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擔、存在、與幸福

 

獲得幸福的方式,就是不用擔心我們無法控制的事情,所以我決定不再擔心我以外的世界。承擔什麼並不重要,重要的是要如何承擔,人唯一能夠掌握的只有自己。

我們本來就不是支持民進黨,因為台灣的命運目前只有這個黨抗中。我出來當義勇軍,也不為了什麼,很多次某些仕事有成的前輩都委婉建議我不要再多嘴了,這樣對自己不好。

我不覺得有什麼不好,因為做這些義勇軍的事情,我認識超多靈魂高貴的朋友。那是如果我選擇走反服貿之前的人生軌跡,永遠遇不到的人,達不到的境界。

要不是這次大敗,台灣面臨被中國併吞的危機,我也不會管正規軍或什麼人收割成果,反正我本來就志不在此。

許美華引我的話:不是有呼吸就活著,看到好幾個朋友因為我的文章受到安慰和激勵,也有從不運動的人昨天開始跑了兩公里,想想這些不就是我活著的證據。

民主國家投票成為獨裁國家其實不是沒有前例,德國、波蘭等等都有投完票就不能再投票的歴史,自由開放變成保守反動也是一樣,像伊朗等中東國家。如果台灣人超過半數集體走上死亡,這是多麼淒美的悲劇,我當然要在場見證這個歴史的時刻。

奧里略要我們記住:過了今生今世,人就再也得不到什麼來生來世。眼前的人生,對誰都無二致。我們浪費或得到的,恰恰都是正在飛逝的光陰。

比賽結束之前,不能放棄,生命終結之前,每天都很珍貴,大部分的人都沒有移民的可能,有些是被金錢或工作限制,更多是被感情和文化困住。自己離開當然是一種選擇,不過比賽前離開,一定不是好的選擇。

擔心死亡的人,永遠不會做一個活著的人。

~塞內卡

< 資料來源:李忠憲facebook引用網址 >
分享文章:

作者 李忠憲

李忠憲
留學德國、研究資安、熱愛跑步、喜歡哲學。 曾任成功大學計算機與網路中心副主任、台灣教授協會科技組召集人。 寫臉書當筆記喜歡德國文化不愛爭辯,「很多事情是價值選擇的問題, 而沒有對錯」!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