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筱峰相關文章

教師節之後的回想

教師節之後的回想

昨天是教師節,接到許多學生的祝賀,我才想起我在世新大學時的一些往事,曾經寫在李筱峰69回憶錄《小瘋人生》,以下摘錄其中一節,與臉友、網友分享: 2004年世新大學首度推出全校「教學特優獎」,除參考學生評鑑之外,由全校學生票選,選出五名全校教學績優教師。我很榮幸名列其一(聽說我是全校票選第一名)。我從牟宗燦校長手中接過獎牌及十萬元的紅包,下了台之後,我手捧著獎牌和獎金,躡腳慢行,隨口開了一句玩笑:「這真是天上掉下來的禮物!」。這句話是有典故的,當時有一則轟動社會的新聞,立委鄭余鎮正迷戀藝人王筱嬋,拋妻離家遠赴美國結婚,並對外宣稱王筱嬋是「天上掉下來的禮物」,喧騰一時。因此我套用這句話來開玩笑,逗得在旁老師哈哈大笑。 雖說為人應該謙遜,但是我得到前述的獎項,自己並不感到意外,我自認為從備課到教學,都非常認真而投入,學生們應該都可以感受到。再者,我上課不喜歡因循傳統,不喜歡拘泥制式,因此不至於枯燥乏味。世新升格為學院及大學後,我的課都是選修課,但是幾乎每學期選修的學生都爆滿。曾經有一學年因為選課人數太多,成嘉玲校長還交代教務處開放兩百個座位的禮堂讓我上課。 有一位程姓女老師看到我的「台灣史」經常爆滿,她也要開「台灣史」,而且還事先向學生預告說:「我下學期也有開『台灣史』,你們可以來選我的課,不一定要去選那個台獨的課。」結果她的「台灣史」開成什麼德性?不說也罷!總之,若以選課人數決定「統」、獨,則台獨獲壓倒性勝利! 有趣的是,這位程老師有一次還問我:「李老師,怎麼樣上課學生才會想聽?」 我笑著回答:「不一定要照中國國民黨那套史觀上課!」 她顯然有些尷尬,立刻回應說:「我也沒有照國民黨的史觀講課呀!」 她如何上課我未曾聽過,也懶得聽,我只聽過學生告訴我,她曾數次在課堂上批罵我。她是土生土長的台灣人,但有時候我使用福佬話(「台語」)與她交談,她卻絕口不說半句「台語」或客語。她真能跳脱黨國史觀嗎?僅從她對自己母語的歧視,可思過半矣!
李筱峰 2022-09-29
台海兩岸有同文同種嗎?

台海兩岸有同文同種嗎?

  中國常對台灣說:兩岸同文同種,所以應該「統一」。 這是政治神話! 中華人民共和國內部就有56個民族,都不同種了,台灣如何和你們同種? 台灣人有百分之八十是南島語族與閩粵移民後裔(嚴格說,也不是漢族,而是百越族)的混血。又怎麼和你「同種」? 至於所謂「同文」,中國原本約有三十多種文字。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前還有21種文字,是被強勢文化霸權「統一」掉的!原本也不同文。 而現在台灣保留傳統漢字,中共則改傳統漢字成所謂「簡體字」,哪有「同文」? 中共不要為了併吞台灣的政治野心,扭曲事實! 台灣內部的台奸,也不要為了諂媚主子,扭曲事實隔海唱和!話說回來,如果「同文同種」才能同一國,那麼不同文不同種的東突(「新疆」)、圖博(「西藏」),可以獨立復國嗎?
李筱峰 2022-09-14
思想的巨星

思想的巨星

年少時代的他,喜歡仰觀滿天星斗,酷好天文,參加人造衛星觀測隊。 他,也喜歡地理,時常獨自繪製地圖。 他,也愛畫圖,時常隨筆塗畫。 他,初三時代,就著手寫新詩,堪稱一位善感文青。 但是長大之後,他並沒有成為天文學家、美術家,也沒有當專職的地理學家,他卻成為知名的文史學家。 他長期研究中國上古諸子、六朝思想,出版許多具批判精神的著作,並涉及近代中國、台灣、東亞的歷史文化與海洋文化的專題。他後來致力於漢學的本土化及台灣文化思想的論述。 他對古籍漢學的深邃造詣,奠基於他的「文青」時代,他回憶說:「高工國文張世漢老師看上我,特別用心教我一人,古文作詩填詞,也鼓勵我寫白話詩。一進入師大國文系所,一個保守古典天地, 我即如魚得水, 發表不少古文駢文詩詞, 在那個的年代, 這些古文體寫作能力被認為學生程度好壞的標竿。確實古文造詣,才能讀通龎大漢字古籍。 社會、大學 都是尊孔儒, 深受五四三〇年代影響,當時我主張白話 ,但不反對文言文。」 他雖研究中國古籍漢學,但是不像台灣許多從事中國古籍漢學研究的人,往往在浸漬於中文古籍之後,就「醬」在其中,建立不起現代性的價值,在國家認同上,也跳不出大中國的框架。誠如彭明敏教授對他的形容,說他「是難得少數精研中國古學而不為中國古學所惑的學者。他精通中國古籍文典,卻能以現代社會的價值、現代國家的觀點,並立足於台灣的主體,來加以剖析批判。」 他,也喜歡攝影,但是他的鏡頭,不止於風花雪月,他更愛捕捉「人間困苦情」。我曾看過他跟蹤乞丐攝影,記錄行乞者的心酸鏡頭,使我看得悲從中來。他更喜愛捕捉歷史鏡頭,有重大事件發生,他趕到現場觀察、拍攝,那是要有歷史意識的人,才能感受到進行中的時事是將來重要的歷史。拙著《台灣史100件大事》中的「中壢事件」的照片,就是他提供的,那是當年他在中壢警察局前面現場拍攝的。 他有悲天憫人的胸懷,他這種同情弱勢者、關心被壓迫者的精神,可能承傳自他的尊翁–一位1920年代參加「台灣文化協會」的左翼人士。 因此他從小嚮往社會主義,曾經崇拜毛澤東,也曾經寄望共產革命。他,這位自命為「工人之子」,回憶說: 「從懂事開始到三十多歲反蔣親共,舒緩心中的鬱卒心情,當時常把心情化成詩,仰慕中共和毛的詩,约有五十多首,寫在白紙和紙片上。」 然而激情過後,他的學思畢竟能歸循理性。他說「中國文化大革命與中壢事件之後,看透中共權力鬥爭的慘烈,也看到台灣民主的曙光,醒悟台灣要靠自己來爭取自由民主,徹底拋棄對中國與共產黨的幻想。」 這位「從毛派走回台灣」的台灣良心學者,就是莊萬壽教授。 莊教授一向批判中華民族主義,天朝封建思想與文化霸權(但他並非「逢中必反」,他欣賞道家莊子的自由主義與自然生態思想)。尤其台灣民主運動崛起後,莊教授由漢學轉向台灣研究,論述臺灣族群、原住民的思想、歷史、文化與教育。更致力於思想的啟蒙與本土精神的傳播。 他曾主持師大「人文中心」,注入台灣文史內涵,發起編撰《台灣文化事典》。籌設師大的台文研究所,以及長榮大學的台灣研究所,致力於建立「台灣學」。至於領導台灣教授協會,以及參與民主文教運動,多不勝舉。 他是我學術思想的導師,社運活動並肩作戰的戰友!他對我的照顧,更令我沒齒難忘! 去年起,莊教授創設「台灣精神獎」,獎勵五十歲以下的青壯年發揮「台灣精神」。何謂「台灣精神」?請看莊老師這本巨著,已有詳細論列。 我很榮幸,也很惶恐,以學生之輩蒙老師指派來寫「序」,實在不敢當! 想起莊老師年少時在台北仍可仰觀滿天星斗,現在台北天空的星斗已不復可見。但是我仰望台灣的文化界、學術界、思想界、教育界的天空,莊教授是一顆閃閃發亮的巨星。
李筱峰 2022-08-30
請習近平聽聽朱元璋的告誡

請習近平聽聽朱元璋的告誡

  中共經常對外宣稱「台灣自古即為中國領土的一部分」,以此做為對台統戰的藉口。習近平掌政之後這句話出現的頻率更高,對台耀武揚威,機艦擾台、實彈演習,威嚇變本加厲! 然則,台灣真的自古就是中國領土嗎?在中國古文獻中,表明「台灣自古不屬中國」的資料太多了。僅舉以下明太祖朱元璋的例子來看: 一三六八年明太祖朱元璋登基,頒發聖旨,指出台灣是一個島國,叫小琉球國,位在中國東南方,與朝鮮國、日本國、大琉球國都不屬於中國統治的國家。原文如下:「東北,朝鮮國。正東偏北,日本國。正南偏東,大琉球國、小琉球國。」記載台灣與中國方位關係,極為清楚。 朱元璋告誡子孫:「吾恐後世子孫,倚中國富強,貪一時戰功,無故興兵。將不征諸夷國名開列於後……小琉球國。」意思是說,不要以為可以在歷史上留名,就可以依賴中國富強,貪圖戰功,隨意討伐,這些週遭十五個國家永遠不可入侵,其中包括當時被稱為小琉球國的台灣。 一三七一年朱元璋又再頒發諭旨:「海外夷國,……不為中國患者,不可輒自興兵。古人有言:『地廣非久安之計,民窮乃易變之原。』」意思是說,海外這些包括台灣在內的島國,如果不危害中國,不可動輒用兵,古人說:土地廣闊不是長治久安之計,人民窮苦才是滋生變亂的源頭。所以朱元璋立下這道永久遵守的告示。 朱元璋這些話,實在很值得習近平和中共當局深省。中共當局也許會說,台灣到了滿清帝國時代就正式被納入中國版圖了。其實,細究中國歷史,滿清入關滅掉大明帝國,其實是中國被滿清滅亡(和所謂「元朝」一樣,中國是被蒙古征服)。所以清末同盟會的革命誓詞,才會出現「驅逐韃虜,恢復中華」,這句話就是從朱元璋學來的,朱元璋舉兵反抗蒙古統治時,就是標舉這句「驅逐韃虜,恢復中華」。同盟會和朱元璋要驅逐的「韃虜」,指的就是滿清和蒙古,驅逐他們,才能恢復「中華」。 中國既然是被滿清所滅,則台灣被滿清併吞,豈能說是中國的一部分? 今天不論台灣,或是朝鮮、日本,皆是「不為中國患者」,請習近平好好聽聽朱元璋的勸告,不要「貪一時戰功,無故興兵」「地廣非久安之計,民窮乃易變之原」! (作者為台北教育大學名譽教授)
李筱峰 2022-08-29
土牛的地名一點都不土

土牛的地名一點都不土

  土牛國小是專門讓土牛來上學的嗎? 哈哈,當然不是,土牛國小的學生不是牛,是可愛的小朋友。 原來「土牛」是台中石岡區內的一個地名。清領時期,為了區隔漢語族與原住民族的界線,挖壕溝分界,以免漢語族侵墾所謂「番界」。壕溝挖出的土堆,狀似臥牛,被稱為土牛,有很多土牛的地方,後來成為地名。 土牛的地名一點都不土,深具歷史意義! 近年來常有偏激者說,台灣沒有閩粵移民,都是平埔族漢化的。這種說法未免幼稚,沒有漢語族移民,平埔族如何自己漢化?「土牛溝」的界內,不就是閩粵移民的開發區嗎? 不過漢語族在開發過程中,常常潛佔、霸佔原住民土地,那些土牛溝、界線,卻不斷往內山東移,原住民的生業範圍漸漸流失! 現在漢、「番」之分,已模糊,大家都是台灣人了。但是這可愛的地名,倒是發人深省。  
李筱峰 2022-08-21
紀念彭明敏教授百歲冥誕

紀念彭明敏教授百歲冥誕

#紀念彭明敏教授百歲冥誕 8/15是彭明敏教授百歲冥誕,今天在濟南教會的紀念追思會,我因為身體健康的緣故,無法參加,深感不安。 我在我的回憶錄《小瘋人生》的第21章〈正副總統與我〉中,寫了很多我與彭教授的故事。這裡僅摘錄起頭,思念彭教授: 本章章名為「正副總統與我」,讀者可能會疑問:「彭明敏並沒有當過總統或副總統,為何列在這一章?」我可以用司馬遷將項羽列在「本紀」的例子來回答。 項羽沒有登過帝位,司馬遷為何將他列入「本紀」?研讀歷史的人都知道,司馬遷的《史記》分「本紀」、「世家」、「列傳」、「表」、「書」五個部分,其中「本紀」所記錄的都是三皇五帝和秦始皇這樣的歷代君王。但是項羽最後在垓下之圍大敗,自刎於烏江之畔,年僅31歲。但司馬遷認為項羽波瀾壯闊的一生,猶似帝王。司馬遷寫到:「然羽非有尺寸,乘勢起隴畝之中,三年遂將五諸侯滅秦,分裂天下,而封王侯,政由羽出,號為霸王,位雖不終,近古以來未嘗有也。」所以司馬遷不以成敗論英雄,詳細記錄項羽一生,雖非帝王,卻將他位列帝位。 同樣的道理,彭明敏教授雖然競選過總統失敗,但他的資質、他為台灣奮鬥的經歷,足堪勝任台灣的總統,只是人生際遇與他昔日的同事好友李登輝不同。所以,我將彭教授寫在這章,談談我與他的接觸。 (詳細就請參閱《小瘋人生》) 照片說明:彭教授蒞臨我的書房,並與他送我的牛石雕合影。  
李筱峰 2022-08-14
中共誤會台獨了!

中共誤會台獨了!

  台灣男子楊智淵在中國被逮捕,中共當局說他從事台獨活動,涉嫌「分裂國家」、「危害國家安全」。 中共對台獨誤會太深了!茲簡單解釋如下: 台獨不會「分裂」中國,自194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建國之後,不曾統治過台灣,台灣海峽雙邊形成各自發展的兩個政治實體,台灣沒有分裂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可能。就好像兩個不曾結婚的人,沒有離婚的問題。 再從國際法觀點看,二戰後的對日和約(不論舊金山和約或台北和約),日本放棄台灣主權,並沒有交由中華人民共和國繼承,因此中華人民共和國並未擁有台灣主權。所以台灣獨立(不論事實獨立或是法理獨立),都沒有造成「分裂」中華人民共和國之可能。 至於說台獨「危害國家安全」,誤會更深。台灣做一個獨立國家,從來沒有想要和中國敵對,不曾想要攻擊中國(不像以前國民黨說要「反攻大陸消滅共匪」),台獨是希望台灣與中國建立兄弟之邦,平等對待,經濟互惠、文化交流,共同締造雙方人民的福祉。 再說,民主自由的台灣,可以提供中國民主化的參考,有利中國,百無一害!所以你們說「台獨危害國家安全」,誤會了! 反倒是,迷信用監獄和戰爭來解決問題,將為國家帶來危害!
李筱峰 2022-08-04
臉書不給我臉

臉書不給我臉

我是Face Book用戶,華文翻譯叫「臉書」,有人以台語文譯成「面冊」。近年來,臉書常常打我臉,面冊常常不給我面子! 這一、兩年內我被臉書封鎖了七、八次,最長的一次封鎖三十天,最近一次封鎖六天。每次封鎖的理由,都說我「散佈仇恨言論」。 我向來崇尚慈悲、人道、自由、人權,「不應有恨」,卻被臉書的審查人扣上「仇恨」標籤,每次看到這種標籤,我都百思不解,我到底哪句話有仇恨? 拿最近被封鎖六天的貼文來看,我回應柯文哲不認為共機擾台的言論,柯說,「擾台的定義很難說,好膽就把他打下來!」我貼文質問並解釋說: 「柯P說『擾台』定義不清。我告訴你:就像是有人在我家窗外窺伺,讓我備感威脅!什麼?你叫我好膽出去揍他一頓!你怎麼不叫他遠離別窺伺?」 貼文發出約二十分鐘後,臉書審查人立刻通知我因「散佈仇恨言論」,已刪除我的貼文,並封鎖我臉書六天。我提出異議,約兩分鐘後,我的異議遭駁回,封鎖定讞。六天解封後,還通知我的貼文「將會移至動態消息較低的位置」。 我想起戒嚴時代,一些提倡民主自由人權法治的文章、書籍,動輒就被扣上「歪曲事實,淆亂視聽,挑撥政府與人民感情,影響民心士氣,危害社會治安」的帽子而查禁,那些查禁理由漫無標準可言。今天台灣已經民主化,成為自由國家,Freedom House評比台灣的自由度九十四分,政府已沒有權力可以用天馬行空的理由查禁人民言論。然而,美國老闆經營的臉書,卻隨時以天馬行空的「仇恨」帽子封鎖用戶。 原來,臉書大量聘用中國人擔任臉書中文審查人。中國自由度只有九分,臉書不能在中國國內使用,臉書的審查人卻對使用臉書的台灣人言論特別敏感,許多獨派的臉書經常以「仇恨言論」為由遭禁。 而真正仇恨言論見諸統派的臉書,卻可暢所欲言。例如日本安倍前首相過世,統派的臉書竟出現慶賀的貼文,隔海與仇日的中國人唱和,就是不會被封鎖;再例如,某仇日媚共政客,故意貶抑八田與一,說烏山頭水庫的基礎源自清代周鍾瑄。前後差兩百多年,規模、工程、影響,天淵之別,他竟能瞎掰,還借此挑撥日台關係,辱罵本土學者...。這種貼文反而不會被認為散佈仇恨言論。 看來台灣應有自己的社群平台! (作者為台北教育大學名譽教授)
李筱峰 2022-08-01
我被臉書扣上「仇恨」的帽子

我被臉書扣上「仇恨」的帽子

我被臉書封鎖六天。 我一向崇尚慈悲、人道,卻落得遭臉書扣上「仇恨」的帽子!
李筱峰 2022-07-21
國民黨曾想向我招手

國民黨曾想向我招手

我看過有一些原本站在反對運動的人,國民黨向他招安,要給他好處,他就靠過去了;也看過民進黨政府沒給他好處(官位),就開始跑去藍營罵民進黨了!這種人,我由衷瞧不起! 國民黨也曾向我招手,我怎麼回應? (以下摘錄自李筱峰69回憶錄《小瘋人生》第13章〈洞見翠谷〉) 〈國民黨曾想向我招手〉 記得我剛進入世新的第一學期,有一位中國國民黨單位的人來找我,問我要不要回「組織」? 我故意裝蒜,反問他:「什麼組織?我是正派的人,從來不參加幫派!」 那個黨棍立刻說明:「李老師,我們知道你以前也是本黨同志,我們想邀請你回來國民黨。如何?」 我立刻嚴正回以顏色:「我現在一有書可教,就立刻參加國民黨,這樣會不會太肉麻?」 這個黨棍聽我這麼一說,尷尬地笑笑而離開。我來不及告訴他,我才不是你們的同志,我以前入黨是被你們威脅加入的,那是我此生最大的污點!(詳見本書《小瘋人生》第7章〈指南山下的黨校叛徒〉)。 我忘了問清楚那個黨棍是來自哪個單位,忘了問他他叫什麼名字。因為當時我打從心底就瞧不起這種人,沒想和他多談。
李筱峰 2022-07-20
〈中國國民黨黨員的成分分析〉

〈中國國民黨黨員的成分分析〉

  (以下摘錄自拙著《台灣史101問》(玉山社)第80問) 來台之後的中國國民黨黨員,可以分析出哪些成分? 這個題目可以寫一本博士論文。此處僅做扼要分析。 中國國民黨的發展與演變,有其不同的階段。早期革命時代的同盟會、民國初年的國民黨,到蔣介石鬥倒黨內各派大老而掌控實權的國民黨,其成分與性質各有不同。若以1949年來台以後的中國國民黨來說,其黨員結構,包括以下幾種成員: 首先,先看國民黨的主體,那就是1949年之後從中國敗退而來以蔣家為首的法西斯統治集團。這個集團,缺乏民主內涵,所以不僅視一黨專政為自然,黨庫通國庫為當然,黨、政、軍、警、特「五位一體」乃勢所必然。 第二種成員,是跟隨國民黨主體來到台灣的外省基層黨員,多屬基層軍公教人員。早期他們不一定都是既得利益者,不過現在他們多的是享有18%,領終身俸的階級。 第三種成員,則是受這個統治集團所迫,為了考績、升遷,而被迫入黨者。或者因為國民黨掌控社會與政治各方資源,非入黨難能發展或生存。 第四類成員,則屬純潔的黨員,他們受黨化教育的洗腦,成為忠貞黨員。國民黨長期的法西斯教育,缺乏民主、自由、人權、法治的內涵,充滿太多諸如「中華民族主義」的意識形態,及「去台灣化」的教育,這套教育使他們「光榮」入黨,成為國民黨的「義民」。他們不知道國民黨的「白色恐怖」、二二八大屠殺、黑金政治、黨庫通國庫等等事蹟,卻只靠國民黨「配給」的口號和標語思考,完全是「巴夫洛夫」式的「古典制約反應」。 第五類成員,是趨炎附勢的投機分子。這類成員聰明有加,不會不知道國民黨的一黨專政、白色恐怖、黑金政治、黨庫通國庫的不是,但他們並不在乎這些,他們的人生觀來就不是基於社會正義與理想,他們加入中國國民黨是因為看上中國國民黨資源多,可以分一杯羹。或是以加入中國國民黨做為他們的晉身階。中國國民黨籍的民意代表、地方公職人員當中,多的是這類黨員。有些地方的黑道角頭甚至以加入中國國民黨來漂白自己。這也是為何近年來因貪污、賄選、詐欺…而遭判刑的公職人員,絕大部分都屬中國國民黨籍。 除了以上類型,還有一些零星個案很難歸類,例如,著者有一位中學同學,因為從學校跳牆外出遭教官發現,教官以入黨為條件免記其過,他因此加入國民黨。這位「跳牆黨員」就不知該歸於何類了? 再者,除了以上類型之外,我們不能說中國國民黨內全無正義之士。或許有人以「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或是「獻身感化」的心情,參與該黨,以期改變之。例如原本出身中國國民黨的雷震,創辦《自由中國》雜誌,鼓吹民主憲政 ;又例如長期支持民主運動、為人權法治呼號、經常敦促蔣政權勵行民主憲政的陶百川,應屬這類黨員。可惜這類黨員少如鳳毛麟角。 時過境遷,過去國民黨黨員的五類結構在台灣民主化之後開始有了變化: 中國國民黨的主体雖然仍以外省權貴子弟為首(特別是馬英九主政之後),但是這個主體已經從過去兩蔣時代的反共陣營,轉變成親共集團;第二類的外省基層黨員,當然也跟著主體而轉變,只有極少數不滿馬的親共而離開;第三類被迫入黨的人,隨著台灣民主化之後,許多人已離開國民黨,或成為「失聯黨員」;第四類純真的黨員也隨著民智漸開,資訊發達,在比例上已明顯下降;反倒是第五類投機分子因為利益所趨,比例更高了。尤其國共合流之後,對岸中國的利誘更大,他們過去可以跟著蔣介石、蔣經國喊反共,現在也可以跟著馬英九親共。這群趨炎附勢的投機黨員在台灣混跡於各級民意機關、政府機構,成為台灣是否會被中共政權併吞的關鍵所在。 分析了中國國民黨的黨員成分,就不難理解民主台灣的危機所在。
李筱峰 2022-07-17
同樣60歲,不同的人生!

同樣60歲,不同的人生!

同樣60歲,不同的人生! 「陽光女孩」可曾體會過林茂生的心境?可曾了解台灣史的辛酸血淚?
李筱峰 2022-07-03
指南山下的黨校叛徒

指南山下的黨校叛徒

政大校務會議議決通過要遷移一尊蔣介石銅像,但是突然有一位劉姓教授跳出來公開反對遷移。在順應轉型正義的政大,還存在着逆潮流而行的反動人士。 我想起我在李筱峰69回憶錄《小瘋人生》中寫到政大的一段文字,如下: 1971年9月,我進入國立政治大學教育系。兩個月後,蔣政權在聯合國的席位被逐出聯合國,這個大時代的故事,我留待後面再談,先來說說政大和教育系。 「國立」政治大學雖然號稱「國立」,但他過去常常被稱為「黨校」。哪個黨?當然是中國國民黨。 這個學校源自1927年中國國民黨在南京籌設的「中央黨務學校」,第一任校長是蔣中正(蔣介石)。1929年,改組為「中央政治學校」,由原屬短期訓練性質的黨校擴充為具有研究部、學院、大學部、各式專修班的所謂「高等學府」。中國對日抗戰時,曾遷到重慶。國民黨撤退來台後,在台復校,成為「國立政治大學」。觀其歷史,黨性之強,不難理解。 我這個嚮往自由主義的青年,闖入這個姓「黨」的學校,注定命運坎坷!尤其抱著要改革教育的夢想,進入教育系,怎能不在「黨國教育」的波濤中滅頂? 新生訓練時,我才知道我們的首任校長竟是「狄克推多」(dictator)的蔣介石,心裡頗為不暢。 但有些女同學的反應剛好與我相反,她們很興奮地叫:「耶!我們第一任校長是蔣總統呢!」。 一個被孫文指罵「本其日本士官、保定軍官之一知半解,而全不知世界大勢,不知未來之戰陣為何物,而以其師承為一成不易也」的一介武夫,竟然是我們的首任校長,有啥好興奮的! (三年後,我遭這個黨校勒令退學!詳見《小瘋人生》第 七章〈指南山下的黨校叛徒〉)
李筱峰 2022-07-03
可憐十萬頭顱血  空換青天白日旗

可憐十萬頭顱血 空換青天白日旗

讀完吾友謝志偉以下的文章,我想起林秋梧(證峰法師)的詩句: 可憐十萬頭顱血 空換青天白日旗 以下請看台灣駐德代表謝志偉的宏文: 〈我的國旗告白〉 今年國慶音樂會上, 我在致詞裏 第一次說了、以下: 有關這面國旗的話: 「當年曾有多少中國人 為這面旗子、拋頭顱、灑熱血,令人感動至今 。 但是來到台灣後,這面旗子、卻也沾滿了多少台灣人 - 勇敢、或無辜的台灣人 - 的鮮血,令人傷痛至今。」 我會這麼說,是要告訴、那些一碰到中國 就將「中華民國和國旗」收起來, 然後對着我們 卻又動不動、又拿國旗、又拿「中華民國」國號 來恐嚇、羞辱我們的人: 這面國旗之所以至今、仍舊鮮紅,是因為 曾在台灣補了幾十年的鮮血! 知道這點的台灣人 在解嚴後、都快四十年了,還在幫、你們撐旗子和面子, 是因為、我們於心不忍 - 不忍你們離根的 中華民國 和 我們紥根的 台灣分裂。 於是,以往是, 中華民國 騎在 台灣頭上,如今 台灣 揹著 中華民國, 合成為「中華民國台灣」。 對你們、於心不忍,就只好、委屈自己,繼續搖、你們的 黨旗。 但是、你們多少要有點節制 。 嫌東嫌西,嫌不夠多,嫌不夠大,還嫌姿勢 。 連那個全家、(馬英九?)幾乎都是美國人的,還有臉、來嫌我們不夠 中國人 。 如果你們、都不演了,那我們也就不瞞了: 就算手裏頭、舉著這面國旗,我們心裏頭、想的還是 台灣, 這塊紥紥實實的土地,自由民主的生活方式, 不是、那個、連你們都拋棄的 中華民國。 因此,這些年來, 看到你們在中共面前是、泰然自若地,沒有痛苦, 沒有掙扎,如此毫無懸念地、拋棄「中華民國」和「國旗」時, 我心裏、其實是鬆了一口氣的:這麼容易被放棄,不就證明, 兩者、根本就不存在久矣? 於是,我們終於有了共識! 是以,你們、想到的是 中國人 辛亥革命, 但是,我們、想到的是 台灣人 的辛苦喪命 。 因此,我對此旗的態度,有舉沒舉, 亳無礙於我對 台灣 的忠誠, 對自由民主的堅持! 你們真情流露 - 反而洩漏真情: 「中華民國」和那面「國旗」 只是用來壓制 、善良 台灣人 的工具 - 其實、早就沒有光復大陸了,頂多、就只剩 光復南路和北路 。 你們如此「舔共」, 希望你們也能明白,我們手上所舉的你們的國旗 幾十年沒褪色而越來越鮮紅, 還有一個別的原因:因為我們一邊舉,一邊吐血啊! 最後,我要聲明, 今天,我並不懷疑 很多人、舉這面國旗時,心裏有可能、是真的充滿感動。 - 戒嚴時代 較難區分 誰的感動、才是真的 。 但是,有感動的人 請務必體諒有些人 實在、有理由感動不起來。 我們願意學習、或可以勉強自己適應 這面、曾染満台灣人鮮血的國旗 代表今天 民主自由的台灣 。 我也一直在努力中,- 手舉此旗時, 只想到青天白日,忘掉滿地紅, 也忘掉我、舉此旗時,你們中多人 曾/正在中國向五星旗致敬 。 但請你們也以同理心試試了解 台灣人 的心境 。
李筱峰 2022-07-01
政治王祿仔仙

政治王祿仔仙

  日前所謂「台灣民政府」違法吸金案歷經桃園地院宣判,多人遭判刑。數年前「台灣民政府」出現時,我曾接受主謀者林志昇訪問之後,我即對此組織甚感憂慮,不僅擔心許多期待台灣獨立的朋友會受騙,更擔心這種類型的「台獨」運動將對台獨造成傷害。 「台灣民政府」對外宣稱,台灣屬於美國的一部分,不受中華民國政府管轄,他們自行印製國民身分證、車牌與畫分行政區,並虛構美國軍政府將接管台灣,屆時台灣民政府身分證可通行無阻,新台幣也會一比一換成美金。不少純真民眾紛紛捐錢加入,讓他們違法吸金逾七億元,受害者逾四百人。不少人將一生積蓄投入,事後發現被騙,有人因此燒炭輕生。 台灣民政府2018年於南投縣草屯鎮舉辦遊行活動。(記者佟振國攝)     這類政治「王祿仔仙」在台灣史上屢見不鮮,從清領時期的抗官民變,到廿世紀的日治時代還繼續出現,我舉兩例來古今對照: 一九○七年北埔事件,主謀者蔡清琳動員北埔一帶的隘勇、樟腦工、原住民。他宣稱:「我與清國已取得聯絡,被任命為『聯合復中興總裁』,協力要將日本人趕出台灣。不久清國兵將在舊港登陸,攻擊新竹。我們要和他們相接應,應先佔領北埔,把北埔的日本人全部殺死,隨後再去新竹和清軍會師...。」群眾跟著他去襲殺當地日本官廳人員及日本居民共五十七人。蔡清琳率眾約兩百多人攻到新竹附近,沒有見到任何清兵,只見前來鎮壓的日軍湧到,蔡等人立刻倉皇潰散,退入山區。原住民知道受蔡清琳的騙,心有不甘,乘蔡睡覺時將其腦袋砍下。 一九一五年的噍吧哖事件,余清芳以宗教迷信動員民眾。他們拿著傳統刀劍干戈和宗教法器,幻想「我朝大明國運初興」,要建立「大明慈悲國」。他向信徒宣稱:「 我埋寶劍於山中,及時拔劍一分長,便可一舉殺敵一萬,拔劍三分,殺敵三萬…。」簡直是近代中國義和團的台灣版。他還說:「人民不分貧富一概免稅,也不受法律約束,享有絕對自由。」雖然慷慨抗日,卻是悲劇一場。 猶記彭明敏選總統時,幕僚建議他明說中共不會攻台,彭教授以「我怎知他們會不會發瘋攻台」回應,這才是政治領袖。 任何政治運動最忌天花亂墜的「王祿仔仙」,民眾要有判斷「王祿仔仙」的能力。 (作者為台北教育大學名譽教授)
李筱峰 2022-06-28
林保華回應《小瘋人生》

林保華回應《小瘋人生》

我尊敬的好友,知名政論家林保華兄,讀完我的回憶錄《小瘋人生》中冊之後,給我如下的回應。我如獲至寶,轉貼於下: 今晚剛把筱峰兄的《小瘋人生》中篇看完。後面部分談到他1990年第一次到中國的觀感,很有趣味,其中談到正趕上學習雷鋒的宣傳。在我的新著《用鮮血和謊言寫下的百年中共黨史》中,我已經懶得把1963年學習雷鋒這一段寫進去了。 本質上,這是當時樹立對毛澤東個人崇拜的插曲之一,因為雷鋒之所以成為英雄在於他學習毛澤東著作。為宣傳雷鋒,還創作好幾首歌曲,現在還列入“紅歌”裡面,我會背其中的一首《唱支山歌給黨聽》。不過,1980年代初期剛改革開放時,就有人出來揭露,所謂《雷鋒日記》,並非全是雷鋒自己寫的,而是他死後當局組織人馬加工編寫的,以達到宣傳的效果。 中共都敢修改李光耀與希拉蕊的回憶錄,為何不敢編造自己人的假日記?毛澤東為燒煉鴉片塌窯而死的張思德寫《為人民服務》也是這個時候揭發出來的。但是這些很快被當局消音,因為完全動搖了中共與毛澤東的根基,是鄧小平、陳雲、王震等人所無法忍受的。但是當局也不好意思再把雷鋒拿出來宣傳,到了六四屠殺之後,政治肅殺,雷鋒才得以復活。 所以我對中共所宣傳的“好人好事”的英雄模範人物完全不信,因為他們都是中共為達到政治目的編造出來的。
李筱峰 2022-06-26
「七家灣史前文化遺址」

「七家灣史前文化遺址」

「七家灣史前文化遺址」是台灣史前文化的著名考古遺址。(由我的好友知名考古學家劉益昌帶隊發掘)。 我來武陵農場度假,特地選擇在遺址上面的武陵富野度假村入住,感受一下四千年前(下層文化)及一千多年前(上層文化)的先民的身影,想像他們的農事生業。發思古之幽情! 我一個人在七家灣文化遺址公園內徜徉,沒有半個遊客進入,他們是不了解?還是對此無興趣? 明明有遊覽車來到旅館,但是導遊、領隊就是不帶隊來此參觀、解說。 台灣人的歷史意識相當薄弱!這是過去國民黨長期「去台灣化」的教育有以致之。 對自己土地上的歷史無知,就很難培養對自己土地的感情與認同。    
李筱峰 2022-06-23
政治野心家喊空話 人民就要打真仗

政治野心家喊空話 人民就要打真仗

  諾貝爾和平奬得主史懷哲說過:「除非人類能夠將愛心延伸到所有的生物上,否則人類將永遠無法找到和平。」 諾貝爾文學奬得主以薩辛格(Isacc B.Singer)也有類似的話:「我對於人類是否能很快結束對動物生命的漠視頗為悲觀。只要人們讓動物淌血一天,世界和平就沒有到來的希望。」 英國音樂人喬治男孩(Boy George)也說:「我深信,只要繼續殘殺動物,我們也會遭受到同等的命運。正如蕭伯納所言:『殘酷』所產生的子嗣即為『戰爭』。」 吃素的發明家愛迪生也說:「除非我們停止殺生,否則我們還算是野蠻人。」 哇!以上這麼多素食者對人類提出這麼高超的道德要求! 若以這麼多素食者的道德標準來看人類,當今人類實在比「野蠻」更等而下之! 戰爭不斷,同類相殘的人類,如何冀望他們會愛惜動物?他們能先疼惜人類自己,就很阿彌陀佛了! 然而這一切「比野蠻更等而下之」的爭戰,最可惡的關鍵在於那些可惡的政治野心家! #政治野心家喊空話, #人民就要打真仗! 希特勒要發揚優秀的日耳曼民族精神;墨索里尼要恢復古羅馬帝國的光榮;普丁要振興大斯拉夫民族的地位;習大大要促進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政治迷思,讓這些政治野心家無視於人的生命,而發動侵略戰爭! 現在每天,有多少烏克蘭的軍民不停的死傷?每天,有多少俄羅斯的青年命喪異國的戰場?每天,有多少烏、俄雙方的家庭在哀傷悲淒中度日? 戰爭到底能解決多少問題?發動戰爭的人永遠感受不到人民的生離死別、家破人亡的悲慘! 「古來征戰幾人回?」、「可憐無定河邊骨,猶是春閨夢裡人」。詩人的眼淚,軟化不了政治野心家的鐵石心腸! 人類如果繼續迷信戰爭、縱容野心家發動戰爭,人類永遠沒有高度的文明!人類相殘不止,更遑論要愛惜動物了! 愛迪生、史懷哲….你們地下有知,只能繼續喟然長嘆吧….!
李筱峰 2022-06-21
台灣的聖山

台灣的聖山

我小時候的教育,國民黨要我們熟背中國的「五嶽」;確不讓我們知道大霸尖山是我們泰雅族的聖山、塔山是我們鄒族的聖山、都蘭山是卑南文化人的聖山⋯⋯。 總之,當時台灣的教育,遠離台灣! 只有殖民教育才會這樣! 李登輝主政之後,才開始有「認識台灣」的課程,但是藍營政客和藍民,卻開始叫罵! (我們小時候接受怎樣的法西斯教材?請看李筱峰69回憶錄《小瘋人生》第四章)  
李筱峰 2022-06-21
「反共抗俄」的標語落漆了

「反共抗俄」的標語落漆了

「反共抗俄」是兩蔣時代國民黨喊得響徹雲霄的口號! 現在「反共抗俄」的標語已經落漆了! 在偏遠的山上偶見這個落漆的標語,顯得彌足珍貴。 今天國民黨人看了,不知道有無一點自省能力? 當年你們為了這句口號,不知道殺了多少人! 現在你們卻翻臉媚共去了!  
李筱峰 2022-06-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