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全不值得懷念的時代

我最討厭的人之一,就是貴古賤今,整天都在懷想過去,認為現在的生活比不上從前的人。這種人若不是既得利益的國民黨權貴,就是記憶已經被假新聞覆寫,不與我們生活在同一個世界中。

我自己的成長經歷,讓我絕對不願意台灣回到過去,那完全不是一個值得懷念的時代。

民國七十、八十年代(我討厭民國紀年,以下就用西元紀年表示),約等於一九八0、九0年代。這段期間,台灣的經濟確實處於上升期,1986年到1992年,台灣民間薪資每年成長率都超過10%;1994年軍公教調薪幅度還一口氣衝上8%,此後若有調薪就一直固定在3%了。但要說當時的薪水比現在高,那就是春夢無邊了,我1995年初進職場,起薪3萬8千元,就比現在的初任教師薪水4萬3千元低很多,說這話的人確定是年紀與我相仿的台灣大叔嗎?

我最不想回到一九八0、九0年代的另一個原因,是當時台灣人的人文素養差到不忍卒睹,彷彿集體中邪一般,罹患嚴重的精神疾病。那種瀰漫整個社會的失心瘋氛圍,讓台灣根本不是一個正常人能忍受十分鐘的地方。

當時台灣人的口袋開始有了一點閒錢,於是很願意花錢,賭博成為熱錢投入的其中一個管道。大家樂賭博便是在當時風行起來,那時沒簽賭過的清流比不說謊的中共官員還稀有,多數人的聊天話題都是哪裡的明牌很準,開獎後幾天,鄉間的草叢與山區的河床,常常可以看到被槓龜的賭徒丟棄洩憤的神像。一個多數民眾瘋賭博瘋到勇於對神明大不敬的社會,無論如何就不能被稱為風氣良善純樸的社會。

我建議大家去查一下「十信案」,見識一下一九八0年代的黨國權貴是怎麼玩錢的。跟我說以前的經濟比現在好?沒去金融機構擠兌過、未曾什麼事也沒做就莫名其妙破產的人,就閉嘴不要睜眼說幹話了好嗎?

台灣人雖然有錢,但寧願拿去簽大家樂,也不願意投資在自己的靈性水準上。當時的鄉下人若買票看畫展或聽交響樂,往往會被親友鄰居嘲笑「假仙、假有水準」、「明明就看不懂,去跟都市人裝什麼高尚」。歐美人是「品」高級紅酒,台灣人是「灌」高級紅酒,還引以為豪說這才叫做酒國英雄。1980年代,隨著桃園機場落成,越來越多台灣人出國觀光,但當年我最常聽到的就是又有哪個台灣人在外國旅館退房時,把房裡所有能搬動的東西也一起悄悄退房了,或是又有哪個台灣團在國外幹了什麼令人搖頭的蠢事。那時從日本玩回來的人,你趁記憶還新鮮時問他日本的山川、古蹟、歷史、文化,他多半沒印象,只會跟你說他帶了多少昂貴但神奇的藥品回來。現在的年輕人不會知道他們那些個成天在緬懷當年讚過去的父祖輩,曾經幹了些什麼令台灣無光的事情。有錢卻沒品,你說有這種集體現象的社會,到底是有哪一點值得懷念,甚至復刻?

我還要說治安,我每次聽到過去的治安比現在好,都很想翻白眼。台灣治安最壞的時期,差不多就是一九八0、九0年代,綁架案、分屍案、銀行搶案、銀樓搶案、槍擊案、飆車族鬥毆案,三不五十就發生。我讀國中時,溪湖外環道通車,到外環道看飆車族騎名流一百超速闖紅燈,竟然成為溪湖鎮民夏日夜晚最普及且盛大的休閒娛樂,是哪個白癡現在能見到這種大場面的公開違法活動?1989年我讀高中時,縱貫線道上名氣最響的黑牛黃鴻寓,槍擊立法委員陳湧源,將陳湧源打成半身不遂,轟動全國,那時我爸媽還諄諄告誡我走路上下學時,要多注意街道邊的風吹草動,因為黑牛黃鴻寓是彰化人,誰曉得他是不是窩藏在故鄉。三年後的1992年,台北發生台灣首次有新聞媒體全場連線報導的警匪槍戰,陳新發犯罪集團與信義分局警察激烈駁火,信義分局竟然耗盡所有的子彈,事後在現場清點,一共發現高達兩千處的彈著點。我當時在大學宿舍裡看新聞,簡直快分不出這是電影還是現實。這叫做「遙想當年,治安無限好」?別鬧了,就不說台灣的刑案件數年年減少好了,現在台灣有哪個分局,在最近十年因為警匪槍戰而打光局裡所有的子彈?

每個國家都有問題需要面對與解決,方法絕對不是回到過去,一來不可能回得去,二來過去解決問題的方法未必適用於現在,更重要的是第三-過去根本就沒比現在好,發什麼神經要回到過去!你如果承認自己是個只剩下往日歲月可堪回憶的孤苦老人,那你就乖乖到旁邊對著今天的台灣表達不滿,那是你的自由,但請你不要站在中間擋路,年輕人還要繼續向前走,沒空聽你瞎掰架空歷史故事。

 

< 資料來源:莊河伯facebook引用網址 >
分享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