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昱培相關文章

莫讓3Q罷免案成民主破窗

莫讓3Q罷免案成民主破窗

美國學者威爾森和凱林於一九八零年代共同提出「破窗理論」,簡單說就是一棟大樓如有破窗,未及時修補,破壞者會認為這棟大樓已無人管理,可恣意妄為,進而從事比「破窗」更嚴重的犯罪,如入室竊盜或縱火。就此觀之,陳柏惟罷免案若通過,將成為台灣民主的「破窗」,不可等閒視之。 首先,在這場罷免案中,國民黨黨主席朱立倫竟以黨魁之尊帶頭抹黑,朱立倫抨擊陳柏惟是零顆星、零提案、零通過的「三零立委」,更痛陳其主張大麻合法化,並聲稱這場罷免是反毒戰爭!朱立倫「三零立委」的批評隨即被公督盟以客觀數據打臉,大麻合法化的指控更是無稽,因陳柏惟僅支持以藥用大麻幫助罕見疾病,國民黨卻扭曲其說法為支持吸毒。倘若這回讓國民黨抹黑攻訐的潑髒水得逞,爾後「戰鬥藍」類似的鬥爭手法勢必變本加厲,台灣的政壇將淪為「只談立場,不論是非;只講顏色,罔顧事實」的殺戮戰場,理性討論公共議題的空間不復存在。 再者,陳柏惟若被罷免成功,中國將會舖天蓋地操作「台灣民意否決台獨立委」的宣傳,除了會大大助長台灣紅統派的氣燄外,更讓人擔憂的是,近來美澳日等國陸續加強「抗中挺台」力道,若此時力主「抗中保台」的立委竟受民意汰除,挺台的國際友人難免會懷疑如此相挺台灣是否值得,甚至可能削弱國際挺台力量。 綜上,陳柏惟罷免案對台灣民主的意義相當重大,筆者籲請臺中市第二選舉區的選民審慎思考,因為您的一票,不僅決定一名立委的清白與去留,也關係未來台灣民主的良窳。 (作者為公務員,高雄市民) 這罷免 道理不通 ◎ 陳文卿 朱立倫以未過半之票數當選國民黨主席,急於建戰功以立威的心態可以理解,但起手式竟是罷免台中立委陳柏惟?以一個號稱百年歷史,在國會擁有將近四十席立委的最大在野黨,竟然傾全黨之力,要去將一個僅有唯一席次的最小黨立委拉下來,戰場選擇十分突兀。此役若輸了大傷主席威信,若贏了,大家心知肚明是台中顏家的地方勢力,沒人會認為是朱立倫的功勞。 再就罷免案的戰術運用上,攻防重點未擺在陳柏惟擔任立委的問政表現,竟是去挖他十多年前涉及電玩賭博案,及開車肇逃事件。所謂年少輕狂,這些誠然是他人生中的污點,問題是這些都是他選立委之前的陳年往事,打個比方說,如果說有位大學生,曾在國中時期因考試作弊被記過,但他也順利畢業,繼之再考上高中、大學了,此時可以拿國中時期被記過的紀錄而將他從大學開除嗎? 很多人拿罷免陳柏惟與去年罷免韓國瑜相比較,認為都是報復性罷免。但本質上最大的差異是,韓國瑜之所以被罷免,是因選上市長後荒腔走板的表現,且吃碗裡看碗外,因妄想選總統而荒廢市政。但罷免陳柏惟是如此嗎? 基本上總統或縣市首長是「惟一」,因此若有違背大多數選民的付託,或重大貪贓枉法但現行法令無以究責,則發動罷免名正言順。可是民意代表是多席次,因此即使是一些特立獨行的民意代表,其問政訴求與其他大多數人都不同,但也是代表為爭取某些特定族群的權益而發聲,不應輕言罷免。畢竟在「服從多數」之外,「尊重少數」也是民主政治最重要的精神。 (作者任職環保服務業,新竹市民)
王昱培 2021-10-17
中國共產黨才是製造分裂的罪人

中國共產黨才是製造分裂的罪人

  中共總書記習近平在辛亥革命一一○週年揚言凡是「數典忘祖、背叛祖國、分裂國家的人,從來沒有好下場,必將遭到人民的唾棄和歷史的審判」。依筆者之見,習的這番話,臉皮不僅比城牆厚,根本可以稱霸宇宙,因為自辛亥革命以降,最會分裂中國的,非中國共產黨莫屬。 回溯中國近代歷史,在一九四九年中華人民共和國建政前,中國共產黨就於一九三一年在蘇聯共產國際扶持下,於江西瑞金建立「中華蘇維埃共和國」,和當時的南京國民政府分庭抗禮,有自己的憲法、貨幣和國旗,形同以武裝力量否定孫中山先生建立的共和體制,這種造成中國實質分裂事蹟斑斑可考的政黨,有何顏面自詡為孫中山先生的繼承人,又有何資格譴責別人製造分裂? 此外,習聲稱要以和平方式實現祖國統一,但俄羅斯曾於清朝時曾奪取中國外東北和外西北高達一百多萬平方公里的領土,面積是台灣數十倍大,中國卻從未要求返還,就連前總書記江澤民與俄羅斯總統普廷二○○一年簽署的《中俄睦鄰友好合作條約》,都規定中俄雙方互無領土要求;習近平與普廷更於今年六月聯合宣布延長該條約期限,代表中國已實質放棄對俄羅斯割占領土的主權要求。長期恫言吞併台灣的中國共產黨,遇到俄羅斯就像屬國對宗主國般低頭?如果這不是欺善怕惡,請問什麼才是欺善怕惡? 所以,曾分裂中國,如今又坐視強鄰割佔領土不作為的中國共產黨,才是習近平口中最該受到人民唾棄和歷史審判的民族罪人。 (作者是公務員、高雄市民)
王昱培 2021-10-13
還想「親美和中」?

還想「親美和中」?

  國民黨前主席朱立倫回鍋黨魁,當選感言矢言要重建兩岸交流,對美關係則宣示會啟動對美代表處,顯見其將國民黨日後的國際路線定調為「親美和中」。然而,從現今國際局勢看來,這樣的論述相當不切實際。   二零一五年朱立倫首次當選黨主席,即是採取「親美和中」路線,該年五月份進行國共兩黨領導人會面的「朱習會」,十一月份赴美訪問,與副國務卿布林肯在內的多位美國高級官員見面會談。但不過六年時間,國際局勢變化已恍如隔世。二零一五年美國總統是友好中國的歐巴馬,主導華府的親中派希望台灣執政者不要是惹怒中國的「麻煩製造者」,朱立論兩邊討好的路線,自然能同獲中美兩國青睞。 但今時不同往昔,中共總書記習近平近年大開文明倒車,恣意迫害新疆、西藏與香港的人權,並在東非、南海等全球各地大建軍事設施,離華府期望中國轉變為民主開放政權的方向越行越遠,反而成為威脅全球秩序的「戰狼」。因此自二零一七年川普上台後,華府對中政策開始易轍為「反中」;今年接手川普的拜登政府,更團結盟邦形成抗中戰線。在美中對抗格局愈演愈烈之下,國民黨在兩國之間必定得選邊站,朱立倫必須說清楚,究竟是要加入美國為首的抗中同盟,還是傾向北京。 朱立倫在今年八月二日參選聲明中,宣稱台美互信溝通需加強,但從他在選戰中面對統派學者張亞中的崛起,發言即不斷向深藍靠攏,甚至在昨天回覆習近平的賀電內容中,不僅貼心地未提「中華民國」,未提共機擾台惡行,還將兩岸關係惡化責任全歸咎民進黨!諸種行徑看來,實難讓人對朱主席放心! (作者為廉政人員,高雄市民)
王昱培 2021-09-27
聯立制? 南韓「衛星政黨」是殷鑑

聯立制? 南韓「衛星政黨」是殷鑑

時代力量立法院黨團日前提出立委選制改採德國聯立制的修憲主張,以促進國會的政黨多元性。然而,就選舉實務與憲政體制而言,國會選制從現行的並立制改為聯立制,不僅無助改善現狀,反而還可能惡化民主品質。分述如下: 一、聯立制未必可促進多元政治:在聯立制的設計下,是以政黨票換算各政黨的國會總席次,各黨總席次扣除區域選出的席次後,差額再以不分區席次補足,有利保障區域實力較弱的小黨的生存。然而,在實際的選舉中,大型政黨可運用增設衛星政黨的方式,將聯立制技術性操縱成並立制,如二零二零年南韓的國會選舉雖改採聯立制,但執政的共同民主黨與在野的自由韓國黨兩大黨都增設僅提政黨票名單,不參與區域選舉的「衛星政黨」,並呼籲選民把政黨票投給衛星政黨,技術性地使區域和政黨票席次區隔計算,導致聯立制形同虛設,選舉結果仍是共同民主黨及其衛星政黨共同市民黨單獨過半,無法促成國會政黨多元性。 南韓十五日在防疫當局嚴陣以待下舉行國會大選,投票率反而創下近二十八年來新高紀錄。圖為南韓偶像女團Rocket Punch成員秀潤(左)和胤卿在首爾投完票後開心合影。(歐新社)     二、聯立制可能導致憲政僵局:一般咸認,我國目前憲政體制較偏向總統制,而學者研究指出,聯立制易形成國會各黨不過半的多黨體系,由於總統所屬政黨未過半,總統無法掌握國會多數,難以避免行政與立法分屬不同政黨控制的「分立政府」局面,導致行政部門與立法部門易不同調陷入「憲政僵局」,此種情形在盛行總統制的拉丁美州國家極為普遍。 另若總統與國會多數意見不一致,又任命自己人馬組「少數內閣」時,行政權與立法權便往往處於對立狀態,完全癱瘓施政品質,這從陳水扁總統在位的兩千年至二零零八年期間,眾多法案遭國會多數的國民黨封殺即可見一斑。反觀臺灣自二零零八年實行並立制迄今,總統與國會多數均屬同一政黨,有效避免陷入「分立政府」的憲政僵局。 綜上,現行的並立制既然較適合我國的憲政體制,較佳的立委選制改革方案,應是維持當前的並立制,並擴充不分區的當選名額,讓小黨有增加席次的機會,畢竟政黨票設計的原意就是要反映社會上多元的聲音。但貿然實施聯立制,只會破壞憲政秩序,治絲益棼。 (作者為廉政人員,高雄市民)
王昱培 2021-09-18
不在籍投票 實務上不宜

不在籍投票 實務上不宜

  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不在籍投票制度再度引發關注,力推不在籍投票者主張應保障無法返鄉投票的民眾行使憲法賦予的公民權,此外,目前已有一百一十五個國家實施此制度,台灣應順應世界潮流。然而,就選舉實務角度而言,茲事體大,貿然實施恐將損害選舉公平性及民眾對民主的信任度!分述如下: 一、不在籍投票易滋生選舉爭議:去年美國大選,開票時曾一度領先的川普之所以被拜登反轉,關鍵就是拜登在「郵寄投票」部分大幅超前;又因郵寄選票無法直接確認投票人身分,導致川普支持者質疑選舉舞弊,風波不斷。 選舉結果的正確性,是不在籍投票最大疑慮之所在,因為難以驗證選票是本人所投,不是他人代投、冒投。以今年即將舉行的四項公投案,中選會都發現有「連署前死亡」情形;之前罷免高雄市議員高閔琳的第二階段連署補件,經審查也有近七成造假未成案。不在籍投票行之多年的美國,都會發生選舉結果正確性的爭議,而連罷免和公投連署都出現虛偽造假情事的台灣,又如何防杜弊端? 再者,倘若選情激烈,如二○○四年總統大選與二○一八年的台北市長選舉,在差距甚微的情況下,最後是由海外的郵寄選票定奪勝負,屆時敗選方的支持者恐難以接受而發動抗爭,導致社會動盪。 二、難以排除中共干預選舉:依據憲法,投票應採「無記名」的秘密方式進行,然而,倘若中共威脅中國台商,需確認台灣籍職員票票投給特定候選人,試問屆時如何阻止此種妨礙「秘密投票」的違憲舉措?豈不是大開中共決定台灣選舉結果的漏洞? 三、大幅增加選務行政成本:現行台灣已針對投票所工作人員實施「移轉投票」,倘再納入在營服務的軍人、外地服務的警察、外縣市求學學生、在監服刑的收容人等為不在籍投票的適用對象,人數勢必暴增,大幅增加選務行政成本。 筆者曾數度參與選務工作,深深感受到現行選民親自至戶籍地投票所投票,以及現場唱票、計票的方式,有效確保了選舉的公正性與正確性,這也是台灣民主深化的基石。不在籍投票弊端若無法有效排除,實不宜貿然實施,以免危及選務公正、重傷民主法制的公信力。 (作者為前監獄教誨人員,高雄市民)
王昱培 2021-07-09
選舉保證金 不宜輕易廢除

選舉保證金 不宜輕易廢除

  民進黨籍立法委員范雲等人,日前公開呼籲應廢除參選保證金,以落實平等參政權,然而就選舉實務角度而言,參選保證金仍有保留的必要性,貿然廢除只會惡化選務與民主品質。概述如下: 一、廢除參選保證金,將導致參選爆炸、癱瘓選務工作: 以縣市議員選舉為例,各縣市選務單位受理參選人登記動輒數十人或逾百人,相關登記暨公告程序已屬繁瑣,倘免除參選門檻,海量的參選人數,將使選務單位的行政負擔更為沉重,另將導致開票作業冗長,二○一八年尚且要開票到深夜,倘參選爆炸,恐怕要開票到隔夜方休。 再者,參選人本應有社會支持,若連區區保證金都無法募得,要不就欠缺民意支持,要不就毫無參選誠意,只想胡鬧博版面,讓前述兩種人參選,除了耗費行政資源與社會成本外,不見有任何益處。 二、廢除參選保證金後,不利選民「選賢與能」: 試想參選保證金廢除後,因參選成本大幅下降,一選區的議員參選人動輒高達五十人以上,選舉公報上一張張陌生臉孔,選民實難分辨參選人政見與言行良窳,最後恐怕直接投票給看板廣告上常見的臉孔,如此一來,豈不又有利於有銀彈砸廣告的候選人嗎? 三、以連署替代參選保證金無助改善現狀: 支持廢除參選保證金論者主張,財產不應成為參政門檻,因此提議以選民連署作為參選門檻的替代方案,問題是,推動連署難道不用花錢嗎?就如同罷免案的連署,從設立連署據點,到動員人力、發放文宣來宣傳,都需要資金作為後盾,以連署作為參選門檻,只會導致愈有錢和政黨奧援的候選人,就愈能通過連署,資金來源多寡仍為參政門檻,無助改善現狀。 四、導致選舉淪為金錢遊戲的並非參選保證金,而是競選開銷: 廢除參選保證金的主要理由是,不讓選舉淪為金錢遊戲,但事實上,導致選舉淪為金錢遊戲的並非參選保證金,而是競選開銷,工作人力要錢,文宣廣告要錢,選舉活動要錢,這些開銷都讓選舉成為銀彈競賽,因此,要讓選舉不再與金錢纏綿,根本之道是推動訂有預算上限的公費選舉,廢除參選保證金不僅無法治本,連治標的效果都沒有。 (作者是前監獄教誨人員)
王昱培 2021-02-24
美港兩地抗議事件 豈可相提並論

美港兩地抗議事件 豈可相提並論

美國明尼蘇達州非裔黑人佛洛伊德日前遭白人警察以膝蓋壓頸致死,引起各地爆發抗議警察暴力、種族歧視的浪潮,並演變成全國性的示威事件;部分人士和中國媒體將此事件與香港民眾抗議中國推動「港版國安法」的行動相比,並主張民主美國處理抗議活動的殘忍程度不輸「專制香港」的論調甚囂塵上;然而,這種論調顯然犯下「錯誤類比」的謬誤。 所謂「錯誤類比」,係指藉由比較兩事物在某些層面的相似處,就推論兩事物在其他層面也必定相同,例如葡萄和草莓都是水果,所以葡萄一定和草莓同樣都是紅色的,這種謬誤前提固然符合事實,但因使用不當的比較推論,得出違反事實的不當結論。就美港兩地抗議事件而言,僅因都發生激烈警民衝突,及官方皆強力鎮壓暴動就推論「民主美國專制香港一般黑」,明顯忽略兩事件實存巨大差異。 首先,美國涉案警察已受控三級謀殺,明尼蘇達州長也出面道歉;曾對人民無差別襲擊的香港警察不僅無人受法律制裁,連行政懲處都付之闕如,特首林鄭月娥甚至表明不接受警察暴力的說法;美國司法部及聯邦調查局著手調查涉及警察暴力的事件,和對「黑警」暴行始終視若無睹的香港律政司呈強烈對比。 更鮮明的對照是,美國佛羅里達州一批警察參與示威,並一同單膝下跪,以示抗議警察暴力;香港警察卻淪為運用警棍催淚彈威逼人民對極權屈膝的中共黑手。 世上沒有完美的國家與制度,近日事件確實顯現老牌民主國家美國仍有警察不當執法與系統性的種族歧視問題,但美國同時具有公正的司法體制與承擔責任的地方首長,這都是現今香港所欠缺的。最大的差別是,美國人可以用選票撤換不適任的政治人物,香港的特首選舉卻只能任由中共擺佈。所以主張兩者一般爛,甚至模仿港人提出「光復美國,時代革命 」之訴求者,若不是毫無邏輯素養的草包,便是惡意抹黑民主的中共同路人。 (作者為前監獄教誨人員)
王昱培 2020-06-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