匿名這件事

我是實名抗中,我在利益糾葛比較小的學術界,雖然有些影響,但畢竟還是能夠繼續生存下去。

我參與好幾場跟抗中有關的活動,一開始是跟電信與資料庫有關,我曾經寫電子郵件給幾個重要電機資訊系的系主任請他們參與連署。其中有一個頂大電機系的系主任跟我講:幾個資深的教授聯合到他的辦公室說系主任不能連署,即使用個人的名義也不行。

我表示我能夠理解。

謝金河和郝明義都有提到的2015年反對紫光來併購台灣IC設計產業的連署,那時候有幾個竹科的工程師來共襄盛舉,兩天以後紛紛表示因為受到公司的壓力,叫我把他們從名單上面拿下來。

甚至有一個工程師非常自責:李老師我是個沒用的人,為了生存沒有辦法,只能做出這種懦弱的舉動,接受公司的威嚇。

我表示我能夠理解,我安慰他說就把這個心意隱藏在心裡,直到有一天你覺得可以站出來。

當初許多半導體產業理論的基礎,由不少企業界的同學或學長提供,這些人更是要求匿名。這群朋友並沒有拋棄我,只是吃飯都強調不能拍照。我表示我能夠理解,反正吃飯是你們付錢。

在中國這隻巨大的怪物,台灣無數的內賊之下,我參與的這些活動能夠成功,背後不知道有多少無名英雄。

朱宥勳說:詹姆士匿名是廢物,抗中是笑話。所以你是英雄喔?

我相信像那些撤簽的工程師一樣,關鍵時刻他們就會真正站出來。

誰才是廢物?

< 資料來源:李忠憲facebook引用網址 >
分享文章:

作者 李忠憲

李忠憲
留學德國、研究資安、熱愛跑步、喜歡哲學。 曾任成功大學計算機與網路中心副主任、台灣教授協會科技組召集人。 寫臉書當筆記喜歡德國文化不愛爭辯,「很多事情是價值選擇的問題, 而沒有對錯」!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