呂秋遠相關文章

加油!小煌!

加油!小煌!

不要再留言問我,要不要讓林智堅入獄服刑了。 我就來提上次差點讓人家入獄服刑的經驗好了。上次,我代表被害人對李議員提告,因為損害賠償時效已經過了(事實發生起超過10年),所以原本當事人根本沒有要賠償,就希望依法處理,所以才會有入獄服刑的主張。但是後來加害人同意道歉賠償,在我的建議下,被害人才勉強同意和解。 可是,各位知道,提告以後,地檢署光是送交中山大學學術倫理委員會鑑定,到鑑定結果出爐,就花了多久時間? 2020年7月提告,送到中山大學學術倫理委員會鑑定,但是直到2022年1月才送回來結果。就各位所知,當然是成立。因為整本都抄襲,要鑑定應該非常容易。 可是,即便整本都抄襲,鑑定這件事,也花了當事人與中山大學1年半的時間。在這期間,檢察官沒辦法開庭,就只能等結果,但是在等待時間裏,當事人的煎熬,實在不足外人道。 所以,台大能這麼快就做出決議,相當的令人敬佩,往後的論文抄襲鑑定,如果都能這麼快就好了。既然台大學術倫理委員會可以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就認定林智堅抄襲,那麼余正煌提告,檢察官應該很快就可以把林智堅起訴,這時候,就有機會可以把論文謝詞裡,感謝的對象,讓他入獄服刑了。 當然,提告會有誣告的風險,但是既然有台大倫理委員會的背書,又何必擔心?為了捍衛自己的權利,建議余先生一定提告,才能捍衛自己的清白,告訴人家如何在六個月內可以寫完論文,讓讓林智堅入獄服刑。 加油!小煌!  
呂秋遠 2022-08-09
這就是台灣二十幾年來的進步

這就是台灣二十幾年來的進步

許多人對於1995年與1996年的股市危機,大概已經印象淡薄。1995年7月,李登輝總統訪問美國康乃爾大學,1996年,台灣又進行第一次總統大選,中國惱羞成怒,陸續在台灣海峽周邊發射飛彈,實施軍事演習。股市從7051點跌到4503點,跌幅高達36.1%。而當時天龍國的有錢人,紛紛拋售房地產,以為兩岸即將開戰,造成成交量上升、價格下降的難得場景。 而今天,中國再度因為裴洛西訪問台灣,再次實施軍事演習,對外宣傳要封鎖台灣海峽三天。但是台灣股市卻只是呈現震盪情況,上櫃指數甚至還小升。台北房地產,降價、拋售?想都別想。為什麼? 因為,不論是外資、台灣民眾,乃至於中國人本身,都不認為中國會開戰。畢竟中國共產黨即將召開全國代表大會,習近平也即將連任第三屆,突破鄧小平都不敢想的永久連任制。沒有後勤、沒有準備,怎麼打?當作在玩三國志,運兵運糧都不用時間與成本嗎?他們就是「只能」發射飛彈,至少對國內人民可以有所交代。 可是,演習是要錢的,浪費這麼多錢,到底達到了什麼效果?中國人存錢,會領不出來,去抗議會被打、領出來還得謝謝黨中央。中國人買房,會被坑殺,房子拿不到、蓋不好,還得繼續繳貸款,不然社會信用不良,會被註記以後不能上好學校、搭高鐵與飛機。中國女生出門,要小心被綁架賣到山區當生育機器,警察與村民一起合作,報警也沒用。中國女生在外面吃飯,被搭訕、騷擾後要甘之如飴,不然被打以後討不回公道。 這些都是真實案例,不是特例,而是普遍存在中國社會裡,但是中國政府視若無睹。只因為要封殺世界上所有政治人物來訪問台灣、封殺台灣與世界各國的人交朋友,辱罵法國官員、威脅立陶宛廠商、恐嚇台灣民眾、利誘所有缺錢的國家,寧願花大錢秀肌肉、買支持,讓其他國家不准承認台灣獨立存在於世界。但是他的人民,基本生活人權都成問題,存錢不保、買房不好、外出會倒、吃飯得跑,這些發射飛彈、飛機擾台、動員演習的錢,可以照顧多少中國人民?卻用來滿足中國政府的「面子」? 台灣人不是最喜歡說,這筆錢可以換多少營養午餐?師爺,你給我算算,這筆錢可以讓中國兒童吃多少營養午餐? 「Последнее китайское предупреждение」,這是一句冷戰以後,俄羅斯發明的諺語,叫做「中國的最後警告」,意思是指,中國最喜歡警告別人,但是警告以後,就會無疾而終。中國花了這麼多錢「警告」,就為了美國眾議院議長訪台,當然為了殺雞儆猴,可是,這種警告對於多數知道中國內部已經矛盾叢生的人來說,根本已經無效。更何況,誰是雞、誰又是猴?1996年之際,台灣才剛從戒嚴時期脫困,資訊不發達,對於中國這些警告,當然覺得害怕,但是,現在誰害怕? 經過這二十幾年,台灣人慢慢學會,投資中國風險很高,不能孤注一擲;台灣人也知道,中國要攻打台灣,必須有長足的準備、跨過台灣海峽運兵,一點也不容易,可能會全滅在外海或登陸上;台灣有能力獨立於中國之外,不用一定要是中國的附庸,越來越多的外國朋友,願意在台灣出現危險的時候,伸出援手。最重要的是,我們越來越有自信、越來越知道民主不是最好的制度,但卻可以讓我們不斷改善缺點,也越來越有能力與知識,去分辨是非、好壞、對錯。 這就是台灣在二十幾年來的進步。但是中國,彷彿還停留在大清國的好時光裡,以為義和團可以扶清滅洋。否則,中國駐法國大使,怎麼敢在公開場合叫囂,一旦統一以後,要對台灣民眾「再教育」,就像新疆、香港設立集中營一樣,培養台灣人的「愛國主義」思維? 中國的演習只有一天就結束了,即使這天,我們照常上班上課出去玩,但是這件事對於台灣人的傷害,將會永遠被記得。對於一般民眾而言,最困惑的恐怕是,為什麼外國政治人物不能來台灣?一旦來了,就會被演習、被恐嚇、被威脅?為什麼,一旦跟中國統一,我們就得要當次等公民、被再教育?為什麼我們在這幾年不主動加入聯合國、不刺激中國、不談台灣獨立,還是會被中國出征? 為什麼,田馥甄不過貼了張義大利麵早餐照片,就要被迫下架? 沒關係,其實我們也不用知道為什麼,因為答案早就已經在。但是放心,我們會好好的,而且,會越來越好。
呂秋遠 2022-08-05
裴洛西真的來了

裴洛西真的來了

裴洛西(Nancy Pelosi)來台灣了。她不是颱風,明天也照常上班上課,但是,她真的來了。 她是現任眾議院議長、總統接班的第二順位、政治排名第三高,也是史上訪問台灣第二高層級的政治人物,在1960年,也就是她20歲的時候,艾森豪總統曾經訪問台灣,那幾天,為了報復,中國砲擊金門17萬顆砲彈。 裴洛西一直到47歲才開始從政,擔任加州眾議員。原因是,她有五個孩子,等到最小的孩子開始上學以後,她才決定挑戰政治。能挑戰五個孩子,政治一點都不難,是吧?但是她從政以後,才真正顯現出她個性的堅毅特質,她曾經在1991年訪問北京時,在天安門拉黑布條,上面寫著「獻給那些為中國民主而犧牲的人」,當時被驅逐出境。她是天主教徒,但支持墮胎、同志婚姻。她譴責中國的新疆集中營、西藏鎮壓政策、打壓異議人士,希望美國可以透過貿易制裁改善中國人權。在78歲的時候,為了支持移民,她可以連續站著發言八小時。她在四月飛到烏克蘭,支持澤倫斯基總統;現在,她訪問亞洲,而且堅持要來台灣。 有些人反對她來台灣,不外乎就是「她來幹嘛?只會製造麻煩而已。你看看,大陸已經開始制裁台灣,很多食品都不能進口,往後會有更多的制裁措施,兩岸說不定還得開戰。她能帶給台灣什麼?什麼都沒有,反而很多困擾,不要來不就好了。說到底,我們不就是美國與大陸角力的犧牲品而已嗎?」 大局為重,是吧? 可是,為什麼我們要譴責受害者呢?即使有制裁,我們也明明就是受害者,不是嗎?為什麼哆拉A夢來大雄家拜訪,大雄就得要受到胖虎的拳頭制裁呢?這合理嗎?如果這種論調會成立,不就是跟性侵害案件,譴責被害人衣服穿太少,是一樣的道理?這大局,是誰的局?中國的局嗎? 不要引起壞人的遐想、不要帶太多錢在身上、不要穿太少等等,不都是一樣的嗎?就算她只是純粹來住台北的飯店,跟總統聊聊天,有什麼不行?如果有人反對裴洛西議長訪問台灣,那我就要問,有朋友到你家拜訪,結果明天家門口被丟雞蛋、甚至威脅要放火燒你家,你也覺得理所當然?如果因為如此,而有人要我們付出代價,我們應該憎惡的對象,究竟是中國,還是美國,甚至是台灣政府? 你還是反對?那我問你,為什麼當年你不反對艾森豪來台?因為還沒出生?不,是因為你害怕。害怕當年的獨裁、害怕現在的民主,但卻坦然的享受所有的自由。 至於中國,又要軍事演習嗎?那就來吧!我們曾經不只一次的被恐嚇,從1949年、1996年,乃至於現在,每次就是威脅恐嚇。但我們每次也都挺過來了,不是嗎?而每一次的經驗,都會讓我們更成長、茁壯,也更推向自由民主的那一邊。誰又會想要跟威脅我們的壞人當親人、當朋友? 她的到來,本身就具有意義,因為她落實了台北旅行法的規定,從她以後,美國官員就可以堂而皇之的來到台灣,與台灣官員討論雙方合作事宜,不論經濟、科技、貿易、軍事等,台灣都可以更直接的與美國政府溝通,讓台灣人有更好的待遇。往後,也會有更多其他國家的政治人物願意訪問台灣,讓雙邊合作更為緊密,不畏強權、勇敢向前,這就是她來的意義。 客人要來,我們就是盡力歡迎、好好款待,然後期待下一次更美好的相遇。老是想著,她來幹嘛、別人不喜歡、別人不開心、別人可能會懲罰我們,又何必呢?好不容易有人打破惡鄰居設下的魔咒,願意踏進我們家門,讓往後更多客人可以來,我們就好好的招待這位風塵僕僕的老人家,這樣就好。 裴洛西議長,歡迎來台灣。
呂秋遠 2022-08-03
張學友為什麼沒有上過春晚?

張學友為什麼沒有上過春晚?

「香港這25年經歷了很多,高高低低、起起伏伏,但因為我是和這個城市一起成長的,我從這裏出生,從這裏長大,我仍然相信這個城市,仍然希望這個城市會變成一個比以前更加好的城市,香港加油。」 這是張學友在7月1日,為中國央視的香港回歸25周年的錄影內容。但是,這段話隨即遭到大批中國小粉紅圍剿。理由是,張學友沒有談到祖國,這是香港藝人談政治的時候,一定要提到的兩個字。另外,說香港高低起伏,似乎在暗示香港現在不好。最後,香港加油,這是反送中的禁語,就像是光復香港一樣,怎麼能用? 對於這批小粉紅而言,張學友的表現當然讓人失望。說好不談政治,但是他曾經在1990年的《人間道》這首歌裡唱過,「少年怒,天地鬼哭神號,大地舊日江山怎麼會變血海滔滔,故園路,怎麼竟是不歸路,驚問世間,怎麼盡是無道」,聽起來就是在諷刺六四天安門事件。還曾經在1989年參加《民主歌聲獻中華》演唱會,代表他也全然不是不沾鍋。 張學友迫於無奈,只好發表聲明,表達「謝謝大家對本人(一蟻民)的言行的監督,本人會本著身為中國人在大家監督下,繼續努力做一個好人,做一個好歌手。」而這個對於張學友來說,不大不小的風暴,也在官方媒體支持下,安全落幕。 一個世界聞名的歌手,為了香港加油,最後竟然要稱自己是蟻民,而且還要求大家繼續監督他,身為中國人,實在太過沉重。那麼,張學友的政治立場究竟是什麼? 奇怪了,張學友為什麼要告訴大家,他的政治立場?就像是張學友沒有上過中國春節晚會這件事,對於某些人來說,實在難以想像,這是數以億計的中國人都會收看的節目,上了春晚,就等於兩袖金風。但是,他一次都沒去過,是的,從未。 張學友為什麼沒有上過春晚?表面上來看,每次似乎都有正當理由。有時候,是因為沒時間安排,這是最常用的藉口。有時候,例如2013年,是因為要求更好的節目品質,雙方沒共識。有時候,是因為只唱一首歌,覺得對觀眾沒誠意。但無論如何,絕大多數藝人都想參加的中國春節晚會節目,張學友確實一次都沒參加過。 除了他自己以外,應該沒有人知道真正的原因。 試著推敲看看。從小,張學友就在一個相對貧窮的家庭長大,爸爸是船員,但一直希望透過賭博讓全家致富,這很難,而且賠上了兩個兒子,張學友與張學智。兩兄弟在懂事以後,也開始賭博。1984年,張學友參加了歌唱比賽,而且贏得冠軍,就此開啟他的演藝道路。他賺到的錢,一半給媽媽管理,另一半持續拿去賭博,直到遇到羅美薇,他才下定決心戒賭,演唱事業也越來越好。但是,哥哥就沒這樣的決心,他持續沉迷賭博,即使張學友一再幫他償還賭債,他也未曾戒賭。最後,張學友在幫他還掉六百萬港幣的債務後,兩兄弟再也不往來。但也因為如此,他非常愛家,不論是老婆、女兒,都是他的心頭肉。他對工作認真、對家庭愛護,他守護的點,其實很核心,就是他自己周邊的人、他的工作、他居住的這塊土地,所以才會有香港加油這四個字。 只是,如同張學友說的,可以說武漢加油、上海加油,但是說出「香港加油」,就會變成罪人。或者像是台灣人到了中國,必然要稱自己來自中國台灣,但是中國人自己卻可以說我來自武漢,前面不用加上中國,那就會變成極端的荒謬。要強調的,就是沒有的,所以,那就是一種集體的歇斯底里,瘋狂的審查、瘋狂的文字獄,只為了瘋狂的自尊心,一種集體,先考慮全體,再考慮自己的思維模式。 現在的中國政府,就是以集體意識想要消滅香港人的地方認同。張學友本來沒有強烈的族國意識,他是中國人,也是香港人,但是,從根本來說,他就只不過是想要保護家人的人。但是,有些人,就像是有毒癮的哥哥一樣,就是要他表態,給錢不夠,非得要全家一起陪葬才行,一旦做得不夠,不是不做,是做得不夠,就得要上刀山下油鍋,這或許就是張學友無奈的地方。 但是,香港加油,學友加油,請為了保護自己心中的價值而加油,謝謝你,讓我對於人性,還有香港人,還存有那麼一點希望。
呂秋遠 2022-07-20
謝謝倪匡給我的政治與文字啟蒙

謝謝倪匡給我的政治與文字啟蒙

倪匡阿北在我眼裏,是華文世界裡,最傑出的作家,如果沒有他,我的童年閱讀經驗大概乏善可陳。 在我剛進小學的時候,家附近有一家租書店,是一個外省籍的老伯伯在經營。印象中,一本漫畫在店裡看是2元,租回家是3元。小說價錢不一定,大概是7元到15元。從小一開始,下課以後的童年就是在那裡度過,零用錢也就這麼消失殆盡。就是在那時候,第一次看到倪匡。 衛斯理,是倪匡第一個吸引我的主角。他是一家進出口行的老闆,但是不務正業,生意都交給經理管。他精通各國語言,中國方言跟非洲好幾種鼓語也是略懂。他受過嚴格的中國武術訓練,生命力旺盛,好奇心也是。很會認識外星人,但也很會得罪人。太太是白素,岳父是白老大,中國各幫會的總裁。 衛斯理的故事,在1990年前後非常好,包括換頭、複製人、靈魂、頭髮的假設、像植物一樣的人、把人類當作玩具的外星人等等,都是很厲害的科幻先驅。雖然衛斯理這個人脾氣很差、性格不好,但是,他的冒險經歷,一直是我的啟蒙英雄。1990年以後,衛斯理的女兒出現,就越來越不行,直到《只限好友》這本書,衛斯理退休了。 羅開,號稱亞洲之鷹,他的(性)伴侶很多,大部分都是蘇聯與美國的上校,通常美艷動人,但是他的最愛還是一個外星人。羅開系列的小說,通常香豔刺激,有些情節大概已經跟情色小說差不多。原振俠是一個經常請假的醫生,性格極為軟弱、多情,他跟北非某國家(可能是利比亞)總統卡爾斯(可能是格達費)喜歡同一個女人黃絹,他還有中國特務海棠是他的紅粉知己,美艷絕倫的巫術女王瑪仙只能愛他,但是他卻對她若即若離。木蘭花是冒險家,冷靜聰慧,她與高翔一起破獲許多的國際犯罪集團,也解決很多科學上可以解釋的疑難雜症。木蘭花是倪匡少見的、不歧視女性、沒有外星人的系列。 其實,倪匡阿北的涉獵很廣,幾乎十項全能。他曾經代理過金庸寫《天龍八部》,還把阿紫的眼睛故意弄瞎。雖然在1990年以後的小說,品質就每況愈下,但是,他還是是香港四大才子,而且在我看來,就思想與文字來說,一天寫兩萬字(真的是用稿紙寫,不是打字),兩天寫一套劇本,他應該是香港第一才子。 那麼,論思想呢?以下是他曾經說過的話: 1.論中國夢: 「聽共產黨提出來的口號便覺得很滑稽,實現中國夢?何謂中國夢?整天叫人發夢,你說奇不奇怪?」 2.論共產黨與妓女: 「坊間流傳一句倪匡的話說:『妓女比共產黨更可信。』這句話實在太冤枉了,我從沒有說過這樣的話,熟悉我的人都知道,我很尊重妓女的,這句話對妓女很侮辱。」 3.談一國兩制: 「一國兩制是共產黨說的,共產黨的話什麼時候靠得住?數十年來沒實現過一句話。」 4.談香港的未來: 「共產黨管治的地方怎麼會有希望?沒有希望!等於中國大陸任何一個城市一樣。香港的作用愈來愈小,就剩下共產黨的貪官要在這裡匯錢到西方世界。」 5.談中國的本質: 「(中國)這個國家不屬於百姓,國家是屬於極權統治者的,跟百姓沒關係。」 6.談今生不做中國人: 「鍾祖康的《來生不做中國人》,是天下第一好書,卻不夠徹底,我會說今生不做中國人。」 7.談言論自由: 「言論自由是一切自由之母,沒有言論自由便沒有任何其他自由。」 8.談進步: 「人類之所以有進步,全因為下一代人唔聽上一代話。」 9.談鬼神: 「人幹點好事總想讓鬼神知道,幹點壞事總以為鬼神不知道,我們太為難鬼神了。」 10.談反送中的年輕人: 「我逃走咗就算數,但現在的年輕人沒選擇逃,選擇對抗,我很佩服他們……打壓愈大,反抗愈大。以我個人立場,無論什麼情況,我都站在年輕人立場。」 謝謝倪匡阿北曾經給我的政治與文字啟蒙,也感謝衛斯理、白素、羅開、木蘭花、原振俠等英雄,曾經帶給我的故事。 倪匡阿北,永別了。 (我的書房一角,滿滿一格的倪匡!)
呂秋遠 2022-07-03
大使不是包青天

大使不是包青天

這幾天媒體都在報導中國唐山女性被性騷擾以後被圍毆的事件,但是關於在遙遠的德國海德堡發生的性騷擾事件,大部分人不一定會關心,而許多關心的人,重點也並不是放在性騷擾事件本身,而是放在謝志偉大使。某些人認為,謝志偉身為德國大使,怎麼可以對於國人在德國「被華語文學習中心副主任騷擾」這件事,「無動於衷」? 欸,不是啊!大使在過程中,盡力協調,幫忙聯繫語言學習中心主任,請託她能不能召開性平會調查,還願意捐款1000歐元當作未來可能的訴訟費用,以一個沒有司法調查權與行政調查權的駐外單位來說,還要做什麼,才能滿足被害人代理人的要求? 大使不是包青天,OK? 這麼說好了,試著舉例看看,德國人在台灣被一家「領德國文化部補助」語文補習班員工性騷擾,而這個員工原本國籍是德國,但是已經是台灣人。德國民眾義憤填膺,要德國駐台大使去找補習班,要求補習班一定要召開性平會,「行政懲處」這個已經離職的員工,大使去拜託補習班主任,但被補習班主任拒絕,因為加害人已經離職,又是在補習班成立以前發生的事情,她覺得沒有實益。大使盡力協調,然後德國民眾群情激憤,痛批這個大使瀆職、包庇性騷擾,你覺得合理嗎? 性騷擾案件,確實應該要徹查,但就是要被害人在德國報案,由德國司法機關處理,或者由德國的民間機構召開性平會。台灣駐德國大使,沒有任何權力,可以在德國對一位德國人進行任何司法調查。民間組織要不要組成性平會進行行政調查,也是由他們自己決定,大使無權干預德國民間機構(即使台灣有補助這個民間單位,也是一樣的,補助沒有這麼了不起)。 真正要協助當事人,可以捐款給被害人,請被害人委任律師提告,讓德國司法機構將這個惡人繩之以法。現在某些人,鋪天蓋地的去批判謝大使,而不是協助被害人在德國請求協助,實在過於政治化。或許,其實他們真正的目的,只是想要侮辱謝大使,而不是要真正讓被害人的正義可以伸張吧!
呂秋遠 2022-06-13
從超馬好手,變成一路好走?

從超馬好手,變成一路好走?

我無意判斷林義傑的行為究竟有沒有罪,畢竟我不是承辦律師,對於案情肯定沒有檢察官了解,但是我想介紹一下,關於林義傑,檢察官所認定的事實: 簡單來說,就是林義傑在2021年7月,成立了「真相智財顧問有限公司」,名義負責人是許仁泰,公司資本額是25萬元,都由他一人掛名獨資,林義傑則是實際負責人。從成立公司開始,他們就去取得國外的電影公司影片代理權,再自己大量上傳影片片源到分享網站,民眾看到以後,下載轉傳(BT,下載時同時散佈),再對民眾提告,讓民眾跟電影公司和解,取得和解金以後抽成。成立不到一年,已經提告上千件。 這件事錯在哪裡?檢方認為,林義傑等人的行為,違反了律師法的「無律師證書,意圖營利辦理訴訟案件」罪,以及「包攬他人訴訟罪」。 為什麼?因為,我們國家法律規定,只有律師才能幫不特定人打訴訟,林義傑不是律師,所以不能當國外版權公司的代理人提告,而且不是律師身份,就不能替不特定人進行訴訟程序,取得和解金分成。 林義傑提出的質疑點有三:第一,他是「在做正義的事」,第二,為什麼我本來是證人,後來變成被告?程序有問題!第三,想查水錶就查吧! 坦白說,這樣的抗辯其實很蒼白無力,不如不要說。容我簡單的分析: 1.這一點都不正義好嗎?真相公司去年跟威視與甲上公司簽約,可以網蒐下載影片的民眾,也就是抓盜版,表面上是很正義,但是,怎麼可以把自己取得授權的影片,自己上傳讓大家下載,再去告人家? 如果授權的公司同意他們這麼作,授權公司本身就會有問題了,遑論他們只是代理抓盜版的民眾而已。民眾下載盜版,有違法重製的問題,固然應該檢討,但是他們把影片傳到下載點,讓民眾下載,再去提告取得和解金,難道這樣就是正義的嗎?再者,處理訴訟,根據法律規定,就是只有律師能作,林義傑沒有律師執照,為什麼可以替別人提告、伸張正義? 2.證人變成被告,是很常見的,這一切都要怪他自己。因為公司負責人是許仁泰,不是他。檢方一開始一定會先以被告身分,傳喚公司負責人,許仁泰肯定大聲喊冤,說他自己只是人頭,林義傑才是實際負責人。這時候,檢方不知道許仁泰是不是為了故意脫罪才這麼說,只能先以證人身分傳喚這個跟本案看起來沒關係的人,因為證人不能說謊(被告可以),不然有偽證罪的問題,所以林義傑只能說實話,承認自己是實際負責人。林義傑承認以後,當然就會變成被告,這有什麼好質疑的? 我倒是想問,為什麼經營正正當當的公司,要找別人當人頭?大家不是都會希望自己可以當賺錢的正義使者嗎?你說說看、你說說看啊? 第三,查水錶?這年頭只要是批評政府,犯法被抓,就要說政府查水錶嗎?這件事才剛開始偵辦,日後法院有可能判無罪,也可能認定有罪。在檢方偵辦時,就急著說這是查水錶,那麼意思是說,只要罵政府,之後就取得無敵星星,怎麼犯法都無所謂,否則就是查水錶嗎? 一開始,沒人在講他的國民黨文傳會義務副主委身份,把政治帶進司法,除了破壞司法信譽,能還給自己什麼清白?就事論事,說明自己為什麼要借人頭經營公司、有沒有提供下載影片給民眾,再去告對方,這樣很難嗎? 違反著作權法,本來就是不對的,想看影片就要尊重原始創作人,但,不是律師卻想要代理訴訟、提供影片讓別人下載再提告,獲取和解金,讓民眾看一部片就要付5、6萬元,是不是該反省自己,為什麼會從超馬好手,變成一路好走?  
呂秋遠 2022-06-10
謠言,跟言論自由有什麼關係?

謠言,跟言論自由有什麼關係?

對於任何的生命,我們的想法應該都要是「一個都不能少」。因此,死亡不應該只是數字,而是活生生的人,在他的家人、朋友面前消失的一場悲劇。 但是,這場瘟疫,已經讓這些悲劇「無可避免」的一定會發生。多少是多?多少又是少?在我看來,一個都嫌多。但是,真的發生了一個、二個、十個、一百個,我們該責怪誰? 我不知道,因為死亡這件事,有太多不可抗力與不可知的因素。可是,我會盡量學習,不要把情緒擴散,也不要把情緒移轉給其他人,而是讓自己慢慢消化。 例如,當有人問我,「死了這麼多小孩,難道你還要替政府護航嗎?」我實在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一個,就是多,不管是不是時辰到了,任何生命在任何時候消失,都是多。可是,在這場瘟疫的一連串悲劇中,我們第一件該做的事情,是散布恐懼嗎? 「很多」孩子走了,站在一個都不能少的立場,當然是主觀上的事實。可是4月5日到4月15日以前,就沒有兒童重症,4月26日,才出現第二個兒童重症。「很多孩子走了」,搭配「醫療人員從4月初開始就疲於奔命、無法休息」,兩者合一,就是謠言,意圖讓父母們恐慌的謠言。醫療人員是辛苦,但是這則謠言想要營造的氛圍,是醫院快垮了、小孩快死光了,這樣的謠言,透過媒體快速傳播,就會讓父母人人自危,不再信任政府的防疫措施,沒怎樣,就歸功於自己照顧的好,有怎樣,就會責怪這個政府照顧不周,不顧醫療人員生活、不管父母孩子死活,這就是這個謠言的目標。 謠言,跟言論自由有什麼關係? 不用講什麼在「戲院裡講失火」的案例,一個人能不能在臉書上造謠,說「某家醫院群聚感染,數百名住院病患都已經死亡」?當然不行。重點不在於死亡數目,也不在於言論自由,而是寫這種謠言,會讓一般人對疫情高度恐慌,造成社會動盪。對於這家醫院而言,更是不白之冤,難以洗刷。如果我們對於這種謠言不能接受,為什麼覺得那些粉專的謠言,是言論自由的一部分,應予尊重,不尊重就是扼殺言論自由? 沒有人說,不能評論孩子重症的數目是多是少,因為那本來就很主觀。更何況,政府做得好不好,每個人本來就都可以罵、可以說,但就不該用謠言罵、用謊言說。台灣每年都有將近兩千名兒童因為各種原因離開這個世界,如果我們真的不捨,好好照顧自己的孩子、關心別人的孩子,但是,不要散布謠言,因為真的會有人信,而且很信。 那會怎樣嗎?一個充滿恐懼與仇恨的社會,而且是不明究理的恐懼與仇恨,那是最可怕的環境。謠言,就可以達到這種效果。 瘟疫肆虐,別讓謠言也跟著肆虐,好好的保護自己、戰勝疾病,往後多的是投票制衡政府的機會,別把這個社會毀了。真正的獨裁,在西台灣,這個社會的互信毀了以後,我們都不會有任何的言論自由。 看看李文亮醫師的下場,那才叫做沒有言論自由。  
呂秋遠 2022-05-29
這個不是爭議文,是造謠文

這個不是爭議文,是造謠文

快篩沒有買不到!我們家門口的小七,目前還有十個左右放在櫃檯,不用排隊,一個180元。所以,這張Netflix小編的造謠圖片,才會讓許多人憤怒,原因可能是這樣的: 1.小編代表這個公司的門面,不要隨便找。只想付香蕉,真的只能請得起猴子。(但猴子其實沒有特別喜歡吃香蕉啦!) 2.如果公司想要得罪某些人,小編就可以對政治評論,但是政治評論跟造謠是兩件事。 3.行銷不是隨小編愛怎麼搞就怎麼做,所有發文,還是得要讓公司主管看過,否則火燒到自己身上,都還是看網路才知道,那就太慘了。 4.刪文跟道歉是兩件事。引起爭議的文,刪除是一種選擇,但是如果是造謠要道歉,刪文就只會引起更多怒火,因為那代表沒誠意。網友下載圖片很快的,刪文有什麼用? 這個不是爭議文,是造謠文。 5.政治不會歸政治,娛樂也不是只有娛樂,例如Netflix在中國就還不能營業。可是就算小編發這個文,公司還是進不了中國營運的。 6.這不是玻璃心!而是在每天將近10萬人確診的國家,對焦慮的人民造謠,這一點也不好笑,跟幽默有十萬八千里的差距。 7.危機處理很重要。這種攸關公共利益的問題,公司應該盡快出來說明,沉默應該沒辦法解決問題。 8.但是,免費提供「免費買快篩」的客戶看Netflix十年,應該還是會有源源不斷的新客戶加入,別擔心。只是他們還是會嫌棄公司提供的片不夠新、為什麼不能順便免費提供手機、平板、電視與網路。 9.行銷對象要搞清楚,對希望免費的人行銷,去討好想要免費的人,只會得罪原本願意付錢買商品的客戶。 10.小編不是買不到快篩,而是不想付錢買快篩。就像有些人不是看不到Netflix的電影,只是不想付錢,就想看到人家的心血而已。
呂秋遠 2022-05-22
不知道還有多少悲劇在當中

不知道還有多少悲劇在當中

有個客戶在上海,沒辦法趕回來開庭,今天跟他說明開庭過程與結論,當然,要先關心一下他目前的狀況。 「很不好。」 「跟網路上描述的情況一樣嗎?」 「應該這麼說。我來上海出差的時候,根本沒料到會發生這樣的事情。一開始,以為幾天就沒事了,沒想到就這麼關在家到現在。之前還有人可以買通行證,我真後悔當時沒買。」 「現在還能買嗎?多少錢都買!」 「買不到了。之前是上海市政府辦理,現在已經收回中央處理了。」 「那麼,吃飯沒問題吧?」 「漲了十倍。原本的價格十倍,還不一定有人賣。這裡的特權階級還好,但是老百姓就很辛苦了。現在的問題,不是中央不處理,而是處理不來。2300萬人的食物,中央進來多少都馬上被囤積,根本就像是無底洞。買不到還是買不到。我現在還好,就是節省點,一個人還過得去。」 「那麼,可以解禁嗎?乾脆就讓生活正常,跟病毒共存不行嗎?」 「當然不行。如果在現在就解禁,香港的狀況,上海市承擔不起,你算算,確診人數會有多少?死亡人數又會有多少?」 「那還要多久?你的官司都要辯論終結了。」 「我現在也不敢回去拖累台灣的醫療體系,就算解封,我也暫時不會回去了。畢竟在這裡工作,是我自己選擇的,沒什麼好怨的。當地的朋友評估,至少還要封到勞動節後吧!那時候應該可以解封了。」 沒多說什麼,我們掛斷電話了,因為在這種情況下,我們只能剩下沉默。 2300萬人,封鎖在家裡一個月,而且沒有完整的配套措施,就讓物價飆漲、隨便篩檢、任意封城,不知道還有多少悲劇在當中。 極權政府,就是只能以這麼粗暴的方式處理問題。如果還有人說,不要老是跟中國比較,台灣不跟好的比,要跟爛的嗎?那我就問,都知道對方爛,為什麼還要跟爛的統一,不要走自己的道路呢? 但無論如何,這件事都是應該哀矜勿喜的。
呂秋遠 2022-04-14
他的選擇永遠是真理與上帝

他的選擇永遠是真理與上帝

彭明敏老先生過世了,享嵩壽100歲。 許多人,應該說絕大多數不關心政治的人,對於彭明敏是誰,不是很關心與在意,所以我們來談談「選擇」這件事。 試想自己,活在「返校」的那個年代。閱讀自由主義相關的著作、小說,都可以判刑的年代。26歲結婚,27歲長子出生,30歲取得加拿大法學碩士,31歲取得法國巴黎大學法學博士,專攻國際法與太空法。回台灣發展時,蔣經國親自迎接,並且擔任台大政治系副教授,34歲升任教授,政府高層經常指派代表國家參與國際會議。38歲當上台大政治系主任,並獲選為中華民國駐聯合國代表團顧問,39歲時,獲最高權力者蔣介石總統接見,高層邀請入黨。40歲當選中華民國第一屆10大傑出青年。 這是彭明敏的前半生。只要他不做任何選擇,應該就可以成為國民黨刻意栽培的台籍菁英,一輩子榮華富貴、官運亨通。 但是,他做了選擇。1964年,在「發表政治性言論就有可能死刑、終身監禁」的這一年,他與兩名同志:謝聰敏、魏廷朝,共同發表「台灣自救運動宣言」,宣言的內容有三個重點: 1.反攻大陸已經不可能,呼籲推翻國民黨政權,建立新的政府、新的國家。 2.重新制定憲法,實現自由民主,保障人權,成立向國會真正負責的政府。 3.以新的名稱加入聯合國,與其他愛好自由民主的國家建立邦交,共同為世界和平而努力。 這份宣言,立刻引起國民黨政府注意,因此三人很快就被逮捕。彭明敏判刑八年,後來雖然在國際壓力下,獲得特赦,但仍然軟禁在家。工作當然沒了,朋友也開始疏遠他,出入受到嚴密監視。 他做了選擇,物質上,他從天堂掉入地獄,但是在精神上,他卻終於有機會,從國民黨製造的謊言裡爬出來。 只是在國民黨的嚴密監控下,感受到的自由總是不真實的,吃飯有人看、外出有人跟、聊天被監聽,這種透明的生活,就像是沒有牢籠的囚犯。於是,他透過好朋友的幫忙,順利逃脫到瑞典,展開了另一場流亡旅程。在流亡期間,在海外持續講學、推動台灣獨立與民主運動。直到1992年,才在撤銷通緝的前提下返回台灣,結束流亡生活,這一去,就是22年。 在1996年,他做了第二次人生當中的重要選擇。在幾乎沒有勝算的情況下,仍然參加了第一屆總統大選,面對強大的國民黨候選人李登輝總統。民進黨當年雖然還是有三成的基本盤,但是在這一次選舉中,李登輝總統以摧枯拉朽的方式,拿下第一屆民選總統,他只拿到21%的選票。 以一個只是曾經短暫參選,而且低票落選的政治人物來說,他不是最重要的人。但是,他的兩次人生中的重大選擇,卻是讓他成為台灣歷史上重要人物的原因。他可以榮華富貴,但是他選擇流亡海外;他可以臨陣脫逃,但是他選擇背水一戰。他的二次選擇,都不是一般人會做的事,一般人會選擇聽黨的安排、做黨要的事,拿黨的利益,但是他遵循的原則,最後的選擇,永遠是真理與上帝。 「那美好的仗,我已經打過了。該跑的路程,我已經跑盡了。當守的信仰,我已經堅守了。」提摩太後書4:7 彭明敏教授,當之無愧。  
呂秋遠 2022-04-08
謝謝文夏,致自由

謝謝文夏,致自由

在現在,有台灣護照,出國以後想回國,應該是很簡單的事情。但是,在1992年以前,如果你支持台灣獨立、共產主義、民主自由,想要回家不是這麼容易,政府會以「禁止入境」的方式,把你這個人隔絕在台灣以外,讓你永久滯留在國外,這就是所謂的「黑名單」,或是官方宣稱的「列註人員名單」。 當時主導黑名單製作的單位,以國家安全局為首,國民黨海外工作會、調查局等則是協助辦理。通常是留學生在海外,例如美國、歐洲、日本公開或私下發表相關支持台灣獨立的言論,讓職業學生,例如某位前總統知道了,就會記錄下來這些人的一切言論,然後向政府檢舉。護照當時有效期是三年,如果三年一到,政府不同意加簽,就會變成無國籍人士,無法回來台灣。黃華、許瑞峰、陳昭南、郭倍宏、彭明敏、王康陸、張燦鍙、史明、李應元、許添財、金美齡、黃昭堂、蔡同榮、謝聰敏、蔡正隆、林孝信、陳婉真、許信良等,還有太多太多參與過台灣同鄉會活動的留學生,都曾經是黑名單的座上客。被列入黑名單以後,不能回台灣,見不到父母最後一面,甚至家人、朋友都會被跟監、騷擾、工作不保。 基本上,要符合「不能回台灣」的標準,相當容易,只要國民黨認為你是,你就是,包括在海外發表「不當言論」、跟台獨人士談話、組織讀書會等等,都是意圖顛覆政權的行為,以後就不能回台灣了。這個人是國民,但是不能回台灣。可是,先別說這是言論自由,就算犯當時的法,也應該要抓回來,不是嗎?但當時的處理方式,就是讓這些人不能回家。可惡的是,從1988年以後,他們想回家,紛紛以各種方式偷渡回台灣,國民黨政府又立刻把他們逮捕後驅逐出境,也不判刑、也不讓他們回家。 文夏的歌,就是這樣變成許多流亡海外台灣人的最愛。 1951年,那年文夏23歲,唱紅了「漂浪之女」這首歌。之後,文夏以日本曲為底,創作出「黃昏的故鄉」、「媽媽請你也保重」、「媽媽我也真勇健」等等歌曲。這些歌曲,在國民黨執政時期,通通被列為禁歌。據說這些歌在警總的眼裡,「思鄉情怯、擾亂軍心、減損士氣」,特別是思念故鄉、思念媽媽,對於反共復國大業不利,因此有關的歌曲都應該查禁。海外的黑名單,聽到了文夏的「黃昏的故鄉」,就會想到家鄉的磚瓦房舍,「媽媽請你也保重」,就會想到媽媽在家等我們回去,還想讓媽媽知道,自己身體不錯,請她要放心。文夏的歌,就這麼安慰了流亡台灣人的心情。 不過就是讀了幾本書、講了幾句話、見了幾個人,不是嗎?但是,黑名單卻可以讓流浪在美國、歐洲、日本的台灣人,想到媽媽、想到故鄉,就悲痛萬分、就痛哭失聲,不惜一切也要闖關回來台灣。初期國民黨就是把這些人再度遣返回歐美,後期乾脆逮捕以後,關押在土城看守所,以叛國罪處以十年以上有期徒刑。這些人有家歸不得,都是因為支持現在我們習以為常的「台灣獨立」「共產主義」,照以前的標準,平凡如你我,只要支持台灣獨立,就只能在紐約、紐西蘭吃著不道地的肉粽,想念媽媽的手藝,這就是黑名單。 文夏老先生已經仙逝,今天也是鄭南榕的逝世紀念日,「樹葉有愛時,便化成花朵。花朵敬拜,結出果實。埋在地下的樹根使樹枝產生果實,卻並不要求什麼報酬。」我們永遠要記得,這些自由有多麼得來不易,也但願台灣的空氣永遠不再有威權的幽靈徘徊。 謝謝文夏,致自由。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UehTlvCl_M0
呂秋遠 2022-04-08
身為國民,我不歡迎他來台灣

身為國民,我不歡迎他來台灣

香港某位藝人來台,在採檢時發生鼻腔流血的情況,在臉書上不斷用不堪的字眼攻擊護理人員與莊人祥,而且口罩流血的照片堅持不換。他認為「傷害」他的護理人員逃跑,呼籲希望他能自首,否則要通緝這位護理人員。並且放上莊人祥的黑白照片,聲稱「不知道你是誰」。 其實現場的護理人員並不是逃跑,是採檢完以後就要立刻送檢體。當場也有護理人員持續協助,要給他衛生紙止血,但是被他拒絕。但是他還是用「自首」「通緝」「莊人祥黑白照」這種方式來「捍衛」他自己的權利,其實這件事反映出某些人的惡劣心態,不論台人或是中人。 「你們台灣人就是好欺負,就是欠罵。」 難以理解嗎? 流鼻血,是PCR過程當中可能出現的傷害,當然可要求護理人員在處理的時候可以更小心。但是,用逃跑、通緝、自首這些字眼來形容護理人員,又以黑白照片的方式侮辱莊人祥,瞧不起我們的防疫指揮官,這又是什麼意思?要對護理人員提告,這是他的權利,但是能不能尊重在機場冒風險防疫的第一線人員?在中國,即便被全面封城,也甘之如飴;即便被各種方式篩檢,也無話可說。如果在中國發生這種事,他敢批評中國領導人?他敢侮辱現場護理人員? 因為是在台灣,所以他敢。在中國,就是「此生不悔入華夏」。不分國籍,這是許多人令人看不起的地方,因為中國獨裁、中國沒有人權,所以你不敢吭聲;因為台灣民主,台灣重視人權,所以你肆意侮辱台灣的護理人員與防疫主管,這種雙標,令人不敢恭維。 王喜是這樣的人嗎?2016年時,他曾經影射周恩來是同志,也疑似主張港獨,但在被小粉紅圍剿後,節目也被馬賽克,他見狀立刻在微博道歉,誠懇說明他不支持港獨,也對中國領導人的卓越貢獻深表敬意。還不夠嗎?曾經有個藝人,搭乘國泰航空時借不到筆,所以公布航機服務人員的名單,他立刻寫信給國泰航空,表明這個人是「類恐怖分子」,永遠不願意跟他同機。那麼,他現在的行為到底算什麼? 檢疫結果,他確診了。 是不算什麼,但是對於第一線執勤的護理人員來說,如果依法執行公務,只要有人受傷,就會被要求「自首」,不然要「通緝」,並且大言夸夸的侮辱莊人祥,一副「他哪位」的樣子。 身為國民,我不歡迎他來台灣。
呂秋遠 2022-04-04
娶夫當娶史密斯,影帝就在奧斯卡

娶夫當娶史密斯,影帝就在奧斯卡

打人是不對的,在法律上是不對的。但,有時候很難說,特別是當有人自以為幽默,在上億人面前羞辱自己的太太。 2022年,第94屆奧斯卡頒獎典禮上,主辦單位邀請了克里斯洛克(Chris Rock)擔任頒獎人。這位「嘉賓」在過去就以口無遮攔的地獄梗聞名於影壇。他曾經在88屆的典禮上也嘲笑過亞裔族群,讓亞裔的孩子在台上扮演會計師,用來嘲諷亞洲人在美國的刻板印象,就像是有些台灣人習慣用「會運動」「愛唱歌」「常酗酒」的刻板形象來形容原住民一樣。如果從他的成長背景來說,不應該會有這樣的行為才是,因為身為黑人,他從小就飽受白人欺凌,白人同學會因為他的膚色而霸凌他,他也因為這樣而休學。不過,這些經驗看來並沒有讓他知道被霸凌者的痛苦,他還是習慣用這些膚色、外表的地獄梗來當作笑話。 在頒發最佳紀錄片的時候,他又開啟了所謂的「搞笑」模式,他對著威爾史密斯(Will Smith)跟他的配偶潔達史密斯(Jada Pinkett Smith)說,「潔達,我愛你,好期待你的新片『魔鬼女大兵2』。」當他這麼說的時候,其實很多人一時會意不過來,所以沒什麼人在笑。他之所以開這個「玩笑」,是因為潔達長年受到掉髮症的困擾,因為這個原因,經常得要留短髮,或是把頭髮完全剃光。魔鬼女大兵的電影女主角造型是光頭,他就藉由這種方式來調侃她。 一開始,大家沒反應,但是威爾史密斯的臉色已經很難看。他是愛老婆有名的好萊塢藝人,兩個人結婚已經25年,即使他老婆的外遇、吸毒傳聞不斷,他還是深愛對方。想不到這位仁兄眼看聽眾沒反應,又加碼了一句話:「這是個很好的笑話。」Excuse me?Sir?當自己講的笑話要提醒對方這是笑話的時候,那就不是笑話了,而是蠢話了,好嗎? 果然,現場一片靜默,他很尷尬,而接下來史密斯的動作,讓他更尷尬。史密斯衝上台去,狠狠的對他開扁,他則是一臉無辜,不知道發生什麼事了。接著,史密斯回到台下,對著他大罵:「不要用你的臭嘴,提到我老婆的名字。」奧斯卡頒獎典禮來不及剪掉他打人的畫面,但是對於他罵人的話還是消音了。 其實,威爾史密斯自己就是家暴的受害人。爸爸在他小時候,就開始會毆打媽媽,還曾經當著他的面把媽媽打到血流如注。所以從小他就立志,等他有能力以後,要保護身邊的人。後來,爸爸在2016年過世,他沒有對爸爸復仇(雖然他自己說,曾經有想要把爸爸從樓梯口推下去),畢竟他們父子之間,還是有許多的情感糾葛。只是,經過那些家暴的悲劇,他已經成長為一個會保護家人的漢子。 當天晚上,威爾史密斯就以銳不可當之勢,拿到了影帝的寶座。在拿到影帝寶座後,他對著大家說:「身為演員要承受別人的冷言冷語語、嘲諷、不受尊敬,永遠要笑笑的,好像自己什麼都不在意。......但是,我希望可以保護所有的人,我的家人,要成為他們的護城河。......我要跟影藝學院道歉,還有我身邊入圍者,在座各位跟各位道歉,我現在哭泣不是因為我得獎,跟輸贏無關,而是可以在這裡發光發熱,可以為了劇組演員,站在這裡。」 所以,各位朋友,「娶夫當娶史密斯,影帝就在奧斯卡。」我再重申一次,打人是不對的,也應該受到法律的制裁,而史密斯也道歉了。但是,希望有些人在開玩笑的時候,請適可而止,沒有人有義務讓你這樣的對待。
呂秋遠 2022-03-28
謝謝邱憲榮老師為台灣付出的一切

謝謝邱憲榮老師為台灣付出的一切

邱晨,也就是邱憲榮老師,昨天因病過世,如果對於1980年的音樂不熟悉,大概不會有太深刻的感覺。他曾經是丘丘合唱團的團長,不要覺得這團名聽起來不怎麼樣,1980年間,大概就是五月天樂團等級的天團。他也曾經創作過《小茉莉》、《風告訴我》、《看我聽我》這些歌曲。說到這裡,1970年以前出生的朋友,大概應該會有些印象,可惡的是,這些歌我很熟悉。 不熟悉也沒關係,我知道有些朋友不願意承認這件事。那麼,《就在今夜》、《河堤上的傻瓜》、《為何夢見他》這些歌總是聽過吧?這些歌大概是1980年以前出生的朋友聽過的名曲。如果還是不願意承認,那麼總聽過娃娃金智娟吧?她曾經是丘丘合唱團的主唱,後來團體解散以後,她獨當一面唱了許多很厲害的情歌。 他對台灣的貢獻,不是只有流行音樂而已。他對於台灣本土音樂與社會運動的關心,也相當重要。為了湯英伸事件,他做了《特富野》這張專輯,還持續不斷推展客家文化與創作客家歌曲。那麼,誰是湯英伸?為什麼邱老師會因為湯英伸事件,而投身社會運動? 湯英伸,是阿里山鄒族的孩子。在1986年,從嘉義到台北來工作。他原本是嘉義師專的學生,如果順利畢業,他有可能會是小學老師;如果他還在世,他的孩子,或許只小你幾歲而已,可能會是你的同事,或是你的朋友。 但是,在那年,他犯下了殺人罪。 湯英伸在族人的眼裡,是個文靜乖巧的孩子,國中畢業後考上嘉義師專,在同學眼中,他會寫詩,歌喉又好,更是運動健將。如果一切順利,他應該會是很好的國小老師。 然而,他在專四那一年,因為家裡有重大變故,開始有一些「爬牆、單車雙載、未繡名牌」等行為出現,師專的道德標準太高,所以已經將他留校查看。父親只好幫他辦理休學,回到阿里山的家鄉。回到家中,他覺得自己應該外出工作,在寫了一封信給父親之後,離家出走到台北。 湯英伸在分類廣告中,發現有餐廳應徵小弟,月薪一萬五千元。1986年的這種薪資,看在他眼裡,簡直就是天堂,當年一個麵包只要五元,現在是多少,我們都知道。 然而,他到了台北以後,才發現一切都是假的。餐廳根本就是職業介紹所,而他被「賣到」洗衣店去工作。介紹所的人告訴他,要繳三千五百元的保證金,他總共繳了一千五百元,身上的錢都被掏光了,只好接受介紹所的人仲介洗衣店的工作。洗衣店的老闆立刻接受,並且坐計程車帶他回公司。他向洗衣店老闆簽了二千二百元的借據,並且拿身分證當抵押品。 為什麼多了二百元?因為洗衣店老闆的計程車費也要由他付。 他到了洗衣店工作,每天工作十七小時,從早上九點到凌晨二點,每日無休。湯英伸沒辦法忍受這樣的生活,做了八天以後,決定向老闆請辭。結果老闆說,湯英伸一天的工資只有二百元,他只做了八天,所以還欠他錢,湯英伸傻了,不是說好五百元,怎麼會變成兩百元? 第二天晚上,他喝了點酒,回到洗衣店以後,又跟老闆索取身分證,想回家過豐年祭。但是老闆卻辱罵他是番仔,兩人在盛怒之下,打起架來,湯英伸先殺了老闆,老闆娘本來加入戰局,看老闆被打倒後,逃跑不成,也被殺害。重點是二歲的小女孩,也被湯英伸殺死。本案速審速決,1987年,湯英伸以強盜殺人之罪嫌,判處死刑定讞,並且立刻執行。那年,他還不到二十歲。 這個案件引起社會廣泛的注意。此後,我們逐漸稱呼番仔叫做原住民、吳鳳終於是假的、曹族總算可以正名叫做鄒族。 從湯英伸事件以後,邱晨徹底離開主流音樂市場,《特富野》就是他為了湯英伸而創作的專輯。邱晨從年輕時,對這個社會在多元文化的不尊重、客家音樂不受重視等等狀況,就很難接受,當他退出這個體系後,轉向投身另一個社會運動體系,用實踐與音樂,嘗試再去改變這個社會。謝謝邱憲榮老師為台灣付出的一切,也謝謝他曾經帶給我們的回憶,希望他未來在天國,一切平安喜樂。
呂秋遠 2022-03-25
靠自己抵抗侵略者是理所當然的壯舉

靠自己抵抗侵略者是理所當然的壯舉

俄羅斯入侵烏克蘭的戰爭已經進入第三周,當然有許多令人傷心與感動的事情發生。有位混血的演員李帕夏(Pasha Lee),在一次任務當中被砲火攻擊,不幸罹難,享年僅有33歲。 他的父親是朝鮮人,母親是烏克蘭人,原本在烏克蘭的工作是演員與主持人,參與過「獅子王」、「哈比人」的烏克蘭版本配音。在俄羅斯入侵烏克蘭以後,他辭去所有的工作,投入保衛自己國家的戰爭中。在幾天前,他遇到俄羅斯軍隊的攻擊,遺體在今天才被找到。 如果沒有戰爭,他現在應該繼續在基輔主持節目,帶給烏克蘭人更多精彩的演出。但是在這次的戰爭中,沒有烏克蘭人是局外人,紛紛放下手邊的工作,對抗俄羅斯軍隊。世界上也越來越多國家、企業,包括台灣,願意支持烏克蘭。當然,也還是有很多台灣人,附和中國人的想法,有些人覺得,戰爭不好,但是因為烏克蘭活該。有些人則認為,戰爭沒不好,俄羅斯就是該教訓烏克蘭。或者質疑「台灣人為何要幫忙制裁俄羅斯、台灣人為何要捐贈烏克蘭物資?」 烏克蘭在戰爭之前,對台灣冷若冰霜,對中國則是熱情如火,對於「一帶一路」也是熱情參與,並且與中國有高階的軍事科技交流。那麼,台灣支持烏克蘭是因為美國的原因嗎?當然有一部份因素是如此,但並不能解釋,多數台灣人會支持烏克蘭的原因,畢竟沒有交流、距離遙遠。 因為許多台灣人,在俄羅斯侵略烏克蘭的過程中,看到了某些自己國家的影子在裡面。也看到檢討受害者的可惡嘴臉。 「我不要戰爭,敵人來,投降就好了。」 「戰爭來了,看你們還能囂張到什麼時候。」 「中國打來以後,看台灣能撐多久,只能拿掃把打仗吧!」 「烏克蘭就是挑釁俄羅斯,才會有這種報應。」 這種思維,不就是許多台灣人遇到的日常生活嗎?從政治到性別,許多惡毒的言語,都從這裡開始: 「如果不是你去挑釁人家,為什麼人家要打你?」 「一定是你的裙子穿太短,人家才會對你想入非非。」 「可能是你長得太漂亮了,他才會騷擾你。」 但是,在烏克蘭浴血奮戰三周以後,不同的風景、不同的故事慢慢出現,讓我們對於自己的未來更有信心。也有越來越多人,對這些話嗤之以鼻。 「不論什麼原因,我都沒攻擊你,你到底憑什麼傷害我?憑、什、麼?」 李帕夏在殉職之前,曾經到一個村落協助婦女與兒童撤退,他把自己的防彈背心脫下來,給兒童穿上。這件事在他過世以後才傳出來,有些人認為是宣傳而已,但是我相信應該是真的。畢竟他在自己的IG裡,最後一篇貼文是這麼說的: 「За останні 48 годин є можливість сісти, та світлину кинути про те, як нас бомблять, а ми посміхаємось, тому що впораємось і все буде УКРАЇНА МИ ПРАЦЮЄМО!!!」 (在過去48小時以來,我們總算有機會可以坐下來,而且拍下我們國家被轟炸的慘狀。但是,我們始終還是保持微笑,最後的勝利,一定是烏克蘭) 戰爭是殘忍的,而且我們也都不希望戰爭發生。但是一旦戰爭來了,台灣一定會有無數個李帕夏願意挺身而出。我相信,光榮會屬於奮戰到底的烏克蘭,台灣也會更加堅定的相信,靠自己抵抗侵略者,是一件理所當然、義不容辭的壯舉。  
呂秋遠 2022-03-18
唯一止戰的方法是靠自己

唯一止戰的方法是靠自己

「烏克蘭好可憐。」爸爸看著電視畫面,自言自語的說。「戰爭對百姓都不好。」 爸爸的朋友喜歡看網路版的中天新聞,對於這樣的論調,當然不以為然。「可憐,也是自找的。為什麼烏克蘭的總統要去挑釁俄羅斯呢?普丁只是在捍衛俄羅斯人的生存權利而已,你想想,要是烏克蘭跟歐洲、美國結盟,加入那個什麼組織的,俄羅斯不就完蛋了。」 「為什麼會完蛋?」我帶著微笑加入了戰局。 「總之就是完蛋了。」看來他不曉得為什麼。「所以俄羅斯才會打烏克蘭,一切都是他們自找的,沒事選這個總統出來挑釁俄羅斯做什麼?這個總統之前就是個演員,你知道吧?」 「可是你之前喜歡的總統候選人,連工作都沒有,只有一瓶礦泉水跟一碗滷肉飯。」我真摯的跟他說。「先別說這個了,所以,照你的意思,你覺得是烏克蘭欠打?」 「他要求的也不過分,就是要烏克蘭讓烏克蘭東部的人獨立,然後烏克蘭不要有武力威脅俄羅斯而已。那些住在烏克蘭的俄羅斯人,都被烏克蘭人欺負,自己同胞被欺負,俄羅斯人當然會打烏克蘭。」 「所以,美國也可以打中國了?」我說「因為美國也可以因為要求讓台灣正式成立共和國,並且要求中國不要威脅台灣,不然就要打他,這也是很合理的。」 「也不是這樣說,美國不會幫助台灣的。美國人就是賣武器給台灣,然後讓台灣人去送死,到後面就是美國人賺錢。繼續挑釁中國,以後台灣的下場會更慘。如果可以簽署和平協議,以後大家都可以合作,兩岸和平就最好了。」 「可是中國共產黨跟中國國民黨簽了好幾份協議,也被打到奄奄一息。中國共產黨也跟西藏政府簽了和平協議,達賴喇嘛現在還在印度流亡。」我說,「倒是美國沒有騙過我們,至少美國國會還通過了台灣關係法、台灣旅行法、台灣保證法、台北法案等等有效的國內法。你有看到美國國會通過烏克蘭關係法嗎?」 「什麼法我是不懂啦!可是美國人不會幫助台灣的。」看來他還是覺得美國人不可信。 「當台灣主張投降的人越多,美國人就越不會想來。美國不能給台灣一張空白支票,台灣也不該收。自己的國家自己救,本來就沒有人有純粹的義務去幫助另一個人。況且,你看看俄羅斯現在的狀況,烏克蘭是平原,都這麼難打,我們有台灣海峽,他們能送多少人過來?更不用說,有多少國家正在制裁俄羅斯了。」 「總之,不要學那個烏克蘭總統去挑釁俄羅斯,戰爭對於哪個國家都沒好處。」他最後下了這個結論。 我心裡歎了一口氣說,「戰爭都是藉口,想打你就會打你。唯一止戰的方法,不是靠美國,而是靠自己。至於挑釁,等我們家的飛機可以在秦皇島附近飛行,再來討論好了。」 「堅持自己的生存權利也算挑釁,這種貶低自尊的想法,我一直覺得不可思議。」我補了最後一句。 我爸在旁邊,一直笑而不答,看來他不會使用網路看中天頻道,真是一件好事。 (圖片來源:美聯社)  
呂秋遠 2022-03-08
不用懷疑,他就是你應該遠離的對象

不用懷疑,他就是你應該遠離的對象

無論什麼樣的戰爭,都是災難。對於俄羅斯侵略烏克蘭,我們能做的事不多,能盡量聲援,支持制裁,是一定要的。而透過這件國際事件,我們還可以看到某些台灣人的回應。如果,你身邊的朋友,有下列回應,不用懷疑,他就是你應該遠離的對象: 1.訕笑台灣應該趁機「收留」烏克蘭女性的人。 這種人,腦袋裡只有正妹,沒有正義,思維裡也都是齷齪的人口販運想法,現實生活中,大概也是傾向物化女性的人而已。 2.大喊不要戰爭,中國打來,一定要當第一個投降的人。 戰爭,當然就是悲劇,但是這種人,分不清是非對錯,譴責戰爭,卻不譴責發動戰爭的人。現實生活裡遇到壞人,就是忍氣吞聲,不在乎自己的尊嚴,只要比他凶、比他狂,就能欺負他。 3.讚歎普丁神勇果決、美國爸爸不可信、親中才能保台的人。 這種人,相信暴力,執迷權力,但是邏輯矛盾。明明美國盡力提供台灣保障(不論是為了什麼原因),而中國就是要消滅中華民國或台灣,但是他們還是認為,消滅才是保護,援助就是欺負。 4.提倡中國這麼強大,小國不要挑釁它,不然烏克蘭就是下場的人。 這種人,完全沒看懂孟子所說的:「大事小以仁,小事大以智」的想法。而是主張,「大事小以霸,小事大以舔」。往後遇到比他凶悍的人,大概也就是跪而已。 不對,他竟然說台灣是國,習老闆會生氣氣! 5.高喊開戰以後,絕對沒有任何國家會來幫助台灣的人。 這種人,對自己沒信心,也希望大家都對他沒信心,呈現一種自暴自棄的狀況。 6.強調買武器根本沒意義,台灣如果真的這麼重要,武器應該要送的,不能自己花錢買的人。 這種人,平常應該也覺得自己很重要,所以薪水應該要用送的。他也會覺得打疫苗不重要,病毒看到他,就會自動閃避。 7.相信台灣應該要跟中國簽訂和平協議,不然就會被滅亡的人。 這種人,大概不知道,俄羅斯與烏克蘭有簽訂明斯克協議,也不知道中國共產黨與中國國民黨有簽署過雙十協議。但是,一個現在正在侵略對方,一個已經把對方趕到台灣來,還變成了萬年在野黨。 8.嘲笑中國打台灣,台灣肯定撐不過三天,台灣人都只是鍵盤勇士的人。 這種人,應該不知道,台灣的軍事力量排列全球第22名,雖然只贏烏克蘭一點,但是台灣海峽的制海權與制空權卻是很難跨越的障礙。中國軍力雖然排列第2名,但是四方都是敵人,要集中兵力運送到台灣來佔領攻擊,或許會有九成葬身在台灣海峽。 另,台灣人臥虎藏龍,刁民甚多,根本難纏。 9.認為戰爭來了,綠色台獨份子一定會逃跑的人。 這種人,應該同樣不知道,飛彈與子彈是色盲,不挑顏色打。一旦被佔領,有錢人才有機會逃跑,我們這種平民,不分顏色,都只能被迫留在台灣,改變自己原本自由民主的生活方式。 10.呼籲中國應該給台灣打兩巴掌,台灣才會聽話的人。 這種人,在現實生活中,不認生母,不認養父,為了一口飯,只認主人。往後你不「聽話」,她也會覺得應該打你兩巴掌。 會說這種話的人,在台灣為數不少,只能說,我們遠離污染源,一生保平安。畢竟,雖然他平常就很討人厭,哪天台灣真正發生戰爭,出賣你的人,就是他。
呂秋遠 2022-02-26
內奸的存在,是亡國的第一步!

內奸的存在,是亡國的第一步!

俄羅斯侵略烏克蘭,對於許多台灣人來說,應該覺得很遙遠、陌生,卻又有說不出來的唇亡齒寒感。遙遠,是真的很遠,就算只轉機一次,到首都基輔也要16小時。陌生,大多數人只知道瑞莎來自烏克蘭,那麼,說不出來的唇亡齒寒感呢? 因為,俄羅斯、烏克蘭的狀況,與中國、台灣的關係,本質完全不同,但是某些部分實在太相似。 烏克蘭,歷史上被稱為基輔羅斯的邊境。雖然就領土規模來說,是歐洲第二大國,但是俄羅斯從來就沒有把烏克蘭當作是獨立國家,即使在獨立以後,俄羅斯人開口閉口也總是把烏克蘭人稱作血濃於水的斯拉夫兄弟,總是宣稱烏克蘭是俄羅斯不可分割的神聖領土,也是大俄羅斯的一部分。 在獨立以後,烏克蘭開始推行「去俄羅斯化」,包括推行烏克蘭文,去除俄文影響,規定所有俄文著作都要有烏克蘭文翻譯等等,引起俄羅斯非常不滿。就在2013年,烏克蘭選出了一名親俄羅斯的總統,拒絕簽署跟歐盟的貿易協定,引發國會彈劾他下台,總統潛逃到俄羅斯,也引發俄羅斯震怒,決定拿回烏克蘭的克里米亞這個地區。 圖為當時親俄的前烏克蘭總統亞努科維奇(左)與俄羅斯總統普廷的某次會面照片。(法新社/資料照) 克里米亞的俄羅斯人佔了65%,俄羅斯人認為,這本來就是幾十年前史達林當領袖時,強行劃給烏克蘭的「禮物」,於是發兵奪回克里米亞,並且成立克里米亞共和國,到現在國際社會只是消極的不承認這件事,沒有任何具體反應,而烏克蘭卻也無力回天,這件事讓俄羅斯有了靈感,知道國際社會裡,很多國家都只是紙老虎。 接下來,就是北約組織了。北約,是冷戰時期歐洲與美國成立的共同防禦組織,以前用來對抗蘇聯為首的華沙公約組織。蘇聯瓦解以後,北約不斷吸收華沙組織的東歐成員,這兩年來,竟然開始想要吸收烏克蘭,引發俄羅斯更為不安。俄羅斯覺得烏克蘭是同文同種的兄弟,怎麼可以加入這個組織? 而北約,在川普時期,就已經跟美國關係不好,即使拜登就任以後,也還在修復中,就讓俄羅斯不爽之餘,有機會可趁。俄羅斯又是歐洲天然氣的主要供應國,德國特別需要這些能源,不敢得罪俄羅斯,於是俄羅斯認為北約積弱不振、歐洲各國能源短缺,是開戰的時候了。 烏克蘭東部,有頓內茨克、盧甘斯克兩個地區。這兩個地區的俄裔,原本就高達四成,俄語也是主要語言。在俄羅斯的支持之下,這兩個地區一直希望脫離烏克蘭「回歸祖國」,也與烏克蘭政府軍作戰中。因此,俄羅斯就直接讓這兩個地區獨立,跟他們建交以後,簽署駐軍條約,直接入侵烏克蘭東部,烏克蘭與俄羅斯於是正式開戰。 俄羅斯總統普廷21日宣布,承認烏克蘭東部盧甘斯克(Luhansk)和頓內茨克(Donetsk)等親俄分離主義控制的州為2個獨立國家,並將派軍進入維和,入侵烏國看似難以逆轉。(報社合成)   這件事,確實與中國、台灣的本質不同,也不能就簡化成誰是好人誰是壞人,但是給我們的啟示是什麼? 1. 不斷鼓吹不同國家卻同文同種的人,大致上都不懷好意。 2. 不要過於相信國際社會,他們很多的所謂支持,都是說說而已。 3. 內奸的存在,是亡國的第一步。至於誰是內奸,看看他們平常的表現就會知道。 4. 起初,敵人會要你認錯,其次,敵人會要你跪著認錯,最後,敵人不需要你認錯,會直接屠殺。 5. 屈辱之後,還是要面對戰爭,所以一開始就要站著,讓對方知道我們會寧死不屈。 6. 讓自己有重要的戰略地位,不論是生產或是軍事,別人才會把我們當一回事,也才會幫助我們。 7. 每個國家都有自己的利益,他們選邊站的理由,往往不是為了公平正義,而是為了自己而已。 8. 中國不敢承認克里米亞是俄羅斯的,也還沒承認頓內茨克、盧甘斯克是獨立國家,因為中國沒辦法解釋,為什麼台灣不是中國的。 9. 好好珍惜我們現有的一切,不要讓任何人、任何國家,改變我們的生活方式。 10. 烏克蘭加油!別輸給侵略者!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 呂秋遠律師臉書
呂秋遠 2022-02-25
國民黨的情人節廣告

國民黨的情人節廣告

律師,在情人節的這一天,我有個朋友的故事,想要傾聽你的意見。 我有個朋友,他在18歲那一年,因為父母幫他安排了婚姻,他就結婚了,可是他對於這種傳統的結婚方式很排斥,也因此很討厭那個女人。當然,討厭歸討厭,他還是莫名其妙的跟那個女人生了兩個孩子。在這段期間,他開始從事暴力反政府的工作,因為經常教唆爆破、殺人,他被政府通緝,在通緝時,他交了個新女友,在工作上幫忙、私生活也是女友照顧。至於元配,則是散盡家產,到處籌錢幫他善後這些工作,也獨自照顧這兩個孩子。 後來,他跑去了日本避風頭,在日本,跟他的翻譯又日久生情。那一年,他的翻譯15歲。不過,這種日子並沒有過多久,他的日本好朋友,接濟他的生活,也因此認識了好朋友的11歲女兒,而且在這個小女生15歲的時候,跟她父親要求結婚,父親當然拒絕,畢竟那時候,我的朋友已經36歲了,只是隔了一年,他們還是結婚了。 這種日子還是沒有多久,那個15歲的女生懷孕了,而且生下一個女兒。我朋友知道有女兒,但再也沒回家過,為了他的偉大事業,他得要離家努力。於是,他又離開日本,而且此後即使回日本,也再沒有看過日本太太與女兒,女兒就由太太一個人扶養。在沒能力的情況下,日本太太只能跟別人再婚,女兒送養給別人照顧。 那時候,他另一個長期贊助他、幾乎散盡家財的好朋友,也遇到困難了。這事情是這樣的,在我朋友29歲那一年,他的好朋友女兒才2歲。當然,我朋友對這個小女孩應該沒興趣,這個小女孩很小就送去美國栽培,回國以後,我朋友已經將近50歲,那個女生剛滿20歲,先是聘請她當秘書,後來又日久生情,於是在未經過女孩爸爸的同意下,又決定要跟這個小他27歲的女孩結婚。 當然,愛情是不分年齡的,即使差別27歲也沒關係。可是,撇開日本婚姻還存在的情況下(當時很少人知道),他在本國就是還有婚姻,所以我朋友寫信給元配,堅決要求離婚。元配因為體諒他,也知道先生早就對他無心,同意了離婚,讓我朋友跟他的外遇秘書結婚。 可惜,結婚10年左右,我朋友就因為肝病過世了。 請問律師,國民黨把我朋友的故事,來當作情人節的廣告,放在臉書上,鼓勵有情人終成眷屬,這樣合理嗎?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這位朋友,我知道你不是你朋友,畢竟他已經過世這麼多年。但是,要記得鼓勵大家定期健康檢查,身體要注意,肝,是沉默的、辛苦的。另外,不要交錯朋友,畢竟有些朋友,你幫助他的事業、金錢,他回報的方式,就是追你的女兒。 其他的,我沒什麼好說了,你講的故事,已經說明了一切。
呂秋遠 2022-02-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