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筱峰相關文章

為所有被奴役的地方爭自由

為所有被奴役的地方爭自由

美國獨立運動時有一本大約50頁的手冊,叫做《常識》(Commonsense),作者叫潘恩(Thomas Paine)他在書中有系統地論證了北美洲十三個英國殖民地獨立的合理性和必要性。美國重要的哲學家胡克(Sidney Hook)在為《常識》再版的序文中曾說: 「潘恩之所以全身心地投入這場美國獨立,並不是做為一個美國人,侷限在為美國的利益;而是做為一個自由人,一個世界公民,他堅信,他為美國所做的努力,就在為英國、法國以及所有被奴役的地方爭自由的努力。」 容我們援引上述胡克的話,套用重申如下: 「我之所以投入台灣獨立,並不只是做為一個台灣人,侷限在為台灣的利益而已;而是做為一個自由人,一個世界公民,堅信為台灣所做的努力,就是在為中國,以及所有被奴役的地方爭自由的努力」! (以上是昨天我獲全美人權協會頒發「王康陸人權獎」時發表獲獎感言演說的結尾,下圖是我的演講的最後一張投影片)  
李筱峰 2022-12-04
蔡鐵城的微笑

蔡鐵城的微笑

《流麻溝15號》電影裡面,嚴水霞要被槍決前那幕微笑神情,讓我淚崩…。 有人懷疑真有人要被槍決了還笑得出來嗎? 怎麼沒有? 1950年代白色恐怖統治下許多被處決的知識份子,他們在被處決前一刻是從容微笑的! 以下這張照片就是其中之一的抽樣代表,這是蔡鐵城先生被槍決前的微笑神情。 當年,蔣介石懷疑他要槍決的「人犯」沒有真正被執行槍決,所以要求在槍決前和槍決後,都要拍下他們的照片,呈給蔣介石看。 蔣介石看了像蔡鐵城被處死前對他微笑,不知內心有何感覺? 那是對獨裁者最嚴正的抗議!也是最嚴厲的恥笑! 那種死亡的哲學,是今天赤藍白的政客及其選民無法理解的!
李筱峰 2022-12-02
同卵雙胞兄弟,品格極不一樣

同卵雙胞兄弟,品格極不一樣

@李筱峰回憶錄《小瘋人生》補遺@ 章孝慈與章(蔣)孝嚴雖是同卵雙胞兄弟,但是品格極不一樣。 章孝慈很同情二二八事件受難人及家屬。他擔任東吳大學校長時,在東吳大學內舉辦二二八追思禮拜,這是大學校園內首次出現的二二八追思會。 章孝慈校長與二二八受難家屬阮美姝女士(二二八蒙難者新生報總經理阮朝日的女兒)結為結拜兄妹。 有一次阮美姝邀宴章孝慈,我也受邀敬陪。我被安排坐在章孝慈校長旁邊。席中,我向章孝慈校長開了一個「類玩笑」,我說:「校長,其實,您也算是受難者家屬。」(我指的,當然是指他母親章亞若遭害) 章孝慈聽了,苦笑,微微點頭。 ….. (以上,沒有寫入《小瘋人生》)
李筱峰 2022-12-01
台灣是文明善良的社會

台灣是文明善良的社會

昨天我提著一袋營養食品,搭捷運要去探望政治受難前輩蔡寬裕先生。竟然在下車後,把那一袋營養食品遺留在捷運上。 今天我去捷運公司的遺失物中心洽問,遺失物果然早被送回來了。 真是感動!這是台灣社會的文明,舉世稱道。 相對於對岸社會,想找回遺失物,難矣!這裡還是可以看出兩個社會的差異。 但是,想不透,台灣藍營政客非要兩個迥異的社會「統一」不可。 領回遺失物,在捷運上,我又看到溫馨的一幕: 兩個頭髮斑白的老人(一男一女,不相認識),正要同時去坐一個空位,兩人同時發現對方也要坐,都互相禮讓,男士說:「妳請坐!」,女士也說:「你坐!你坐」。最後是女士坐下。 台灣真的是一個文明善良的社會。只是,有許多善良人,卻易受政客擺弄!
李筱峰 2022-11-30
什麼樣的政黨不要選?

什麼樣的政黨不要選?

《什麼樣的政黨不要選?》 有人說,選人不選黨。我的投票態度剛好相反,我一定先考慮政黨屬性,再考慮人選。 身為一個有正義感、有民主人權理念、有台灣主體價值的公民,什麼樣的政黨不該選? 以前說要滅共,現在變成媚共的政黨,不要選! 嘴巴說要捍衛中華民國,其實卻和消滅中華民國的中共政權眉來眼去的政黨,不要選! 中國中南海習近平們中意的政黨,不要選! 與中共隔海唱和「一個中國」,破壞台灣主權獨立的政黨,不要選! 不敢簽署「絕不投降書」的政黨,不要選! 以前發誓要消滅共匪,現在卻說「首戰即終戰」,還恐嚇選民若不選他們,青年就會上戰場,這樣的政黨,不要選! 散佈失敗主義,造成國際誤會我們不敢、不能抵抗中共對台侵略的政黨,不要選! 過去曾經製造白色恐怖,殺人無數,造成無數家庭妻離子散的政黨,不要選! 曾經迫害台灣的母語(以致今天台灣已被聯合國列為「母語瀕絕區」)的政黨,不要選! 買票賄選案佔比最高(絕大部分)的政黨,不要選! 貪污案、經濟犯佔比最高(絕大部分)的政黨,不要選!(說具體一點,林益世、賴素如、葉世文、王又曾、劉松藩、伍澤元、何智輝、許財利、施治明、朱婉清、鄭太吉、劉冠軍、曾正仁、陳由豪、王令齡、傅崑萁、顏清標、羅福助、翁大銘、朱安雄、李朝卿、王玉雲、張榮味....的同志同黨,不要選!) 提名涉貪、造假的人參選的政黨,不要選! 價值錯亂(例如把專制獨裁者蔣介石捧成「民族的救星、時代的舵手、世界的偉人」,把民選的總統說是專制獨裁者)的政黨,不要選! 背叛蔣介石反共立場,卻又反對蔣廟轉型的政黨,不要選! 指罵自由度94分的台灣是專制社會,卻誇讚自由度只有9分的中國「進步」的政黨,不要選! 公開說「能撈就撈,能混就混,把這個政府拖倒」,還群起鼓掌起哄的政黨,不要選! 主張高科技產業應該移到中國(他們說「大陸」)的政黨,不要選! 製造疫苗假議題誹謗陳時中,卻對武漢肺炎病毒起源的「祖國」不敢嗆半聲的政黨,不要選! 無視於中共蹂躪人權,無新聞自由、言論自由,無視於新疆集中營,無視於藏人遭屠殺,無視於中共對台灣要「留島不留人」,卻要我們和中國「統一」的政黨,不要選!不要選!
李筱峰 2022-11-25
中國不就是殖民和侵略台灣的外部勢力嗎?

中國不就是殖民和侵略台灣的外部勢力嗎?

  日前在印尼的「拜習會」中,拜登勸戒習近平勿以武力威脅台灣。習近平則向拜登介紹「過去幾百年來台灣被外部勢力殖民和侵略」的歷史,但是習近平不知道,殖民和侵略台灣的「外部勢力」也包括中國。 荷蘭、西班牙、日本,當然是曾經殖民或侵略台灣的外部勢力,但是中國不是嗎?我們來回顧歷史: 《三國志》〈吳書〉的「孫權傳」記載:「﹝黃龍﹞二年﹝公元二三○年﹞春正月,…遣將軍衛溫﹑諸葛直將甲士萬人浮海求夷洲及亶洲....,但得夷洲數千人還。」中國學者認為此處「夷洲」是指台灣,那不就是明言中國在三國時代東吳的孫權就曾經出兵來台擄人了?這不是十足的侵略行為嗎? 中國第二次侵略台灣,則是在隋帝國時代。根據《隋書》〈東夷列傳〉記載,隋煬帝派朱寬入海「到流求國﹐言不相通,掠一人而返。明年,帝復令寬慰撫之,流求不從﹐寬取其布甲而還。」時間在公元六○七年,兩年後,隋煬帝又「遣武賁郎將陳稜、朝請大夫張鎮州、率兵自義安(今潮州)浮海擊之,…流求不從,拒逆﹝迎﹞官軍,稜擊走之,進至其都,頻戰皆敗,焚其宮室,虜其男女數千人,載軍實而還,自爾遂絕。」當時隋帝國軍隊入侵的地點,據考證第一次約在鹿港一帶,第二次在大甲溪一帶。國王Harato及其子Damori都被處斬。當年我們平埔族祖先遭遇如此入侵屠殺,不是來自「外部勢力」嗎? 一六八三年清帝國以武力取得台灣,隔年正式納台灣為其領土。之後,儘管滿清不鼓勵其人民移民台灣,但移民入台者絡繹不絕,使原本南島民族的台灣成為一個移墾社會。入台之移民及原始居民,皆受大清律令統轄。因此,殖民地的條件完全具備,屬於「拓殖型殖民地」。學者陳紹馨也指出,清代台灣的漢人社會是「農業殖民」。 至於二戰後的台灣,實行集軍政大權於一體的「行政長官公署」制,與日本時代的總督府性質並無二致。連震東當時就曾提出警告:這種制度將使台灣同胞產生「總督制復活」的錯覺,以為行政長官又以「統治殖民地」的姿態出現。果然,許多台灣人以「新總督府」來戲稱它。上海《僑聲報》也指出:「所有表現都使一般台灣人感到這不過是另一種殖民地制度的代替」。 致於一六六二到一六八四年的鄭氏東寧政權,以及一九四九之後的蔣政權,是不是殖民統治?借用美國學者Ronald Weitzer所謂「Settler State」(張茂桂教授譯為「遷佔者國家」)的理論,是指「由支配原始居民的新移入者所建立的國家」。Ronald Weitzer將一九四九年底撤退來台的蔣政權,列在「遷佔者國家」之列。準此,東寧鄭氏政權也完全符合「遷佔者國家」的定義。遷佔者國家和傳統殖民之不同,在於遷佔者已經自母國分離,但同樣具有殖民統治的性質。 一九九○年代台灣民主化之前,所有統治過台灣的政權都具有殖民統治的性質。今天雖然仍掛著「中華民國」的空名,但已呈「事實獨立」的狀態。現在最想侵略台灣、殖民台灣的「外部勢力」是誰?不就是中國嗎? (作者是台北教育大學名譽教授)
李筱峰 2022-11-23
吹口琴給牛聽,比較實在

吹口琴給牛聽,比較實在

  三小時的「拜習會」,拜登明確向習近平表示,反對用武力威脅台灣。拜登只能曉以利益:習若發動戰爭,將對自己(中國)、對世界造成極大傷害!請三思! 但誰來告訴習近平,中國與台灣的關係史,以及國際法的觀點(舊金山和約及台北和約),二戰之後,中國並未擁有台灣主權,憑什麼「統一」(併吞)台灣?請習近平在發動戰爭之前,應先說明清楚!否則就犯了戰爭罪、殺人罪! 無能力說理,只會動粗,只有流氓如此! 更重要的是,請先了解民主、自由、人權、法治的意義,那才是整個台海雙邊的根本關鍵所在。所謂「統獨」之爭,其實是「民主自由」與「專制極權」之間的選擇。不是「中國」與「台灣」之間的選擇。 中國能民主化,問題與癥結才能根本解決!(註:我說的民主自由,是全球普世的定義、政治學上的定義,不是中共自己的定義,也不是台灣藍營黨國的定義。) 以上,對習皇與中共講這些,恐怕是對牛彈琴;即使對馬英九、趙少康、費鴻泰、洪秀柱、蔣孝嚴、韓國瑜、吳斯懷、白狼、藍天、統促⋯等等這幫滯台中國人,恐怕也是對牛彈琴。 其實,經過實驗,牛是聽懂音樂的。我可能找一隻牛吹一段口琴給牠聽,比較實在。 (法新社)
李筱峰 2022-11-16
三隻鱷魚與三條硬漢

三隻鱷魚與三條硬漢

「選民進黨,青年上戰場」,這種沒骨氣的話,竟然出自一群當年發誓要「消滅共匪」的政客集團!我想起13年前這篇拙作,重貼於此,不僅不失時效,還可以用來回嗆他們。 《三隻鱷魚與三條硬漢 》 ( 原載2009.12.27.自由時報「李筱峰專欄」) 話說非洲有三隻鱷魚正在聊天,牠們在談論哪一種人的肉最好吃。 鱷魚甲說:「美國女孩的肉最甜。」 鱷魚乙說:「非洲小孩的肉才香。」 鱷魚丙笑著說:「你們都外行,告訴你們,台灣有一群國民黨,他們的肉最好吃,又香又甜,而且沒有骨頭!」 以上笑話用「沒有骨頭」來譏誚馬英九集團,一點也不為過。過去誆稱要「消滅共匪」的國民黨統治集團,現在則媚共已到「沒有骨頭」的地步。 「馬上」以來,一連串諂媚迎合北京政權的「無骨」行徑,已「罄竹難書」。 這次小共產黨員陳雲林又來,馬集團的「無骨症」又昭彰了!去年陳雲林來時,馬英九不敢自稱總統,還讓平常要求臺灣人認同的「國旗」成為違禁品。這次陳又來,國旗又失蹤了。 這讓我想起中國歷史上那個以「議和」為名,實際是向金帝國「稱臣納貢」的南宋政權,為了怕刺激北邊的金帝國,竟連種在北疆的柳樹都下令砍除。柳樹起碼還不是國家的象徵,馬英九則把代表其國家的國旗都藏起來,比南宋更沒骨氣!為了討好一個中共來使,連國旗都迴避,相較之下,動用數千警力(比總統的維安規模高出幾級),阻撓幾十萬人的正常交通、威脅幾百商家停業等等,也就不算啥了!至於讓陳雲林以上國欽差大員之姿,巡視我國災區,聽取簡報,也就見怪不怪了! 更難過的是,這個無骨集團竟然還受到許多「白痴與花痴」的台灣人的支持,那才是台灣的悲哀。沒有骨氣的人民,才會產生沒有骨氣的政府。 然而,台灣人果真只知貪圖私利與短利嗎?果真如後藤新平所言是一個「怕死,愛錢,愛面子」的無骨民族嗎?回顧台灣歷史,有骨氣的硬漢並不少,試舉三例來看: 聽過陳智雄的大名嗎?這位懂八國語言,曾幫助印尼獨立的先烈,於戰後在日本獻身台灣獨立運動,一九五九年遭國民黨特務從日本綁架回台。國民黨以省府委員一職誘他脫離台獨組織,他斷然拒絕,寧願被處死。判決時,陳智雄當庭陳述「生是台灣人,死是台灣魂」;臨刑前,拒不下跪,警憲將其腳掌敲碎,他高呼「台灣人民萬歲!」,從容就義。 第二條硬漢要介紹的是一九一五年噍吧哖抗日事件的主角之一羅俊。六十歲的羅俊被判死刑,他在最後受審時在庭上慷慨陳詞:「我承認我這次失敗,不過我發誓來生會繼續完成我的目的!」羅俊雖無現代思想,但其骨氣令人感佩! 第三位要介紹的是女性。女性怎麼稱硬漢?誰說女性不可稱硬漢!看看以下事蹟,女性比男性更硬頸:發生在一八六二年戴潮春抗清事件中,有一特色,那就是許多將領的妻子參加戰鬥,英勇不讓鬚眉。當戰況吃緊時,將領陳弄本人打算投降,其妻勸阻說:「今日雖降,難免一死,與其俯首受戮,不如悉力抵抗!」她並親領反抗軍衝殺,其英勇讓許多將領的妻子們起而效尤,「皆驍勇勝男子」(詳見《東瀛紀事》《戴案紀略》)。 在反抗外來政權的歷史上,台灣還有許許多多有骨氣的硬漢。他們如果在天有知,看到今天只圖短利與私利的無骨氣的人民,支持著一個無骨氣的政權,不知會何等的羞憤!
李筱峰 2022-11-13
「兩安」能了解嗎?

「兩安」能了解嗎?

〈「兩安」能了解嗎?〉 以前李敖開過一個玩笑說,司馬光和歐陽修兩人很相像,像得可以稱「歐陽光」和「司馬修」。其實,兩人差異很大,但兩人都是正人君子。 我倒覺得蔣萬安和高虹安兩人才像,簡直像得可以叫「蔣虹安」和「高萬安」,而且兩人都屬空洞無物、膨風自大之徒,談不上是正人君子。 我拿歐陽修和司馬光來對照「兩安」,或許有點不倫不類。「矽谷律師」和「理工女」一定(我保證一定)體會不出歐陽修和司馬光的人格特質。因為他/她們連自己的人格特質都不了解。 特以兩位正人君子的話,送給令人不安的「兩安」- 歐陽修:「不怕先生罵,卻怕後生笑」。 司馬光:「吾本寒家,世以清白相承」。 「兩安」能了解嗎?
李筱峰 2022-11-11
變與不變

變與不變

〈變與不變〉 寫給一位分道揚鑣的「故」友 我以前自認為是中國人,現在我轉變要努力當台灣人,我不變的原則是追求民主自由人權法治。 你以前和我並肩反抗中國國民黨的專制極權,現在你變成縱容中國共產黨的專制極權,你不變的原則是一心一意要當中國人。 你說我墮落了! 我也說你墮落了!
李筱峰 2022-11-10
國、共合流之必然

國、共合流之必然

蔣萬安在辯論時最可笑的一句話是,罵民進黨「綠共一家親」,這不僅是對國共歷史發展的無知,簡直是無賴! 我摘錄以下一段我的文章,請蔣萬安好好讀: 〈國、共合流之必然〉 藍營政客從過去兩蔣時代的反共,到蔣氏死後開始背叛兩蔣的政策,這種改變,除了充滿著見風轉舵的投機性格之外,還有一種結構性的意識形態存在,有以致之。易言之,國、共兩黨有著必然合流的因素在。 一個過去發誓要「消滅共匪」的集團,為何可以演變成「聯共制台」呢? 兩蔣時代的反共,是以「中華民族主義」為基礎,而不是以「自由主義」為基礎。由於中共在建黨及建國的過程中﹐受助於蘇聯俄共甚多,因此中共便成為蔣政權宣傳下的「出賣民族的罪人」、「甘做蘇俄帝國主義之鷹犬的漢奸」。這是中國國民黨政權退守台灣之後的「反共抗俄」基本國策的背景。這個以中華民族主義(並配合蔣氏個人英雄主義)為本質的政權,是政治學上典型的法西斯政權。在「中華民族主義」的高帽子下,台獨主張者也順理成章和「出賣民族的罪人」的中共一樣,被國民黨打成「共匪的同路人」。 然而自1960年代中期以後,中蘇關係開始降溫,至1969年終於在中俄邊界爆發武裝衝突的珍寶島事件。隨後,在新疆鐵列克欽地區,中蘇兩國發生了更大的武裝衝突。此後,蘇聯軍方一度製訂對中國實施核攻擊計劃。中共也表現出日漸濃厚的中國民族主義色彩。從此,國民黨辱罵中共是「出賣民族的罪人」的話,已經不攻自破了。吊詭的是,過去標榜「工人無祖國」、被國民黨罵成「出賣民族的罪人」的中共,今天正好拿著「中華民族主義」的大旗來對台統戰;而過去罵台獨是「共匪同路人」的中國國民黨,卻在「中華民族主義」的大旗之下,成為真正「共匪的同路人」,一起要聯合對付台灣的獨立自主了! 有人說,右翼的法西斯,與左翼的共產黨,只是一線之隔。法西斯主義與共產主義的共同點在於他們都是專制主義,都是反民主的。過去死對頭的國共兩黨,今天可以站在一起來反對台獨,就是一個最明顯的例子。拿「中華民族主義」做理由的國民黨,基本上是反民主自由的,因此在白色恐怖統治時代,他們對民主運動百般壓制,直到連戰選輸總統跑到英國演講時,還在否定台灣的民主政治,反駁英國人對台灣民主成果的讚揚,而他們對於中共的專制,則網開一面,不再稍嗆半聲。 而中共這方,隨著所謂改革開放之後,他們標榜的共產主義、社會主義也逐漸瓦解了,如今他們不到0.5%的家庭,卻擁有全中國60%以上的財富,這是哪門子「具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社會主義退色之後的中共,剩下的就和不再反共的中國國民黨一樣,都共用著一條「中華民族主義」的方程式。這套「中華民族主義」正是國共兩黨的歷史包袱,也是他們合流對付民主台灣的基因。可悲的是,許多台灣人民深受這套「中華民族主義」政治迷思的洗腦,至今仍昏睡不醒。這個「中華民族主義」政治迷思,猶如迷魂藥讓一些台灣人昏睡不醒,寧願放棄民主自由也不可獨立自主,成為佛洛姆(Erich Fromm)所說的「逃避自由」(Escape from Freedom)的心理背景。 1970年代國民黨的反共標語,現在不敢喊了。 想起當年國民黨編造「南海血書」的小說,來宣傳警惕人民要反共(詳見第10章),當時行政院長孫運璿還談話呼籲:「大陸的淪陷、越南的淪亡,都是我們記憶猶新。今天我們不能做一個爲自由奮戰的鬥士,明天就會淪為海上漂流的難民!」。我又想起國民黨當年的口號「反共絕無妥協,奮鬥才能自由」,這些口號他們現在嚇得不敢再喊,反而由台灣的本土政團在奮鬥實行。 中國共產黨創黨一百年時,國民黨等藍營政客爭相去電祝賀。連戰賀詞:「中華兒女合力為我民族之事業再造新猷」;洪秀柱賀詞:「共築國家富強、民族復興、人民幸福的中國夢」;宋楚瑜賀詞:「中國共產黨艱苦卓絕,奮鬥不懈,重振華夏,以人民福祉為先」。這些人以前發誓要消滅共匪,現在媚共肉麻至此。如果蔣介石再世,保證下令:「速即槍決可也!」,恐怕全黨當槍斃光了! 既然現在國共已經哥倆好了,建議中國國民黨遷黨回祖國去發展如何?回去和中國共產黨「合力重振華夏,共築國家富強,為民族再造新猷」如何?他們當然不能,也不敢!則他們要重振的「華夏」,要共築的「國家」又是什麼? (以上文字摘錄自李筱峰69回憶錄《小瘋人生》)
李筱峰 2022-11-08
〈 論「藍綠之分」與「不分藍綠」〉

〈 論「藍綠之分」與「不分藍綠」〉

  (原載《民報》2014/12/4社論(李筱峰執筆) 選舉期間,常聽到候選人聲稱要「超越藍綠」、「不分藍綠」。到底藍綠是如何區分?又如何不分?如何超越? 要解答這些問題,當然要先從台灣的政治史與選舉史的背景瞭解起。 台灣的政治場域何時開始出現「藍」、「綠」之分?「藍」、「綠」政黨有何不同? 台灣的民主運動到了1970年之後,慢慢發展出所謂「黨外」運動,而黨外民主運動幾乎配合著選舉活動在進行。1978年的中央民意代表增額選舉,因為台美斷交、中美建交而中止,卻衍發出翌(1979)年底的美麗島事件。美麗島事件使得當時的「黨外」民主運動跌入谷底。所幸1980年底恢復增額中央民意代表的選舉,「黨外」運動又重然生機。到了1981年11月中的地方選舉,在立委康寧祥、費希平、許榮淑、張德銘,國代周清玉等人的推動下,黨外在各縣市舉辦類似政黨的提名,他們共同提出「黨外、制衡、進步」及「民主要制衡、制衡靠黨外」的標語,並開始出現綠色系統、書寫有「黨外」字樣的旗幟,開始顯現出政黨的雛形。此時,國外學者已將「黨外」(Dang-Wai)當做專有名詞來使用,「黨外」之黨儼然成形。到了1986年9月28日,這個以綠色為尚的政團,突破戒嚴令,成立「民主進步黨」,衝破黨禁。90年代台灣民主化之後,社會上逐漸將政治立場不同的政黨(或政治集團),以藍綠區分成兩大陣營。 因此藍綠政黨的原始意義,可以從以下指標來區分: 顏色來歷: 藍營政黨源自中國國民黨的黨旗,因藍色是其底色;綠營政黨,80年代以後,「黨外」民主運動的傳單多崇尚綠色系統。民主進步黨成立後,黨旗也以綠色為主色。 政黨來源: 藍營政黨,原係以敗逃來台的蔣氏主導的中國國民黨為主體,再吸收本地政治人物結合而成。後來從中國國民黨分出來的「新黨」(1993)以及「親民黨」(2000.3.31),因為政治理念與國民黨相似,亦歸類於藍營;綠營政黨,屬本土政黨,係以原來的「黨外」民運為起源,發展成民主運動而成。後來成立的「台灣團結聯盟」(2001.8.12)[今天又有台灣基進…等],在國家認同上,與民進黨接近,亦歸類於綠營。 政黨屬性: 藍營政黨,原屬法西斯政黨,長期由兩蔣實施個人獨裁、一黨專政。直到後蔣時代,才稍脫法西斯色彩;綠營政黨,民主政黨,自創黨以來,即具備黨內民主機制。 對民主政治的態度: 藍營政黨,長期打壓民主運動,過去對於任何民主化訴求,無一不反對。總之,民主基因極弱(可詳參李筱峰〈檢驗國民黨的民主基因〉一文);綠營政黨,長期從事民主運動,追求民主自由人權法治。 統治手段: 藍營政黨,兩蔣時代以軍事戒嚴和「動員戡亂」統治台灣。掌控黨、政、軍、警、特、司法、媒體、教育。直到李登輝時代才逐漸鬆綁;綠營政黨,實行民主體制。 人權紀錄: 藍營政黨,有長期實施國家暴力的不良紀錄,如二二八恐怖屠殺;1950、60年代白色恐怖統治,3000多人遭處決,14萬人下獄。至於言論通訊集會結社各項自由人權,皆在其戒嚴之下備受箝制;綠營政黨,在黨外民主運動時期,備受打壓,許多人犧牲生命或自由;執政後,未曾有政治犯,人民享有各項自由人權。 國家認同: 藍營政黨,主張「一個中國」,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綠營政黨,認為台灣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所以必須維護台灣的獨立主權。 入聯合國態度: 藍營政黨,反對以台灣名義加入聯合國,因此對於台灣入聯,極盡阻擾之能事;綠營政黨,主張以台灣名義加入聯合國。 對中共態度: 藍營政黨,兩蔣時代發誓要「消滅共匪」,採「不接觸、不妥協、不談判」的三不政策,堅定反共;馬英九主政後,則放棄兩蔣的反共路線,聯共制台;綠營政黨,戒嚴時期主張以民主自由反共,但被國民黨扣上「共匪同路人」帽子。實則其基本主張,希望與中國建立對等和平關係,建立兄弟之邦。 政黨經費: 藍營政黨,國民黨擁有上千億黨產,其中侵占自國產者難計其數。其立委候選人每人可從黨產領得數百萬元競選經費;綠營政黨,未曾侵占國產為黨產,黨經濟拮据,候選人必須自備競選經費。 社會資源: 藍營政黨,戒嚴統治時期,擁有媒體、司法、軍公教…各領域的資源。解嚴後,各方領域較無法全面掌控,但在上述領域仍擁有較多人脈;綠營政黨,沒有藍營上述的優厚資源。 北京態度: 藍營政黨,馬英九主政之後,受到中國北京當局的支持。每逢選舉,都有北京政權或明或暗的支持;綠營政黨,受北京當局文攻武嚇。 經濟政策: 藍營政黨,兩蔣時代堅持兩岸不往來。李登輝時代採「戒急用忍」,有條件開放通商。馬英九主政後急促三通,全面開放台商西進。進一步透過ECFA、服貿、貨貿,企圖全面開放對方的人流、金流、物流入台;綠營政黨,有條件開放,但被罵「鎖國」。 有了以上的藍綠政黨的比較,可以清楚看到從歷史背景到現實狀況,藍綠政黨的區隔是極清楚的。 有了這樣清楚區隔的藍綠之分的政黨,要「不分藍綠」,要「超越藍綠」,可能會有經驗上(或運作上)的困難! 試問,如何在「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和「台灣不是中國的一部分」之間,去「超越」和「不分」?「超越」和「不分」的結果,台灣到底是不是中國的一部分? 試問,如何在「主張對中全面開放」與「有條件開放」之間,去「超越」和「不分」?「超越」和「不分」的結果,到底是要全面開放還是有條件開放? 試問,如何在「反對以台灣名義加入聯合國」與「主張以台灣名義加入聯合國」之間,去「超越」和「不分」?「超越」和「不分」的結果,到底是要用什麼名義加入聯合國? 再試問,如何在「侵佔國家近千億財產成為黨產」與「無侵佔國產,黨經費拮据」之間,去「超越」和「不分」?「超越」和「不分」的結果,到底侵佔國產成為黨產的不法事實,是否從此一筆勾銷? 要追問的,還很多,再再都會出現難解。除非,藍綠之分的定義不是本文前述的定義。或者,除非原本藍綠雙方的政黨在許多政策上作了修訂或妥協(或懸而不落實),才有可能「超越藍綠」和「不分藍綠」。 但是,大是大非的議題(如民主自由人權法治的普世價值、台灣的主體地位、政黨不可侵佔國產的「黨國分明」的公平正義原則),則是不容妥協的!
李筱峰 2022-11-06
「批孔揚秦」到「孔子學院」

「批孔揚秦」到「孔子學院」

看看中共當年文革時,是如何批判孔孟之道! 當年又是如何「批孔揚秦」! 曾幾何時,卻拿孔子到各國設立「孔子學院」,進行統戰滲透! 學術與古人,只是專制極權者的工具! 要批要捧,隨時可變。  
李筱峰 2022-11-05
呂秀蓮妳要變節也該有點歷史常識

呂秀蓮妳要變節也該有點歷史常識

呂秀蓮忽然秀逗說「救國團是政府組織」。 請妳看看60多年前雷震的《自由中國》已經不客氣指陳「青年反共救國團」是個國民黨的黑機關,發了三篇社論主張撤銷。 圖為最後一期的《自由中國》,其社論第一篇就是〈三論青年反共救國團撤銷問題〉(傅正執筆)。 呂秀蓮妳要變節也該有點歷史常識! 原名叫做「中國青年反共救國團」,現在變成「中國青年救國團」,他們已拿掉「反共」兩字。而呂秀蓮已拿掉脊椎骨,已不再是當年令我敬佩的呂秀蓮! 何昔日之芳草兮,今直為此蕭艾也?
李筱峰 2022-10-31
老K「二必」論

老K「二必」論

《老K「二必」論》 (原載2014.11.23 自由時報自由廣場「李筱峰專欄」) 「老K」是指中國國民黨,「二必」是「兩個必然」。中國國民黨會有哪兩個必然?答:必然腐敗、必然賣台! 為何我如此斬釘截鐵論斷國民黨?道理很簡單,只要分析其成員入黨的動機目的,分析其成員的人生觀,就可一目瞭然。 過去兩蔣軍事戒嚴時代,許多人被迫加入國民黨(我也曾被迫入黨,詳見拙著《小瘋人生》〈指南山下的黨校叛徒〉),那是環境所迫。但是民主化之後,凡有正義感和民主觀念(兩種要兼具)的人,是不會參加中國國民黨的。 先以正常民主國家標準來看,一個民主國家的政黨,絕不容許過去有殺人無數的前科,一個殺人無數的集團(例如納粹黨、德國共產黨),在民主化之後,早就不容許存在了。起碼也必須經過轉型正義之後解散,重組;再者,民主國家的政黨,絕不會侵佔國家財產成為黨產,長期不還。以上兩例可以做為檢驗正義與民主的基本指標。 用這兩個指標來檢驗中國國民黨黨員,我們可以這樣問:你為何要參加一個過去曾經殺人無數(二二八大屠殺、白色恐怖)的政黨,卻不願意參加以民主運動起家的政黨?你為何要參加一個侵佔國產達千億的政黨?是為了正義和民主嗎?可是民主國家沒有這樣的正義與民主! 他們當然不會回答:「我是為了個人的利益!」,偏偏這正是他們成為國民黨員的主要動機與目的,一言以敝之,為了「權、錢、名」。質言之,這是一群以利益(特別是權與錢)為取向的集團。國民黨長期擁有龐大的黨產(你看,一年股利就有廿九億元),又長期掌控教育、媒體、司法、軍隊、情治…等資源,涵蓋偌大的利益圈,當然引來投機份子趨之若鶩。 中國國民黨的前身,清末革命團體同盟會、興中會等,當時沒有任何資源,敢來參加革命的志士如陸皓東、林覺民…,都懷抱「以天下蒼生為己任」的人生觀,要去改造「滿街狼犬」的腐敗政治;但是今天國民黨坐擁國家龐大資源,集合趨炎附勢之徒,搞得官商勾結,成為「滿街狼犬」!從當年擁有林覺民等先烈,到今天出現林益世之徒,國民黨的沈淪不能以道里計。 以利益為取向的政客集團,過去跟著兩蔣喊「反共」,現在也可以搖身一變而媚共,「趨炎附勢應猶在,只是口號改」。北京根本不須動武,只要籠絡收買這些投機政客,包括經商投資、各種暗盤、「深造」…,他們自然歸順。 加上他們長期效忠國民黨所深植於心的「中華民族」神話(而非民主普世價值),剛好又與北京政權的意識形態一拍即合。要他最後不賣台,很難!
李筱峰 2022-10-31
她們演的是真實的故事

她們演的是真實的故事

不要以為這只是在演戲,她們演的是真實的故事! 在電影院裏,我邊流淚,卻一直想繼續看下去。電影結束,眼淚未乾….。 電影結束了,但我開始擔心那些故事會不會再在台灣重現? 這是一部值得每一個台灣人,每一個愛好自由人權的世界人,都來看的影片。尤其習慣支持專制政權的愚民,更該看! 看完之後,思考一下,昔日那個蹂躪人權的外來政黨,還要把他們供回神桌嗎?外面那個揚言對台灣「留島不留人」的專制極權,要讓他們過海來統治嗎?
李筱峰 2022-10-29
非常態的民主國家

非常態的民主國家

@非常態的民主國家@ 進入1990年代之後台灣逐漸民主化,舉世肯定。但是台灣與世界上一般正常的民主國家有一極大差異,那就是一般民主國家的國民的「國家認同」都是一致的,但是台灣內部的國家認同卻很歧異。一般民主國家的政黨,不論執政黨或在野黨,其國家認同也都是一致的。美國不論民主黨或共和黨,都認同自己是美國人,儘管他們很多人祖先來自英國,但沒有人會說自己是英國人。他們的政黨也不會以英國為名叫「大不列顛民主黨」或「英國共和黨」。但是台灣卻異乎一般民主國家,綠營的政黨認同自己是台灣人,台灣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至於國名各有主張,民進黨接受當前國名叫「中華民國」);藍營政黨卻認為自己是中國人,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而且黨名還以「中國」為名,如中國國民黨、中華統一促進黨等。 不同政黨竟然有不同的國家認同,這是民主國家中絕無僅有的現象。尤其在兩蔣之後,中國國民黨基於「中華民族主義」的共同立場,國共兩黨開始合流,其他藍營政黨如新黨、統促黨甚至更「中國」(稱之紅色政黨並不為過)。偏偏中國是舉世皆知的極權專制之國,國共合流、紅藍一體的結果,勢必讓台灣的民主自由人權備受威脅。 因此,台灣雖是民主國家,台灣雖然有民主國家必備的選舉,但是台灣的選舉卻異乎一般實行政黨政治的民主國家。一般正常民主國家實行的政黨政治,是在比較政策的不同,路線的差異,選民是在其間做選擇。但是台灣的選民卻還有高層次的思考,那就是國家地位、意識形態、與自由人權能否確保。綠營擔心民主台灣會被中共「統一」;藍營選民則擔心黨國不再(因此不論黨提名的候選人是草包、痞子、酒鬼、賭棍、無賴、騙子...,都照投無誤)。 由於異乎一般民主國家的政黨政治,台灣的選舉便具有以下特殊的意涵: 它意味著認同台灣的人,與認同中國的人之間的對決。也可以說是本土政黨與外來政黨之間的對決。 從民主化的歷程看,又意味著過去從事民主運動的力量,與過去反民主的蔣家政權的遺形體之間的對決。 從教育觀點來說,則是擺脫國民黨的黨化教育的人,與仍浸漬在過去「黨國」教育的意識形態下的人之間的對決。 如果從跟中國北京當局的關係來看,台灣的選舉,又意味著中國當局不中意的政黨,與中國當局中意的政黨之間的對抗。全世界找不到一個民主國家的政黨,會配合外在敵人,受到境外敵人的支持。 敵人的威脅,與「內鬼通外鬼」的裡應外合,成為一項影響選情的變數,這又是台灣與一般民主國家最大不同之處。 台灣民主化之後,帶動本土化、在地化,也使得認同台灣的人民日漸增多。根據2021年6月政大選研之友協會的民調,有關「台灣人中國人」的認同比例,認為自己是「台灣人」的,有60.6%,認為是「台灣人也是中國人」的佔36.9%,認為自己是中國人的佔2.5%。隨然「台灣認同」比例最高,但是距離常態民主國家還有一大段距離。民主國家固然是多元開放社會,但是多元價值是指一般生活上的多元,在國家認同上面都是一致的,沒有一個民主國家的國民的國家認同是多元的。美國人沒有人會說他是英國人,或說他是「美國人也是英國人」,這樣會笑死人。但是這種笑死人的現象卻出現在台灣。 (以上文字節錄自李筱峰回憶錄《小瘋人生》下冊第22章)
李筱峰 2022-10-27
勸鄭寶清退選

勸鄭寶清退選

《勸鄭寶清退選》 寶清兄: 最近看您的民調,從4%升到8%了。我不知道您是否很高興,但我知道中國國民黨正高興死了!他們高興您極可能把鄭運鵬拉下來!張善政嘴角都笑歪了! 寶清兄,不管您的民調是4%還是8%,您認為您會當選嗎?我知道沒有人會這麼認為。我相信您應該不會這麼無自知之明吧! 如果您知道您不可能當選,卻硬要出來參選,那是所為何來?是要氣小英嗎?是要讓鄭運鵬也不能當選嗎?如果是這樣,那您心胸就未免太狹窄,氣度太硜硜然了!這將會讓您的一世英名毀於一旦! 寶清兄,到目前為止,您要氣小英也氣到了。您的委屈大家也了解了。為了保全您的英名,更為了顧全大局,奉勸您還是趕快收兵退選吧!
李筱峰 2022-10-25
政治人物,名不符實

政治人物,名不符實

有許多政治人物,名不符實,例如: 殺人無數者,不中不正! 耀武揚威,破壞和平,如何近平? 主張高科技產業趕快去中國,絕非善政! 涉貪之徒,其姿不妙! 庸才主政,何麗善之有? 借神明謀利,何清之標? 臨危手足無措,何來萬安? 粗言無質,極乏教養,不文無哲! (例子太多,不勝枚舉,留給網友造句。但勿公然侮辱,嗤之可也)
李筱峰 2022-10-19
陰陽兩界全力支持林姿妙

陰陽兩界全力支持林姿妙

李筱峰 2022-1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