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建銘相關文章

朱立倫的擔心與挑戰才剛開始

朱立倫的擔心與挑戰才剛開始

【其實,朱立倫的擔心與挑戰才剛開始,這是哪門子的起手勢】 昨天KMT黨主席終於選出,結果並無太大意外,在棄保下,這場黨主席選舉最大的附加價值,是讓台灣人更了解KMT黨的惡鬥,是晚近難得一飽眼福,精采絕倫,令人拍案叫絕的爛戲。 整個選舉過程中,只見互鬥、惡鬥、比狠、比操作互相摧毀,不見任何論述談到國家願景,未來挑戰,KMT改造體質調整,如何帶領人民回到主流民意,贏得人民信任支持,只看到老舊KMT的赤裸裸鬥爭,台灣人民慶幸還好他們這種做法,大概只想永遠在野,但持平而論也非國家之幸之福。 <昨晚當選後> 朱立倫中氣十足,大言不慚:今晚開始是民進黨擔心的時候,充滿戰鬥力的國民黨是「戰鬥藍」,也是「必勝藍」。這種吹口哨壯膽,口號式的語言,何其心虛,騙人騙己罷了。 <其實朱的擔心與挑戰才開始而已> 「首先」:一個KMT史上得票率最低的黨主席,也是台灣政黨史黨主席選舉史上得票數最低的首例,註定是最弱勢的黨主席。朱要面對的是:如何整合內部矛盾,不只是路線的問題,還有本土、深藍、紅統的割裂,歷史包袱,體質調整,何其困難。年輕人不會加入,台灣人也不會支持。只靠仇恨卻毫無擴張能力,只有不斷內耗,一直萎縮,離人民越來越遠,這是朱必須擔心及面對挑戰的原點。 尤其選票三分,投票率低就是一個警訊。朱立倫得票率45.7%、張亞中32.59%、江啟臣18.87%,將來他要面對的有張亞中的紅統派(淚崩),及圖謀總統大位的趙少康的戰鬥藍,如何整合?整合不是請客吃飯拜訪即可,是路線問題、是黨走向問題、體質問題,在趙張兩人壓擠之下,本土派勢必退位,越走越偏、越深藍化、極端化、鷹派化,只有「話術」、「精算」,難成其就的,這是「挑戰一」。 「其次」:如何面對美國及中共,這是更大的考驗! 今天我們看到: 朱立倫對於公投問題,居然說不用再宣傳公投內容,就叫做倒閣公投,全名叫不信任投票公投,呼籲全部投反對票。 朱立倫騙國民黨、騙台灣人民也罷,美國現在於世界局勢中 ,認為最大的變數是中共,雙方對峙,全球大變局大賽局中,難道老美會傻到你這種話術可騙的嗎?精算到美國人身上,美豬的問題是不可迴避的,站在美國對立面如此清楚,只用設代表處是沒有辦法交代的,這是「挑戰二」。 「最後」:最嚴重的是對習近平的賀詞及回函的態度,根本就是唱和,把兩岸現狀改變及情勢險峻推給民進黨的去中反中,而不見國際局勢,不見中共文攻武嚇,加害者被害者錯置,是非不明,邏輯不通,面對習近平賀詞中所述:「為台海謀和平」,「為國家謀統一」,竟然毫無回應,其實只要回「謀和平可以,謀統一敬謝不敏」,簡單不過。好比民代參加婚禮的賀詞必言「百年好合」,「早生貴子」,接下去又說「你家的財產都是我的」,這不被趕出去才有鬼,這樣的黨主席如何帶領台灣主流民意,難怪張亞中大喜兩岸和平露出曙光,這是「挑戰三」。 由昨晚到今天朱主席的言行,除了話術精算外,毫無核心價值,這三大挑戰,朱主席鐵定過不了,這個黨除了「深藍化」,「鷹派化」,「極端化」外,只有繼續沉淪,何來正常倫?如何重返執政,只淪為泡沫化。 最後,再重說一次,沒有忠誠的反對黨,站在國家立場、人民福祉、回歸主流民意上的良性競爭,絕非國家之福之幸。朱主席,你以為如何?你的起手勢歪樓了,請見諒。
柯建銘 2021-09-26
空頭長照法令人憂慮

空頭長照法令人憂慮

「長照保險法」一再跳票是不爭的事實。 作者:柯建銘 (民進黨立院黨團總召集人) 長照制度建構將決定我們與下一世代子孫的幸福,民進黨從未阻擋長照服務法,相反的,我們是以負責任的態度要求建立服務與財源一次到位的長照體系,而不是如國民黨的長照雙法將服務與財源切割。因為,沒有財源就無法產生服務,終究只能淪為一部空頭法案,礙於國民黨強勢多數,我們只能訴諸表決財源條文以凸顯,並決議要求在本法通過兩年內解決財源問題。      民進黨執政時期啟動了「大溫暖計畫」,在國民黨任內被更名為「十年長照計畫」收割成果,卻未有任何的更新改進,反倒是在近年預算中逐年減列費用,到年底而動用第二預備金來支應。有問題的並不是「大溫暖計畫」本身,而是後續執行這個計畫的國民黨。由於長照服務低落,馬政府更頻繁開放外籍看護來執行長照服務,造成當今依賴外籍看護與家屬自力救濟的扭曲長照結構。一個國家若是仰賴外來勞力解決長照需求的話,會造成國家長照體系建立的遲緩,如果國民黨政府在過去七年間能編列充足的財源,透過民進黨政府當年規畫的「大溫暖計畫」,現在可能根本就不需要這部長照服務法。      其次,馬總統2008年將推動長照險列為政見迄今,「長照保險法」一再跳票是不爭的事實,如今行政院在被批評後急就章願意立刻送進立院,固然是衛福部對於財源的一個規劃方案,但以衛福部送進行政院的版本來看,可以預見又會引起各方反彈。由於規劃中的長照保險法是以全民健保法為基礎來改寫,根本忽略了醫療與長照之間的差異,用醫療保險的眼光去設計長照保險,完全是不負責任的作為。     事實上,這部長照服務法也讓醫療與長照服務斷了線。長照制度由衛福部的護理及健康照護司主責,既未與管理醫療體系的醫事司研商醫療與長照的銜接,也未與掌管國民醫療服務費用支出的健保署研商支付項目可能的重疊,我國的老人醫療服務完全以疾病治療為導向,對於預防失能的思維不足。醫事司與健保署若未能攜手改變老人醫療服務的本質,只會為下游的長照體系不斷製造出失能個案,而這些失能個案再因為併發症反覆回到健保就醫,就醫後雖然治療了疾病卻加重了失能,再回到長照體系引入更多照護資源,結果是健保與未來的長保雙雙破產! 日本長照保險實施至今,發現能夠進行早期的失能預防才能減緩長照保險的負擔,因此大幅提升醫師與醫事人員在預防性介入的角色,也因此我們提出了長照體系應涵蓋醫療照護與照顧服務的附帶決議以為補救。   更嚴重的是, 現在早已有老人福利法、護理人員法、身心障礙者權益保護法、精神衛生法、國軍退除役官兵輔導條例等規範長照服務,然而現有法規應用紊亂未能全面盤點,如今憑空又生出這部長服法,未來整合工程勢必造成人民更無所適從,雖然有要求一年內應建立銜接機制的附帶決議,但成效如何勢必將備受考驗!
柯建銘 2015-05-16
面對第三勢力,民進黨須展現準執政氣勢

面對第三勢力,民進黨須展現準執政氣勢

2015年04月30日16:29     作者:柯建銘(民進黨立院黨團總召)                                                    九合一大選一舉重挫馬政府,也打破2008後國民黨新保守主義復辟,威權政體班師回朝,杭廷頓「第三波」所稱的新興民主國家「回潮現象」。亦即在民主化過程中,新生的民主化政權往往在短暫執政後,由於期間的政黨惡鬥與民主亂象卻導致保守主義回籠,反而讓人民對有效率的前威權政體產生「威權懷舊症」,例如西班牙民主化後出現了對佛朗哥獨裁政權的懷念,2008的馬英九現象反應了民主化後對蔣經國的懷舊,所以當時人民給予馬總統絕對過半的授權(mandate),但如就監督制衡的角度來看,這其實是民主的「反挫」而非民主的「前進」,馬總統的執政經驗也證明威權懷舊症的苦澀及其後果。     如果九合一大選的結果代表著台灣民主化歷程上的二次民主復興,那當面對令人興奮期待的2016大選及第三度政黨輪替,民進黨與泛稱第三勢力如台聯、時代力量、社民黨及其他政團之間的關係究竟為何?民進黨如何在再度準執政的浪潮中維持自身的主體性,又與第三勢力之間保持對抗國民黨的聯盟關係?     民進黨曾經執政過,深刻感受過身為執政者所必須具備的承擔何在,從2008迄今,歷任黨主席也一再以曾經執政的在野黨自許,並誓言重返執政,這就是與作為純粹在野監督的其他第三勢力政團間的主要區隔所在。在野期間做為主要政治承擔者的民進黨國會黨團必須以理性質詢監督、尊重朝野協商為主軸,而占據主席台、夜宿議場等抗爭手段其實只是策略;這樣的交叉運用手段見諸過去幾年來的反美牛、反核四詐騙公投、反服貿等抗爭,我們與台聯及親民黨甚至王院長之間也有效組成對抗馬政府的在野聯盟戰線,這是一種既合作亦維持分歧的關係。     事實上,在我所主導操作的國會在野聯盟歷史經驗上,一直不乏出現民進黨與台聯之間的競合關係,在2012年反美牛抗爭時,台聯為搶主導權往往激進化,缺乏議事鬥爭策略,例如主張將食品安全衛生管理法修法逕付二讀,如此其實是窄化戰場,或一再對總質詢進行肢體杯葛,淪為為抗爭而抗爭,還需勞動我們以朝野協商為其解套。最近為兌現太陽花學運期間「先立法、後審查」的政治承諾,以及為2016執政考慮,我們也必須讓延宕已久的「兩岸協議監督條例」交付委員會審查,這是作為一個準執政政黨無可迴避的課題,但是台聯還是一再為其激化選票策略而一再杯葛,面對此,領導者應展現準執政胸懷,大無畏為己身政策辯護,否則也難以與其形成市場區隔。      民進黨過去八年執政期間,受困於朝小野大的國會現實,無法形成以執政黨為主導的國會多數聯盟成為施政一再被掣肘的關鍵。面對即將到來的後2016國會版圖變化,可能形成的各黨不過半,以及如何面對為求生存而行動更為激進化的各個小黨,勢必將嚴峻考驗未來的執政者,作為準執政者的我們,能不未雨綢繆思考因應策略?
柯建銘 2015-04-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