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功的諷刺

 

成功的諷刺作品是在尊重受害者的痛苦之下,嘲笑加害者或揭開加害者的神秘面紗。失敗的諷刺作品使用某些恐怖的想像,觀眾只會對諷刺者的冷漠感到恐懼,而諷刺重點的加害者卻不在焦點之中。成功的諷刺所呈現殘酷的描述才是可以被接受的娛樂。

諷刺一定有傷害,但不是透過無意義的侮辱,而是利用嚴厲、準確的批評來呈現傷害,打破禁忌並顯得相對無害。諷刺呈現的喜劇效果是令人驚艷,喜劇元素可以非常有效地嘲笑諷刺的敵人,吸引更多的觀眾。唯一重要的是,諷刺在其決定性陳述中,不會因想要娛樂的慾望而淡化。

政治、宗教、種族、歷史等等都是諷刺的題材,言論自由的大旗之下,當然任何人事物都可以加以諷刺,死傷慘重的太魯閣列車出軌當然也可以,但是不管是王定宇的出軌不出事,或是博恩的翻車魚,都很難會是成功的諷刺作品,因為事件發生的時間還很近,傷痛還未淡化,很難滿足尊重受害者痛苦的前提。

Kurt Tucholsky 說:諷刺作家是一個冒犯別人的理想主義者:他希望世界變得美好,世界正在變得糟糕,而他在與邪惡搏鬥。所以:諷刺主要是反對某件事,針對一個被認為有缺陷的事項,以及形式上令人難以置信的現實,不管人,機構和態度。

無論任何諷刺作品,成功的關鍵問題就是:誰是敵人?有時諷刺經常是憤世嫉俗,但是虛無主義不是理想主義,有些失敗的諷刺是:隨便。這些諷刺不會使世界變得更好,但它確是這些失敗諷刺的全部內容。

< 資料來源:李忠憲facebook引用網址 >
分享文章:

作者 李忠憲

李忠憲
留學德國、研究資安、熱愛跑步、喜歡哲學。 曾任成功大學計算機與網路中心副主任、台灣教授協會科技組召集人。 寫臉書當筆記喜歡德國文化不愛爭辯,「很多事情是價值選擇的問題, 而沒有對錯」!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