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平、西貢、喀布爾

【北平、西貢、喀布爾:最怕兩軍一家親】

喀布爾的民主政府陷落了,塔利班先前在城外止步,就是等著喀布爾自動投降,不費一兵一卒,輕鬆接管政府,甚至還任命了前政府官員暫時維持秩序。

這離美國完全撤出阿富汗的時程,還有十餘天,甚至離拜登政府放話增兵喀布爾,只有幾小時。華盛頓也沒料到,花了數十億美元訓練的阿富汗政府軍,竟然在緊要關頭上完全崩潰。

當美軍的CH-47在大使館上頻繁起降,許多人都想起46年前,降落在南越首都西貢美國大使館樓上的直昇機身影。有人說,美軍恐怕不可靠,會背棄盟友;甚至有人就此過度延伸,要台灣不要相信美國。

但在這簡單的望圖生義之前,我們要先知道,台灣怕的不是美國不來救,怕的是錯把敵軍當「同國人」,把對敵國的抗戰,當作自己人互打的內戰。

這,才是中國國民黨、南越政府、和今日阿富汗民主政府快速淪亡的關鍵。反正只是換另一黨執政,大家都是中國/越南/阿富汗人,有什麼差呢?

2019年12月,台南地檢署破獲一起共諜案,中共福建省官員收買我軍鄭智文中校,要他同意遵守「#北平模式」,萬一共軍犯台時採「#不抵抗策略」。新北地檢署也破獲中國「中央軍事委員會」收買空軍退役中校杜永心,杜男再用現金、禮品拉攏現役蔡姓中校,希望蔡中校在台海發生戰事時「#消極不抵抗」,所幸蔡中校嚴詞拒絕,並錄音自保,因此只有杜男被捕起訴。

什麼是北平模式? 這要從另一位中國國民黨將軍傅作義說起。

傅作義曾參加反清革命、對日戰爭,還曾獲得國民政府次高榮譽「青天白日勳章」。並在國共內戰中多次擊敗共軍,還曾經在國民黨黨報上撰文痛罵毛澤東與中共,隨著情勢不利,蔣介石任命傅作義統一指揮華北國軍,擔任華北剿匪總司令部司令,最重要任務之一就是防衛北平。

然而,早在國共內戰開始,傅作義身邊就已經有部下被中共滲透,包含文黨閻又文等三位少將潛伏在指揮部中間刺探情報,讓傅作義在內戰中屢次奇襲共軍的情報被解放軍破獲而失敗;連女兒傅冬菊都是共產黨員,在1948年被中共派回傅作義身邊洗腦傅作義,建立聯絡共黨渠道,並讓他覺得抵抗共產黨是徒然的,早點投降反而避免「中國人自相殘殺」。

在1949年初,傅作義和中共接觸,答應「裡應外合,不抵抗共軍」,中共則「赦免其戰犯罪,並保存其部屬」,於是傅作義一面敷衍前來督軍的國防部長徐永昌,一方面和中共達成《關於和平解決北平問題的協議》,而在1月23日開城投降。20多萬守城部隊不管願不願意,都被政治整訓後分散編入解放軍,日後在韓戰中被大量派赴前線當砲灰。

當年相信共產黨這套而投降的,還有很多中低階將領,但國共內戰一結束,就遭到清算。超過50位以上國民黨投共將軍被槍斃或虐殺,數百人關押於牢中受苦,若僥倖不死,也要二、三十年後才能釋放,平反。連具有政治象徵意義的高級將領,如一級上將唐生智、二級上將黃紹竑、曾經是蔣介石親信的二級上將張治中,之後在文革中也被殘酷迫害,均死於文革時期。

歷史上,透過內戰來進行政權輪替的軍權國家,分封自己人都來不及了,怎麼可能還會重用舊將?

然而,當今的台灣,還有許多甘於舔共的退將,為何他們甘於做共產黨的馬前卒呢?最大的原因,恐怕不只是太貪財,而是他們還有「#內戰史觀」,還認為台灣中國一家親,還認為台灣也是中國的一部分。

因為是「內戰」,所以對方是自己人,既然打不過就加入,面子上也沒那麼難看,心理上都是貢獻祖國,比較能說服自己不是「叛徒」。而且既然都是同一國,雙方的目標都是「愛中國」,對軍人來說,哪種制度武力比較強就比較好,民主自由算什麼?

然而,和越南與阿富汗不同,今日我們面對的敵國完全是制度、法律、甚至文化都不同的異國,若是台灣淪陷,將會被外邦征服,如同東突一樣,不聽話的男女老幼被送進集中營,被殺的天翻地覆。

如果不把「兩岸一家親」的「內戰史觀」從台灣剷除,建立以台灣為主體性,保衛台灣國土、保衛台灣國民、保衛台灣立國的民主與基本人權制的意志,那麼,越南和阿富汗的教訓,就可能重現。

< 資料來源:3Qi.tw 陳柏惟引用網址 >
分享文章:

作者 陳柏惟

陳柏惟
台灣基進黨立法委員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