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蘭人究竟要什麼樣的縣長呢?

黑鮪魚可以抑制孩子成長?

語無倫次是妙牌縣長級背稿機正常發揮。

宜蘭南方澳籍的新永泰漁船,幾天前剛捕獲今年第一尾重183公斤的活黑鮪魚,昨天宜蘭縣長林姿妙當拍賣官,介紹時竟然說出「黑鮪魚可以抑制孩子成長」的驚人發言,嚇得蘇澳區漁會蔡源龍理事長馬上轉頭。任何公開場合只要沒有團隊幫忙打PASS,林姿妙就會出包給大家看,隨便舉幾個例子:

2018年3月,大選選前被里長爆料不會批公文,林姿妙團隊面對危機打算在鏡頭前闢謠,沒想到準備下筆批閱的時候被抓包公文擺反還硬是要簽。

2019年5月宜蘭縣議會總質詢,縣府秘書長直接坐在林姿妙旁邊協助備詢,被批評違反慣例,會後「宜蘭林總機」甚至「liān-siáu-uē」(練肖話)說「新政府要有新創意」。

稱班班有豆奶,結果是一人一學期一瓶。

稱班班有冷氣,卻是中央宣布全國推動後馬上割稻尾說因為自己有爭取。

出包縣長隨便舉例都罄竹難書,宜蘭人選出如此縣長被外地人嘲笑程度僅次韓總機任高雄市長。好笑之餘卻也深感悲哀,林姿妙上任以來的作風就是跑攤、握手、講幹話,而且特別愛好大喜功。

宜蘭人究竟要一個什麼樣的縣長呢?

用「台灣國語」救場?林姿妙妳在台灣母語即將消失的傷痛上開玩笑嗎?

林姿妙團隊的危機消毒套路在本次黑鮪魚拍賣上胡言亂語事件中全都用上了,第一時間團隊為了保護林姿妙所以不讓她自己親自受訪向記者解釋,所以在記者向縣府詢問看法時,團隊派出宜蘭縣府秘書長林茂盛出來解釋澄清「那單純只是縣長的口誤,縣長想表達的是黑鮪魚擁有豐富的DHA,營養價值高,有助於孩子的成長。」(引自自由時報電子報導內文)

然後,再讓蘇澳區漁會理事長蔡源龍向自由時報稱「林姿妙當時的原話,並不是抑制孩子的成長,是「益助」孩子的成長,他說,這種場合縣長不可能説反話,而且他本人在場,也沒有覺得什麼不妥。」(引自自由時報電子報導內文)

林姿妙團隊當然在玩文字遊戲,想以北京話混了台語腔所以使得發音不標準的假來亂真,稱自己是台灣「國語」。

第一、林姿妙團隊所稱是唸益助,但我們用法上通常是「助益」而不是「益助」,沒有人在倒過來念。

第二、較常聽到的 yì zhù 是「挹注」,但挹注詞義不適用解套本次林姿妙縣長胡言亂語,林姿妙團隊只好將有助益的助益倒過來解套。

第三、影片後面也有剪到,林姿妙說可以抑制小孩子成長,也可以抑制營養,可以抑制高血壓。

林姿妙團隊最好反擊前先想想,到底要抑制小孩子成長還是要抑制高血壓?還是要益助小孩子成長同時也益助高血壓?

蘇澳區漁會理事長蔡源龍今天再進一步於自己的臉書上說,我不是他的蛔蟲怎麼可以消遣他?我當然知道地方有地方的壓力,怎麼樣都要出來救場一下來挽救宜蘭縣政府的顏面。所以我也要跟蔡理事長說辛苦了,但我在打的是林姿妙跟你無關,那個場合是不是你的主場跟我可不可以評論是兩碼子事情。

另外,林姿妙小編團隊用「台灣國語」這種說法去救林姿妙胡言亂語場的場實在諷刺。

戰後,中國國民黨為了方便統治台灣人,實施「國語運動」以作文化清洗,將北京話以外台語、客語或原住民族語言皆貶為方言,如果在校園裡講母語就要罰錢,且還要掛狗牌去操場青蛙跳,並強力要求教師和學生之間談話必須用北京話;甚至是學校聘請教員時,也規定要考慮其北京語程度,如果北京話程度太差者不予聘用。

這也使得許多原先母語非北京話的族群,因上述國家政策導致講北京話時帶有明顯母語腔調之人在被嘲笑有所謂「台灣國語」。

林姿妙縣長身為中國國民黨的一員,而且還是一縣之長,不去檢討自己的政黨帶給台灣母語使用族群什麼的地獄,還將它做成梗去為自己的危機解套,根本可恥。

備註:

一、國民黨確實成功的剝奪了本土語言的教育和生存空間,使得台灣許多本土語言成為瀕危語言(endangered language),只要大家都不再使用,很可能在三、五十年後就會消失。

二、引用自由時報內文原新聞連結https://news.ltn.com.tw/news/politics/breakingnews/3503819

可能是文字的圖像

 

 

< 資料來源:吳濬彥 Wu Jun Yen引用網址 >
分享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