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志偉相關文章

公道

公道

公道 選舉結果一出,這邊,民進黨大敗,蔡英文總統宣布辭去黨主席一職以示負責。德媒今天也在報。 民進黨首都候選人陳時中承認敗選、打電話祝福蔣萬安,向支持者道歉並呼籲支持者「我們一起給蔣萬安先生支持」。 民進黨的支持者(非常廣義的),垂頭喪氣有之、失望挫折有之,驚懼不已有之,要求檢討有之,但是我沒看到有任何一個輸了想翻桌的聲音或貼文,頂多開始擔憂起2024總統大選的種種。 另一邊,藍(白)大勝,從黨到候選人,到支持者(亦是非常廣義的),歡欣鼓舞,雀躍不已。2020那一年,總統、國會雙敗,四大公投全輸以來的陰霾一掃而空。勝選的果實果真甜且美。 這一戰,藍白綠在各類型的媒體裡,雖然從頭到尾,酣戰不休,但我的印象是,整體看來,藍白的攻擊力道、音量及版面(廣義)都強過綠營。 台灣沒有新聞自由? 凡有輸贏,必有原因。數目不但不騙人,而且還服人。投票結果,一翻兩瞪眼。我在德國看到的,和台灣人在台灣看到的一樣:民主透過選舉在台灣運作,投票結果決定勝與敗。 勝者盛也,敗者拜也(bye了)。輸者打包,贏者發包,不服氣,回家練沙包,下次再來。可以怨選民,無法怪選民。 這叫什麼?,學名叫「民主」,俗稱為「人民作頭家」。藍白綠的支持者都服膺。 那,這篇貼文為什麼取名為「公道」?因為,蔡總統已辭黨主席以示為敗選負責了,對這場選舉結果來說,還得要發生以下這件事,才叫「公道」: 例如游盈隆教授一再將蔡主席的黨內作為和決策 污衊、扭曲為 蔡總統主政下的台灣是獨裁或不民主國家。他想羞辱蔡總統,卻羞辱了台灣。他欠台灣的民主一個公道。 蔡主席在民進黨內的作為和決策是否有「專霸」之嫌,內部可質疑、可反抗,但那終究是「黨內的權力運作」,就算是以「獨裁」名之,也和台灣這個國家「是否獨裁」杳不相涉。 但,眾所皆知,游教授係政治學博士、教授,理應深知,台灣作為一個民主國家,是否已由民主轉獨裁或不民主,有各種標準可資驗證,而我只是文學博士,我就指出,在多黨政治且朝野政黨輪替已屬常態的情況下,沒有一種獨裁的判斷是要看執政黨黨主席在黨內的作為來指標。 蔡主席可以決定某人選某市,但她能決定某人一定贏嗎?能的話,就是獨裁。不能的話,就是「人民作主」。怎麼決定候選人,是他們黨內的事。因敗選而辭黨主席,也是。 游教授要羞辱(或報復?)的是蔡主席,但卻污衊台灣已成獨裁或不民主國家,屢屢作球給藍紅媒體,目的到底為何,且不論,但堂堂政治學教授,自詡諤諤之士,私心若此,(我實在不忍說是「淪落至此」),令人扼腕! 為了讓他心服口服,我就隨舉一例如下: 約一個月前,十月25日,「世界民主運動大會」在台北舉行,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主席沃拉克在總統府作客時,讚揚說「即便台灣對內對外都有許多挑戰,但台灣民主卻沒有任何倒退」後,游教授立即列出七個「罪名」,說「台灣民主,遠看一朵花,近看一朵疤」。他所列的七個罪名是: 1。 民主政治的必要條件是「政府必須回應人民的喜好」。而「近90%的台灣人期盼台灣加入或重返聯合,但是「蔡總統上任六年多,沒有在任何國內外場合大聲回應台灣人這項殷切的期望。」 (他曾和我們一起推過入聯公投,而藍營推返聯公投。台灣社會為此分裂已不止一次。) 2。 修法廢除「公投綁大選」。 3。 他說,蔡總統2019年民進黨總統黨內初選,公然恣意擅改既定遊戲規則,博歹茭取得提名權;2022年沒收初選,除屏東縣外,一手壟斷6都15縣市長提名權,扼殺黨內民主,進而傷害台灣政黨政治。 4。 蔡總統第二任期,對媒體的干預、操控變本加厲,關中天、介入鏡電視申設等等,相關人士言之鑿鑿,寒蟬效應四處可見,第四權搖搖欲墜。 5。 這幾年蔡政府施政最被詬病之一就是缺乏透明化,近三年Covid-19疫苗政策與執行就是最好的例子。疫苗採購資料封存三十年爭議、高端疫苗爭議,都是好例,姑且不提蔡總統博士論文、學位與政大任職相關資料封存問題。 6。 此外,他還說,NCC是蔡政府重要的一環,行事作風卻爭議不斷。近期欲推「數位中介服務法」,輿情譁然,意圖管制、侵犯人民言論自由。 7。 最後是,蔡總統任內,政府肆無忌憚強行納編民間農田水利會,強取人民財產,農民欲哭無淚,強烈反彈。 毫無民意基礎的行政院「數位發展部」,總統說設就設,立法院儼然橡皮圖章,照案通過。憲政體制中最重要的權力分立與制衡蕩然無存。 説真的,要確認一個國家是否民主或獨裁,須要大費周章到這地步?每一項至少都可以「公說公有理,婆説婆有理」,更別說,政府作不作的到了。 游教授為了反駁外人稱讚台灣為民主一事,連民進黨黨內總統初選的「爭議」、農田水利會、設立數位發展部都列為台灣(國家)不民主的證據,可不可笑? 尤其把「疫苗」,「博士論文」都搬了出來,更是湊數的荒謬。 游還說,若有機會讓沃拉克知道這些,看他還是否會稱讚台灣當下的民主。若游教授有機會跟沃拉克解釋的話,我倒很想知道,沃拉克聽他說完,會不會想知道,他哪裡念的政治學博士?這不是英文好不好的問題,而是內容! 一個國家是否民主或不民主,三分鐘之內就該說得完。須要弄那麼複雜,就表示背後有問題。 台灣沒有新聞自由?光游教授10月25日這篇貼文(373人按讚),中時給他大作特做,還附上超過比例的大頭照這件事,這個問題就由他自己來回答了。 貼文裡,最後他寫道: 台灣人以台灣民主為榮為傲是必然的,因此更不能眼睜睜看著台灣民主嚴重倒退而不發一語。當台灣面對來自中共史無前例的嚴重軍事威脅時,樂見並感謝世界各國熱愛民主人士齊聚台北力挺台灣,為民主發聲,共同面對人類史上最強大的邪惡勢力,共同對抗集極左與極右於一身的史上最專制最可怕極權國家。 既然能寫出這些,他合作的對象是不是搞錯了?但民主社會,那是他的選擇,但是,各位朋友,不正是因為這些,沃拉客才會說出「即便台灣對內對外都有許多挑戰,但台灣民主卻沒有任何倒退」這句話嗎?! 我作為台灣的駐德代表,星期一開始,一定就會有媒體、國會議員、政府官員、德國友人來問我此次台灣選舉結果的看法等。我會說: 「人民決定誰執政,誰下台,我們只有敗選辭職的黨主席,沒有硬幹第三任的習主席。台灣和德國一樣,是個民主國家,就這點來講,我引以為傲。」 其他細節怎麼聊,看狀況。重點是,台灣永遠要有自由選總統、國會議員、縣市首長,議員等甚至鄉鎮里長的權利。 國民黨這次大贏了,拜託,就別再和中共政權沆瀣一氣地說是要聯手打台獨了。要捍衛你們的政權,就不能讓台灣落入中國之手,結果,還要和中共聯手? 你們應該捍衛的不僅是中華民國或台灣,還有民主。 而民主,不能説你們嬴了選舉,就叫民主,輸了,就要和中國聯手打台獨。 至於游教授,他有可能在民進黨裏受到委屈,但這不改變他其實是欠台灣這個民主國家一個道歉的事實。 像他這樣羞辱台灣民主的人及團體並不止是他。那為什麼點名他? 因為他自認為是「諤諤之士」。 是不是,不是自己説了算。 *** 看看他們這些所謂獨派或台派的,還在説「小英是國民黨派來的」,也和藍白紅一起幹譙「小英把台灣變成獨裁國家」,隨時上媒體或自己發表「台灣政府打壓新聞自由」的意見。
謝志偉 2022-11-27
「時中保台」和「抗中保台」

「時中保台」和「抗中保台」

中國不是只有熊貓! 別忘了 中國還有人,被中共政權關殺的人:中國人、圖博人、維吾爾人、香港人。 習近平還硬以「民族、血液性質同源或相近」為由威脅堅持自由民主的台灣人。 看到習皇帝這種恐怖民族主義,台灣人當然避之惟恐不及。保持距離,以策安全,我現在才知道,什麼叫「性相近,習相遠」! 投進票箱的每張票都給堅持「台灣」的候選人,就是抗中保台的最佳武器。 這叫「票箱進,習相遠」。 就此來看, 「時中保台」和「抗中保台」, 一個意思。
謝志偉 2022-11-21
台德年輕人-「卓」越「冠」群,在「廷」亦在民

台德年輕人-「卓」越「冠」群,在「廷」亦在民

  這幾天,德國執政三黨之一的自民黨(FDP)青年黨部(Julis)在我們代表處的台灣文化廳舉辦一連三天的政黨活動研習營,並邀我昨晚主講「台灣的民主與挑戰」。 原本僅規劃約一小時,講三十分鐘,問答三十分鐘。結果我一講就整整一小時,後面問答竟又一小時。如果再加上結束後個別提問和合照,幾乎都有三小時了。 他們對台灣的興趣及關注,令我驚喜不已! 我告訴他們,我像他們這個年紀的時候,台灣還在戒嚴。我隨舉一例告訴他們,「戒嚴」例如就是「不准開舞會。警察據報來抓人,身上沒帶身份證件的人,不是上警局,然後找家人來帶回,或是被學校記過處罰。」(我碰過。) 還有,我解釋了,「嬰仔人惦惦,有耳無嘴」是什麼意思。 這些參與政黨活動的德國年輕人,熱誠且富正義感,紛紛表示對中國武嚇台灣的惡劣行徑表示不能接受,有的還說「北約應該要以行動力挺獨立自主的台灣,對抗霸權中國的侵略。」 謝謝這些代表德國未來的年輕人! 日後,他們中必有人會投入政治,參與選舉,進入德國政壇。 老鳥固然不能缺,但是年輕人是活水,更該被珍惜。我看著他們,心裏這麼想著。 結果,剛剛就看到參選新北市市議員的卓冠廷在其臉書上寫:「有長輩對他說『年輕人能回鄉服務一定要珍惜』。」 我想起,2017年年初,我二度駐德,剛滿半年,卓冠廷以台中市新聞處處長身分率團到訪柏林考察相關影視產業,行程滿滿。 其中一晚,我們以簡餐方式交換國際文化交流的心得。 當時他得知幾個月後,我們代表處應邀出席柏林一亞洲經濟論壇並有機會獲得壓軸文化表演的榮耀時,覺得這是讓台灣露臉的好機會,立即應允共襄盛舉,助「台灣」在德外交一臂之力。 這個年輕人,説到作到。 多年後,他在臉書這麼形容: 「謝大使跟我的餐叙,其實是在籌劃一個台灣的藝文表演。 當時為了突破中國的打壓,謝大使籌劃在德國亞洲經濟論壇中,讓台灣的藝文團體可以表演,因為那個場合有350位亞洲、德國政商人士,如果能夠成功,就可以讓德國政商重要人土看到台灣。 當時我們初步討論覺得台中的九天民俗技團相當合適,但事前必須先低調,我們在德國討論完,回台後取得林佳龍市長的大力支持,也獲得和大工業公司贊助相關費用,而 後確定成行! 最後,該活動在德國圓滿成功。」 冠廷下筆輕描淡寫,其實他是很用心地促成了這件事。當時,我就覺得這個年輕人有台灣心、有能力,重然諾,而且有作事情的熱誠! 作為政府官員如此,作為民意代表,我相信,更是。  
謝志偉 2022-11-14
橋

  前天和德國社民黨國會議員哈克斐迪先生(Metin Hakverdi, SPD,執政黨)就「俄侵烏」、「德、中、台」及「歐美、印太」等議題長談後,雙方都覺深有所獲,約定還要再續。 之後,他説,挑個地點照相留念,並特地選了國會裏聯結兩邊的通橋,象徵「自由民主之德台的聯結」。 我們兩人的身材,沒有修圖,正常顯現德台兩國的大小。 倒是以台灣面臨中國的巨大軍事威脅,仍能屹立不搖,在精神上,我作為台灣駐德代表,到處感覺十分踏實,毫無渺小之感,自覺很有Espresso 咖啡的濃郁味道。 他同天就推特po照片,動作比我快,(我要改進了),貼文寫的是: 和台灣駐德代表/大使謝志偉教授很棒的會面,並充分地就國際局勢及未來合作交談。 *** 他特地挑中這座通橘的用心,令我印象深刻。 *** 讓他們了解台灣人在想什麼及台灣的戰略關鍵角色,同時也了解他們看世局的角度,是非常重要的事。
謝志偉 2022-11-11
捲起袖子,埋(針)頭苦幹

捲起袖子,埋(針)頭苦幹

相較於德國,台灣的選舉熱鬧多了,也辛苦許多,變化更多端。 遊走各陣營之間者,立場一夕數變,多年下来,也屬稀鬆平常。 而有時候,由於競爭實在太激烈,弄到原本兩肋插刀,卻閙成割袍斷義而互控無情者有之。 至若另結政黨、財團新歡,翻臉不認人者,同樣所在多有。 總之,一碰選舉,多少人悲痛之餘,始認,離離合合乃人生本相也。 尤其民選首長搶第一任時,往往短兵相接,互相攻擊,可說是沒日沒夜,戰況特別慘烈。 此時,攻防之間,最佳對策就是「誠實為上策」,否則左支右絀,徒然傷神,甚或亂抓藥,出現明明是理工,卻去找文科的怪現象,就很容易出現體力透支的結果。 而為了隔天還能繼續跑行程, 一夜無語,點滴直接吊到不知東方之既白,也是常有的事。 以上這些,雖然我寫的落落長,但是太陽底下沒有新鮮事,中國宋代詞人蔣捷在他的〈虞美人。聽雨〉最後兩句裏都描述過了: 悲歡離合總無情, 一任階前點滴到天明。 *** 總之,逆境求生,捲起袖子,埋(針)頭苦幹,台灣的選舉其實也挺勵志的。
謝志偉 2022-11-10
「流麻溝十五號」觀前感

「流麻溝十五號」觀前感

「流麻溝十五號」觀前感 免費讓白開水變氣泡水的三步驟: 1。 先清楚唸出以下文字: 被中國國民黨在戒嚴時代 槍斃的男男女女、 老老少少的人、 「本省」人或「外省」人, 罪名很多都是 「加入中國共產黨」。 2。 再清楚唸出以下文字: 人民作主即台獨 解嚴已三十五年 中國國民黨還在 加入中國共產黨 消滅台獨的行列 3。 唸完這兩段,你已一肚子氣。 趁這時,大口地喝下白開水。 *** 若不靈驗,問題應該是出在 你沒達成步驟三的前提: 「你必須還算是個人」。 *** 日前訪台的德國國會人權委員會代表團團長海特先生(Peter Heidt)知道台灣在解嚴之後至今沒有任何一個加害人被訴,甚感驚訝。 他若知道,不但沒被訴,還進化為美人 - 「變本佳麗」 -, 不知會怎麼想。
謝志偉 2022-11-03
自由世界必須團結一體,同舟共濟

自由世界必須團結一體,同舟共濟

之前南德有幾位特教學校老師跟我們代表處聯絡,說想了解台灣的處境及中國為什麼、憑什麼打壓台灣。 我批了:「安排對方來訪時間,給他們作個簡報。」 就是昨天,10月31日。共九十分鐘,前面我先開頭半小時,再由「國情介紹小組」的一位年輕同仁以ppt接手。 我特別告訴他們,台灣從1972年(1971年10月25日聯合國通過2758決議案)開始至今整整半個世紀被排除在聯合國之外及幾乎所有相國際組織如世衛組織(WHO)或國際刑警組織(Interpol)。 他們都覺得難以相信,紛紛表示「難以接受」。 然後我告訴他們,台灣不但未被這種幾近完全孤立的惡劣國際環境所擊倒,相反的,還為我們帶來一項會讓德國人羡慕的好處。 頓時,他們幾乎同時開口問: 「什麼好處?」 我説: 「你們德國人到了冬天,沒穿外套、大衣就不敢出門,對不對?」 每個都點頭,説: 「是啊!」 我接著説: 「但要是我們台灣人就算攝氏零下十度,T恤加短褲就上街,天寒地凍沒在怕。」 每個都不可置信地搖頭,問説: 「為什麼?」 我正色地說: 「Die Isolation ist so gut!」。 (被隔離得太完美了 - 密不透風。」 他們全笑了起來,看得出來,也聽得出來,表情及笑聲都傳達了同理心及與台灣站在一起的訊號。 *** 要説明一下: 由於冬天嚴寒,德國建築物的窗、牆都比我們台灣的厚實,目的就是要讓暖氣隔在屋裏,不會洩露出去,而同時,外面的冷空氣也隔在屋外,不會透進屋裏。這個「隔離」的概念就是「Isolation」,是個雙關語,因它原本就有「排除、孤立」的意思。 *** 英文是用「insulation 」,如字典例句: The animal's thick fur provides very good insulation against the arctic cold. 此動物的厚皮毛對北極的嚴寒很有保溫的功能。 Glass fibre is often used as roof insulation. (玻璃纖維常被來作為屋頂隔熱/寒之用。) 我主要傳達了三個訊息: 1。台灣曾被中國共產黨擊潰而渡海來台的蔣介石政權戒嚴超過一個世代,最後克服了獨裁而向前走進自由民主。我們不可能再走回頭路。 2。中國共產黨於1949年成立了「中華人民共和國」,至今沒有統治過台灣一天。 3。自由世界必須團結一體,同舟共濟。 這些年來,德國人對台灣的關注、興趣與之高,前所未有。他們支持台灣的自由與民主,厭惡中國的獨裁與霸道。 對我們來說,「德不孤,必有隣」就是這個意思。 反過來說,凡與中共政權唱和的人,包括台灣人,就是自由民主的劊子手、妖魔邪道的為虎作倀者。  
謝志偉 2022-11-02
三大武器是台灣的護國神山

三大武器是台灣的護國神山

德國總理蕭茲(Olaf Scholz)過兩天就要去訪中,此決定極受矚目,此間批評者眾,包括聯合政府裏的兩個友黨。贊成者當然也有,尤其是業界。 總之,議論紛紛,可說是。 有人為蕭茲緩頰,指出,他就任總理後,第一個訪問的國家是日本,今年四月二十八日,而非中國,此舉有別於他的前兩任。不到一星期之後,五月二日,他則在柏林接待來訪的印度總統墨迪。 蕭茲生於1958年,現年六十四歲。 而克林拜爾(Lars Klingbeil),小於蕭茲整整二十歲的社民黨雙主席之一,前天指出:「在歐洲安全結構的問題上,中國最好少插手,這裏沒他的份。」 - 亳無疑問,劍指蕭茲總理強行通過中國國營的「中遠海控」(Cosco Shipping)入股漢堡四個貨櫃碼頭之一的Tollerort碼頭。雖然最後,佔股從35%降為24.9%。 幾乎同一時間,同屬社民黨,六十六歲的總統史泰邁耶(Frank Steinmeier, 任總統後,暫離所有政黨活動)則在這些天以來,於受訪時提出德國經濟不應過度依賴中國的警告。 這幾個訊息告訴我們: 德國正處於將「中國政策」(China Politik) 轉為「對中策略」(China Strategie)的陣痛期。俄侵烏之戰逼使德國痛定思痛重整對俄態度。 對中國,他們也警惕自己勿重蹈覆轍。但是,由於已陷甚深,拔腿可試,抽身尚難。非常值得觀察。 此外,台灣在此水漲船高,政府某些部門、國會、民間一再直接就台灣的重要性及中國威脅提出支持性的討論。 台灣受此關注,前所未有。三大武器是台灣的護國神山: 1。自由民主。 2。半導體產業。 3。在印太戰略部署上的關鍵地理位置。 我們不要妄自菲薄,不要上當! 不受騙,就不會受傷! 台灣很重要! 台灣很重要! 台灣很重要! 重覆三遍,因為很重要。 結論: 就此看來,11月26日的選舉結果當然亦會影響世人,尤其是自由世界,對台灣未來的走向之評斷。
謝志偉 2022-11-01
中華民族偉大不掉的復興/負心

中華民族偉大不掉的復興/負心

中華民族偉大不掉的復興/負心 我想,我和筱峰 - 「山」邊「峰」,非「金」邊「鋒」 - 及很多台灣人一樣, 對中華民族 - 如果真的有的話 - 既想偉大又要復興的希望, 其實沒有太大意見。 但只要看到鼓吹者的臉皮之厚, 我也就只能感受到該希望之薄。 如果這兩個人 都有「中華民族」的代表性,那, 不就擺明著在告訴我們: 「中華民族」和「偉大復興」的關係,等於「水」和「火」的關係?! 他們倆羞辱的不只是「台灣人」, 同時也羞辱了「中國人」。 唯獨無損於 維吾爾人和圖博(西藏)人, - 血腥地硬把他們押進「中華民族」, 這是另外一種「偉大不掉的復興」。 李筱峰 中華民族偉大復興!
謝志偉 2022-10-27
翻譯?「滋事」體大,不可不慎

翻譯?「滋事」體大,不可不慎

翻譯?「滋事」體大,不可不慎 - 兼短評「高學歷」 示範:帶 ‚do’ 句的英翻中 英文原句(一對): Johnny may do to go back, Fusion does do sure LAN. 中文翻譯(意譯): 強尼可以作的就是滾回去, 統一就掛保證區域網路通。 中文翻譯(音譯): Johnn y may do to go back 仗 義 每 多 屠 狗 輩。 Fusion does do sure LAN 負心 都是 讀 書 人。 *** 註: Johnny: 當專有名詞時,為人名「強尼」。當普通名詞時,泛指「強國人」。 Fusion: 當普通名詞時, 意為「混雜、統合」。 當專有名詞時, 音為「福仔翁」, 若被統,「福佬人」之另稱。 LAN: 區域網路。 保證必有LAN, - 但無「Internet 」。 台灣若成中國一部分, 保證會有「中國區域網路」。 至於「國際網際網路」呢? - There‘s not even a door! (門都沒有!) *** 會挑「仗義每多屠狗輩, 負心都多讀書人」 這句話,是在提醒「高學歷」者: 「高學歴」是用來盡「責任」, 不是拿來換「紅利」的! 但是,今天這麼多 擁有、在乎「高學歷」的台灣人, 在面對中國對台的 武力威脅時, 有多少人在換「紅」利啊? 大家可以數一數, 那些從戒嚴時代 吃香暍辣到今天, 還在挺中反台者, 從「曾任最高政治職位、大學教授、 前軍事將領、到媒體寵兒」等等, 哪一個不是具有高學(經)歷的?! 對了,其中有個令人印象特別深刻: 常上中國媒體 攻擊台灣、諂媚中共到 令人作嘔的台灣教授, 據說是留法的。 結論: 不要問人: 你的高學歷有讓你的價格高且貴嗎? 而是要問: 你的高學歷有讓你的人格更高貴嗎?
謝志偉 2022-10-16
回應,希望是最後一次

回應,希望是最後一次

回應。希望是最後一次。 實在不願再多説,但又不能不説。看是否能最後一次回應吳品瑜的謬誤邏輯思維(其實是污衊邏輯)。 日來,吳品瑜和曾表示願提供資源協助「性騷受害者」(發生於2009-2017間)對被指控者進行司法程序的旅英台商發生激烈爭執。 裏面,有多處,吳一再重複以荒謬而不需證據的自行認定方式對我作出污衊性的不實指控。 由於我注意到她已有類似慣性行徑,我不得不再作出指正。真的希望是最後一次。 一。 1。吳把幾位和她意見不同的人,一律認定為我「派去接觸」的人。她寫: 「海德堡台灣中心性暴力事件爆發至今,謝代表派來接觸過的人馬:」 她列了四個人。 1。 旅英台商蔡女士。 2。 我一位旅德多年的林姓女學生。 3。 一位多年不見的台灣時代東吳/台大英文系老同學(我德文系)。 4。 德國在地台裔李姓年輕熱心僑領。 這裏面, 1。 蔡女士在和吳接觸表示願意提供資源協助受害人時,我根本還不知道蔡這人。 我是看到蔡也在我的臉書很理性地留言並表達願提供資源時,才引用她願捐款的話。 後來我從他處逐漸獲知她是出錢出力的英國曼徹斯特台協會的會長蔡惠玉。 後來,我們才通過一次電話,討論如何支援「性騷受害人」走司法徒途徑。那時,她雖已有些心灰意冷,但並未放棄。 2。 我這位旅德多年的林姓女學生本身就對在德台灣婦女聯繫及資訊互通上累積了可觀的經驗。 她主動去和吳聯繫並表示願提供相關資訊一事,我根本是看到她之後的留言才知道。 3。 至於扯到那位老同學,就更妙了。我們大概有二十年沒見面了。(時間上應該是吳上了某節目之後)有一天,他以臉書訊息找到我,安慰我。 老同學,很抱歉,我一直沒回他。 然後,他也變成我「派去」找吳的人。我到現在也還沒看到他寫了什麼。 4。這位李姓僑領一向熱心助人,出錢出力,性情則屬古道熱腸而吃軟不吃硬。 他我早認識,但碰到吳這件事,哪需我派他去?! 他一開始就跳進去和吳就支援一事聯繫了。 更何況我有何資格、能耐及權力「派」他去? 我光明正大回應吳,有何必要「派」人去和她接觸?!吳如此信口胡謅,就是妄想造成「謝代表心虛才會派多人和她接觸」的假象。 就跟吳一開始,完全不需證據,就污衊我結合被指控者及中心主任要以「錢、權」收買她一樣,然後,被我要求撤回時,卻要我給她時間蒐集資料,完全一個樣。唉。。。 二。 我多次提出願以個人身份捐款一千歐元一事,是因我認為,若要走司法徒徑(吳要的「性平會」不可行,也不可能取代「法律」),必會需要金錢,而被訴對象,對我來說,還是台灣人,不管有無入德國籍。所以,我不能選邊,只能以私人方式資助控方。 區區「一千歐元」當然杯水車薪,但是應有象徵意義。 然而,更不可理喻的是,我從頭到尾三次表明「願」捐一千歐元,從沒說過「已捐」一千歐元。結果,吳卻在其臉書這麼寫: 「謝代表作為台灣駐德外交人員對於海德堡台灣中心權勢性暴力的受害台灣女兒們能做的依然只能給一千歐元,外加曼徹斯特台商蔡惠玉的2000歐元」 「在德台僑都以為我拿了謝代表的錢,罵我拿了錢還不快閉嘴?! 天啊!沒拿都要被罵成這樣了,拿了不就入地獄?! 請謝代表公布匯款明細!!!」 她被誰質疑(或到底有沒有人質疑),我也不知道。她大可以回説「謝代表哪裡說「他已捐了」一千歐元?」。 結果,她公開叫我公布匯款明細,彷彿是我散佈了不實訊息假稱「已捐一千歐元給吳品瑜」! 和吳接觸表達要伸援手幫忙「受害者」的人,最後都以不愉快的結果收場。誰是誰非,我不予置評,但是光就我親自體驗到吳的反應來看,我可以想像,為什麼要幫忙會如此困難。 最後,我仍然願私人捐助一千歐元助「性騷事」,因為我也衷心希望透過本地司法徒徑將本案求得水落石出。但也希望吳別再隨意污衊個人、扭曲事實了。 *** 吳把台灣海外僑領講得好像全都在吃香喝辣似地,這對蔡、李兩位向來熱心捐助的人來說,當然也難以接受。
謝志偉 2022-10-14
選舉,插個話

選舉,插個話

選舉,插不了手。插個話: 這些年來,和德國人交往, 從政府官員、國會及地方議員、 社會人士、市井小民、男男女女、 老老少少,都有。 跟他們談台灣和中國的差異時, 最常出現的對話譯成中文如下: 「你們都講中文嗎?」 「對。」我答。 「彼此能聽得懂嗎?」 「可以。」我説。 「完全嗎?」 「嗯,有些台灣用語他們不懂」我回。 「不能解釋嗎?」 「能,但是怎麼解釋都沒用。」我説。 「為什麼?」 「政黨限制他們的想像。」我答。 「可以舉個例子嗎?」 「政黨輪替。」我回。 *** 馬上有臉友留言嫌這篇太短,讓我想起以前讀過的一個極短篇: 「親愛的XX,由於我實在沒有時間,今天的信會很長。。。」 *** 還在和中國統一口徑譙台獨者,好歹珍惜一下台灣這片民主成就的福地。 *** 選舉就選舉,也不要連「謀財害命」這種肖話都出來。 *** 也不要每次蔡總統指責中國的時候,就剛好出來幫中國轉移注意力擋子彈。 譬如蔡總統指控中國以假訊息攻擊台灣時,立即就有人出來説「不過目前在台灣,假訊息做最多的是誰?呵呵,大家也心裡有數」。
謝志偉 2022-10-13
Taiwan 國慶日

Taiwan 國慶日

  國慶日的英文,蔡政府今年首用「Taiwan National Day」。 這與其説是獨,不如説是正常化。 游盈隆説「Taiwan National Day」(中文:台灣國慶日)是什麼? 蔡政府的立場説就是「雙十節」。 游批「只想吃中華民國豆腐」,並痛批「沒出息到這種程度,像話嗎?」 結果,親中仇日的集團大力報導,用游的話語打蔡總統。 問題是: 純粹依游的語意,他不是反對「Taiwan National Day」, 而是反對 把「Taiwan National Day」 放在「雙十節」這一天。 簡單講, 游責備蔡總統「不夠獨」。 但是嫌蔡總統「不夠獨」, 怎麼會是 「親中仇台」集團的立場? 原來, 游盈隆反對的是: 「台灣國慶日」等於「雙十節」。 游嫌「台灣得不夠純」。 而「親中仇台」集團反對的則是: 「雙十節」等於「台灣國慶日」。 他們恨「台灣得太超過」。 那麼,「親中仇台」集團 不是該痛打游盈隆才對嗎? 怎麼反而還需要游盈隆? 因為他們自知, 打「Taiwan」已經違反 台灣民意和國際潮流! 「親中仇台」集團在 沒辦法「打Taiwan」的情況下, 只好藉用游盈隆「打蔡總統」, 肖想轉彎打台灣。 那我們可不可以説: 不打「真獨」的游盈隆, 反而藉他打他心目中 「假獨」的蔡總統, 親中仇台集團,真是奇怪 而且沒出息! 結論: 親中仇台者之反獨, 其深層的原因是: 怕台灣國家正常化。 而這個,人心所向,大勢所趨, 他們是攔不住的。 *** 游盈隆自認他是真獨, 而批蔡總統是假獨或不夠獨。 但是親中集團卻認定 蔡總統是真獨或是狡獨。 誠心建議盈隆兄: 要嘛,向親中仇台集團 抗議你的意思被扭曲。 要嘛,向自己捫心自問, 為什麼親中仇台集團 這麼喜歡肯定並引用你的話? 反正,要是我, 若是被親中仇台集團正面引用, 必然一點都高興不起來。 但是,這個煩惱我不會有。 因為,他們只會批我、駡我, 害我步履蹣跚。 為什麼「步履蹣跚」? 因為他們每駡我一次, 我身上就多一個勳章。 久而久之,全身掛滿。 於是,最後, 我身心愉快,但是, 腳步就輕快不起來了。 *** 蔡總統以 英文的「Taiwan National Day」 昭告國際社會, 這一天是「台灣國慶日」, 呈現Taiwan的主體性, 對國際社會來說, 一點都不違合, 因為對國際社會來說, 「雙十節」還是「雙十節, 但重點是:台灣人有「Taiwan National Day」了。 而It’s about time!(也是時候了)  
謝志偉 2022-10-11
台灣(人)的國慶 有感

台灣(人)的國慶 有感

  不騙你, 年頭真的變了。 我年輕的時候, 省立基中初中部 - 那是最後一屆,之後叫國中 - 有位虎背熊腰的體育老師, 一天到晚就警告我們這些小公雞: 手淫過多,有礙健康。 進入廿一世紀, 我跨進中年了, 卻開始聽到 很多男女性學專家提出警惕説; 健康過多,有礙手淫。 然後,這些年, 大家都在說的 AI, 指的是「人工智慧」, 是Artificial Intelligence. 可是,當年戒嚴時代, 大家一提到 AI, 指的就是「國際特赦組織」, 是Amnesty International無誤。 而今天醒來,我發現, 「深蹲」,指的是老人家, 得先在吵雜路邊「深蹲」二十下, 好準備免費坐上公車。 可是,當年一講到「深蹲」, 指的卻都是有心參政的年輕人 最好先去偏遠地區「深蹲」個幾年, 好準備努力選上公職。 就這點來看, 「台灣」深蹲了超過半世紀, 度過了漫長的戒嚴暨白恐, 今年的國慶,中文的雙十節 終於蹲出了 英文的 Taiwan National Day, (即:台灣國慶日)。 依我看,值得慶祝。 別人看到舊的, 我卻看到新的。 如同護照的封面上, 不見了「Republic of China」, 留著中文的「中華民國」, 多了英文的「TAIWAN 」, China是China,專制獨裁, Taiwan 是Taiwan ,自由民主 。 台灣人行走天下,自此暢通無阻。 「中華民國」就留在家安人心, 「TAIWAN 」到國際上打天下, 好過「Chinese Taipei 」千百倍。 因此,說是說 National Day, 中文叫「國慶日」, 其實是 International Event。 已是件「國際事」。 老共,會氣到跳腳, 我們,該爽到跳舞。 *** 見「Taiwan National Day」有感,兼回台灣民意基金會董事長游盈隆兄想問我的看法。  
謝志偉 2022-10-10
朝野六黨全到齊,不分黨派挺台灣

朝野六黨全到齊,不分黨派挺台灣

全球有將近兩百個國家, 但在堪稱歐洲最大的 德國法蘭克福國際機場, 只有十個國家的國民 可以用他們的護照快速通關, 免於大排長龍的困擾。 而,台灣 是這十個國家 (美國、加拿大、日本等)之一! 我作為台灣駐德代表 要不小小驕傲一下, 就太有虧職守兼沒良心了。 當然,這正是咱台灣後頭厝政府、民間的整體表現優異才有這種待遇的啦! 然後看到一個年輕人, 背包上繫了一個帶子, 上面寫著「恁爸是台灣人」! 還回頭笑著對我説: 「我也是台灣人!」 裴洛西議長訪台後, 德國國會友臺小組也來訪台。 (三星期後,還有一團噢!) 朝野六黨全到齊, 因為,不分黨派。 他/她們都挺台灣。 因為,台灣是自由民主的燈塔 - 發光、發熱也發亮! *** 雖然絕大部分的國家 都(還)沒承認台灣, 但是,台灣人不能妄自菲薄。 台灣值得驕傲,值得珍惜, 值得支持,值得力挺。 台灣人決定台灣的命運。 力爭上游才能絕處逢生! 只要不放棄,就已經贏一半!
謝志偉 2022-10-01
台灣德不孤,必有鄰

台灣德不孤,必有鄰

  每次和德國國會議員布德女士(Katrin Budde,執政三黨之一的社民黨,SPD)見面都聊到欲罷不能。 她對台灣的支持真不是普通的堅定而已。 昨天見面時,她一開始就特別說了「她非常支持及佩服裴洛西議長訪台之舉」。 大概我們一離開,她就已把我們在她國會辦公室拍的合照放上臉書。 不過,我看到她的德文貼文自動轉成的中文,覺得蠻有意思的: 「因為星期六要去台灣代表團旅行,所以今天和台灣的外交代表教授先生開會。希伊。 我們多年來密切交流,我總是對 Shieh 先生的微妙德式幽默感到高興。 可惜以台灣的現況,不常有笑的。中國和其他國家的威脅跡象是一個威脅,我們必須共同捍衛這個民主國家!」 首先,不是「要去台灣代表團旅行, 而是「(國會)代表團星期六要去訪台。」(希望老共保持冷靜。民主國家議員、官員、人民互訪是常態。) 此外,那個「希伊」指的是「志偉」(Jhy-Wey)。 後面「可惜以台灣的現況,不常有笑的。中國。。。」這段話,重點就是: 「對於飽受中國威脅的台灣,我們必須一起捍衛這個民主國家」 特別想起「德不孤,必有鄰」這句話。 *** 這將是Covid兩年多來第一個德國國會訪台團。  
謝志偉 2022-09-29
認真戰

認真戰

  我知道,大家現在 都在談「認知戰」。 「認知戰」當然非常重要。 但是「認真戰」也很重要。 我的好友李筱峰教授 就是一位力行「認真戰」的人。 什麼叫「認真戰」? 「認真戰」就是 「認定目標頂真地為它而戰」。 義無反顧,必成正果。 筱峰在台灣,我在德國, 我們都在為台灣這個國家的 自由民主拼搏。 今天我看到筱峰的臉書寫著: 「好友謝志偉說他當男生很 吃虧,因為『人生不能輸 在旗袍點上』。他比我調 皮百倍,聰明千倍!我就 輸在他這兩點上!」 我就去留言回應: 「我有沒有比筱峰調皮, 其實難說, 但他絕對比我勇敢。 倒是,我比他聰明,或, 他沒有我聰明,都是真的,- 你們看,我交了他這個好友, 而他交了我這個好友。」 有筱峰這樣為台灣認真戰的好友, 我在德國也不敢鬆懈。 那我今天的「認真戰」的 外交小正果, 就是和德國出身 巴伐利亞邦的國會議員 布本多弗-利希特女士 (Sandra Bubendorfer-Licht) - 執政三黨之一的自民黨,FDP - 碰面並就俄侵烏、中欺台 等議題交換意見。 我們的共識: 德國、歐盟、北約 和美日澳等國都應該 善用、珍惜台灣的各項優勢, 邀請台灣加入共同悍衛 自由世界行列的「認真戰。」 我們的合照為台灣的自由、民主 豎起了大拇指。 我想起之前,柏林邦 Pankow行政區的社民黨 (執政三黨的SPD)的 青年黨部核心幹部 來代表處聽我介紹台灣後, 一羣年青人也和我一起 為自由、民主的台灣 豎起大姆指。 結論: 「為台灣認真戰」 就是「認真為台灣,讚!」  
謝志偉 2022-09-27
雪霸的心聲

雪霸的心聲

  在台灣,我「雪霸」曾經 吒叱風雲,好一陣子。 但是,不知何時開始, 「學霸」開始稱霸, 也好一陣子了。 一開始,我還以爲, 是「雪霸」被誤寫為「學霸」。 結果,並不是。 沒錯,雪霸和學霸, 我倆同樣高不可攀, 適應我們各有困難,─ 雪霸適應不良的, 頭會昏,叫高山症, 學霸適應不良的, 腦會漲,叫大頭症。 對了,我必須指出, 台灣地屬亞熱帶, 雪並不常見,要知道珍惜。 但是,通常只有碰到各種比賽 或是選舉,有人要捲土重來時, 才會想到雪, 説是要拿它來洗恥。 台灣有雪已經不容易, 還要能成山,更非易事。 我台灣本土雪山,3886公尺, 自是何等驕傲事! 然而, 人外有人,山外有山。 驕傲歸驕傲, 日本人説, 台灣另外有座山, 3952公尺,高過富士山, 就叫它「新高山」。 3952?算算,我差它66公尺。 日本人稱我「次高山」, 也能接受。 再說,「次高山」配「亞熱帶」, 也挺搭。 只是, 自從新高山還原為玉山後, 又有銀行,又有論壇和學者。 真是人家滿山桃花勾人歸, 苦我雪山滿臉豆花對風吹。 不過, 我雪山,雖然沒銀行, 沒論壇,也沒學者。 所幸還有獅子旗。 雪點青山,雨有濃煙, 東突西藏,與有榮焉。 其實,我台灣雪山的人生哲學 就是:謙虛不耍詐,團結力量大。 既然我雪山不拔尖,就找大霸尖, 人家有桃花勾人歸, 輸山不輸陣, 咱雪霸也有櫻花鈎吻鮭。 然而,事與願違, 沒想到,本土新高山加次高山, 都還比不上新來的孫中山。 有些學霸光攀上孫中山就入閣。 不過, 咱雪霸也不是沒閣可以入,- 咱入的閣,可是 自自然然、漂漂亮亮的太魯閣。 有些所謂學霸要出國留個學, 一年三期 都有中山奬學金, 咱土生雪霸只能上山, 一年四季 冒著生危險砍柴存筆錢。 反正, 雪霸的命就是 沒留學,先流血。 學霸可有「中山奬學金」, 咱輸山不輸陣 - 好歹 雪霸也有「山中獎學金」。 只是, 台灣本土山再高, 一旦碰上孫中山, 所有台灣山永遠就是「次高山」。 其實,學霸若是山, 雪霸根本不是山,而是谷。 不過,咱可以偷偷告訴你: 咱台灣雪霸這個谷,可有用: 因為它就叫 虛懐若谷。 但是,台灣人「謙遜」, 卻被歧視到成「很遜」, 神卅過來的叫孫中山, 日本管過的叫山中孫。 - 「遜」裏果真有個「孫」! 這些,岐視台灣者可曾了解過? 他們還以為台灣雪霸在打選戰? 以前拿山壓台灣,- 孫中山。 如今拿海淹台灣,- 中南海。 不,雪霸不是在打什麼選戰, 雪霸從來打的就台灣保衞戰。 *** 日本人走後,一夕間, 本土的新高山、次高山, 全被外來的孫中山 無情地輾壓 - 這是台灣最大的「山難」。 至今日,可沒有國賠, 我是説:沒有國可賠。  
謝志偉 2022-09-25
學歷

學歷

  「。。。我們今天不是 像什麼XX大學夜間部, 然後才要去做台大碩士灌水」 學文學的,再負面的事情,也要看到點正面的意義。 因此睡前速寫了以下貼文: 學歴 忽然想起,當年有個好朋友, 個子小,籃球打得極好,球球命中。 高中畢業,大夥就他沒有考大學。 日間部、夜間部都沒考。 家裏缺錢,跟著爸爸打零工去。 命中注定,最後一天,他對我説。 兩年後,直接去當兵, 退伍直接去工地,有活他就接。 出國前的聚會,他沒出現, 我寫了信鼓勵他,沒回,失聯。 多年後,偶然在街頭碰到他, 個子依舊小,但帥氣而有自信。 粗糙的手掌遞出精緻的名片, XX建築公司董事長兼工地主任! 我為他高興,甚至有點羡慕, 就近坐進一家咖啡廳,邊喝邊聊。 他説:「後來我考進了台大。」 我驚訝、有點艷羡地看著他。 他繼續説:台大總務處招考臨時工, 錄取後,就去某碩士班大樓灌水泥。 離開台大後,他奮鬥苦拼十幾年, 先當別人的工地主任,再當自己的。 出了咖啡廳,艶陽下兩個細小影子。 還有再/在打籃球嗎?我問。 他停下來,眯眼望著遠方, 説,工地上的每一天都是在急停跳投。 怎麼努力,都是命中注定?我問。 只要努力,都是注定命中,他説。 *** 學歷也,人生先苦後甜學來的經歷。 *** 「董事長兼工地主任」表示「工地主任」大於「董事長」的意思。 *** 台灣的未來,就是有心台灣人的工地。 「建」後可接「築」,可接「交」,也可接「國」,不是嗎?!只要不放棄,就已經贏一半了。 親愛的朋友們,共勉之。  
謝志偉 2022-09-22
陰間賣碗鈴 ─ 鬼扯

陰間賣碗鈴 ─ 鬼扯

*** 按:「碗鈴」是碗狀的「扯鈴」,相對於「傳統鈴」。 日前慈濟有人放話,暗指「BNT採購被政府阻擾」。 我相信,這絕非證嚴法師的意思,但也只相信她。 而媒體報導,沈X雄即宣稱:「我破案了!政府一開始就心中有鬼。」。 我可以證實,是有鬼,但不是政府心中有鬼,而是中國搞鬼。沈X雄所舉的理由更是「陰間賣碗鈴 ─ 鬼扯」。 他說: 「民進黨政府無視兩岸貿易的依存度超過45%,認為攸關國人生命安全的疫苗有它特殊的象徵意義,所以一開始就不願經過『匪』手,而企圖向原廠直接採購,政府卻碰壁了,上海復星堅持台灣是它的轄區,因為言之有理,原廠就不敢直接賣給台灣,這時政府擅自向各方有意捐贈的人,幌稱『買不到了』、『市場沒有貨』,這是政府不老實,公然說謊不臉紅的地方,也是全案的癥結所在。」 他囉哩八嗦一大堆,全是鬼扯,但是,他有代表性,因此,我破解給各位看: 事實是: 德國BNT疫苗當時是以德國官方「緊急授權方式」與台灣進入交易程序。 這點德國官方親自向我證實,亦即,該疫苗是「救急藥品」,非「上市商品」,重點在「臨時濟世」,不在「隨時發財」。 因此有兩條鐵律由此而生: 一。「救急藥品」只能賣給代表國家的政府,風險由該國政府承擔,因為民間或業界承擔不起。 二。代理權是針對「上市商品」,非針對「救急藥品」,還派不上用場。所以是德國BNT直接和台灣官方接觸。 這兩條鐵律說明了,為什麼德國BNT雖然在2020年三月已經和上海復星簽了代理權,卻仍在是年五月直接和台灣政府的衛福部疾管署洽談合約並準備由原廠(德國或歐洲)供貨的原因,合情、合理、合法。因為,代理商根本無法開保證書。 雙方(我方由疾管署周署長帶隊,德方由BNT董事會指定某董事專責,後與本人多次通話)就從2020年8月開始以依妹兒、視訊等方式密集逐條逐項討論合約內容,連聖誕節和春節都沒好好休息。 其間,從頭到尾,「上海復星」完全未出現。到了隔年,2021年一月初,「供貨時間、單價、供貨數量,運載方式」都已談妥,列於我後來親眼看過的合約內容,且疾管署周署長都已簽字寄回的情況下,被第三力量硬生生攔下。 我特別說是「第三力量」,是因為德國BNT從頭至尾都有誠意依規定,合法直接賣給台灣政府。但被台德以外的第三力量牽制住了。 這第三力量,講白了,就是北京政府。理由很間單,緊急授權藥品只能賣給「國家」。 但是,北京政府如何能夠牽制德國BNT,使其不直接賣疫苗給台灣這個「國家」? 當時BNT已向北京申請緊急授權疫苗進口至中國,正等待批准中。 BNT臨時改變主意在最後一刻中斷和台灣的合約簽署,真正的原因才不是什麼上海復星代理權受損! 至於是不是「北京政府批准還沒下來」,就由大家用膝蓋去想了。 我可以告訴各位的是,事隔約一年後,北京正式拒絕了BNT的申請之後,台灣政府直接洽購接下來的BNT疫苗,忽然一點問題也沒有了。什麼企業或基金會居間購買加政府在後面背書等麻煩都全免了。 我今天要指出或再提醒的是,原本按照疾管署與德國BNT的合約,五百萬劑疫苗在2021年三月起至七月初分批運抵台灣。 結果中途改由政府授權台積電、鴻海、慈濟出面向BNT訂購, 最後,第一批疫苗到台灣時,已是同年九月的事了,整整被老共延遲了半年之久。 我再說一遍:沒有中國的橫加阻擾,台灣政府訂的BNT疫苗運抵台灣會提早6個月到!然後一堆人幫中國洗白就算了,還硬栽贓給盡心費力的台灣政府官員。 我可以再告訴各位,有某董原本不相信緊急授權的疫苗只能賣給國家/政府,還特別去問BNT的董事會成員,結果對方告訴他,疫苗只能賣給國家,請他去找台灣政府。 我請問,既然只能賣給代表國家的政府,那台灣政府不是買的好好的,合約都要完簽了,不是嗎?為什麼要搞那麼複雜?阿不就是中國在搞鬼?! 最後,當台積電、鴻海、慈濟及政府正在和BNT擬合約時,我同時承國內高層親自囑咐在和德國經濟部官員確認,BNT的疫苗絕對要從德國或歐洲原廠出貨,而且不可以經「第三地」分裝(有「第三力量」就已經夠糟了)。 為什麼,就怕經由「第三地」,質和量會出狀況。原廠保證書也必須由德國BNT來出,而不是其他什麼代理商不代理商。這些都需要時間,人命關天,豈可不慎?! 那,再問一遍,何以致之?這些人有膽栽贓台灣政府,不敢問罪中共政權,這是啥道理?! 我是2021年1月13日才收到政府指令接手此案。之前,我們駐德代表處完全未接觸此案。理由很間單,疾管署和BNT交易談判順暢啊。 在我接手之後,德國經濟部和外交部的官員都很幫忙,幾位國會議員也分頭努力。如果我們的政府站不住腳,我早沒那個臉找人家出手了。 BNT雖然臨時退卻,我倒不怪他們,因為,我感受到他們要供貨給台灣的誠意從頭至尾未變。 我也相信,他們要進軍中國,如和我聯繫的董事所言,是要造福更多的人類(這和正當獲利並不衝突)。 可惜的是,中國最後拒絕了BNT,而這和之後上海等地必須一再清零、封城有無因果關係,就不得而知了。 最後,我倒要替中共政權說一句公道話: 他們想方設法阻擾台灣買疫苗,而且也一定程度地達到目的。結果,這些努力竟然被台灣如姓沈的及這個黨,那個黨的這些人當空氣,都一股腦地算給民進黨政府。説真的,也實在對老共太不公平了些。 *** 這中間還有個民進黨郭姓説謊「前科立委」公然造謠,說我蹭郭董,要他讓我在德國針對買到了BNT,慶賀一番,卻被郭董拒絕。 當時我接連幾天要他説明為何編此下流的謊言。他卻嚇到語無論次,只敢躲在政論節目顧左右而言他。 被我這樣譙而不敢正面回應,真是個孬,自找的,怨不得我,也令人瞧不起。只是時間和精力用在這種人身上,實在是不可原諒的浪費。
謝志偉 2022-09-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