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別三仙


邱義昌、李賢淇和賴義雄三位傑出的留美前輩好友先後辭世,留給美國台灣人社團無限哀思。這三仙有一個共同特色,熱愛台灣,奉獻台灣;他們都追求台灣獨立自主的地位,並思考達成理想目標的的策略。三仙在美國與我都有奇特的交集。


由左至右:邱義昌、李賢淇、賴義雄。(圖片為陳如媜所攝,鯨魚網站合成。)

 

義昌兄是三仙之中,我最晚認識的一位。當然,我早知道他為台灣人社團服務奉獻,凡事廣微徵眾議,深受同鄉敬重,但他求學在北卡,工作從西岸到東岸,最後落腳新澤西州,在地緣上並沒有交集的機會。

意外的是,他在卸下全美台灣同鄉會會長之後,變成我的「新聞同業」,以副發行人身份,把台獨運動的主要媒體「台灣公論報」移到新澤西州作業,而且打電話找我替公論報寫社論與專欄。找一個黨國統治時代在國民黨媒體工作一輩子的人,替台灣公報寫社論,那是駭人的事,也展現義昌兄的心胸與膽識。

義昌兄性格溫和,說話慢條斯理,是一位不會因與人意見不合而吵架的人,我替「台灣公論報」寫了幾年社論,直到它改成不定時電子報為止,他沒有要求我寫什麼題目,也沒有要求我改動立論,反而是不時徵求我對同鄉會一些活動與文件的意見。

義昌兄與雪香嫂偶而來華府地區與他們的兒孫相聚,在回去前總要順路約我一敘,一份加州捲、天婦羅,天南地北聊,小店主人也是嘉義人,不但奉送小菜,有時也加入我們開講。

幾年前他因膀胱癌動手術,情況令人耽心,但他豁達開朗,對此生有雪香嫂相伴,有機會服務同鄉,奉獻台灣,己無遺憾。即使如此,送走義昌兄,台灣人老將又折損一人,心情還是無法平穩。

賢淇兄在疫疾肆虐的去年辭世,受疫疾影響,華府同鄉還未能替他辦追思會。

賢淇兄是我到美國讀書碰到的第一個台灣同鄉,一九七一年我到密蘇里大學時,他已經在農學院當助理教授,那時密大台灣學生沒有幾人,「中國同學會」是一個親共的香港學生當頭,我們不參加,賢淇兄邀我這個新台灣幫參加台灣同學聚會,唱台語歌,讓我第一次感受到在異鄉唱台灣老歌竟是如此親切。

後來賢淇兄到華府美國聯邦政府農業部工作,我在一九七八年也到華府擔任黨國報紙特派員,我們又重逢。賢淇兄對同鄉會服務很投入,他擔任會長時,主辦感恩節餐會,也以「驚人作風」,邀請我這個黨國報工作者演講,並回答同鄉對台灣政局及媒體壟斷與不公的問題。

我跟華府台灣同鄉會的互動,就是賢淇兄起的頭,在我退休前「不便」參加同鄉會活動,但退休後我也加入成為會員。賢淇兄在六十歲之年決心離開農業部,回台灣任教中央大學,教育晚進,直到中大退休再回美國,我最後一次看到他是在賴義雄兄的追思會,當年密大英挺一青年,轉眼已成輪椅老人,幾乎相對無言。

義雄兄在二0一八年過世,他是一生只考過一次初中升學考試,以後都是保送的優秀生,從美國名校西北大學獲博士學位後在威斯康辛大學任教,後來轉到華府民營公司任職,專心國防科技。我和他大約同一時期到華府。

義雄兄替我介紹朋友時,最習慣說「這個人很容處」,其實與人容易相處就是他的性格。他有自己原則的堅持,但不會排斥不同路的人,朋友遍及各領域,活躍同鄉會,還擔任過康寧祥黨外雜誌的美國代表。

他不是「台獨聯盟」成員,但國民黨把他當「台獨份子」,列入黑名單,經康寧祥找蔣孝嚴交涉才得回台灣奔外祖母之喪。後來國建會還邀他回去放砲,國民黨當局更套用他的話宣傳海外台獨也支持開放老兵探親。

義雄兄活躍於同鄉會,在李登輝執政後,台灣政局演變令人眼花潦亂,同鄉會的聚會,特別是每年一度的感恩節餐會,一定有時事座談會,通常是找義雄兄主持,而他認為我「比較懂」國民黨那一套,總拉我湊一腳。他和義昌、賢淇兩仙一樣,都是能聽別人意見的人。

五年前,黃文局兄邀約留美前輩共同認捐,成立「全球台灣研究中心」,義雄兄從國科會國家實驗研究院董事長退休回美,文局兄力邀他擔任研究中心董事長,在籌備時邀我參加討論,提供意見。他擔任兩年董事長,改由前台灣人公共事務會會長陳文彥擔任。

義雄兄與前美國在台協會高雄處長唐能理熟識,跟他學打高爾夫球,在知道我也喜歡小白球後,我們也常上球場比畫。唐能理健康出問題,義雄兄嫂就成我的固定球伴。他們夫婦情深,打球很有意思,玉法嫂打出一個好球,義雄兄一定高聲叫「水」,但又不甘讓太太專美於前,輪到他揮桿,就想拼它一把,而高爾夫球這玩意,業餘玩票要不突槌,就是不能用蠻力,結果履試不爽,他替太太喊「水」之後,自己一定突槌。

他常用一枝桿子打到底,這不是正常打法,我常勸他照自己每一桿能打的距離選擇桿子,他就要我「指導指導」,但這一指導,我才發現他是左手大將,我說要「這樣這樣」,他跟我比畫,卻是「那樣那樣」,鬧了許多次,我才記住他是左手大將,我的右拐子不會「指導」。

義雄兄走得很突然,在他們夫婦赴印度旅遊前夕,文局兄來華府有一場餐敘,大家祝他們旅途愉快。從印度回來後,很高與給我打電話,說他們一路平安,沒有中到去印度回來一定生病的魔咒,我說我左腿關節扭傷,等好轉再上球場,沒料到過幾天便接到他腦溢血的惡訊,他去印度前的餐會竟是最後晚餐!

義昌兄四月二十日才辭世,賢淇兄去年走,義雄兄轉眼已經走了三年,回憶和送別這三仙,我感念他們對台灣的奉獻,和引介我為台灣人社團盡一份心力。 

< 資料來源:鯨魚網站引用網址 >
分享文章:

作者 王景弘

王景弘
王景弘曾任《聯合報》記者、選述委員、駐美特約撰述、紐約《世界日報編譯、《經濟日報》駐美特派員、《聯合報》駐華府特派員,以及《台灣日報》主筆。著作有《探訪歷史:從華府檔案看台灣》、《沒有英雄的年代》……。目前每週在《自由時報》撰寫〈鏗鏘集〉專欄。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