禹湯文武與太宗太祖

 

以為台灣已經熬過「魚」湯文武周公的神話時代,沒想到又出一個白目仙,近法定退休之年,卻還在找人比「聰明」,拉唐太宗、明太祖比偉大,吹噓市府人事各色雜陳,沒有藍綠「惡鬥」。

蔣介石敗逃台灣,搬「魚」湯文武周公,編織繼承中國「法統」的神話,並沒有吹牛「智商」高,更不必去計較比誰「聰明」。

天下父母心,有人稱讚你未成年子女聰明,你會心花怒放;但如說你年逾半百的兒子聰明,你不罵他「三八,不識字」,至少要翻白眼,回家責問媳婦,最近給他兒子吃什麼廢料。

白目仙卻把幼齒的測驗當終身成就,在離聰明遠,距糊塗近之年,還要比「聰明」,真是忘年的糊塗。

孤芳自賞的白目,志不在小,說政治不難,只要「做對的事」,台灣只有選他當總統,才能終結藍綠「惡鬥」;一臉權威,卻不知民主為何物。

冷戰時代有人比喻民主體制為拳擊,有界限,有規則,有裁判,有觀眾,兩方大打出手,輸贏立見;共產制度像在被單下厮殺,只有終局活的一方出現,才知輸贏。

白目仙厭惡民主競爭,自認市府小廟包容紅藍綠「合作」,自己高高在上當太宗太祖,任意「做對的事」,這是專制獨裁者唯我獨尊,不受約制的「偉大」。

「做對的事」很動聽,卻是玄虛空洞,現代公共事務,有法律、道德限制,有分權制衡的政治限制,重點在政策選擇與成本,並不是皇帝做的事就叫「對的事」。

白目仙自作聰明,附合毛習,相信共黨專制專政比民主體制優越,羡慕獨裁的效率,訪延安以學毛,攀千年皇帝吹自己偉大,但新依附的唐太宗,早被老毛抹黑:唐宗宋祖「稍遜風騷」。白目仙,你的名字叫糊塗。

(作者是資深新聞工作者)

< 資料來源:《自由時報》《鏗鏘集》引用網址 >
分享文章:

作者 王景弘

王景弘
王景弘曾任《聯合報》記者、選述委員、駐美特約撰述、紐約《世界日報編譯、《經濟日報》駐美特派員、《聯合報》駐華府特派員,以及《台灣日報》主筆。著作有《探訪歷史:從華府檔案看台灣》、《沒有英雄的年代》……。目前每週在《自由時報》撰寫〈鏗鏘集〉專欄。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