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劇與悲劇只有一線之隔

 

活到這把年紀,我自認通達事理,看透人世間的悲喜。核四公投辯論會登場後,我才發現我的人生歷練還是不夠,因為我看不懂黃士修的言行。

黃士修是重啟核四公投的正方代表。我看不懂的,不止是黃士修的辯論內容,還包括他展現的台風。

截圖是黃士修辯論時的台風。我不知道應稱為「儀態萬千」、「風情萬種」、「婀娜多姿」、「搔首弄姿」、「裝模作樣」、甚至是「舉止怪異」。

不論黃士修的台風屬何者,我都覺得這幾張照片很有「喜感」。因為黃士修的參與,核四公投辯論會沾了濃厚的喜劇風味。

黃士修的言行會讓人想笑,但重啟核四可能帶給台灣的災難,會讓更多人想哭。最讓人哭笑不得的是,黃士修居然是國民黨推上檯面的人物。

如此重大的公投案,主導的黃士修言行幾近丑角。躲在幕後的國民黨,更把公民投票當成政爭工具操作。我很想把核四公投當喜劇看,但重啟核四成真會是台灣人的悲劇。

喜劇與悲劇其實只有一線之隔。好笑的事情有災難的後果,喜劇就變悲劇。重啟核四公投就是這樣的一齣戲。

 

 

< 資料來源:翁達瑞Facebook引用網址 >
分享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