鮭魚們的「會」與「不會」?

 

有年輕人為了免費吃鮭魚,竟然到戶政事務所去改名為「鮭魚」。這樣的人格特質,吃再多的鮭魚,都無助於他們「軟骨症」的改善。如果這種行為只是出自一兩個異常的人格,那就當笑話看看就好,但是這群「鮭魚」竟然多達三百三十二人,那就非同小可了!

我忍不住在臉書上眉批如下:

「張鮭魚、李鮭魚、林鮭魚、陳鮭魚、郭鮭魚、蔡鮭魚…,你們還有共同的名字,叫做:『淺薄圖短利,玩物又喪志』!我已點出你們的名字,可以聯名具狀告我公然侮辱!」

我的貼文一出,竟然有臉友這樣回應我:「李教授:不要把事情看得那麼嚴重。人家又不偷不搶,而且改名字是政府合法規定!」「對這些小毛頭何必用如此深奧言詞!整個社會人間總得要有~癲!痴!狂!賢!聖!直等人類吧!要不然人生如戲!各角色如何演下去?何況您是教授!」「教授何必跟這些小屁孩計較?」這種臉友的回應,讓我更加心寒!他們不知道這些「鮭魚」們的新聞已經上到國際媒體去了,正在騰笑國際!

現在我就不去跟這些小屁孩計較,我只要提問幾個問題:

依這種為了貪圖免費吃鮭魚就去改名的人格特質,如果選舉時有人拿一千、兩千元向他們賄選,他們會不會賣票?

這種人格特質,哪一天在公司上班,遇到更大的利誘,他們會不會賣情報給競爭對手?

為了吃免費鮭魚,他們可以投機取巧,不顧人格,哪一天中共要併吞台灣,給他們利益,他們會不會出賣國格?

以上的問題,我的答案都是「會」!

不過以下問題的答案,則是「不會」:

這些「鮭魚」們,會不會思考台灣民主政治的未來?會不會想到何謂「天下蒼生」?會不會理解「人飢己飢,人溺己溺」?會不會被陳樹菊阿嬤把辛苦賣菜的錢捐獻出來的義舉所感動?會不會像「十元便當」的阿嬤幫助辛苦的工人?

有一位臉友說:「不要凡事都扯上政治。」我回答他:「你這句話,也很政治。」

(作者為國立台北教育大學名譽教授)

< 資料來源:《自由時報》〈自由廣場〉引用網址 >
分享文章:

作者 李筱峰

李筱峰
1952 年生於台南縣麻豆鎮。國立台北教育大學台灣文化研究所名譽教授、吳三連台灣史料基金會董事。曾任《八十年代》雜誌執行主編,報社記者、編輯、主筆;世新大學通識教育中心專任教授。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