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肅與輕浮之間

 

早上起來看到我的朋友們,因為珍愛藻膠說要不要把三接推到福建的貼文,又大爆炸了!

想想這個議題不是就是這樣輕率地成為焦點嗎?即使像我這樣瘋狂吸收知識的偏執狂,在這個議題之前,也完全不了解到底膠藻在講些什麼?這個東西的重要性到現在我還看不出來!沒有什麼具體的立論基礎能夠說服我,為什麼社會必須付出這麼多的代價?

德國的莎士比亞—席勒曾經說過:「嚴肅是必要的態度」。我的德國朋友漢斯馬丁.克魯格曾經跟我講過,德國強盛的主要原因就是標準,我們日常生活會用到的紙張大小,像是 A4、B4就是德國在19世紀就制定的工業標準。我在德國唸書的學姊,做的是軟體品質保證、協定確認,這種做苦工的工作,最後由她接到博士爸爸在柏林工大的教職。

我想德國人會有這樣子的文化,主要是來自深厚的哲學思想,還有那種神奇的音樂,這樣嚴肅文化的國家裡面,雖然出現希特勒那樣的瘋子,但是也會有深刻反省徹底的轉型正義。

台灣的文化很淺碟,大家一直以來都飽受奴役,勞工朋友奉獻所有時間在工作上,唸書的朋友飽受升學制度的折磨,不管是誰都很難有多餘的心力來思考或談論嚴肅的問題。德國在很久以前,尼釆就曾經講過:「一天三分之二的時間如果不是自己的就是奴隸」,意思是一個人的一天應該只奉獻八個小時在社會所要求的工作之上,其他16個小時是自己能夠完全掌控主宰,我之前曾經提過這個格言,許多台灣的朋友都覺得非常訝異。像在台灣這樣的環境之下,自己能夠主宰的時間非常有限,沒有人有辦法像許多歐洲人一樣,在自己的時間裡面能夠從事嚴肅的事情。台灣人即使能夠有三分之二的時間,恐怕不是拿來打電動,就是吃喝玩樂,因為身為台灣人真的太苦了。

根據我個人的人生經驗,沒有自制的自由主義通常造成災難,沒有考慮周延的左派只是天真無邪,沒有嚴肅的人生態度往往一事無成。有朋友認為我是瘋狂的馬拉松跑者,但我並不這樣認為,我只是嚴肅地對待跑步這件事情,跟在台灣的升學主義系統之下,想要考上第一志願的心情是一樣。一個人如果不能主宰一天三分之二的時間,他就是奴隸,但是主宰的時間這麼多,如果不能嚴肅對待,除了虛度光陰以外,到底還做些什麼事情?

經濟學人雜誌才用封面指出台灣目前處境的困難,我們也不能說台灣一定是最危險,但是對於國家安全的處境,大家總要有一些體會吧?

在這樣的情況之下,這個議題竟然成為社會討論的重點,「珍愛藻膠說要不要把三接推到福建」的貼文,完全呈現台灣社會在面對國家困難的挑戰之中,因為缺乏嚴肅的能力,展現出來那種荒謬的感覺!

可能是文字的圖像

 

< 資料來源:李忠憲facebook引用網址 >
分享文章:

作者 李忠憲

李忠憲
留學德國、研究資安、熱愛跑步、喜歡哲學。有怪癖不接受媒體訪談、演講、邀稿或上電視! 曾任成功大學計算機與網路中心副主任、台灣教授協會科技組召集人。 寫臉書當筆記喜歡德國文化不愛爭辯,「很多事情是價值選擇的問題, 而沒有對錯」!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