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木實相關文章

為什麼眷村第二代緬懷蔣經國?

為什麼眷村第二代緬懷蔣經國?

我是眷村之子,第二回。 銜接9月2日的發文,我們繼續說。 因為親戚看到了臉書上我發的兩篇有關於我來自眷村身世的文章,對我非常的不諒解,揚言要我刪文,否則不要代表他們說話。 我說:「我是說我自己的故事,難道我不能代表屬於個別的我自己?」 他們才安靜下來,但提醒我:「你耗子尾汁。」 今天我要簡單的說:「為什麼我們眷村第二代如此的緬懷蔣故總統經國先生?」 事實上1970年代軍公教的薪水少得可憐,所以很多人退休之後,退俸都一次領光,這對政府是一種非常不信任的舉動,有些人說:「非常懷念1970年代」這句話根本有毛病,因為那個年代中美斷交( 美國與中共建交,老蔣自己翻臉的,拒絕更改國名為「台灣」,而且退出聯合國,導致台灣後來長期的外交窘境 )、台灣民心不安、民主運動萌芽,警總四處抓人,眷村裡面也有不少人被警總帶走,就沒再回來了。 蔣經國先生為了穩定民心,尤其是「自己人」,49年撤退逃難來台灣的這些江東父老們,頒布了一條沒有法源依據的「陸海空軍退伍除役官兵退除給與及保險退伍給付優惠儲蓄存款辦法」,也就是所謂的18%優惠定存,因此,我們的叔叔伯伯們不再一次領走退休俸,而是反而把錢存進戶頭內,慢慢生利息,也因此幫助了蔣經國先生穩定了民心,其實,是我們有功於蔣家政權,而非蔣家有恩於我們外省人,蔣家太對不起我們外省人了。 然而多數軍人書是讀很少,甚至完全不識字的,18%政策之後20年,大家都越來越富裕,人人有房有地了,因此對於蔣故總統經國先生的「恩典」感謝異常到奴化的地步。 過去,蔣家安排給眷村子弟的工作遍及軍公教與國營事業,再差也可以在學校、公家單位、台糖、台電擔任工友,工友也是有18%的,而且有的外省工友權力還比台籍校長、台籍主任大。 李登輝先生上任之後,這些「肥缺」「涼缺」「爽缺」一個個被取消了,眷村子弟要混入公職與國營事業,也沒過去那麼容易了,導致很多眷村小孩出去當流氓、勒贖綁票,大家如果有印象,應該不難忘記:第一次政黨輪替之前,台灣的綁架撕票案真的非常多。 李登輝先生當年在地方經營自己的勢力,大部分有槍有刀,很像日本幕府時代的武士,他們捍衛李登輝先生的權力,所以,我們外省人的政治權力逐一被瓦解了,不知不覺的,一覺醒來,發現「中華民國滅亡了」,國家的名稱改稱「台灣」了,不知不覺的……這就是為什麼我們外省人如此痛恨李登輝先生,所以稱呼李登輝「黑金之父」,事實上看李登輝先生退休之後,有沒有黑道跟他維持良好關係?看起來是根本沒有的,因此那種蔑稱只是一種污辱與醜化而已。 而且,我們外省人仇恨李登輝心態在於:「我們遲遲無法接受中華民國1949年滅亡了,聽到李登輝喊兩國論,方知原來我們的國家在外國人眼中叫做台灣,根本沒人承認R.O.C,由於這種尷尬與自尊受創,我們只能憑藉著仇恨李登輝,來掩飾自己的心虛與愧疚不安。」 事實上我們心知肚明:「李登輝先生創立的台灣民主,是世界的典範,亞洲的楷模。」只是我們外省人嘴巴上說不出口而已。 ( 未完,待續 )
端木實 2021-09-23
「寧予外犬,不賜家奴」

「寧予外犬,不賜家奴」

我在太陽花學運之前都是忠貞的國民黨支持者。深受家庭環境的影響,因為國民黨對於我家有非常大的恩情,這是別人不能瞭解的,從小我都不知道這是特權,我想先從父親給我的教育說起: 父親雖然是軍人之子,但是他很討厭軍人,由於爺爺的高壓管教方式,常常因為父親讀國中時期的叛逆,把他綁在樹上痛打一頓,這種打,不是為了愛,而是打給眷村鄰居看,證明自己已經盡力了,不是沒有教育,所以父親總愛跟爺爺唱反調,但父親很孝順,伯伯與叔叔從小都非常乖,也很聽話,但是成家立業後卻不曾對爺爺聞問寒暖。 父親在我小時候就跟我說:「民進黨是叛亂組織,是共產黨的內應,不要被他們影響了。」雖然父親討厭民進黨,但是對於台灣人,他卻有很大的感恩之心:「如果沒有台灣,我們早就跳海了。」 「台灣沒有中華民國,台灣還是台灣島;中華民國沒有台灣,中華民國早就滅亡了。」 ( 這個清楚的邏輯,在外省第二代裡,真是屌打一堆人,尤其是馬英九、朱立倫這些蠢才。) 曾經有一位在紅十字會的國民黨人(註:台灣紅十字會是國民黨的,國民黨員可以轉任紅十字會,而且待遇比一般公務員還好,未來繼續介紹還有多少大家以為是慈善機構的單位是國民黨直營的。)跟父親說:「中華民國沒有台灣,還有金門、馬祖、澎湖,怕什麼?」 父親說:「如此看看美國還會不會理睬我們,幾百年前葡萄牙、西班牙、荷蘭、英國、法國等航海國家到台灣貿易,是有原因的,台灣在地理上的先天優勢,不是金馬澎湖能夠取代的,還有,這幾個小島容納得了我們當年撤退的百萬移民嗎?」 紅十字會這位國民黨人答不出來。 國民黨對我們這些正統外省人非常好,常常有各種福利,有些國民黨相關產業的單位每逢過年過節就會提供一些「旅遊招待券」、「旅館優待券」、「溫泉優待券」、「遊樂園招待券」給我們,這些都是免費的,吃喝玩樂。而我以為國民黨對所有人都是這麼好,我從來沒有察覺這就是特權,非常慚愧。 有一次我拿著婦聯會招待的電影票去電影院看電影,遇見我的國中同學在電影院打工,我很驚訝,為什麼他要打工?為什麼我不用打工? 他說他爸爸開計程車,媽媽在早餐店工作,所以他國中畢業就開始半工半讀了,假日他還要去加油站打工,他們家房子是租的,我更驚訝了:為什麼我家有三棟房子,而他家沒有房子?那一天我看電影的心情很沉重,雖然看的是喜劇電影,但是我開始思考了人生的不公平。 九二一大地震那一次,中國阻擋俄羅斯救援隊來台灣,還冒名向國際社會收款,讓台灣陷入困境,國民黨悶不吭聲,民進黨加以譴責,那時候有幾位眷村伯伯在我家客廳說:「民進黨不應該批評大陸,這樣大陸會打過來。」 父親說:「李總統也有罵大陸啊,怎麼沒打來?還說了兩國論呢。」 眷村伯伯們群情激憤,一談到李登輝,好像殺父仇人似的,他們不甘願宋楚瑜沒有被提名。說到這裡,大家一定不解:「國民黨不是提名連戰了嗎?」很抱歉,連戰對於我們正統外省人來說:「他是台灣人,一個假冒中國人的台灣人而已,因為他的爸爸連震東就是台灣人。」我們外省人心目中的中華民國是我們家的,李登輝那種本省人在我們眼中就是「竊國」。 「寧予外犬,不賜家奴。」 這句話,是我後來從我們這個族群中感受得來的,有些外省人(尤其是外省第二代)為什麼寧可引中共來欺負台灣人,也不願讓本省籍總統治理中華民國,就是這種心態,為什麼會有這種心態?因為外省第二代得到國民黨給予的特權與福利的質量是最大的,你叫他們如何不對國民黨感恩戴德? 篇幅過長,請看下回讓我娓娓道來。
端木實 2021-09-02
自認為是中國人的高級外省人

自認為是中國人的高級外省人

父親是外省第二代,高中時期很愛打架,不愛上課,但是外省身分讓他考試加分,所以考上了師大,一開始他的程度跟不上,因為上課常常遲到早退,動不動就翹課去撞球、晚上去溜冰、跳舞,老師和同學都很瞧不起他,自從他遇到一位音樂系的學姐之後,他開始熱烈追求,但是學姐要求父親的成績一定要甲等以上,才願意交往,因此父親開始努力讀書,一學年的成績,在大三時期就名列前矛,所以學姐就答應與父親約會,學姐就是我母親,兩人順利畢業,取得教師證書,在民國70年任教到民國95年退休,父母兩人都領18%優惠定存。 家裡生活一直都很好,因為父親還繼承爺爺名下兩筆房產,我也衣食無缺,有一次一位50歲左右的水電師傅來我家修理水塔,因為技術不錯,父親又請他順便整理電線管道,這位水電師傅話不多,總是愁容滿面,父親就無心說出一句:「君子坦蕩蕩,小人長戚戚!」 水電工當下沒說話,完工後,父親還沒交款給他,水電師傅沉著臉說:「端木先生,你是老師,有18%可以領,存200萬一年領36萬,加上夫人的,就72萬了,退休金一個月也有7萬吧?加夫人的也有14萬了,你的生活這麼優渥,怎麼能瞭解我們做工仔人的艱苦呢?我很鬱卒,是因為我原本要幫客人裝的太陽能板被偷了,成本就10萬元了,這對你也許是小數目,但是對我而言,我要賺兩三個月才補得回來,所以這叫我怎麼高興的起來呢?歹勢啦,跟你說這些,說了心裡爽快多了。」 父親聽了滿臉慚愧:「是我卡歹勢啦…沒有將心比心,聽你這麼說我很難過,不然我幫你出6萬…」 水電師傅趕緊推辭,堅決婉拒了父親的好意,只拿他應該拿的工錢和材料費,然後說聲「勞力啦」(謝謝的意思)就開著破舊的發財車離開了。 父親看著他離去的背影,滿是不捨,說:「我們外省人虧欠台灣人很多很多,永遠還不完的。」 可能是爺爺那一代生於亂世,殺了不少人,伯伯叔叔都很不好,伯伯後來流浪在街頭,不敢找我們,叔叔在大陸生意賠錢之後,就到一棟老舊社區大樓當警衛了,常常被主委凹,而父親算是運氣最好的,但是退休後第六年就忽然離開了。 我覺得我們外省人對本省人有許多虧欠,然而我從來沒有因為外省身分被本省人歧視過,所以我熱愛這片土地,也願意為台灣主權犧牲奉獻生命,這幾天看到網紅娘娘意圖幫我們外省人之恥洗白,這個人滿身權貴傲慢,其實就是一個幹鞋哥,一個小偷而已,想想看,他有什麼才華可以在演藝圈混那麼久?台灣演藝圈素質低劣,跟這個幹鞋哥沒有相干嗎?而如今他又挑起本省外省議題挑撥分化台灣人,說台灣人有多虧欠他、誤解他、對不起他…其實最對不起台灣人的是我們外省人,只有厚臉皮的人才會這樣繼續硬拗,吃台灣人夠夠,說真的,對不起,我們族群中還有一些這種自認為是中國人的高級外省人,我們引以為恥,深感不屑。
端木實 2021-09-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