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時中有苦勞更有功勞

 

陳時中2017年2月8日接任衛福部長,就任1985天。於2022年7月13日接受民進黨徵召參選台北市長,隔天請辭 衛福部長投入選戰。圖 / 取自陳時中臉書

最近常常在一些群組上聽到「陳時中沒有功勞也有苦勞」、「陳時中功大於過」……,這類似是而非的論點。從防疫的專業角度來看,完全不是事實。

陳時中不是落跑去選市長,而是完成階段性任務,轉戰另一個跑道,挑戰服務台北市民的機會。

陳時中不僅有苦勞,更有功勞,在700多個日子以來,他全心投入防疫工作,幾乎沒有時間休息。在全世界,甚至於世界衛生組織都對於新冠肺炎病毒不甚了解的情況下,就義無反顧地勇於披掛上陣,擔任疫情期間壓力最大的防疫中心指揮官。在不採取激烈的封城手段下,運用公衛措施、科技防疫與公開透明的防疫政策與數據,與民眾建立信賴的關係,讓民眾願意主動配合政府防疫,開創了舉世稱羨的防疫成績。

作者認為,台灣的防疫表現有目共睹,疫情指揮中心指揮官陳時中功不可沒。圖 / 民報資料庫

不僅在疫情爆發之初,指揮中心籌組口罩國家隊,讓每位民眾都可以在一定的限度下取得最基本的個人防疫利器,讓民眾免於無罩可戴的恐懼。加上宣導勤洗手、勿碰眼口鼻等措施,台灣打贏武漢肺炎病毒的第一戰。在口罩需求壓力稍微舒緩後,立刻將口罩傳送其他有需要的國家,充分展現台灣樂於分享、願意分享的世界公民胸襟。

有人說,現在疫情仍然嚴峻,陳時中捨棄防疫指揮官這個吃力不討好的職務,落跑去選台北市長,這完全是胡說八道、顛倒是非。陳時中力守這700多天,具有重大的意義,若不是他的戮力從公、運籌帷幄,將台灣防疫大作戰的戰線,從病毒殺傷力最強、致死率最高的病毒株如Alpha、Delta開始,把台灣堅守到傳染力特強、但致死率偏低的Omicron,這是全世界稱羡的防疫成績。

試想,如果二年多來從Alpha到Delta疫情沒有控制好,台灣可能會像其他國家一樣,不知道要多死多少人。

從公共衛生的角度來看,病毒為了生存下去,本來就會不斷變異來適應環境,這是一種自然演進的過程,在疫苗施打率提升及Omicron流感化的趨勢下,各國紛紛採取「與病毒共存」、逐漸解封,恢復正常生活已成為世界各國的共識。

根據各國的經驗,在這個階段,染疫的人數本來就會逐漸攀升,直到染疫的高峰期之後,才會緩步下降,而此時的Omicron變異株或新型態的BA.4和BA.5,感染後大部分沒有症狀,要清零根本不可能,雖然都具有超強傳播力,但致死率已經大幅下降,只要將致死率控制在一定的程度,就可以將疫情的衝擊降到最低。因此,不能以Omicron每天還感染多少人就誤認為防疫不佳,誤以為是指揮中心做不好。對抗COVID-19疫情,陳時中指揮官已算是完成階段性任務,可以毫無遺憾地轉戰另一個充滿挑戰與機會的跑道。

這樣的防疫成績單,放在世界各國都值得被稱讚與肯定,是非常了不起的成就、非常偉大的功勞,不僅僅只是苦勞。不但沒過,且有大功。台灣人都應該會感謝及了解,想要以防疫不佳來打擊陳時中的政客們不但不智,也太看輕台灣人民的智慧了。

< 資料來源:《民報》【專文】引用網址 >
分享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