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在左右佞臣的謊言裡

1945年4月6日,納粹德國日暮途窮,蘇聯軍隊已在首都柏林市郊。負責打首都保衛戰的海因李希將軍,前往柏林的希特勒地下堡壘開軍事會議,這是一場攸關柏林防務的重要會議,我們來看看納粹高層給了兵員與物資都嚴重缺乏的海因李希什麼承諾與支援。

˙

海因李希在地下堡壘首先遇到希特勒的副官布格杜夫將軍。此公在與眾人寒暄過後,就開始吹噓一堆「關於如何獲得成功的垃圾話」,即使明知蘇聯大軍的砲聲就在不遠處轟隆作響,也不改其屁。接著,臭名昭彰的黨衛軍(蓋世太保)頭子希姆萊現身會場。海因李希非常厭惡一肚子壞水的希姆萊,直言看到害人能力遠遠高過於打仗能力的他就想吐,當希姆萊把海因李希拉到一邊講話時,有人看到海因李希當即露出一張大便臉。不久,陸軍的新參謀長克雷布斯將軍把海因李希從希姆萊的手上「解救」出來。克雷布斯是希特勒的忠實信徒,也因為這一點而在帝國的最後關頭獲得這個新職務,取代原先的德國裝甲兵戰術天才古德林。海因李希雖然也不大喜歡這位嘴砲先生,但和希姆萊比起來,嘴砲先生至少沒那麼讓他想打人。

˙

海因李希趁機向參謀長克雷布斯索討各種支援兵力與物資,克雷布斯滿口答應,要什麼就給什麼,但對於士兵從哪裡來,補給從哪裡生的重點,克雷布斯一概只以「請放心」打哈哈回應。其他在旁聆聽海因李希要求的高階將領,把胸脯拍出的聲音,讓上帝都要戴上耳塞,每一個都說元首希特勒會給足所有的支援-當然,支援只能從這些人的嘴裡生出來就是了。

˙

最後,希特勒來到會議室。此時的希特勒,已經不再是那個雙眼炯炯有神,口若懸河的雄辯家了,他的身體與心理的健康狀況都和1945年的德國一樣,糟糕透頂,對全體將領高聲大喊「希特勒萬歲」毫無反應。他甚至不是「往下坐在椅子上」,而是「像個袋子倒在椅子上」。國家元首成為一張空皮囊的模樣,讓海因李希著實吃了一驚。

˙

會議開始,海因李希沉著地說實話,表示他領導的部隊什麼都沒有,而蘇聯大軍的壓力則益發沉重。海因李希表示,曼陶菲爾將軍的第三裝甲軍團沒有砲兵,只剩一堆無法取代野戰砲兵的防空砲兵。參謀長克雷布斯立刻插嘴:「第三裝甲軍團馬上就會有砲兵了。」

˙

海因李希不理會克雷布斯嘴巴開出來的空頭支票,繼續說他手上七拼八湊而出的殘兵敗將缺乏訓練,新兵都是濫竽充數,例如第九傘兵師就令他擔憂。此時納粹德國的二把手空軍元帥戈林忽然生氣了,大聲斥責海因李希:「你在說我的傘兵師!我的傘兵師是現存的精銳之師!我本人擔保他們的作戰能力!」

˙

海因李希冷冷地回應:「我沒有詆毀你的部隊,但第九傘兵師連軍官都缺乏訓練,頭一次挨上砲轟就會嚇得半死,以後就沒多大用處了。」

˙

海因李希接著說,以目前的艱難情況,德國將會有一星期一個師的損失。會場先是陷入一陣沉默,率先打破尷尬死寂的人是戈林,他發下豪語說:「我馬上從空軍調動十萬人供你差遣,他們幾天內就能奔赴前線。」

˙

黨衛軍頭子希姆萊發現自己要是不掏出一點家底來,恐怕會在表忠大賽中落居下風,於是立刻接口:「黨衛軍以能提供兩萬五千名戰士到前線為榮。」

˙

這下不得了,海軍司令鄧尼茲認為不能在這場「軍種人力銀行秀資產」的比賽中失掉面子,所以跟牌了:「報告元首,水兵一萬二千人會立刻從各艦調出趕赴前線!」

˙

會場一下子就熱鬧起來了,每位將領都紛紛貢獻兵員,好像德國還有五百萬現役軍人似的。希特勒把主管後勤的參謀次長布勒叫進會議室,渾身都是酒味的布勒面對希特勒的詢問,鄭重表示可以從後備陸軍徵調出一萬三千人來。於是希特勒非常滿意地向海因李希說:「這下子你有了十五萬人了。」

˙

海因李希努力壓抑怒氣,說:「你們給我的這些人從來沒上過戰場,從沒見過一位俄國士兵。」戈林頂回去說他的空軍士兵是萬中選一,經驗豐富的戰士。鄧尼茲也忿忿不平說,他的艦艇兵不比陸軍士兵差,惹得海因李希發了火,大聲說:「你有沒有想過,在海上打仗和在陸地上打仗大不相同!我告訴你,這些人只會在前方待宰!待宰啊!」

˙

海因李希最後沉重地對希特勒說,他不能白白犧牲這十五萬給養、訓練、經驗與裝備都缺乏的士兵,職責所在,他必須實話實說。希特勒最不想聽的就是部屬實話實說,他拍桌說:「信心!有信心和必勝意志,就能彌補所有的缺失!你必須把這種信念灌輸到手下官兵的心裡!」海因李希不為所動,盯著希特勒再說一次:「職責所在,我一定要再說一句-光靠希望和信心打不了勝仗的。」

˙

會場內所有人都叫海因李希不要再說了,這場軍事會議就這樣結束了。最後的結局,大家是知道的,德國輸掉柏林保衛戰,希特勒在他的地下堡壘裡自殺,海因李希則向英軍投降。

˙

希特勒人生最後的時光,都活在左右佞臣的謊言裡,最大的樂趣就是滿懷他所謂的希望與信心,在會議室裡的地圖上調動指揮不存在的部隊,想像一場又一場只有他認為會勝利的戰役。他拒絕相信現實,對拆穿國王沒穿衣服的人大發脾氣,當他最後終於願意正視事實時,他的生命也與納粹德國一同報銷了。

────────────────────

現在的中國,和1945年的德國仍有很多不一樣,未可一概而論。不過圍繞在習近平身邊的人,恐怕與當年圍繞在希特勒身邊的人沒有多大的差別。任何一位對國家的責任感大於對領袖的忠誠度的官僚,應該都很清楚中國現在面臨什麼樣的大麻煩,但他們大概沒有勇氣跟海因李希一樣實話實說。習近平的忠心部屬們把「限電是為了減碳」這種胡說八道都當成嚴肅的能源與環保政策,已經很令人傻眼了,對黨忠貞不二的小粉紅更離譜,還發明「限電減產是為了向美國輸出通膨」這種簡直不知該從何吐槽起的不凡理論,沒有人關心現在入夜後氣溫低到十度的東北居民卻無暖氣可用的窘境,也沒有人計算工廠減產會導致多少工人失業,每個人一出手就是「中國還有幾千億的資本可以同美日過招」。習近平每天收到的報告,大約就是底子雄厚的中國即將打敗美帝倭寇之類的無本吹牛。中國共產黨不見得會在未來幾年內和德國納粹黨一樣在國家崩潰中倒台,就因為不見得如此,中國人民要吃的苦頭,現在恐怕還沒到最大值。他們得自求多福了,因為,沒有人敢據實以告他們的國家領袖,老百姓過得是什麼日子。

< 資料來源:莊河伯facebook引用網址 >
分享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