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津湖」與事實不符

前些日子造成話題的中國主旋律電影「長津湖」,有演到毛澤東的兒子毛岸英被美軍炸死在援朝志願軍總司令彭德懷的司令部內的情節。這邊就不討論那部電影了,來聊一下毛澤東和彭德懷之間的恩怨,這是電影沒提到的部分-這是當然的,提了,這部電影就不可能上映了。

韓戰在1950年爆發。毛澤東決定派兵進入朝鮮半島,原因當然不是中共自己形容得那麼大義凜然,事實上,在韓戰之前,毛澤東和韓共頭子金日成根本就沒見過面,金日成學習的偶像是史達林,而非毛澤東,兩人可是談不上什麼「社會主義革命夥伴」。毛澤東本人對韓國毫無敬意,看待這個國家的態度,與古代皇帝是一樣的,視為一個其興亡攸關中國國家利益的藩屬國。因此,當美國的麥克阿瑟將軍擴張在半島上的戰略目標,甚至炸毀鴨綠江上的一座鐵橋時,毛澤東就無法坐視不管了,他下令派遣先頭部隊二十五萬人進入朝鮮,抗美援朝。

中國派遣到韓國作戰的軍隊,本來被毛澤東定名為「支援軍」,但中共恩准成立的傀儡政黨「民主建國會」創始人黃炎培,擔心「支援軍」名稱聽起來像是中國派遣要與美國全面開戰的國防軍,要避免如此印象,並彰顯中國人民與朝鮮人民站在一起的決心,應改名為「中國人民志願軍」。毛澤東同意,並且就採用這個名稱。「中國人民志願軍」這個名稱深刻彰顯了中國人說一套做一套的處世哲學,所謂的「志願軍」,完全是原汁原味的正規軍,所有的中國大兵們都是奉命出征的,連總司令彭德懷都曾針對此名稱戲謔地說「我也不是志願的啊!」因為毛澤東原來屬意的總司令是林彪,而林彪卻以身體有病需要調養為由拒絕,才讓這個「屎缺」落到彭德懷頭上,也就是說,彭德懷是毛澤東不得已的選擇。整支大軍,真正堪稱志願上陣的,大概就只有毛澤東的長子毛岸英了。

毛澤東有意栽培毛岸英當他的接班人,所以在毛岸英年輕時,就讓他到蘇俄學習,回國後還讓他在河南的農村挑糞種地。現在,毛澤東要毛岸英接受戰爭的洗禮,培養在軍中的聲望,韓戰是個大好良機,毛岸英本人也顯得躍躍欲試,興致昂揚。於是,毛澤東便把寶貝兒子交給彭德懷,要他帶毛岸英去韓國前線歷練一下。

彭德懷反對這個主意,想也知道這責任實在太重大了,誰都擔不起毛岸英的安全,但在毛澤東的堅持下,彭德懷還是照辦了。彭德懷的脾氣不好,但誠實正直的性格特質,為他贏得「品格高尚」的美譽。他不僅帶著國家最高領導人的兒子上戰場,而且還完全不給任何特權,不將毛岸英擺在安全的大後方做後勤工作,而是帶到前方的司令部作戰室中。彭德懷如此大公無私的高尚品格,導致並非無法預料的嚴重後果-毛岸英果真就出事了。

1950年11月25日上午11時,美軍轟炸機隊飛臨司令部上空,投下幾顆凝固汽油彈,在裡面的毛岸英當場陣亡,屍骨焦黑到無法辨識,還是靠著手上的蘇俄手表才得以確認。毛岸英參戰才一個多月就死了,把彭德懷嚇得不知如何是好,連在第一時間報告的勇氣也無,只能先電告周恩來。一個半月之後,才由毛澤東的祕書執行這個帶著「好討厭的感覺」的任務,戰戰兢兢地向毛澤東報告,毛岸英已經為了中朝人民永遠的友誼獻出二十八歲的青春肉體。毛澤東當時正在抽菸,靜靜聽完噩耗後,並沒有太大的情緒反應,只是喃喃自語著:「打仗嘛,犧牲在所難免……」此後,這句話就成了毛澤東的口頭禪,不停地從他口中流瀉而出。

中國在韓戰時死傷百萬士兵,這對毛澤東來說只是個統計數字而已,他反而更在乎中國在韓戰一年的花費竟然與全國同年的建設經費一樣多。不過,這百萬傷亡名單中包括了毛岸英,就讓整件事情都不一樣了。  

彭德懷的人生,就此陷入萬劫不復之境。

毛澤東有三個兒子,三子毛岸龍早夭,次子毛岸青罹患精神疾病,必須依賴藥物控制病情。所以毛澤東的全副希望,都放在長子毛岸英身上,結果毛岸英卻死在朝鮮,毛澤東的傷心是不難理解的,他會怪罪彭德懷沒有好好照顧兒子,更是在情理之中的。毛澤東曾引用孔子的話,說自己「始作俑者,其無後乎」,表達自己「無後」的痛苦。做為一位父親,三個兒子兩死一瘋,毛澤東的傷痛,我們可以體會;但毛澤東的身分還包括中國的最高領導人,他握有整死彭德懷的權力,可供他公報私仇,這我們可就無法體驗了。

彭德懷在韓戰時的表現,也處處違背毛澤東的意願。他放棄毛澤東喜歡的游擊戰,而使用陣地戰與突擊戰,結果是在武器裝備落後於美軍甚多的不利條件下,造成志願軍慘烈的傷亡(就實務而言,百萬大軍擠在狹小的朝鮮半島,也不適合打游擊戰,遑論要收復被美韓聯軍佔領的像是平壤之類的城市)。更讓毛澤東火大的是,彭德懷居然繞過毛澤東,自行建立與蘇俄的軍事聯絡管道,這又犯了中國最嚴重的官場大忌-與外人眉來眼去,置主上於次要地位。其後當毛澤東與蘇俄的赫魯雪夫越走越遠時,彭德懷還主張中國應該與蘇俄保持密切的國防合作關係,更令毛澤東對彭德懷的猜忌達於頂點。這兩人的心結終究被打成死的,今生今世注定解不開了。毛澤東將彭德懷牢牢記在心裡,他的鬥爭哲學一向是「冤家宜結不宜解」,對彭德懷,更加沒有退讓與寬容的空間。毛澤東是何等聰明的人,他很清楚絕對不能用「沒在戰場上照顧好我兒子」這條理由幹掉彭德懷,對一個將《資治通鑑》從頭到尾讀過十七遍的人來說,中國式的宮廷鬥爭,要有更藝術化的玩法才十全十美,不留後患。 

剩下的部分下一篇再說。

最後略提一下,如果你問我「長津湖」值不值得一看,我的回答是:「長津湖」和四個公投案一樣,都是與事實不符的爛東西,我不同意。

< 資料來源:莊河伯facebook引用網址 >
分享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