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志偉相關文章

我的國旗告白

我的國旗告白

  今年國慶音樂會上,我在致詞裏第一次說了以下有關這面國旗的話: 「當年曾有多少中國人為這面旗子拋頭顱、灑熱血,令人感動至今。 但是來到台灣後,這面旗子卻也沾滿了多少台灣人- 勇敢或無辜的台灣人 - 的鮮血,令人傷痛至今。」 我會這麼說,是要告訴那些一碰到中國就將「中華民國和國旗」收起來, 然後對着我們卻又動不動又拿國旗、又拿「中華民國」國號來恐嚇、羞辱我們的人: 這面國旗之所以至今仍舊鮮紅,是因為曾在台灣補了幾十年的鮮血! 知道這點的台灣人在解嚴後都快四十年了,還在幫你們撐旗子和面子,是因為我們於心不忍 - 不忍你們離根的中華民國和我們紥根的台灣分裂。 於是,以往是,中華民國騎在台灣頭上,如今台灣揹著中華民國,合成為「中華民國台灣」。 對你們於心不忍,就只好委屈自己,繼續搖你們的黨旗。 但是你們多少要有點節制。嫌東嫌西,嫌不夠多,嫌不夠大,還嫌姿勢。連那個全家幾乎都美國人的,還有臉來嫌我們不夠中國人。 如果你們都不演了,那我們也就不瞞了:就算手裏頭舉著這面國旗,我們心裏頭想的還是台灣,這塊紥紥實實的土地,自由民主的生活方式,不是那個連你們都拋棄的中華民國。 因此,這些年來,看到你們在中共面前泰然自若地,沒有痛苦,沒有掙扎,如此毫無懸念地拋棄「中華民國」和「國旗」時,我心裏其實是鬆了一口氣的:這麼容易被放棄,不就證明,兩者根本就不存在久矣?於是,我們終於有了共識! 是以,你們想到的是中國人辛亥革命,但是,我們想到的是台灣人的辛苦喪命。 因此,我對此旗的態度,有舉沒舉,亳無礙於我對台灣的忠誠,對自由民主的堅持! 你們真情流露 - 反而洩漏真情: 「中華民國」和那面「國旗」只是用來壓制善良台灣人的工具 -其實早就沒有光復大陸了,頂多就只剩復南路和北路。 你們如此「甜共」,希望你們也能明白,我們手上所舉的你們的國旗幾十年沒褪色而越來越鮮紅,還有一個別的原因:因為我們一邊舉一邊吐血啊! 最後,我要聲明,今天,我並不懷疑很多人舉這面國旗時,心裏有可能是真的充滿感動。- 戒嚴時代較難區分誰的感動才真的是真的。但是,有感動的人請務必體諒有些人實在有理由感動不起來。 我們願意學習或可以勉強自己適應這面曾染満台灣人鮮血的國旗代表今天民主自由的台灣。我也一直在努力中,- 手舉此旗時,只想到青天白日,忘掉滿地紅,也忘掉我舉此旗時,你們中多人曾/正在中國向五星旗致敬。但請你們也以同理心試試了解台灣人的心境。 - 而你們若真有心想了解台灣人今天舉這面「國旗」的委屈和辛酸,可讀讀出生於日本時代、歷經戒嚴、白色恐怖的台灣國際詩人李魁賢的這首詩: 〈台灣國旗〉 實實在在 想過 期待過 評選過 一面旗幟 可攜帶身上 在國際飄揚時 顯示我的獨立人格 標誌台灣獨立的歷史事實 一直在等待中成為虛幻 在國土上找不到認同 國際上受到鼓勵時 虛心到變成心虛 我還是堅持 即使死後 一面旗 代表 台灣 實實在在 [台灣國旗] 我真的 思想 期待 已選擇 要有一面旗幟 被抱在我的身體上 當國際招手時 只是展示我的獨立個性 展示台灣獨立的歷史事實 我等了這麼久才變成幻覺 在這片土地上找不到身份 當我受到國際鼓勵時 我謙虛的心變得不安 我仍然會堅持我的意圖 即使在我死後 它將有一面旗幟 代表 台灣 真的
謝志偉 2021-10-12
台灣是我們的母親 我們的驕傲

台灣是我們的母親 我們的驕傲

昨天從柏林 搭火車來到當年 留德那一邦的 首府杜塞道夫, 和台灣恊會西區分會 及該區域留學生聚會。 補過秋節並祝賀國慶。 將近五小時的車程, 夜裏,短暫停靠 我住了五年的城市 Bochum。 窗外的月台,空無一人, 列車緩緩啓動,一幕一幕, 昔日清純少年, 逐漸告別中國, 歸返台灣的倒帶。 中午,進了餐廳,熱鬧滾滾, 光台灣留學生 就來了一百六十多位! 擠爆了現場。 致詞裏,我指出, 台灣是我們的母親 我們的驕傲, 如今正受到中共的威脅, 而自由世界則紛紛責中挺台。 我們台灣人一路坎坷, 走出日本時代,走過中國戒嚴, 捍衛自己的國家,自己的土地, 國家民主,人民自由,此之謂也。 結束時,大家互相告別、照相。 忽然,一群學生拿出一個布條, 湧過來要和我照相。 布條上有中文「台灣獨立」四個大字, 下寫英文「I am Taiwanese, I stand for Taiwan’s Independence 」, 即「我是台灣人,我支持台灣獨立」。 既然是中華民國台灣的國慶, 不能只有中華民國的歌聲, 也要有台灣人的心聲,- 我伸手接過布條,緊緊抓著, 和他們照了一張開心的照片。 瞧,可以看到我們笑得多燦爛。 但,沒有人看到我心裏的激動。 *** 晚上,和僑務先進聚餐。 「台灣寶島美食」也是宣揚台灣的地方。 裏面所提供的資料,有的有國旗,有的沒有,但一律就是「TAIWAN」。    
謝志偉 2021-10-10
抗議中 – – – (國)?

抗議中 – – – (國)?

來台都已第三代,政黨輪替也已經好幾次。飲台灣水、吃台灣米,手裡,可以拿的,全沒漏。心裡,卻永遠缺個「國」,於是,後遺症就來了。 然後,我看到這位德國國會勇女子,自民黨的 Gyde Jensen,連任後的她,立即發文呼籲:新政府須在全球對中國及俄國進行「政治形態及價值系統」的競爭中,貢獻一己之力。 圖片來源:取自 謝志偉粉絲頁 她是現任國會人權委員會的主席,過去這幾年,我們曾一起為台灣、香港、為圖博,為維吾爾,抗議中國。抗議中國。抗議中國。 圖片來源:取自 謝志偉粉絲頁 中國駐德大使館氣噗噗地公開發文「譴責」她, 而面對中國,她,依然挺立,只有慍色,毫無懼色 。 不知什麼時候,「抗議中」的人兒,會不再和顏悅色地對待中國,而和台灣一起為老共威脅台灣來「抗議中國」? 圖片來源:取自 謝志偉粉絲頁 等得到這一天嗎? 而昨天,就在中國國慶的前夕,我們聚集在一起「抗議中國」迫害人權、民主、自由! 我在現場多次呼籲,台灣人、中國人、圖博(西藏)、維吾爾人、香港人、南蒙古人都應該站在一起,對抗中共政權。 原文出自謝志偉粉絲頁,芋傳媒經授權轉載。 相關資料: 還原事發過程!俄選手發文挺台:很高興我們能改變一些事
謝志偉 2021-10-02
以德國統一模式良性刺激中國之道

以德國統一模式良性刺激中國之道

  天亮後,約六千萬德國公民中- 其中女性略多於男性 - 尚未以通訊方式寄出選票者,將前往投票所投下決定第廿屆德國國會由哪些政黨的一票。投票率往常是七成多。 此新國會則將透過「組閣磋商協調加談判」決定新政府的組成及總理一職誰屬。理論上及實際上,此過程拖上個一兩個月都很正常。最主要原因是:不會有一個政黨單獨過半。 維持目前兩大黨聯合執政的可能性亦可說是零。 這次三黨聯合執政的可能性非常之高,即一大黨(得票率在百分之二十至三十前後之間)和兩個得票率在百分之十到十七、八之間的中型政黨,即綠黨和自民黨。被認係偏極右的德國另類選擇黨預期可獲百分之十左右,但沒有一個政黨要和他們聯合執政。至於左黨,過百分之五門檻的機會不小,但受到組閣青睞的可能性相對地低,雖然不能百分百排除。 值得一提的是,綠黨和自民黨此次在他們的競選綱領裏,史無前例地多次提到台灣並強調德國應該提升和台灣的關係。 台灣(政府及公民社會)和綠黨及自民黨對香港民主運動的支持上,是十分一致的。2019年年底綠黨柏林市黨部邀黃之鋒來柏林演講並請我作為與談人,黃應充了,我當然也答應了。 可惜,黃最後被港府限制出境,不克成行。 綠黨的國會黨團外交政策發言人本身是業餘Rap歌手。我們已約好,選後找時間一起寫一首Rap。 自民黨多位國會議員亦是力挺台灣,過去這四年,他們多次在國會發言挺台,也不時在臉書發表挺台言論及訊息。 這兩黨有個共同且極度喜愛的台灣人:唐鳯政委,台灣的「數位化部長」。 兩黨都曾透過我們駐德代表處邀請唐鳳親自來德或透過視訊遠距演講。 感謝唐鳳!!! 至於德國國會友台小組,挺台更是不在話下。其與梅克爾總理同黨的主席曾質詢外交部長(社民黨)對中國武嚇台灣的態度,部長則回應:「德國不能接受中國以武力恫嚇台灣!」 一般預測,社民黨現任財政部長同時也是副總理的Scholz選後出任總理的機率極高。 社民黨和我駐德代表處的關係相對疏遠。但今年其國會黨團外交發言人破紀錄地連署了「致世衞組織總幹事籲邀請台灣以觀察員身分出席大會」的信函。 在我和他兩次長談的過程裏,我深刻感受到他對「台灣受到中國威脅」的關切! 。。。 總之,對台灣人來說,德國新政府最值得關注的重點之一就是和「台灣」議題息息相關的「中國政策」。 而如中央社駐德記者林育立最新的報導之標題「不論誰執政 德新政府可望對中國更強硬」所示,我過去這五年一直到處遊説,演講、撰文、受訪的主題之一就是: 自由世界早該揚棄「一個中國」政策(One China - Policy),並以一個「中國政策」( A China-Policy)取代之,然後再搭配一個「台灣政策」(A Taiwan-Policy)。這樣才能符合支持自由民主及反擊專制獨裁的真諦。 至於最終,台灣能不能獨立為「自由台灣共和國」加入聯合國(比照兩德統一前模式!(兩個中國,我也Ok啊!))並良性刺激中國,那也將會是台灣人的選擇,而絕不會是中國的決定。 寫這麼多,其實是有感而發: 在德國各主要政黨在國會大選時,都批判專制中國而對自由台灣持正面態度並形諸文字時,卻看到老K各黨主席候選人非但對中國威脅台灣不敢有隻言片語,還把台灣的主體性當沙包打! 我認為,唯有讓台灣和中國雙雙都是聯合國會員國以後,排除戰爭,才有可能在中國民主化後談到統一與否或如何統一的問題。 此乃以德國統一模式良性刺激中國之道! https://www.cna.com.tw/news/aopl/202109250277.aspx CNA.COM.TW | 作者:中央社新聞粉絲團 不論誰執政 德新政府可望對中國更強硬 | 國際 | 中央社 CNA
謝志偉 2021-09-26
「台灣」才是你們的菜!

「台灣」才是你們的菜!

這個星期天,德國將舉行第二十屆國會大選。 民調近來一直保持在10%至12/%間,選後有望參與組閣的自民黨(FDP)之青年黨部主席兩個月來以邀請黨內外人士來以網路直播的方式擴增聲量。 選前最後兩場分別是昨天邀我現場「作菜輕鬆聊」及今天其黨主席Christian Lindner「論政嚴肅談」。 主席加上國際專員及另一幹部,兩男一女,都很年輕,二、三十歲,四十不到,邊訪問我,邊還幫我切葱拍蒜。 前後約九十分鐘。 我準備了兩道菜,「蔥爆牛肉」和「九層塔香蒜茄子」。說真的,還是全憑當年留德五年土法煉鋼自煮食的印象作出來的。 現場兩道菜作完,色香味三者,我覺「色相」很有進步空間外,尤其「葱爆牛肉」看起來比較像「葱抱著牛肉」而九層塔都在地下室 - 盤底。 但香味兩者都說得過去,連另三名工作人員及為我聯絡和打點材料的祕書,大家連飯帶菜,一掃而空。 當然,「主食」還是政治,主持人和網民問了很多有關我的留德經驗對我的影響及為台灣作外交等問題,讓我答個盡興。 我特別提了,我一九八二年來德國時,台灣仍在戒嚴。那一年年底和現在一樣,國會大選。我在學生宿舍和德國學生看電視新聞時,很驚訝地發現,政府竟然可以批評! 而選後,我更是驚呆:政府換人作!我說,當時要是跟台灣人報導此事,還真不知道「Regierungswechsel」這個字中文怎麼翻咧 - 「政黨輪替」! 我也特別指出,「一中政策」無涉台灣,既過時,也無理。那是蔣介石和毛澤東之間對聯合國裏中國代表權極度惡性的競爭,不是善良台灣人的菜! 我更強調,今天的台灣人不是蔣介石獨裁政權的「繼承者」,而是此獨裁政權的「克服者」及一個自由民主國家的「締造者」! 結束前,主席問我預期周日選舉結果為何!我知道,我作為外國外交人員不宜表態,就說:「我衷心希望『正義』和『善良』獲勝。我感覺不錯。」。 我必須說,我同時也想到台灣未來的任何一場選舉,尤其在中國虎視眈眈之下! 在歡樂的氣氛中,我踏上歸途。主席等人在門口相送,我們彼此的眼神有一個不必説出的默契: 「絕不是中國,台灣才是自由世界的菜!」,因為,「台灣不屬於中國,自由台灣屬於自由的台灣人及自由的世界!」。    
謝志偉 2021-09-25
敬覆中國國民黨。。。

敬覆中國國民黨。。。

敬覆中國國民黨。。。 親愛的黃子哲副秘書長(文傳會): 針對德國支持譚德塞連任世衞組織秘書長一事,您點名要我回應,不敢不從,說明如下: 1。 作為台灣人 - 更何況是駐外代表 - 對任何坦護中國而欺壓台灣的事情或人,我一定批判或反駁之,責無旁貸。因此,當時本人對譚德塞的批評與指責即基於此。也期盼朝野都持此態度。 至於措詞用語是否恰當或精準,本人誠摰接受指教。 2。 我對曾沉淪而後求上進或是改邪歸正的人都願意不計前嫌,樂見其成。 3。 有關譚德塞後來對中國改變的幾個新聞如下,給你參考,此為我本人不計其嫌之主因。當然,因有前科,繼續觀察,不在話下: 「世衛面對近2億確診者 譚德塞再促中國必須配合溯源調查」(rfi. 15.7.21) 「世衛敦促中國更好配合新冠病毒溯源調查 譚德塞稱未排除實驗室洩漏可能」(BBC. 16.072021) 「世衛秘書長:中國需提供更多新冠病毒起源的原始數據」(DW. 16.07.2021) 4.。 至於譚德塞對中國的態度有所改變是否為主張應該調查中國和新冠(武漢)病毒起源之關係的德國支持他的原因(之一),我無從得知。 但我要指出,德國從2017-2021迄今,每次都支持台灣以觀察員身分出席世衛大會。我每次也都會事前或事後親自或親函致謝。 5。 既然回應了,就順便帶到: 其實,貴黨雖然在戒嚴、白色恐怖年代犯下了許多傷天害理的罪行,但若是貴黨能夠在解嚴都已超過三十年的今天,也能改邪歸正而和台灣人站在一起對抗中國的文攻武嚇,共同捍衛台灣的自由、民主和國土,我相信,善良的台灣人對貴黨一定也會不計前嫌的。 以上,煩請參考。 順祝 身心健康 平安如意 台灣駐德代表 謝志偉 敬覆      
謝志偉 2021-09-24
當有人「塔綠班」你的時候

當有人「塔綠班」你的時候

  在言論自由的台灣,三教九流,不同意見,在同温層叫舞台,對戰的地方叫擂台。交鋒時,就像華山論劍,交手要講武德,鬥嘴要留口德。 此外,更重要的是,武器要對等。由大會提供各種武器,任人挑選,公開、公平、公正,嚴禁自帶私人武器或甚至袖藏暗箭。一句話,論劍、論理,光明正大,全靠真本領,虛假偽詐耍賴最招怨。 今天使用「塔綠班」的人就是自知技不如人,卻既不肯公平論劍,也無能公開論理,走偏鋒到一把私製毒劍藏腰裏,江湖規矩全沒放眼裏,。 就這樣,他們到處揮舞那把自己製作的帶有淬毒之劍,而看到眾人紛紛走避,他們就沾沾自喜。 由於習於武器對等,公平論武之人對此下三濫行徑啞口無言,卻又被他們誤以為是自製之劍有見血封喉之效,乃更加聚眾呼嘯,招搖過市兼撞騙,日見囂張,引人側目。 好,對付這種貨色,在下有兩建議: 一。你同情其自知無能論劍而走偏鋒的處境,就不要理他們,因為: 不要和笨蛋爭論, 他們會把 我們的水準 拉低到同樣是笨蛋的水準, 然後以他們 在這方面的經驗打敗我們。(馬克·吐温。謝謝有臉書提供出處) 不喜歡?沒關係,還有第二招: 二。你厭惡其不講武德及不恥他們自己製作淬煉陰毒之劍的行徑。 那,每次一收到對方傳來「是的,塔綠班!」的時候,你就神閒氣定,信手回以: 「是你,自作劍?」。 你可以想像以下的終極循環: 對方:「是的,塔綠班!」 我方:「是你,自作劍?」 對方:「是的,塔綠班!」 我方:「是你,自作劍?」 對方:「是的,塔綠班!」 我方:「是你,自作劍?」 對方:「是的,塔綠班!」 我方:「是你,自作劍?」 對方:「是的,我錯了!」 。。。 *** 德國下周日(9/26)國會大選,我留德加研究及駐德,前後起碼廿年,沒看過有人像台灣某些人如此這「班」地無下限的。 *** 幸好,今晚欣賞到台灣旅德音樂人蔡采崴所創辦的「好海洋藝術」在柏林音樂廳的一流演出,現場觀衆掌聲不斷: 辛幸純:鋼琴 辛明峰:小提琴 簡碧青:大提琴 出席的德國外交部官員及某智庫柏林辦公室主任散埸時一直向我道謝及道賀!我作為台灣駐德代表真的深感與有榮焉!台灣人在海外表現優異無上限!好海洋,謝謝你們,台灣之光! 鄉親朋友們,中秋節快樂 平安如意!  
謝志偉 2021-09-21
蔡英文刺激 大陸自爽

蔡英文刺激 大陸自爽

哇!是趙先生説得耶! 我不敢置信地擦擦眼鏡:蔡英文刺激!大陸自爽! 趙先生,這次,您大氣稱讚小英,這次,您大膽消遣中國。這次,我決定不以人廢言,這次,我決定要捐棄成見,這次,我決定對趙先生説:蔡英文刺激!大陸自爽!我不能同意更多!蔡英文當然刺激,當中國老套欺負台灣時,當中國在以武力威脅台灣,當台灣那麼多人在跪中國,當這麼多昂藏七尺大男人,從退將到主席加上候選人,不是悶不吭聲就是罵台灣,只見小英厚實國軍的戰力,務實外交贏得國際的信賴,力抗中國,她冷靜自信説:「我們要表現出台灣人的志氣!」 圖片來源:取自 謝志偉粉絲頁 這樣的總統,誰能不承認,蔡英文刺激!至於「中國自爽」這部分,南海全是中國的!台灣全是中國的!習大人這麼嚷嚷。對,丟臉也全是中國的。台灣的自由民主被讚爆,美艦自由航行台灣海峽,日艦、英艦、法艦等,甚至連德艦,全都下南海,來回穿梭跑印太!還有,連東恊的馬來西亞都在南海射導彈!馬來西亞耶!習主席沒反應,我知道為什麼,阿明明根本是:「導彈的來源是馬國」他還在自爽說:「馬兒的來源是西亞」!總之呢,趙先生他,明辨是非修理中國,不分顏色力挺總統。如此大義滅親,如此鏗鏘有力,乃高貴人格之表現!我得尊稱他一聲「趙力貴」,以示我心中無限欽佩之意! 晚安! 圖片來源:取自 謝志偉粉絲頁 ***** 糟糕,正要收筆,卻發現我一時興奮,漏看了趙先生用另一種顏色寫的第二行話:「台灣農民慘嚐苦果」。啊唷,誤會可大了,原來不是「力貴」,而是「例跪」。唉!您瞧瞧,顏色不一樣,結果就差這麼多! 圖片來源:取自 謝志偉粉絲頁 這次比照上次挺台灣鳳梨,捐一萬元台幣,看李筱峰或是吳錦發是否剛好辦演講,麻煩他們買些台灣蓮霧或釋迦,讓聽友們享受完一流的演講後,還可以帶著台灣一流的水果回家享用。 「不能把所有的雞蛋放在同一個籃子裡」,又是一個明證。 圖片來源:取自 謝志偉粉絲頁 祝大家中秋佳節愉快 闔家平安如意! 原文出自謝志偉粉絲頁,芋傳媒經授權轉載。
謝志偉 2021-09-20
紅花瓶與黃花缸  - 畜牲才加入民進黨?

紅花瓶與黃花缸 - 畜牲才加入民進黨?

  我雖然不是民進黨黨員, 但是從街頭、助選、入閣、 顧問到駐外,我「加入」民進黨 也有將近三十年的歷史了。 因此,即便沒有黨證, 「畜牲」的資格應該早也取得了。 一個父親是外省人的第二代, 為何出個國唸個幾年書, 返台後,會變成「畜牲」? 坐在馬桶上, 我整理著褲頭和思緒,不由胡思亂想起來。 廁所裡的「紅花瓶」,忽讓我想起 監牢裡的「黃花缸」,楊逵的小說 〈壓不扁的玫瑰花〉。 內容寫的雖然是日治時代, 寫作的時候和地點卻是 楊逵被國民黨來台後所關的監牢裡。 小說原名本是〈春光關不住〉, 其實就是「玫瑰壓不扁」! 小說裡,那朵沒被日本政權 瓦土磚塊壓扁的台灣玫瑰花, 被移植到「黃花缸」後, 茂盛非常,花苞個個大又美。 我不由佩服起楊逵的巧思 ─ 小說裡,花盆叫作「黃花缸」之外, 發現且救起那朵玫瑰花的台灣娃娃兵, 就叫林建文,是指「建國孫文」嗎? 楊逵到底只是在寫 「他身處日治時代的盼望」, 還是在寫國民黨來台後, 「盼望轉失望」的痛苦? 我不由又想起李喬的小說〈告密者〉, 裡面戒嚴政權的抓耙仔沒名沒姓, 只有號碼:3874。 3874?噢,原來是「三八去死!」。 「只有畜牲才加入民進黨」, 有人這麼説。 我想起來了,傳說,下面這句話是源自於叔本華(Arthur Schopenhauer, 1788-1860) ─ 其實並非如此 ─: 「自從認識人類後,我就開始喜歡畜牲(動物)了」 (Seit ich die Menschen kenne, liebe ich die Tiere)。 我想起來了, 據說,有些中國民族主義者看到 「叔本華」這三個字,會驕傲地宣稱: 「『叔本華』?那肯定有咱中國人的血統 ─ 既然他叔叔本來是華人!」 我想起來了, 華人?台灣人?日本人?中國人? 日本時代的台灣人楊逵會不會早就是: 「自從認識中國國民黨以後, 就開始喜歡中國共產黨了」? 我想起來了, 二十八歲出國前的我,也曾認識過黃花崗。 我想起來了, 二十八歲的我,到了德國才知道, 台灣有文學。 我想起來了, 然後,老K開始忘記黃花崗, 我則開始認識台灣史。 如今,老K已變成; 「自從放棄黃花崗以後, 就開始朝拜井崗山了」。 我想起來了, 然後,有一天,我就那麼變成了: 「自從認識老K以後, 我就開始喜歡當畜牲了。」 。。。 我想起來了,馬桶坐久了,腿都麻了。 站起來後,我去把辦公桌旁一座 台灣投手的小銅像拿過來, 放在紅花瓶旁邊: 台灣人自己決定台灣未來的方向, 就應該像投手, 自己投出自己的球! 很長的時間, 台灣優秀的投手不敢冒出頭, 躲在車裏面,方向盤任人抓。 只因為一直被騙說: 「頭手請勿伸出車外」 指的就是是: 「投手請勿伸出車外」! 再說一遍: 台灣人自己決定台灣未來的方向, 就應該像投手, 自己投出自己的球! 不管是「觸身球」, 還是「畜牲球」, 能贏球,就是好球。 這,才是台灣人真正需要的銅像。 或,才是真正台灣人需要的銅像。 老話一句: 不放棄,就已經贏一半了。 *** 時間過得真快!去年十月三日德國國慶日,我應邀在一個德國菁英中學演講,三百個學生,男男女女,當然,每個都戴了口罩,聽我講台灣人的命運、台灣人的夢。 前些天,他們竟然來信,希望我能將演講的內容打成文字稿,他們要將之刊登在今年的校刊內,讓沒能聽到演講的人也可以分享到認識「Taiwan 」的機會。 我想,我一定是替台灣投了個不錯的「畜牲球」吧!  
謝志偉 2021-09-18
從垃圾桶裏來的花

從垃圾桶裏來的花

  有同仁,一臉驚喜,跑來告訴我, 「不知是誰, 從垃圾桶裏撿出來 幾朵紅玫瑰,插在玻璃瓶裡, 簡單素樸的男女洗手間, 頓時就顯得清新又溫暖。」 我快步跟去看,果真! 我不由脫口讚道:「哇!環保又美學!」 轉身,我愉快地往辦公室走, 耳邊隱約聽到,同仁輕聲細語地, 近乎呵護地對著花兒説: 「你們是從『垃圾』那裡送過來的, 出污泥而不染,更彰顯你們 自然美麗的本質。」 我一愣,停下了腳步, 眼前浮現出一個「蕃薯」的圖象。 我不由也輕聲細語地, 近乎呵護地對著「蕃薯」說: 「你是從『獨裁戒嚴』裡走出來的, 出污泥而不染,更彰顯 你自然樸實的本質。」 嗯,也許有人問:「有紅花, 那白花呢?」。 有啊,有了這首詩,不就沒讓人家錢白花?  
謝志偉 2021-09-15
趙少康們,「反共」這兩個字,還會寫嗎?

趙少康們,「反共」這兩個字,還會寫嗎?

中國打壓台灣的「國際」空間,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目的無他,就是要在國際間塑造「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的印象。目標就是,時機成熟時,再以「國內事務」為由吞噬台灣。 因此,台灣的外交官,不分藍綠,全都清楚,也體驗過「鄰國」對我國的霸道行徑。而大家也不分藍綠地視共黨政權下的中國為威脅台灣生存的敵國。 我作為台灣的外交官對「吃喝台灣」卻「聯共制台者」的發言權在此,我瞧不起「媚共反台者」的基礎也在此。 所以我,白天在此以德文抗共匪,晚上睡前寫臉書以中文批附匪,既盡責,也療癒。 要我閉嘴?可以啊!你們跟著我一起反共就行。試一試,不會太難的,當年我不也跟著你們一起反共?!還一反反到今天猶未停。 其實,乍看趙少康為張鈞甯出面的標題時,我心裡還閃過「莫非過去錯怪了他?」的疑問。再看內容,我立刻慶幸今晚沒有吃宵夜。   張鈞甯是因為「我國」而被「鄰國」霸凌。而她的「我國」正是趙少康們每次動不動就搬出來打台獨的「中華民國」。 趙少康急乎乎地出面,表面上看起來是頭人在挺小弟,其實咧?人家明明是在打「中華民國」的「我國」,他卻在幫中共政權洗白:不是「中共」在打壓「中華民國」,而只是「小粉紅」在無理取鬧而已! 而就算是「中共政權」在打擊「中華民國」,依趙的意思: 那也是蔡政府的錯,千怪萬怪,就是別怪「中共政權」。不但幫他們洗黑鍋,洗不白,乾脆就嫁禍給蔡政府,而且還肖想隔空和北京串供勒。 只可惜,這回馬腳露到「該邊」,被抓包了,來不及囉! 趙先生,你的意思是,張惠妹唱「中華民國」的「國歌」,周子瑜持「中華民國」的「國旗」,下場之所以很慘,都只是「小粉紅」的錯,「中共政權」只是揹了黑鍋而已? 我倒要看看,這麼黑的鍋,你要怎麼洗得白 ! 更扯的是,大家大概都以為,趙頭人既然敢出面,一定是義正辭嚴地說:「要就衝著我來!」。結果,他吐出來的象牙卻是:「要⋯⋯,要,要就找蔡政府!」然後,接下來,他簡直是趴跪在地般、小心翼翼地婉轉暗示中共:您這樣打「中華民國」,要我們以後怎麼拿「中華民國」打「台獨」? 大家想想這個場景:某幫派老大為被另一幫派誣指欠錢的小弟出面,一手護著眼看嚇到腿軟的小弟,一手往口袋裏掏出,不是一把鈔票,一張小紙條。嘴巴則正氣凜然地喊著:「來,這是 XX 分局局長的手機號碼,討債找他去。他專責打擊幫派的,場子是他抄的。」。 趙少康還搬馬英九壯膽,説習近平和馬英九在新加坡見面,那習近平不也是和「台獨」見面了? 趙幫主,您説到重點了: 習近平在新加坡接見的不是「台獨馬英九總統」,而是「丟棄中華民國的馬領導」。 結論: 我和你們一樣的地方是:我們都知道,中華民國是被中共政權消滅的。 我和你們不一樣的地方是,你們認賊作父已經夠糟了,還聯合他們來欺侮生養我們的母親! 而我過去這五年在德國所有演講、拜會、致詞、文章、受訪,不論是在他們的外交部、國會、執政黨、在野黨、大學、高中、扶輪社、人權恊會、挺中國民運、香港、維吾爾、圖博、還有各類 NGO,我始終如一地在抨擊專制獨裁的中共政權、在挺自由民主的台灣及其他受中共迫害的人或族群。 今天之後,你們還有臉「反台獨」嗎? 你們還記得,「反共」這兩個字怎麼寫嗎?你們還記得,不反共就被你們關、殺的日子嗎?你們都忘了?我們可沒忘。 腦羞成怒了?別找蔡政府,有事直接衝著我來吧! 中共在國內外作惡,趙少康們令人作噁。真不知哪個比較糟? ***** 正如我昨天應「國際人權協會德國分會」之邀來波昂作特別來賓演講「台灣作為自由燈塔與中國作為專制政權」一樣。 演講完後,名片不夠發。不是我講得太好,而是大家對台灣人的自由民主奮戰精神太有感,並對暴虐中國太厭惡! 該協會還準備為李明哲發行網路郵票,並請我手持已放大印出的李明哲人權鬥士郵票照相,他們之後就會放在其協會的網頁上。 圖片來源:取自 謝志偉粉絲頁 會後,報導奈及利亞人權的修女,及報告立陶宛被白俄羅斯威逼的人權女士,還特別過來和我合照留念並約好,她們會來柏林找我深談「自由世界如何團結起來對抗邪惡集團」這個題目。 圖片來源:取自 謝志偉粉絲頁   原文出自謝志偉粉絲頁,芋傳媒經授權轉載。
謝志偉 2021-09-12
銅像

銅像

  幾年前,某媒體刊載了一篇專訪某外省籍綜藝界教父級人物的文章。裏面有一段對話令我印象深刻,至今難忘。那段文字的精準措詞用語我已忘了,但是大意我仍記得如下: 媒體記者問: 您的戲劇創作能力真是令人驚嘆。」 大咖: 可能來自遺傳吧。我父親是老芋仔。我們住在南部。有一次我在學校闖了禍,要被退學。結果,我父親就當著我的面去村裏電話室,假冒是某部隊長官打電話給台灣人校長。 我看著他用濃濃的山東(東北?)腔對著電話那頭的校長說:『我是XXX 部隊長,XXX的爸爸。我兒子說,學校要把他退學,有這事嗎?』- 還真像回事! 講完電話後,我父親要我別害怕,說:『孩子,沒事了。』」。 我記得,當時讀到這段描述時,心裏立即想著: 「算起來就是1947年二二八之後、1949後戒嚴的年代。 經過一場屠殺,那時任何一個台灣人,即便是是校長,接到大陸腔,且是軍人的電話,不管是什麼軍階,能不心裏發毛,兩腿擅抖者幾稀矣?」 那大概是至少七、八年,甚至超過十年前的報導了。這位教父級大老的確很有才華。而我相信,以他的智慧與內涵,在受訪時,若有意識到「除了他父親的表演天賦外,台灣人的悲慘命運也是他父親那場「『臨演』成功、有效的重要因素之一」,他應該是不會如此引用他父親的例子的。 我今天會想起這篇報導,正是因為讀到促轉會建議或作成決定要「移除中正紀念堂裏的蔣介石銅像」。一時之間,藍營上下、老少激烈反對,各種理由紛紛出籠。 我以前面那篇報導為例,誠心請反對者思考一下,不論你們所認定的老蔣之功過如何,凡知道他對台灣人(本省、外省、原住民)所犯下之罪孽的人(你們都不得不承認),何忍再讓這尊超級巨大銅像繼續日夜羞辱、刺激著所有受害者及其家人,還有一個亟需走向自由光明的社會? 把你們的驕傲建立在別人的痛苦上,這驕傲如何能讓人真正抬得起頭來?- 除了繼續把受害者踩在腳下? 容我提醒一下:「銅」字的「同」就是「同理心」的那個「同」。 再不然,四十年,都已超過一個世代,也夠了吧?!
謝志偉 2021-09-11
朱學士的塔綠班

朱學士的塔綠班

  - 先把話説白,藍紅的交集就是以「反台獨」之名「反台灣」、「挺中國」。看他們兩邊聯手國內外鬥爭綠營政府,要從這個源頭看起。 把「塔利班」套在綠營頭上,稱之為「塔綠班」,然後沾沾自喜,其實有一種當年國民黨既然已經以軍警情特抓耙仔之「神學士」途徑全面恐怖統治台灣人的情況下,卻仍須持續污衊「台獨」為「台毒」的悲涼根底。 這麼説,是因為,即便在戒嚴時代,「台灣人的國家認同之疫苗」已逐漸頂住「中國黨的國家神話之病毒」,因此造成獨裁政權「氣勢轉氣虛」的結果。何況是今天?! 糟糕的是,解嚴都超過三十年的今天,早已「氣虛」的藍營雖然不得不承認其當年的「獨裁」確實是「罪過」- 他們會套用「綠色恐怖」和「綠色戒嚴」,就是證據 - ,卻依舊淪落到必須藉重當年將他們趕到台灣的紅營之氣勢來繼續「反台獨」。 一再犯同樣的錯,正是一種希望透過「重覆」來自我催眠成「正確」的心理防衛機制。這裏,現成的例子就有一個:朱學恆送花籃。 他送「喪禮花籃」到衞福部的荒謬行徑受到各界撻伐之後,依舊死不認錯,卻開始一而再地幾乎是無法自制地到處送花籃。他肖想的是,重覆一再地送花籃,可以中性化「送喪禮花籃詛咒衞福部」這件事的「錯誤」。最近,大概心理上已達自我催眠的效果了,就漸漸不送了。 整個新舊、老少藍營如果不能承認 ,其當年的「反台獨」之惡行劣跡從來就不是「天經地義的愛國行為」,而是「喪盡天良的迫害人權」,那麼今天加碼和鄰國的紅營「反台獨」是不可能透過「重複犯錯」達到「行為正確」的結果的。 神學士,不,朱學士,不,朱學恆,誘使紅藍營的人重覆喊「塔綠班」,只會暴露爾等的氣虛。回頭吧,「認錯」會比較踏實。
謝志偉 2021-09-05
民進黨的「棒」,柯文哲的「捧」

民進黨的「棒」,柯文哲的「捧」

  憑良心說,台灣既然是民主國家,執政者被批評、被質疑是正常現象。 哪像「鄰國」是專制兼獨裁,駡不能駡,說不能說,偶語棄市,哪有言論自由可言?! 然而,即便在言論自由的國家裏,批評亦有兩大禁忌。 一,不能造謠、説謊,否則形同自廢武功。 二,避免穢語污詞,否則無助論理,更屬修養粗鄙,相互沉淪而已。 就此看來,「修辭」的功能極為重要,古希臘人的人文訓練對此即甚為重視。「比喻」是其中一項。 我以「四百公尺接力賽」比喻台灣政府(疾管署)採購BNT疫苗,被中國蠻橫阻撓,逼得第四棒被迫換成郭台銘(等)。此喻在點出「誣指政府(疾管署)無能、無作為者」之謬誤。 結果,此喻引來各種比喻,有的說不是「接力賽」,而是「障礙賽」,指責「政府設障」。有的則説「前三棒根本跑錯方向」等等。 雖然,這些比喻都與事實不符,但我認為是一種進步,加油! 這總比潑糞式地辱駡我,「大屎來」,「大屎去」的算是尚有基本教養。否則,我要是回以「我有『眾屎之的』的感覺」,似乎也不好。 就此看來,柯文哲市長説「事實真相是,他們(民進黨)棒都掉在地上,老郭只要跑上去,撿起來繼續跑,就是這樣....。」也是嘗試以比喻來抒論,有進步。 好,至少他承認前三棒是民進黨(政府)在跑。 但,我就順著他的比喻問:「就算民進黨(政府)掉了棒子,也是被中國強行亂入打掉的!這點你怎麼說?」 問題是,柯市長永遠看不到「鄰國」的錯。 其「全國」自動改成「台灣」至今猶令人質疑恥笑,不是沒有原因。而這也不是第一次。 結論: 柯文哲的問題不在「棒」, 而在「捧」。 請問,捧的是「誰」的「啥」? 這個比喻,五十歲以上的台灣人應該都還知道。 * 但是,柯文哲並不孤單,有趙等人搶著捧,手不酸。 他們都看不到「隣國」錯,也見不得「我國」好。只是,我們看在眼裏,心很酸。
謝志偉 2021-09-03
只有第四棒有功?

只有第四棒有功?

四百公尺接力賽跑到終點,只有第四棒有功? 四百公尺大隊接力,四名選手每人跑完一百公尺交給下一棒。 請問有哪種沒腦的人會説「所有功勞都是第四棒的。」? 有!就真的有這種人! 台灣政府從去年八月到今年1月和德國BNT採購疫苗就是四百公尺前三棒。 但,第三棒順利接棒跑到一半時,忽見第四棒隊友活生生地被架走,而另外臨時補了一個人進來,匆忙間,只好交棒給他接著跑,場邊教練還得陪跑到終點(中央政府還得處理所有只有中央政府能作的事,以便疫苗能拐個彎賣給國家)。 現在請問一下,功勞只歸第四棒?前面三棒都是空氣? 所以,只要有人給郭董拍手,都很OK,但是拍手的人若手一邊拍,嘴巴一邊説:「政府無能買不到疫苗,只有郭董買到了。」那對不起,我知道誰跑了前三棒,我知道,政府陪第四棒跑到終點。 因此,只要你們否認有前三棒,要我閉嘴,很難!是你們自己陷第四棒郭董於不義的。 倒是,郭政亮還是不敢針對他造謠「謝志偉本來還想藉BNT疫苗在德國造勢,但遭到鴻海創辦人郭台銘拒絕。」直接回應。有意思! 咦!坦護他的人剛好就是否認有前三棒和陪跑教練的人。也有意思! *** 當然,郭董帶了自己的棒子跑,可是政府本來也沒缺棒子啊!
謝志偉 2021-08-31
郭正亮還是沒敢否認造謠

郭正亮還是沒敢否認造謠

郭正亮 - 你還是沒敢否認你造了這個謠: 「謝志偉本來還想藉BNT疫苗在德國造勢,但遭到鴻海創辦人郭台銘拒絕。」 我想都沒想過的事,竟然會被你造謠說成已發生。請以「科學精神」告訴社會大眾,你的事實根據人、地、物在哪? 重點在這: 連這種一戳就破的謊言、謠言都敢編,就知道你是在如何喪盡天良地惡意污衊台灣政府! 但是,恭喜!雖然當不了「台灣民意代表」,你還是當了「抹黑台灣代表」。
謝志偉 2021-08-29
「民進黨前科立委」郭正亮

「民進黨前科立委」郭正亮

郭正亮 - 鬥爭貴黨,你家的事。 洗白中國、抹黑台灣,我難坐視! 我昨天在臉書公開打臉郭正亮先生造謠。造謠的內容我也清清楚楚寫出是,他說「謝志偉本來還想藉BNT疫苗在德國造勢,但遭到鴻海創辦人郭台銘拒絕。」 他有種、有臉就應該直球對決說,「對,我說了『謝志偉本來還想藉BNT疫苗在德國造勢,但遭到鴻海創辦人郭台銘拒絕。』這句話,我負責!謝志偉敢說我造謠,我沒有造謠!我要求謝志偉道歉」,這樣,一翻兩瞪眼,不就結了嗎? 結果,他在某政論節目回應時,空有那麼好的舞台,那麼多的時間,竟然卻只能顧左右而言他地說:「這就是典型的辯論技巧,說不過別人就抹黑對方」。 請問,有哪一個人在被公開斥責「偷錢、詐賭」時,會回應說:「這就是典型的辯論技巧!」?他說,「我們就是在質疑他在BNT的採購上用力不夠,這個問題有兩個部分,一個是購買,一個是催貨」。 咦,質疑我,OK啊!但是一定要造謠才能質疑嗎?還是要讓人家誤認為「郭謠」熟識「郭董」? 重點就在這裡,他們這批傢伙認為「民主國家有言論自由,可以隨意質疑」,但是,可以「隨意質疑」,就等於可以「隨意造謠」? 然後,郭先生又說,「(謝志偉)你根本就不認識BNT的CEO」。 沒話說了嗎?我是不認識BNT的CEO,那怎樣?我也沒說過,我認識他啊!但是,我敢說,「BNT董事會專責此案的董事親自在電話裡跟我解釋、說明為什麼台灣疾管署都已簽了BNT寄過去的合約,結果BNT沒能完簽的原因並請我諒解(他們的苦衷)。」 郭先生,您有意見嗎? 由於政府疾管署自去年八月到今年1月盡心盡力為國為民買疫苗,結果被中國惡意攔截後,這些傢伙刻意放過中國,就算了,還不停污衊抹黑政府。所以,我今天對郭正亮的回應,不只是為了我本人,而是對他們洗白加害者中國政權,抹黑受害者台灣政府的無法忍受。 郭正亮好歹也是個「耶魯」博士,結果「耶魯」被我打成「魯爺」,卻還只能東拉扯西。這是墮落的知識份子之悲哀,是他自作自受,非我無情無義。我寫這些,只有難過,沒有快意。 但是,郭正亮鬼扯是有前科的。也許他上節目的頭銜「民進黨前立委」應改成「民進黨前科立委」比較符合事實吧。 *** 複習一下,另請參考: 謝志偉28.05.2021臉書 從「正亮」到「邪暗」 - 耶魯走多了? 昨天(5/27)擁有堂堂美國耶魯大學博士頭銜的前立委郭正亮公開在媒體聲稱,衞福部不顧中國上海復星已取得德國BNT大中華區代理權,還要找原廠簽約。 郭正亮説「所以德國BNT也不好意思來破壞這個代理權。所以我們台灣直接去找德國BNT,他沒有辨法跟你簽約。」 這是既完全忽略事情前後演變,也徹底排除「強國干擾因素」的說法,雖然和中共及台灣某陣營的說法完全一致,但若與事實相符,我也沒話說。而,問題就在於:郭正亮説的是事實嗎?我作為台灣駐德代表不能不說話。 多的不說,別的不論,我就單問一個關鍵問題; 正亮兄,昨天陳時中部長所說的「2020年八月談到2021年1月」整整將近半年才敲定合約內容,最後時刻才以「合約書實質杳不相涉的新聞稿」中斷至今。這段話,您沒看嗎?我昨天即以台灣駐德代表的身分背書了。我何以胆敢背書,您就別問了。要問的是我: 合約書是BNT製作,傳給衛福部簽的!然後你大言不慚地説:「所以我們台灣直接去找德國BNT,他沒有辨法跟你簽約。」這邏輯説得通嗎? 對照事實,您的説法不就等於: 您在路邊舉手招計程車。一輛小黃靠過來。然後,您對搖下窗來一臉笑容的司機説:「我只是想告訴您,別過來,我不搭計程車的。怕您失望,所以先告訴您」? 有超前部署到這個地步的嗎? 好,照郭正亮的意思,整個過程就應該如下嘍: 先不管內容如何,就當2020年三月中國上海復星取得所謂的大中華地區代理權。五個月後的八月,台灣衛福部隔海拿刀架在德國BNT的脖子上,逼他們談生意,逼他們談細節,逼他們談數量、逼他們談單價、逼他們開視訊會議,逼他們製作合約書、逼他們擬新聞稿、逼到中文新聞稿出現「我國」,- 而你以為,德國人都懂中文喔? - BNT才忽然想起來「噢!我們有中國上海復星是代理商。」? 是賣疫苗,又不是在賣豆苗耶!港澳(不幸)屬強國,台灣中國,一邊一國(幸好)啊,代理是什麼樣態?各種狀況都有可能啊! 所以請問:你(們)為什麼要獨獨幫強國遮掩、排除「政治干擾」的可能性?忙了將近半年,好好的合約到了新聞稿出現「我國」竟說卡就卡,而耶魯大學政治學博士怎麼會對此完全無感? 主持人無分辨能力,符合期待,但「耶魯」何以變「粗魯」?「正亮」何以變「邪暗」? 若這些只是純粹江湖恩怨,實在也不關我事。然,非也,是以,容我勸一聲: 「耶魯」走多了,難免碰到鬼。但還是要多小心!若走著、走著,忽然覺得左腳也被絆到了,右腳也被勾到了。這回,千萬莫排除有這個可能性:您這些,全是鬼扯的! *** 強國在世界各地使力施壓台灣,這不是新聞,我們作任何事,他們會擋,不是新聞,不擋,才是新聞。這是台灣所有外交人員共同面對的現實。我們一點也不驚訝,就不說甘之若飴好了,但奮戰有感,鬥志高昂,我絕對不誇張。不放棄,我們就羸一半了。我對台灣就是有信心! 但是就有台灣人從不懷疑中共對台灣的惡行、惡意,反而處處為之貼心著想,這點譲我驚訝。 不放棄,我們就羸一半了。我對台灣就是有信心!
謝志偉 2021-08-29
「同溫層」和「曾同溫」

「同溫層」和「曾同溫」

整理照片時,有四張引我聯想甚多。 第一張: 是我 1982 年,解嚴前五年,第一次出國的護照內頁,出生地寫的是「China」,給外國人「確認國籍」看的。 還有「籍貫」這一欄,寫的是「廣東省汕頭市」,給自己人「認祖歸宗」用的。 當時的我,對這樣的記載毫無疑問,十分認同兼満意。當時,我的「中國同溫層」想必覆蓋著百分之九十九的「台灣省」。 圖片來源:取自 謝志偉粉絲頁 第二張: 這一張很新,2021 年的,解嚴後三十五年,我的護照封面上的英文國名,只看到大大的「TAIWAN」。 這兩張照片中間隔著四十年,也隔著台灣海峽。 其間,我建立在「血緣神州在中國」的國家認同由於認識到台灣近代史的「血腥中國在台灣」而逐漸剝落、淡薄,終而和出生以來的「同溫層」逐漸轉換為「曾同溫」的關係。 是以,我終於告別了中國,大陸的「中國」以及台灣的「中國」。台灣人的國家認同終於從「血緣」跨過「血腥」走向「土地 – 台灣」,抵達連結「價值 – 自由」的目標。 圖片來源:取自 謝志偉粉絲頁 第三張: 時間處於前兩張照片之間。應是 1987 到 1990 間東吳大學校慶運動會上跑完教師接力賽時的照片。1990 那一年年底,我在三月野百合學運之後參與台教會成立,自此,我的運動在街頭上就多於在操場上了。 我的「台灣同溫層」亦是自此開始擴展並加溫至今的。 圖片來源:取自 謝志偉粉絲頁 第四張: 這一張是 2009 年的照片,距 1990 年前後二十年,中間是我,左右兩邊是和我一起被金溥聰(國民黨祕書長?)告的郭正亮及游盈隆。我是政論節目主持人,他們兩個是我的來賓。對了,那場官司我們贏了。 有段時間,我們三人不但同為東吳大學的教授,更同屬「台灣同溫層」無誤,並肩力抗「中國同溫層」無悔。當時,他們都加入民進黨,我則至今仍是無黨籍。 10 多年過去了,其間,他們一個退黨(游),不留後路,說是痛心。一個沒退黨(郭),但是打起黨來,不留餘力,看樣子,很是開心。 圖片來源:取自 謝志偉粉絲頁 倒是我這非黨員,至始至終守在那。前有阿扁,後是小英。我為什麼還守在那?因為我在和民進黨一起保住台灣/「Taiwan 」國。 大家各有選擇,鐘鼎山林,自有考量。我的判準只有一個: 可以批、鬥「台灣」,但是絶不和中國同溫層的人聯手打擊台灣。 因此,於我,郭正亮代表的是和我當年同溫層而今已是「曾同溫」的一票人。 我這麼說他,主要倒不是因為他向中國同溫層的人造謠説「謝志偉本來還想藉 BNT 疫苗在德國造勢,但遭到鴻海創辦人郭台銘拒絕。」(之前則是針對疫苗之亂,放過中共政權,抹黑台灣政府)。 不,是因為他在和中國同溫層攪在一起的時候,不再像當年捍衛台灣價值,也就罷了,而是還淪落到必須靠說謊或造謠來迎合他們! 而游盈隆呢?在我眼中,他仍是我向所認識的諤諤之士。作為知識分子,他仍是台灣牌的保溫杯,雖然我無法為他的公共言論作無保留的背書。或許內有夾層?是「絲綢」?還是「私仇」? 整理幾張照片,也順便整理一下過往。我從四十年前的「中國」走向今天的「台灣」,從「台灣屬於中國」走向「台灣就是我國」。 這些就是我在德國所作的重要課題之一,絕不屈服於中國的壓力! 但是今天卻也看到曾是「短暫」同溫層的人把「全國」改回「台灣」。 圖片來源:取自 柯文哲 臉書 我不怨他這麼做,我厭惡的是「為了迎合中國而這麼做」。 ***** 看看這些「中國同溫層」如何聯手配合中國詆毀美日挺台! 從外面來看,不是只有我,而是不少真心疼惜台灣的德國友人都在憂心「台灣目前的問題是否已經不是內鬥,而是內戰了?」。 所有這些,雖然不免令人不勝唏噓,但是,正面來看,也很好:至少知道子彈不是只從前面飛過來。   原文出自謝志偉粉絲頁,芋傳媒經授權轉載。
謝志偉 2021-08-28
「那些人」污衊高端的主要原因

「那些人」污衊高端的主要原因

有了高端疫苗, 台灣就能 擺脫中國無端的、 直接的或間接的勒索、干擾。 所以台灣人之信任高端、支持高端, 正是另一種以科技自信及國家認同 宣告台灣獨立於中國之外的型態。 而這,正是「那些人」無法接受 而死要污衊高端的主要原因。 謝謝高端所有幕前幕後的英雄! 你們讓台灣人 深深感受到 「我台灣,我驕傲」的真諦與愉悅! 但是,另一方面,我也擔心, 高端再打下去,恐怕會出人命, 因為我已聼到有人說: 「我們污衊了半天, 竟然還是有這麼多人打高端, 簡直是要把我氣死!」
謝志偉 2021-08-24
吹哨與叛國

吹哨與叛國

  2006/7年,我在駐德任上,有一天接到台北密令,必須和台灣駐歐另外四個館處同時各向駐在國洽商讓我某(極)高層於某日清晨在該國機場入境轉機返台。時間且十分緊迫,七十二小時之內一定要搞定。 很快地,各國一一婉拒,最後只剩下我德國這邊尚有機會。我在其外交部剴切交涉,終獲對方首肯,唯一條件是「好,我們來作。但是你們台灣這邊事前事後都萬勿聲張,否則中國大使館必會阻撓或找麻煩。」 聽此言,我恍忽覺得左腳一痛,原來是心頭一塊石頭掉了下來。 出了外交部大門,我立即撥了台北某特定電話,我還記得,只簡單說了「綠燈!重覆一次,綠燈!碰!碰」- 後面的「碰!碰!」是我過度興奮的心跳聲。 然而,半小時後,我卻接到那位外交部官員的電話,他竟然說:「謝教授,實在很抱歉,剛剛的承諾恐怕得取消。你們這邊或台北是否有人洩密,中國大使館已經來抗議。」 我一聽,知道這下非同小可,立即回說:「實在抱歉,來不及了,我已經通知台北說Ok了,而且法蘭克福機場就是最後的希望了。台北才鬆了一口氣,我實在沒辦法告訴台北,你們的承諾取消了。」 一番討論後,最後維持原議。當晚,我和一位同仁飛往法蘭克福,在機場旅館過夜。隔天清晨,細雨綿綿,天色猶暗,我們和當時的德國國會友臺小組主席S.先生在法蘭克福機場接人,之後並送其轉機。 至今,我也不記得,那位夠意思的德國外交部官員之後是怎麼應付中國大使館的抗議。 這位官員是有點胆識的。因為,2007年,內閣改組,我被召回台灣擔任新聞局局長兼政府發言人時,他不但親自出席我的惜別會,更上台致詞。而,這在當時,可是個禁忌! 十幾年過去了,德台之間的關係也早到台灣人也快可以持台灣護照免驗通關的程度了(已試行過)。今天會想起這一段,就是看到,外交部有人將重要「高端疫苗」公文洩漏給在野黨的新聞有感而發如下: 不必是外交人員都能想像,台灣在中國無處不打壓的情況下,進行任何動作 - 對,即便是和邦交國 - 都務必要事先、過程中,絕對保密到家,否則不要說「煮熟的鴨子可能會活脫脫地飛了」,連「還沒孵出的鴨蛋都可能被硬生生地砸破」。 這次,台灣幸能及早和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NIH National Instituts of Health) 密切合作,透過兩國專家密切地合作,才生產出高端疫苗這個珍貴的戰略物資成果。 因為很重要,所以說三遍; 作為「武肺疫苗」,高端是珍貴的戰略物資。 作為「武肺疫苗」,高端是珍貴的戰略物資。 作為「武肺疫苗」,高端是珍貴的戰略物資。 因此,就算有人糾衆質疑高端疫苗的效能甚至到不惜興訴的地步,仍舊撼動不了其為「珍貴戰略物資」的本質。 就此看來,此案外交部洩密者是在從事「政爭」的煽火者,和什麼「吹哨人」根本是八竿子打不著的關係! 然而,涉及國內政爭,是一回事。經由政爭而造成被中國從中阻撓、破壞我國國際空間的結果,那,國家為此付出巨大的代價,那可就是另一回事了。至於,這會不會就是洩密者及其同夥的終極目的?就不得而知了。 就此嚴重性來看,外交部部長誓言查辦此案,為國為民,剛好可以,有何好大驚小怪的?! 再想想,在台灣各個階層、角落被抓到的各式匪諜、穿梭兩岸的媚共退將、學人、政客。。。個個都在吹哨?還是叛國? 雖是夏天,到此亦覺不寒而慄。  
謝志偉 2021-08-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