾威出席其邦議會正式成立「友台小組」並致詞,- 噢,是「友台」小組,不是「友中」小組噢 -而他們為我作的名牌就是「Repräsentant von Taiwan 」(台灣駐德代表)!而這也不是現在,早就如此了!(看附圖如下) 這下好了,他們還在說,中國大使館應該會來抗議他們沒用「台北駐德代表」,而是「台灣駐德代表」。 「台灣」是招誰惹誰了?出國被老共打壓,在家被老K嫌棄! 看到「台灣」就抓狂的人,都幾十年了,也該「解瘋」了吧! 你搞得我們好亂啊! *** 附圖上寫的德文是: 「歡迎台灣駐德代表 謝志偉教授/博士 德國國會議員芭芭拉·渥特曼」 *** 另外,看看下面這則臉書對話,就可以知道,台灣人在想什麼: 甲:哇!還有國旗耶! 乙:對,我台灣我驕傲!  
謝志偉 2022-05-03
快篩補記

快篩補記

  我相信,某立委應該不是故意傳播錯誤或片面的訊息,而極可能是誤讀旅德台僑給她的訊息,或該訊息本身就過於片面。 所以我等了兩天,才於昨天將正確的狀況以比較簡單的方式說明,而未提太多的細節。本來想,旅德台僑加學生都快一萬人,大家的經驗不會差太多,寫這樣就夠了。 但是今天有位旅德的台僑在我的臉書寫道: 「不同的時間點, 德國有根據科學證據做滾動式調整。嚴格的時候, 沒有打兩劑真的必須要天天快篩才能搭公交才能進辦公室上班。現在全面解封了, 當然不用再天天快篩。講清楚說明白, 不是斷章取意, 而且也不是"- 從過去到現在,都是不曾有過的事。"」 他(她)指出的重點是對的:「嚴格的時候, 沒有打兩劑真的必須要天天快篩才能搭公交才能進辦公室上班。」 但他/她下的結論卻是錯的:「講清楚說明白, 不是斷章取意, 而且也不是 "- 從過去到現在,都是不曾有過的事。"」。 我昨天的要指出的是「從過去到現在,就是不曾有過『德國人出門天天篩檢』這件事」,只有譬如「有段時間,沒有打兩劑的德國人才需要天天篩檢才能搭公交,才能進辦公室」。 是「沒有打兩劑的德國人」,不是「德國人」。 既然講到這裡了,那麼德國人口已打疫苗的是多少?還沒打兩劑的大概是多少?官方如何應對這種情況? 根據我們駐德代表處經濟組的同仁依德國聯邦衛生部及RKI(Robert Koch Institut)」數據所制的圖表(謝謝,辛苦了!),今天,2022年5月1日,德國已打第一劑的人口比例是77.6%,已打第二劑則為75.8%,第三劑為59.3%,已打第四劑的為4.8%。 沒打的則是22.4,加上已打第一劑的77.6%,整整100%。(楊前署長可以幫我算算有沒有加錯。我大學聯考的數學成績連二十分都不到,真的!- 現在好像是數學成績越差越神?)。 不過,沒有打的裡面包括了佔4.8%的幼童(0-4歲)。換句話說,德國疫苗開打已超過兩年了,到今天還是有五分之一多的人口連一劑都還不打或沒打(懷疑論者或有個別原因,這裏不討論)。 2021年8月中旬,德國打了疫苗第二劑的比例約在60%左右,不打的還是不打。這樣下去,若是讓已打兩劑的人陪著一劑也不打的人繼續關餐廳、關商店等,實在説不過去。 於是,為了解禁,政府決定自8月23日起,那天是個星期一,開始實施3G解禁制度。 大家應該都還記得,3G就是「Geimpft, Genesen, Getestet = 已打疫苗」(兩劑),已痊癒或已快篩採陰(二十小時之內)」。 換句話說,當時天天要作篩檢的德國人(其時應該說是住在德國的所有人)就是不篩檢就不能搭公車、地鐵、進辦公室、餐廳、商店等的人五分之一上下的人,而不是「德國人出門天天篩檢」! 當然,你不出門,就什麼也不必篩,不必檢。 因為無法可強制每個人都必須施打疫苗,採用這種3G規定,一方面可刺激施打率,另一方面也能逐步開放,活絡經濟、文化、體育等活動,同時也等於是某種程度與病毒共存的心態和措施了。 後來,確診率攀升迅速,但施打率卻只是緩升,為了不走回頭路而繼續維持(部分)開放,3G還升級為3G-Plus。3G-Plus和3G的差別就在於「3G-Plus不接受快篩,而接受PCR」。再嚴格一點的是2G,也就是說,只要不是打兩劑或已痊癒者,根本不給進餐廳、商店等,No Chance! 我想特別要提醒的是,直到上週一開放前,口罩,而且是FFP2(M95)一直是必備的,─ 例如進餐廳要戴口罩,坐定位後,可取下口罩聊天、飲食,一站起來走動如上廁所或離開餐廳,都得「戴」著口罩,而不是「帶」著口罩就好。 結果,這幾天,我多次進出國會,突然,大家都不戴口罩了,我心裡還在想,會不會得要戴上口罩,他們才會認得出我來? 最後,再確認一次,從疫情爆發以來,從來沒有出現「德國人出門天天快篩」這種事,過去沒有,現在更沒有。至於一歐元以下的唾液快篩,我的同仁昨天上街走訪藥局、藥妝(DM、Rossmann),我也自己去了,對不起,沒看到一歐元以下的通鼻篩劑或唾液快篩。 網路上有,但不是缺貨,就是得買一萬劑以上等。這些,當然都不能作準,也有討論空間。但楊前署長一番話就走精了: 「就不要再講口罩為什麼賣這麼貴,籌這些錢是不是要為了選舉買票、籌措競選資金,或是要買1450,再放一些在口袋?」 問為什麼這個價錢,是有正當性的。但沒憑沒據,講這些就失格了,把質疑的正當性完全給沾污了,愚蠢之餘,空惹人厭惡。 訊息正確,判斷才可能正確。 但是,徒志良,而居心不良, 那,就可惜了。 *** 還沒打第三劑的人趕快去打。這是一定要的。 *** 昨天在「DM」買的Sars-Covida-2 的鼻用快篩一只,1.95歐元。唾液篩劑沒貨。  
謝志偉 2022-05-02
德國人出門天天快篩?

德國人出門天天快篩?

  有些時候、有些職業、 有些身分、有些情況下、 有些期間、有些單位, 有些德國人出門天天快篩, 這是有可能 - 但是,所謂 「德國人出門天天快篩」這件事, 和「徳國人天天出門快樂」一樣, - 從過去到現在, 都是不曾有過的事。 這也和我的照片一樣, 看起來,身高至少180公分。 - 但是,從過去到現在, 這,很遺憾,當然也是不曾有過的事。 我小女兒這張倒是 比較接近事實。  
謝志偉 2022-05-01
美國博士評論德國政情

美國博士評論德國政情

為免以訛傳訛,不得不指出: 每天要作政治評論,有些時候難免出差錯。但既然美國博士要評論德國政情,若至少能避免基本訊息的謬誤,公信力才比較能和自信心搭得起來。 1。 郭口口聲聲責怪德國總理蕭茲(社民黨)把「外交部長」及「國防部長」全都交給「綠黨」。 然,德國目前聯合政府的外交部長貝爾伯克女士(Baerbock)固是綠黨,可國防部長蘭柏瑞特女士(Lambrecht)是「社民黨」,不是「綠黨」。 留美的郭旁邊坐了一個留法博士,渾然不覺此誤,兩人一搭一唱,其論點是否有貶美挺俄之嫌,啓人疑竇。 郭罵德國現任政府孬,指的是蕭茲提高軍費支出,「只聽美國的話」,不是說蕭茲拖延、不提供重量級軍火如坦克給烏克蘭。反正他就是要貶美。 在評俄侵烏之戰時,這是何居心,大家可予公評。 - 算了,還是別浪費時間。我也只瞄了一下。雞蛋有沒爛掉,不用整顆吃下。 2。 德國向來就是聯合執政,不是一大一小,就是兩大黨。聯合執政的組合所需時間平均約四、五十天,政黨組合及分配部會首長是重點,而總理和外交部長向不屬同一政黨。 屬基民/基社聯盟的梅克爾當總理十六年,其外交部長全都是他黨,- 不是社民黨,就是自民黨。 德國1949年至今,只有一年是短暫的一黨執政(基民/基社聯盟,1969-1961),及兩次過渡性質的一黨少數執政(1966和1982,各幾個星期,等待國會改選)。 這次破記錄是三黨聯合執政(社民黨、綠黨、自民黨)。 *** 社會民主黨(簡稱 社民黨) SPD 聯盟90/綠黨(簡稱 綠黨)Bündnis90/die Grünen 自由民主黨(簡稱 自民黨) FDP 基督教民主黨/基督教社會黨 聯盟 (簡稱基民/基社聯盟) CDU/CSU (簡稱die Union) *** 德國十六邦,CSU 只在巴伐利亞邦發展及選國會議員。CDU則在其餘十五邦發展及選國會議員 國會選舉時,在各邦各選各的,選贏一起執政,選輸一起在野,目前就是後者。 *** *** 媒體報導: 郭正亮接著表示,歐洲令人可悲的地方就是,堂堂的德國怎會變得那麼孬,被美國壓在地上,幾乎對美國百依百順,這難以理解,德國前總理梅克爾就不會這樣。 郭認為,隸屬社會民主黨的德國現任總理蕭茲若失去領導權,也沒有辦法鞏固自己的政府,外交部長、國防部長都是綠黨,哪有人這樣做?蕭茲組聯合政府時,為何把外交、國防交給綠黨,這是什麼政府?蕭茲根本不想在國防、外交上做大事,只想搞經濟。 (我確認過,他就是這麼説)。 https://www.chinatimes.com/realt....../20220420006101-260407 CHINATIMES.COM 俄烏戰爭凸顯「這國變得那麼孬」 郭正亮怒批:很離譜 - 政治 俄羅斯入侵烏克蘭,美國和盟友紛紛加碼軍援烏克蘭;德國總理蕭茲則被批評「領導力不足」,蕭茲表示,庫存武器已經用完了,但是會出錢,提供基輔當局更多武器。前民進黨立委郭正亮直言,德國的國防預算,因俄烏戰爭一
謝志偉 2022-04-22
人權、自由、民主,依舊傷痕纍纍

人權、自由、民主,依舊傷痕纍纍

今早起床時,天色才微亮。趕搭 06:46 的火車。下午在波昂,國際人權協會,德國分部年會,有場演講。人不多,坐定後,閉目準備養神。感覺有點興奮,安靜的車廂,一時難入夢鄉。今天同場演講的,還有我敬佩、也認識的前總統高克(J. Gauck),及國會議員布蘭特(M. Brand)。滑著手機,快速瞄著新聞,忽然怔了一下,然後,不由自己笑起自己,螢幕上明明顯示的是,賴香伶直言:「我認為主席應該收回那句話,並向大家道歉。」 可能沒睡飽,我卻先是看成,賴香伶直言:「我認為主席應該回收,那句話,我向大家道歉。」好像一次同時得罪了好幾個皇帝。我靠回椅背,設好手機鬧鐘,昏沉入睡。 唉!還是一樣,火車不但慢分,且須多轉一趟車,再上計程車,抵達會場時,差八分鐘就中午一點,比預定的時間晩了整整一小時。有位朋友幫我端來自助餐,我吃了一口咖哩雞腿肉,匆匆喝了半杯果汁,起身便跟著大家進入會場。主席已正襟危坐在位。第一排中間,貴賓保留位,我被安排坐下。隔壁正中間的位子上有張 A4 紙,上面以德文印著「高克前總統」。果然,下一分鐘,高克前總統即由隨扈陪同進場。他一坐下來就跟我握手打招呼。2005 年,我第一任時,我們就認識了。兩次,我們就德國轉型正義深談。一位出身東德,同時擁有智慧與勇氣的人格者。五十周年,是件大事, 1972 年 4 月 8 日,從寥寥數人到今天會員遍及全德,參與、規劃的人道救援遍及全球,主席娓娓道來。他的結論卻是沈重的: 放眼全球,人權、自由、民主,依舊傷痕纍纍! 尤其,普丁侵略烏克蘭,俄兵虐殺平民,飛彈炸毀醫院、住宅、火車站等。 我的演講開頭就是:今年,台灣也有個五十周年, 1972 年,五十年前,從那一年開始,台灣就被摒除在聯合國之外⋯⋯ 圖片來源:取自 謝志偉粉絲頁 我和高克前總統合照的背景有烏克蘭國旗。他是兩德統一後的第一任史塔西檔案局局長,或稱特使。「史塔西」是德文「Stasi」的中文音譯,而「Stasi」是「Ministerium für Staatssicherheit 」的簡稱,即東德極權政府的「國家安全部」,「警總」就是啦。 圖片來源:取自 謝志偉粉絲頁 我的頭銜是「Taiwan 」駐德代表。 圖片來源:取自 謝志偉粉絲頁 兩位女士代表烏克蘭人與會。我演講完,她們過來說,謝謝台灣,並希望有機會能和我及我們代表處保持聯繫,交換意見。   原文出自謝志偉粉絲頁,芋傳媒經授權轉載。
謝志偉 2022-04-10
告慰 彭明敏 前輩

告慰 彭明敏 前輩

  昨晚夜裹乍醒,驚見彭明敏前輩辭世的消息,一時惆悵不已。 憶起那些年每每相聚就教傾談台灣前途時,前輩寄希望於年輕一輩台灣人之情溢於言表,乃良久不得入眠,而《自由的滋味》一再閃入腦海。 今早得知前輩最後嘗言:「一個中國,一個台灣,是鐵一般的事實。」,心頭更感「彭」湃與激盪。。。 正巧,今天下午五點半,我在代表處為德國執政三黨之一的自由民主黨(簡稱「自民黨 - FDP」)之青年黨部(Julis)約五十位輕少年男女演講「從『俄侵烏』看『中壓台』」。 「自由民主 對決 專制獨裁」是我定位「俄侵烏、中壓台」的判準。烏克蘭在蘇聯解體之後,和台灣解嚴之後一樣,嚐到了自由的滋味,就一路向前,再也不可能回頭了。 講完將近整整九十分鐘再加上約半小時的問答,十分盡興。照完相後,大家相約再會。 彭前輩,我相信,我今晚又贏得了一羣力挺台灣的年輕人。雖然都是清一色的德國人,但我非常有把握,他們每個都是「台灣中國,早已是一邊一國」的支持者 - 自由的台灣怎麼可能會是專制的中國之一部分呢?! 謹以此告慰前輩,一路好走,莫再掛心,台灣交給我們了。 晚 志偉 敬悼 *** 謝謝前輩對台灣的堅持! 謝謝這些年輕人對台灣的支持! *** 2004年8月24日,我在自由時報寫了以下的專欄文章: 彭明敏教授的書《自由的滋味》立在案頭。抬眼望去,瞬間從「自由」滑到「滋味」。 我任由思緒漂流,「酸甜苦辣」四個字浮現腦海,然後是「味全」、「味素」、「滷味」等字眼隨之而來,最後,從「吃味」到「走味」,陡然再從「走味」盪到「走路的張榮味」。「榮味」?多奇特的組合,「榮味」,光榮的滋味? 我下意識地擺擺頭、抿抿嘴,嚥了嚥口水,試圖理出頭緒,自問,「滋味」兩字何以牽引著我? 抓到東西就往嘴裡塞,嚐嚐看是什麼滋味,這是每個父母最擔心小寶寶做的事,然而這個動作卻也是我們自己從孩提時代起就十分熟悉的本能。 其實,每個人的一生不都在無數的「嚐」試中度過?每一次新的「嚐」試,無論是熟悉的或陌生的味道,都是在「對味」,某種程度上,不都是在「戒嚴」下「偷嚐禁果」? 有時,嚐了後,才知是「味同嚼臘」,有時覺得,雖是「食之無味」,卻是「棄之可惜」,有時,真正對味了,即便是臭味也可相投而與之「泮濡」。 隨著年齡的增長,我們漸漸習慣以具體感受的「滋味」來歸類人生的境遇,同時也開始排除了「甜=好」,而「苦=惡」的必然性。 有幸,我們從生命裡體驗到「吃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的真諦。不幸,則體認到「苦盡不一定甘來」的辛酸,後悔不識有些人的「口蜜腹劍」,懊惱沒來得及體會摯友的「苦口婆心」。 最終,有多少人不是口裡嚐盡人間冷暖後,心裡猶感五味雜陳地離開人世?總之,若以「我嚐故我在」界定吾人的一生,不會有人反對吧。 初時,我們以為是甜蜜的,結果卻是辛酸的,我們原以為是苦澀的,結果卻是甘甜的。有些人甘之如飴的,卻是某些人眼中的毒藥,明明是飲鴆止渴,卻也有人自以為是天降甘霖。 原來,滋味是自由的,是不受拘束的,是會因人、因時、因地、因事而異的。原來,滋味究竟如何,到頭來是會因為我們的自由選擇而決定的。 光就這點認知就足以回過頭來為《自由的滋味》作註腳了:終其戒嚴年代,有人選擇吃香喝辣喜孜孜,至今猶因心靈被困而難參透自由為何物,而當年擁有台大政治系主任、十大傑出青年、聯合國代表團顧問等頭銜的彭明敏,蔣介石父子先後召見,炙手可熱卻不願與狼共舞而寧與台灣共苦。 彭明敏選擇了辛酸苦楚慘兮兮,日後卻因甘之如飴而得保心靈純淨至今,衡諸當下,我要問,為何有人渴望自由的滋味,至今仍會有人感到不是味道?原來,沒有品味,只重口味,哪知珍惜自由的滋味?有詩為證: 自由滋味真澎湃,引來鎮壓撲天蓋 自由滋味夠厲害,透露政權污魯塞 自由滋味很不賴,手銬腳鐐照樣愛 自由滋味耐等待,苦盡甘來好佳在  
謝志偉 2022-04-09
前女副總統心情差  - 為什麼不是「喊給習近平聽」?

前女副總統心情差 - 為什麼不是「喊給習近平聽」?

  台灣所有外交官,不論什麼顏色,基本上都有一個共識:中國武力併吞台灣的野心是台海和平受到威脅,甚至破壞的根本原因。 這樣的認知,凡屬自由民主世界的國家都有同感、甚至擔心。 例如,2019年1月16日,德國外交部部長馬斯(Heiko Maas)在國會就公開宣示「無法接受中國武嚇台灣」的話,而這點也是美英法日等自由世界主流國家的態度無誤。 今天任何一位台灣的總統,面對來自中國的武力威脅,若只會自動繳械,跪求和平,則不但求不到和平,更只會強化中國發動侵略台灣的戰爭。古羅馬人早就說過: 「若要和平,就要有應戰的準備。」(Si vis pacem, para bellum)。 這句話,人類歷史一再應證屬實,我甚至可以用個歇後語來形容: 「前女副總統心情差 - 呂氏(屢試)不爽」。 戰爭威脅和平,始作俑者是中國、是中共、是習近平。因此,好歹,公平點,要和平、反戰爭,那不是應該對著「習近平」喊話才對嗎? 我今天才分別和德國兩個執政黨的國會議員,一社民黨,一綠黨,就俄國侵略烏克蘭談中國武力威脅台灣一事。他們都擔心中國的霸橫,為自由民主的台灣擔心及打氣。 然後,卻看到這則「倒果為因」的求和反戰之論述,實在令人搖頭不已。 此外,現代戰爭之進行,也不僅侷限於槍炮。不管是有意,還是無知,她的論點已經是中國對台認知戰的一部分了。 照她的説法,我們這些駐外的台灣外交官都在作破壞和平的工作,而駐在國的官員、議員、媒體、民間人士不就全都在幫台灣破壞台海和平了?! 最後,當然,還是不能忘了謝謝她。 謝謝她,讓我們有更多的理由對中國提高警覺以及為台灣作外交的鬥志! *** 報導後面輕描淡寫,順便提了「習近平」,更見其心虛。 https://www.storm.mg/article/4272287 STORM.MG | 作者:風傳媒 「喊給蔡英文聽!」呂秀蓮發動和平大遊行:別人子女會因三軍統帥喪命-風傳媒 俄烏戰火持續延燒,連帶讓台海局勢備受關注。對此,前副總統呂秀蓮於臉書表示,最近她到宮廟參拜,晤談後發現宗教界都擔憂戰爭發生,因此討論後決定在5月14日下午舉辦「和平愛台灣」大遊行,展開1場由各宗教主持的和.....
謝志偉 2022-04-05
我們會等到被承認為『國家』的一天

我們會等到被承認為『國家』的一天

好消息!!!繼巴伐利亞邦邦議會之後,昨天(3 月 30 日)黑森邦(Hessen)邦議會也正式成立了「友台小組」!137 個邦議員竟然有 36 位出席在議會裏舉行的成立大會!除了左黨外,橫跨朝野五黨都來了。發起人 Ismail Tipi 議員説,他原先預估的是 15 位上下,到昨天大概增加到 20 來個,已經超過另兩個已成立的友外小組的人數了,沒想到今天竟然是如此令人驚喜的多! 不但有三位副議長到場(另一位加入,但另有要務,不克出席),即將於五月接任邦總理的議長不但抽空親自主持開幕,還等我致詞完畢後,才去趕下個行程。 議長在約 15 分鐘的致詞裏,除了稱讚台灣在各方面的優異表現外,也説,他就是視我為「台灣大使」(Botschafter von Taiwan),也稱我為「台灣大使」,他更強調 「台灣的民主是自由世界之寶,在俄國侵入烏克蘭之後,中國的野心衆所皆知,吾人絕對要關注台灣的安全!」 我在接下來亦約 15 分鐘的演講裏,除了對 Ismail Tipi 議員十年前發起而今終於達標表示由衷的感佩外,也對議長的力挺及跨黨派議員的支持表達萬分謝意。 我說:「『大使』是正常國家的駐外代表之稱呼,我們也會等到被承認為『國家』的一天,在此之前,謝謝各位不讓我們孤單。」 我更指出,今天台灣這個被如此讚賞的自由、民主國家卻自 1971 年年底至今已超過整整半世紀被排除在聯合國之外! 但是,作為自由民主之燈塔的台灣在「印太戰略聯盟」的關鍵地位及半導體產業的龍頭地位,若繼續排除台灣,將會是人類社會、自由世界承擔不起的損失! 我接著說,自由民主的台灣作為一個島嶼國家,地理上,我們被廣闊的海洋所環繞,而作為一個民主國家,在政治上,我們被中國軍機戰艦所環繞。但是環繞在我們心頭的卻是:我們捍衛自由、民主及國家尊嚴、人民安全的決心。 我還來了一個雙關語:「為了不讓國家沒頂,台灣還自造潛艦!」(Taiwan baut U-Boote, um sich über Wasser zu halten)我特別點出,由於台灣曾經戒嚴將近四十年,之前日本統治五十年,等到台灣人的自我認同和腳下的土地及自由民主普世價值連結起來,前後歴經了大約一世紀之長的歲月!因此,我們不會放棄得來不易的成果。 講完後,他們用熱烈的掌聲作為按讚的表示。分別照相、熱烈交談後,我留下我的名片,帶著他們的祝福,踏上歸途,回到柏林。 圖片來源:取自 謝志偉粉絲頁 圖片來源:取自 謝志偉粉絲頁 圖片來源:取自 謝志偉粉絲頁 圖片來源:取自 謝志偉粉絲頁 圖片來源:取自 謝志偉粉絲頁 德國總理出身於邦總理的並不少見,現任的蕭茲,梅克爾之前的施洛德等都是。國會議員出身邦議會的更為普遍。因此,我們除了駐德代表處在柏林外,另在漢堡、法蘭克福及慕尼黑各設有辦事處,相當於總領事館。這次黑森邦邦議會成立「友台小組」是法蘭克福辦事處現任及前幾任處長率同仁接續經營的成果。昨天張維達處長可說是率全館出動。至於我,我就出張嘴而已。但是,說真的,我每次都講得連自己都覺得很感動。 順便說一下:作為台灣人,我十分自信。作為台灣代表,我非常驕傲!因為台灣的表現就是受到人家的敬佩!中國越限縮台灣,我們就越要無所不在!不懂,為什麼還會有人動不動就唱衰台灣?大概是幫中國解憂吧! 黑森邦首府及議會所在地是威斯巴登(Wiesbaden)。美茵河邊的法蘭克福就屬此邦。德東另有一奧得河邊的法蘭克福。   原文出自謝志偉粉絲頁,芋傳媒經授權轉載。
謝志偉 2022-04-01
威爾好鋼?

威爾好鋼?

  毫無疑問,語言是權力多種形式裏的一種,而既然是權力,使用不當,不管是有心還是無意,當然就可構成暴力,其可惡甚且有可能超過拳腳施暴,因此沒理由要求或期待受害者忍耐 。 但是我們回應語言暴力,除了飽以老拳之外,有沒有「更有效」的方法,讓「語言施暴者受到應得的教訓,而我們事後不必解釋或甚至向大家致歉?」,然後,或許讓「教訓」也留「教育」的餘地?而犯錯在先的人應如何自處? 威爾史密斯(Will Smith)護妻而打了實在白目到不行的克里斯洛克(Chris Rock」一拳,大家都在討論威爾史密斯那一拳打得對不對,好像沒人討論挨了拳的克里斯洛克的反應。 我在想,克里斯洛克被打了一拳之後,除了儍在那裡,支吾其詞之外,可以如何反應,才能消解這樣的尷尬場面? 如果我是他的話,因為自己嘴賤犯錯在先,我會一手敷著嘴巴,一邊説:「Jesus Chris! That was rock-solid! It‘s God‘s will, no wonder!」。(很難翻譯,就這樣好了:「天啊!威爾,您這一拳可真威爾鋼。打鐵趁熱,上帝的旨意,我沒話說(或「難怪」。」 * 一個叫Chris Rock,一個叫 Will Smith,可真巧。 「Jesus Chris!」本當是「Jesus Christ!」,是「我的天!」,「我的媽!」之意。 「rock-solid」是「如磐石般堅固/硬」之意。 「Will」是「意志」之意, 「Smith」是「鐵匠」的意思。」 我相信,威爾史密斯、他太太、在場的觀眾、還有我們聽了後,應該會有和當場及現在不一樣的反應。至於克里斯洛克,我相信,他必會打從心裡告訴自己:「是我不對,以後不會再犯這種錯了。」 於是,不無可能,威爾對她太太秀秀外,也會去和克里斯抱抱,彼此喃喃説著:「Sorry!」。一切盡在不言中。 這樣,至少,當事者及我們都比較能心平氣和地從此事得到一些啓示。 我不由想起一個「故事」: 老婆:「老公,我要買胸罩。」 老公:「奶奶那麼小,戴什麼胸罩?!」 老婆:「那你還不是一樣穿內褲?!」 * 這個故事真的是「聽來的」。
謝志偉 2022-03-29
發揚台灣,珍惜台灣,保護台灣

發揚台灣,珍惜台灣,保護台灣

新聞報導的標題一眼就看到「Taiwan 」:「音樂劇明星、台灣都支持的音樂會」。 精神奕奕的她叫黃稚尹,一位在德國以指揮家、鋼琴家及音樂教育家的身分深受在地肯定的台灣之光。 俄軍侵入烏克蘭後,她即開始構思籌備慈善音樂會,為烏克蘭難民募款。周六,四月二日舉行。消息一出,由於登記索票的民眾實在太多,原本一場,迅即決定增加為兩場。 一開始,她就告訴我她的規劃及和國會議員Simina Koß合作此計劃的決定,我非常支持,我及代表處當然都會出席。 結果,媒體採訪她後,昨天作了全版報導,如她事先告訴我要努力爭取的,標題裏還放進了「Taiwan」。 這就是她,多年來,她辦活動,只要有機會,一定想辦法讓台曝光。 她說,此次,俄國侵略烏克蘭,她作為兩個孩子的母親,看到這麼多媽媽帶著孩子逃難,十分不忍,也不由想到中國對台灣的野心。 她又說,台灣越譲國際社會認識到,人家就越珍惜台灣,台灣就越安全。 完全同意,前幾天執政的綠黨國會議員兼黨團祕書長(或幹事長)Dr. Till Steffen在國會請我喝咖啡,我們談的都不離台灣的安全,台灣的重要,台灣的自由,台灣的民主,台灣的未來。 這是位很有理念,很可親的政治人物! 我在作外交,她在作音樂,在德國,分別在不同的崗位作同樣的事:發揚台灣,珍惜台灣,保護台灣。 不為什麼,只為回饋台灣!    
謝志偉 2022-03-28
勝文的敗筆

勝文的敗筆

  憑良心說,孩子有孝心不會是壞事,會壞事的是,把「愛國之心」和「孝順之心」對立起來。 若是因爲要照顧年邁父母,而「不克」捍衛被侵略的國家,憑良心說,也一定程度可以理解。 但總不能說得好像那位八十歲還抓起槍桿要捍衛烏克蘭的阿嬤,全是因為沒有年邁父母得照顧,才決心要和侵入烏克蘭的俄軍一拼死活的吧?! 俄軍侵入烏克蘭之後,世界各地「反戰」運動風起雲湧,但都標舉烏克蘭的國旗或到處可見藍黃兩色。現場則是各種幹譙普丁的聲音及海報。 因此,此處的「反戰」是「反對因侵略他國而引發之戰」,不是「反對抵禦外侮的抗戰」。 因此,這裡的「要和平」是批判「侵略者破壞和平」,不是「要和平,投降就有」。 勝文一番孝心的敗筆就像是在把「反對酒駕」說得像是「反對車禍」一樣。- 意圖掩護侵略者/酒駕嗎? 再怎麼嫌棄,吃乾抹淨之後,台灣,好歹,也有養育之恩,怎麼一被中國威脅併吞時,連戰也不戰一下,就準備投降?! 這已經夠糟了,還要暗示不投降者只是「血氣方剛」?! 去問問誓死捍衛烏克蘭的男女老少勇士,他們會告訴你:他們身上方剛的不是「血氣」,而是你們聽都沒聽過的「骨氣」。 *** 德國疫情逐步解禁,我又開始演講。 日前德國某地一「政治教育機構」組團來代表處聽我解析「台灣處境為何艱難甚至危險?地位為何重要甚至關鍵?」。 有意思的是,他們多數是退伍軍人協會的成員。 在德國,從政府官員、國會議員、媒體記者、民間團體,我只聽到他們擔心及強烈反對中國對台動武。 即便台德無邦交,兩國關係當然還有很多可加強、改善的地方,但是我們處處感受到他們珍惜台灣的自由、民主得之不易的人文精神。 http://n.yam.com/Article/20220321483781  
謝志偉 2022-03-22
「自由」以及「人之尊嚴」

「自由」以及「人之尊嚴」

周末傍晚,看 Netflix 上的「凛冬烈火:烏克蘭自由之戰」,紀錄片,2013 年 11 月底到 2014 年 2 月。裡面有人一再説著「我們不要回到蘇聯時代,我們要成為歐洲的一部分,我們要自由以及人之尊嚴」。軍警棍棒齊揮,人民頭破血流,我看到血脈賁張。小女兒從電視機前晃過去,看我神情緊繃,眉頭深鎖,隨口問我,看的是什麼?我説明了一下,基輔「麥當廣場」的「麥當」(Maidan)其實就是「廣場」的意思,而廣場有名字的:「獨立」(Nezalezhnosti)。「獨立廣場」原本也不叫「獨立廣場」,是烏克蘭於 1991 年脫離蘇聯後,才改名為「獨立廣場」。 那之前的名字是?至遲至 1871 年,因為議會在此,就改叫「議會廣場」 ,1917 年俄國十月革命,就被改名為「蘇維埃廣場」。1935 年,「蘇維埃廣場」又改名為「卡利寧廣場」Kalini ,蘇聯時代的元首。1941 年,納粹德國佔領烏克蘭,「卡利寧廣場」又被改名為「九月十八日廣場」,因為是這一天拿下基輔的。 好不容易,自己的地方,自己的名字,這才是真正的獨立。 可從 2013 年 11 月底到 2014 年 2 月,長達三個月,前後上百萬的烏克蘭人聚集在「獨立廣場」上及其周圍,抗議親俄的總統亞努科維奇不但拒絕簽署加入歐盟的協議,反而和普丁談好要加入和俄國綁在一起的關稅同盟。在軍警加幫派流氓暴力鎮壓下,估計抗議民眾至少兩百人以上死亡,一千多人失蹤⋯⋯。 但是,人民沒有退卻,打死不退,繼續要求「自由與人之尊嚴」。 最終親俄的總統連夜搭直升機逃亡,經克里米亞轉莫斯科,投靠普丁去了。(不到一個月之後,普丁佔領了克里米亞)看完這部紀錄片,重溫/認識八年前基輔獨立廣場的往事,我們就能了解,今天烏克蘭人何以奮不顧身地,以令我等看了不禁鼻酸的悲壯捍衛他們的國家一個下定決心追求「自由與人之尊嚴」的民族。 至此,我問 1996 年 12 月 24 日出生的小女兒:「12 月 24 日是耶穌的生日,那 1996 年呢?」 小女兒隨聲應道:「就知道你要接著問。1996 那一年,台灣人自己選出自己的總統。」 我笑著説:「也是台灣人國家的誔生。自由、民主加上人之尊嚴。」 沒多久,我作了義大利麵,她説好吃。吃完,我坐在原位,低頭滑手機,看新聞。忽然,我眼角瞥見,她已收好碗盤在清理,這是她常作的事。但是,今天她戴的塑膠手套,顏色卻很不尋常:藍、黃兩色。這丫頭!   圖片來源:取自 謝志偉粉絲頁   原文出自謝志偉粉絲頁,芋傳媒經授權轉載。
謝志偉 2022-03-21
多「仇」善感?

多「仇」善感?

  今天代表處裡同時收到了三封電郵,都是來罵我/代表處的,針對的是我上一篇有關「德國台青會等作了羅宋湯給抵達烏克蘭難民」的貼文。其中兩封是來自屬名「Ben Chen」的同一人。其第一封內容如下: 「駐外單位後知後覺,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煮肉湯分享烏克蘭難民一事,源自台青團會長想法,她本人並自掏腰包購買所有的食材及動員!但事後,似乎卻變成了代表處的豐功偉蹟!大做文章,大放厥詞以彰顯自己的偉大功勞,真是所謂一將功成萬骨枯,也更是台灣駐外單位一貫做官求表面工夫的文化寫照罷了!令人苦笑!」 同仁將此電郵傳給我,我讀了,還真的苦笑起來。由於有名有姓,有電郵,又有類似電話號碼,因此,我恐怕得回應一下,以免「代表處」無端因我受累。 我的貼文第一段就點明誰作的湯: 「昨天忙到下午剛吃完中飯,德台協會(Deutsch-Taiwanische Gesellschaft)秘書長C.Z來電說,德台協會的台青會(Junge Taiwan Initiative)以及柏林台灣協會幾個年輕人,有台灣人,香港人,也有台德混血的後代,在一位現居柏林的烏克蘭藝術家指導下,將在其中一位的公寓裡煮大鍋的烏克蘭羅宋湯。 他們牛肉、蔬菜,醬料都已經買妥,大鍋也借到了,準備晚上煮好後,十點左右運到柏林火車主站給搭晚班火車抵達的烏克蘭難民食用。」 其次,我寫了,這些年輕朋友為什麼會想到作熱湯: 「因為他們之前去現場看了,吃的、喝的並不缺,但是主要都是冷的,所以他們想,如果讓這些一路辛苦來到柏林第一站的難民能喝到家鄉的熱湯,心頭一定多少會溫暖些。 昨晚體感溫度大約是攝氏四度左右。」 再來,我則寫了,他們為什麼找我,以及我的回應是什麼: 「打電話找我的原因是,他們需要借用代表處的平板推車和後座可攤平的廂型車,好安穩地將估計是120人份的烏克蘭羅宋湯運到火車站。 我一聽,這些年輕人發揮助人愛心真是劍及履及,二話不說,立刻應允:『沒有問題!正好廂型車我這兩天在用,因座車保養尚未送回。我就跟大家一起去。』」 接下來,我寫的是,我和司機依約去了他們煮湯的公寓後所看到的狀況: 「晚上七點,他們來電說,大約八點可以煮好。七點四十五,我和司機運了摺疊起來的推車,開到他們給的地址。是典型柏林老屋,沒電梯。 進了屋裡,客廳裡,四個年輕人坐在地板上聊天,等著再接手。廚房裡四個人,其中一個是烏克蘭人,正指揮著另3個人手忙腳不亂地用大鏟調著3個大鍋裡的羅宋湯。一旁的餐桌被一只巨大的鋼鍋佔滿。 煮好的三大鍋羅宋湯全倒進大鋼鍋後,烏克蘭人眼角的清亮的淚水隔著熱湯的霧氣,跟我們點了點頭,說了聲:「Herzlichen Dank!」(德語:由衷感激!),其他人就開始蓋上鍋蓋,周邊一圈緊緊匝上毛巾,以防路上顛簸時,不致溢出。光這套手續就花了約15分鐘。」 但是,最困難的還是,如何把這一鉅大且重的鋼鍋平平安安的搬下3樓,(連底樓其實共四樓,德國的底樓是我們的一樓,二樓才是我們的一樓)。兩名壯漢,一個180公分,一個近190公分,十分小心地,分三段才下到底樓,搬上車子,還有兩人一路壓著鍋蓋。」 到此為此,很清楚,我都在寫「他們」如何煮了湯,而不是「我」!但是,我承認,有句話可能讓人誤會我有掠人之美,偷渡自己的可能: 兩名壯漢,一個180公分,一個近190公分。。。」 那,我在此聲明,小弟雖然勉強稱「壯」(壯膽的壯),但是,我的身高就算配上怒髮,也剛剛好170公分而已。若有人誤以為我在偷渡自己,那我明說,180公分(其實應該是不止)是我們代表處的司機,190公分的是台青會的少年A,租公寓的主人。 若有人認為我看起來接近180公分,那是因為我作為台灣駐德代表,帶著「我台灣,我驕傲」的抬頭挺胸之故。當然,有些人身高遠超過我,可是看起來就是比我矮,那有可能是因為跪多了的關係。。。 用我們代表處的廂型車(那兩天就正好充當我的交通車,因我的座車在維修中)陪他們把湯送到了火車站後,我的貼文寫的就不再是「他們」作湯的熱情與愛心,而是「我」心裡的感受: 「我」看到車站裡的情況,「我」看到疲憊但安靜的五、六歲女孩緊緊地拉著媽媽的手的景象,「我」覺得自己眼淚在眼眶中打轉,「我」在寒風中離開火車站: 「我們到時,已經十點。車站內外,到處是人,穿著各種背心在幫忙登記的志工,來送各種食物飲料的市民,維持秩序的警察。當然,還有一群群可能已經抵達柏林好幾小時的烏克蘭難民,幾乎清一色都是婦女帶著小孩。父親都留在烏克蘭,或者上戰場了。我聽他們說,平均一天約有五千到一萬的難民搭火車湧進柏林,先安排過夜後,再送往德國各地或其他國家。 人非常多,現場感覺混亂,但是卻出奇地安靜,我們把一鍋熱湯推進食物分配區後,看到人們立即過來排隊領用,疲憊的眼神向工作人員及我們點頭致謝。 看著他們喝著熱湯,緊繃的神色漸趨舒緩,我心頭忽覺一緊,知道,再不走,眼角的淚水恐怕會陪著他們嘴角的湯水濕潤開來。 走出火車站時,都已過了十一點了。報到登記的帳棚外,仍然站滿了一家一家烏克蘭人。有個小女生,約莫五、六歲,一手抓著隻小背包,一手緊緊抓著媽媽的手,緊緊貼靠著她的大腿。 在家裡,原本這時候應該是早已甜甜地睡著了吧。但,今後,未來,她的家在哪裡? 我拉緊外套的領口,在寒冽的冷風中離開了火車站。」 在超過一萬個「讚」的情況下,除了讚賞台青會這些朋友外,(推著湯車進火車站的是柏林台灣協會的會長陳思抒),很多臉友的回應的確是集中在「我」身上,但我想,應該是他們認同「我」的「感受」,而不是認定湯是「我作的或發起的」。 台灣人多的是有血有肉,有情有義,會對我的描述有感,是因為他們對烏克蘭的遭遇,感同身受,這不也是正常?! 說真的,我寫臉書,並不是在記流水帳,而是常想抓住心裡瞬間的感受,因此「情境的描述」非常關鍵。 我看到小女孩緊緊抓住媽媽的手,緊貼住媽媽的腿,心裡立即有「彷彿爸爸已經不在身邊了,再不能和媽媽分開」的聯想,那是小女孩心中唯一的「溫暖」之來源了。因此,我下意識地拉「緊」了衣領,在冷冽的寒風裏,離開了火車站。 好了,這位「BEN CHEN」寫一封來罵還不夠,之後,意猶未盡,再寫了一封來繼續諷: 「謝先生,你在臉書所連結的照片令人覺得不可思議!而你所寫的文章,更似乎引導台灣人民對你的功勞而感謝肯定!手法及文筆非常高超!令人敬佩!」 嗯,也許他/(她?)看懂了我的感受,也說不定。然而這封電郵的主旨,標明的是「再次批判與質疑」。為什麼一肚子怨呢? 也許,此人本來就討厭我或仇視我,就藉機多「仇」善感起來了? 對了,另一位寫來的電郵主旨是「要真心肯定別人 不要一心想居功表現!中央社所報導與謝先生所寫內容多數不符」。 這位署名「Jenny Tan」的人,你這話,我不能説你錯:中央社寫的是「報導」,恰如其分,我寫的是「貼文」,並不過分。 你錯的是: 當你寫「中央社所報導與謝先生所寫內容多數不符」時,讀起來像是在指責「中央社」報導失真。也許你想說的是「謝先生所寫內容與中央社所報導多數不符」? 可能你們都住德國或柏林,有話歡迎來代表處真誠交換意見。 此外,我不是「謝先生」。我至少是「謝代表」,只有中國那邊的才會稱我「謝先生」。 或者,我應該懷疑,這會不會是俄國或中國的認知戰之一部分呢?
謝志偉 2022-03-15
他們為何繼續圍毆龐培歐?

他們為何繼續圍毆龐培歐?

他們為何繼續圍毆龐培歐? 人都走了,他們還在意猶未盡地 猛打、猛抽、猛砍、猛撲、 猛殺、猛幹龐培歐。 原因很單純: 他們忘不了他一向挺台的強大力道, 他們忘不了他一向批判中共的狠勁。 簡單說: 他們一方面想削減 龐培歐挺台的效應 - 沒用啦! 同時更在幫主子潑糞以洩憤 - 漏饀啦! 噢,對了,還有一個 純技術性的原因:主子還沒喊停。 結論: 因為不知什麼叫「人格」, 所以只能專注於「價格」。
謝志偉 2022-03-08
詛咒台美?想得美!

詛咒台美?想得美!

會動不動就問「如果中國打台灣,美國會來救嗎?」的人,絕大部分就是「潛意識裡希望美國別來救」的人。 這種人會這樣問,正因為他們對「中國打台灣」的正當性無所謂,或頂多是「好奇」多於「關心」。 -「好奇」是「置身事外」, -「關心」是「首當其衝」。 或根本就認為是理所當然。 否則他/她們的問題應該是:「美國『該』來救嗎?」而不是「美國『會』來救嗎?」 問「會來救嗎?」,答案就只有「會」或「不會」,一翻兩瞪眼而跳過對「中國打台灣」有無正當性的討論。 然而,若問「該來救嗎?」,答案雖然也是「該」或「不該」兩種,但光「該」的概念即已隱含「有此義務、責任」或「救台灣符合美國及區域利益」的意涵。兩者可複選。 那麼,「救台灣」的前提即是:「同屬民主,同舟共濟,責無旁貸,必須得救」。更別說台灣的其他重要性了 - 如在印太戰略聯盟裏的樞紐地位和半導體領頭羊的關鍵角色。 當然,儘管思維裏有「該」,並不保證動作即必有「會」,但至少肯定了「救台灣」的道德性,否定了「打台灣」的正當性。 其實,真正認同台灣的人也不應説「如果中國打台灣」,而較應説「如果中國侵略/侵犯/入侵/攻擊/攻打台灣」。 「侵略、侵犯、入侵、攻擊」到「攻打」這幾個動詞都有「問責」或直接「譴責」行為者動機邪惡的意涵。 「打」則是動作清楚而動機模糊,也就是說,有替「行為者」(中國)之暗黑動機洗白的意圖。 「希望美國不會來救」,這種人已經夠糟了,可,還有更糟的:那就是「希望中國打台灣」。 此時的「打」就隱含著「懲罰」的意思。懲罰啥?他們心目中的「台獨」! 還有啥?! 那,我們台獨,他們反獨,差別在哪? 差別在:我們看到台灣想到的是「土地」。他們看到台灣想到的是「領土」。 當「寸步不讓的領土」選不過「當仁不讓的土地」時,對他們來説,「台灣」和「台獨」就是同義字。那,只有靠中國來翻盤嘍。 當兩邊聯手威脅「台灣」時,就變成兩邊都是同一國的了。 那,既然都和人家同一國了,字典裏哪須有「投降」這兩個字?! 結論: 建議最好是別問「美國會不會來救」,- 這樣問的人反正是沒救了。 引伸: 那些強調「烏克蘭」被「以美國為首的北約」(或稱「北約東擴」)所騙或背叛的人,其實是在暗示「烏克蘭自找的,普丁打得有道理。」- 請問,退一萬步想,就算美、歐各國沒在救烏克蘭,難道就表示「俄國侵略烏克蘭」有理? 更別說,他們是以別的方式在救援烏克蘭。至於有效抑或無效,另當別論。 回過頭來看,老問「如果中國打台灣,美國會來救嗎?」的人,招了吧,你們心裡不就是想著:「如果中國打台灣,而美國不來救,那『中國打台灣』就有正當性了。」? 中國若侵略台灣,有無美援,我們都會挺身護國。但是,中國會不會「打」台灣,我其實不那麼擔心。 反正中國自己説「中國人不打中國人」- 那,中國如果打台灣,就證明「台灣人不是中國人」剛剛好而已。 詛咒台美?想得美!
謝志偉 2022-03-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