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著就是最大的報復

塞內卡說:「 恐懼是希望的結果」,當我們對某件事情抱持希望,就會產生期待,抱持的希望越大、期待越高,恐懼和害怕的心情就會更加強烈。

我在德國念博士的時候,把自己弄到快要死掉,就是因為想要拿到學位的希望和期待非常強烈的結果。那時候我一直在想,只要拿到博士學位之後,就可以冠上這個頭銜一直到死。留學德國的人都知道,學位可以是名字的一部分,最近幾年透過德國旅行社報名柏林馬拉松,在漢堡跟我通訊的旅行社小姐Tina,對我的稱呼都會加上 Dr.,或許這個無聊的頭銜就是我那時候一心想要得到的東西,即使弄到死掉了也無所謂。

有希望和期待,因此就產生了恐懼和痛苦,這種恐懼和痛苦如果不能克服,往往會傷害自己的身體,產生心理的疾病,因為心裡產生的問題,身體也會變得越來越差。

在大學裡面擔任各級教評會的委員,不管是新聘教師或升等都可以感受到那種競爭和鬥爭無情的壓力,有人以為在學校裡面比社會上要高尚許多,其實這個環境能夠爭奪的資源相較之下較少,尤其常常高舉道德的大旗,所謂燈塔之下最黑暗,常常可以看到很多人性的弱點。

尤其遇到審查升等的時候,各種談話的內容都相當有隱藏的含義,位高權重人的一句話,往往會造成很殘酷的後果。尤其那些研究做得很好,在系和校教評會都通過的升等申請人,在學校可能會遇到主導的教務長,講出神奇的話語,例如對工科的教授升等的個案,評論需要有 Nature 或Science 的文章,甚至更瞎的理由是,今年提升等的人太少,所以不能通過,完全沒有考慮升等申請人的各項表現。

在這種環境裡面,如果遇到這樣子的遭遇,往往會有相當大的不滿,這種不滿一方面是因為對自己自視太高、甚至自戀的結果,另外一方面可能遇到以前被變態對待人的報仇。這些人如果後來自己不能過得快樂,沒有正面的人生態度,深刻的哲學思考,無法克服這種傷害,往往這種情緒會一直傳承下去。

幸虧我的運氣很好都遇到好人,要不然你整我,我就會記住仇恨,想辦法再整別人,活著就是最大的報復,可以把這個仇恨永遠傳遞下去,這就是所謂人類黑暗的力量吧!

尋求報復的人會撕開自己的傷口。
~法蘭西斯・培根

#柯文哲真的是台灣黑暗面的典型代表人物

< 資料來源:李忠憲facebook引用網址 >
分享文章:

作者 李忠憲

李忠憲
留學德國、研究資安、熱愛跑步、喜歡哲學。有怪癖不接受媒體訪談、演講、邀稿或上電視! 曾任成功大學計算機與網路中心副主任、台灣教授協會科技組召集人。 寫臉書當筆記喜歡德國文化不愛爭辯,「很多事情是價值選擇的問題, 而沒有對錯」!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