義務倫理與功利主義

 

最近因為討論黃安的問題,要修改健保費率的海外標準,許多人有不同的看法,有些在海外的台派,對於這件事情有不小的反彈,「海外不是所有的人都是黃安」,有些經濟情況好的海外台灣人,他們不爽似乎看起來是針對性的措施,這是一種歧視。也有幽默的醫生朋友表示,經過這樣子激烈的討論,「黃安的確有權用健保」。

對於這個問題我沒有研究,也不想花時間在這上面,我沒有能力去詳細研究每一個議題。而且也有不少前輩已經發表了許多高深的看法。

以前我常常批評柯文哲、黃國昌這些人是機會主義者,大家都知道機會主義是什麼,反正不管風向怎麼吹,站在對自己有利的位置,選擇對自己有好處的想法和做法,這是機會主義者。但有好處、利益或是避免傷害,轉變了一些自己對某些事情的看法和做法,並不一定是件壞事,如果這個好處是最大化社會的利益,這是功利主義者,如果沒有原則、自私自利的話,那是機會主義者。

和功利主義相對的是康德的義務倫理主義,不管局勢、環境或結果怎樣,以不變應萬變,絕對不會影響自己行事的想法和做法。義務倫理強調理性規則,能夠獲得普遍的認同而實行,並且容易遵循而被教導或學習。注重理性的價值,能夠維護人的尊嚴,而不是僅僅利用他人。

但是普遍化的規則並非能夠適用於所有情況 ,常見義務倫理的悖論就是如果殺一個人能夠救五個人,我們要不要殺掉這個人?按照康德的原則是不行的。

面對牽涉到自己利害得失的問題,不管是名義上或實質上,常常是困難的考驗,有些人反彈很激烈,但也有些在海外的台派發出支持健保改革的聲音,想想自己當初對年金改革,也表示支持,能夠遵循康德的倫理哲學,通常都是單純幸福的人,而且沒有遇到悖論情況。

< 資料來源:李忠憲facebook引用網址 >
分享文章:

作者 李忠憲

李忠憲
留學德國、研究資安、熱愛跑步、喜歡哲學。有怪癖不接受媒體訪談、演講、邀稿或上電視! 曾任成功大學計算機與網路中心副主任、台灣教授協會科技組召集人。 寫臉書當筆記喜歡德國文化不愛爭辯,「很多事情是價值選擇的問題, 而沒有對錯」!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