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營想戰 請派個像樣的咖

 

過去幾個月,我一直有被小鬼纏身的感覺。只要媒體轉載我的評論,就有藍營人物攻擊抹黑我。纏著我的藍營小咖包括徐巧芯、朱學恒、田方倫、徐弘庭、黃士修等,族繁不及備載。

好不容易,最近有個大咖跳出來了,那就是「戰鬥藍」的教主趙少康。根據我多年的觀察,趙少康不過是個「繡花枕頭」。經過這次交手,我更確認趙少康就是十足的「繡花枕頭」。

在此,我要大聲呼籲,藍營真的想要戰我,請派個像樣一點的咖!

我是個講究事實的學者,稱呼趙少康「繡花枕頭」一定有所本。如何證明一個人是繡花枕頭呢?方法很簡單:讓繡花枕頭反駁他們是繡花枕頭,結果就會證明他們是繡花枕頭。

這個方法聽起來好像有點複雜。為了方便說明,我就舉趙少康當例子吧!

我曾多次稱趙少康為繡花枕頭,讓他很不服氣。最近,趙少康寫文章辱罵我「見不得光」,同時製作一張圖卡,列舉七條所謂的「小檔案」,企圖證明他不是繡花枕頭。

經過我逐條點評之後,趙少康「小檔案」列舉的事蹟,全都成為他是繡花枕頭的鐵證。以下就是我的點評:

#1992年台北縣立委橫掃23.5萬票,紀錄至今未破

點評:趙少康所提的「當年勇」,發生在1992年,現在是2022年。換言之,趙少康過去三十年白活了,沒有比這檔事更值得誇口的成就。

至於橫掃23.5萬票,趙少康故意不提當年的台北縣只有一個立委選區,後來被分為12個選區。「單席次小選區」的得票數怎能打破「多席次大選區」的紀錄呢?趙少康愛說笑。

只有「繡花枕頭」才會拿三十年前的過時紀錄說嘴!

#1981年台北市議員第二高票

點評:每屆台北市議員選舉,一定會有人得第二高票,這有什麼好誇口?何況第一高票另有其人!

全台灣現在有二十個縣市,每屆議員選舉都有一個人得第二高票。從1981至今,縣市議員選了九屆,至少有180位第二高票得主,加上人數相同的第一高票得主。我從未看過其他人拿這件事說嘴。

只有「繡花枕頭」才會念念不忘一個常態的選舉現象!

#台灣大學農業機械工程研究所兼任副教授

如果趙少康真的行,會是專任教授,不會只是兼任教授。兼任教授鐘點費每小時795元,聘任時系主任說了算;解聘時也是系主任說了算。

只有「繡花枕頭」才會把未公開甄選的兼職當重要資歷!

#高等工程數學全班最高 /GRE全球前1%

點評:工程數學全班最高證明什麼?學校爛、師資差、同學程度低、或自己實力強?我也可以吹噓小學注音符號比賽全班第一。

至於趙少康GRE數學全球1%,不過是台灣留學生的一般水準。當年和我一起出國留學的台灣學生,幾乎每一個人的GRE數學都是全球1%。

只有「繡花枕頭」才會年過七十還拿二十多歲的學業成績自嗨!

#克萊門森大學機械工程碩士

點評:克萊門森大學是美國南卡的鄉下農工學校,絕少台大的學生前去就讀。論農工科系的排名,這所大學在七十名之外。如果大家無法想像克萊門森的等級,大概就是早期的屏東農專吧!

只有「繡花枕頭」才會吹噓一個不值得炫耀的學位!

#獲克萊門森全額獎學金

點評:美國大學的工學院大都沒有單獨的碩士班。若有,也不提供全額獎學金。趙少康要炫耀他的全額獎學金,結果反而露了餡!

趙少康拿的是「博碩士」合一的獎學金,但他取得碩士就回台灣了。趙少康若不是博士資格考被當,就是自願放棄進入博士班。前者是能力不足;後者則是騙取學校的獎學金。

只有「繡花枕頭」才會重提露餡的陳年往事!

#母親國小老師 父親中學老師

趙少康宣稱他的父母只是中小學老師,不是皇親國戚,何來特權?我要請問趙少康:趙媽媽讀哪所師範學校?趙爸爸讀哪所師範大學?

換成台灣人,若要當小學老師,一定要師範學校畢業;若要當高中老師,一定要師範大學畢業。

如果趙媽媽沒有師範學校的文憑,趙爸爸也沒有師範大學的證書,那趙少康就是成長在「特權」家庭,喝的是黨國的奶水。

只有「繡花枕頭」才會在享盡特權後還自認是平民百姓!

經過我的點評,趙少康用來證明他不是繡花枕頭的七項小檔案,全都變成他是繡花枕頭的鐵證。難怪趙少康對我開戰之後,還未進入第二回合就落跑了。

藍營真的沒人了嗎?想要戰我,請派個像樣一點的咖吧!

 

< 資料來源:翁達瑞Facebook引用網址 >
分享文章: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