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破信任感的代價

條子鴿被抓包的速度之快,恐怕大出他自己的意料之外。他可能以為黑一下謝長廷,是乘在風頭浪尖上,可知台灣有一半的人會不高興,但至少會有另一半的人把他當英雄,豈料現在最用力質疑他的,竟然是被他設定為自己人的中國時報。這不只是夜路走多遇到鬼,而是忘記自己就是鬼,還硬要在白天出門接觸陽光了。

台灣是個人與人間的信任度還算高的國家,尤其是對自己心儀的作家,讀者看他們的書,如果內容只是作家個人的生活點滴或職場遭遇,基本上不會一邊閱讀還一邊查資料,驗證書中相關敘述的時序與環境是否對得上。這就是一種信任,相信作家不會天花亂墜鬼扯自己的人生。而條子鴿這次光速出包,花三分鐘說謊,也只得意了三分鐘就被拆穿,很大一個原因正是他打破了人與人之間的互信,不但說謊汙衊別人,犯後態度還很差,於是連自己人都無法幫他護航了。

條子鴿是那種典型的發了之後就忘記自己是誰的人,春風得意馬蹄疾之餘,立刻就想一日看盡長安花,稍紅還不足以滿足這種小人物心態,更想爆紅,於是便走偏門,選擇一條危險的捷徑,最後終於摔死山崖下。他如果只在書中寫一些名不見經傳的小市民,與他這位小警察過招的故事,再怎麼唬爛也不會有人懷疑是真是假,讀者看一看覺得有趣也就買單了。但他野心和膽子都太大,去招惹一位名人,並且拖無辜下水,吸引到更多的關注,把自己的謊話抬高放到刀尖之上,結局當然就是自己的菊花朵朵開。

我在條子鴿的臉書看到一位他的讀者留言,大意是說讀者承認自己剛開始也相信條子鴿說的故事,因此跟著風向大罵謝長廷,後來事實陸續證明是條子鴿說謊後,讀者失望憤怒,痛斥條子鴿卑鄙無恥,以後再也不會讀他的作品。

這就是打破信任感的代價了,條子鴿玩火自焚,看樣子他出的第一本書很可能也會是最後一本了(除非有出版社也想在瓦斯爐邊放鞭炮)。三好加一好,活該啦,我們的社會最不需要的,正是這種為了達成自己的低級願望,而破壞人與人間互信互利機制的人。

噢對了,我相信條子鴿就是那位著名的太陽花暴警。聽說這是網友花了三分鐘產生出來的聯想,條子鴿也可以花三分鐘提出證據反駁喔!

我們這邊的人就是這麼做的。

 

< 資料來源:莊河伯facebook引用網址 >
分享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