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閹馬與中國卵袋

 

在歐美國家的中國通中,法國的中國通也是榜上有名的。因此這場外交角力也很精彩。馬克宏把首站放在西安,當然是討好中國之舉。圖/馬克宏Twitter

在歐美國家的中國通中,法國的中國通也是榜上有名的。因此這場外交角力也很精彩。馬克宏把首站放在西安,當然是討好中國之舉。圖/馬克宏Twitter

法國總統馬克宏訪問中國,是中國新一年的重要外交活動,中國為他是新一年第一位來訪的西方國家元首,也是中共19大後,第一位來訪的歐盟國家元首而自吹自擂。

從訪問情況來看,中國要實現的兩個目標是:1. 分化歐盟之間與法、美之間關係;2. 為「一帶一路」尋找西方援軍。而使用的手段,則是與對付美國等西方國家一樣,以簽署協議與意向書來收買。法國一向以獨立性見稱,包括對美國,因此中國認為這是一招如意算盤。

面對「美國優先」,川普退出國際氣候會議等等問題,與馬克宏不對弦,自然是中國趁機挑撥離間的機會;而德國梅克爾,近來在外經問題上對中國不假辭色,拒絕中國併購德國重要企業,與調查中國商品的傾銷,自然也引起中國不滿。梅克爾扮演歐盟盟主的角色令中國不安,趁梅克爾被國內問題糾纏的時候,如果捧起馬克宏,取代梅克爾為歐洲盟主地位,豈不是可以使整個歐盟親中,還可以分化歐美關係,中國將得其所哉。

在歐美國家的中國通中,法國的中國通也是榜上有名的。因此這場外交角力也很精彩。馬克宏把首站放在西安,當然是討好中國之舉。1998年柯林頓夫婦訪問中國也是首站西安,中國出動大批唐朝美女載歌載舞歡迎,令柯林頓心花怒放。然而那時僅僅是美國表示對中國古老文化的尊重與興趣,這次則還要加一點,那就是西安是中國古代絲綢之路的起始點,更加符合中國實現「一帶一路」的外交目標。

不過馬克宏的回應也很微妙,就是帶了一匹駿馬送給習近平。據說習近平2014年訪問法國時,對共和國衛隊的駿馬行注目禮,似乎很欣賞他們的儀容。然而這是一匹「閹馬」,不知道共和國衛隊的駿馬是否全是閹馬,不過中國人對「閹」很敏感,不但是暗示斷子絕孫,而且對宮廷裡的閹人充滿鄙視與厭惡,雖然中國人的奴性也近似閹人。

後來中國與法國簽署的經貿協議款項,大為縮水,例如購買空中巴士的協議被擱置,顯然也閹割了協議作為報復。以牙還牙、以眼還眼、以閹還閹,不失中國崛起的作風。

習近平的中國春夢,有兩個主要手段,一個是軍事擴張,一個是經濟擴張,兩個成為習近平顯示其「男兒」的卵袋。其中的「一帶一路」就是經濟卵袋,不得有失,否則也就成為閹人。經濟卵袋自然也要靠軍事卵袋的支援。

可是「一帶一路」現在被歐盟抵制,即使與中國關係非常友好的巴基斯坦、尼泊爾、緬甸等鄰國,現在也受不了中國掠奪式的擴張而拒絕;何況投資「一帶一路」的亞投行也存在銀彈危機,靠捉襟見肘的中國在勉強支撐,因此找上法國成為新的宣傳賣點非常重要。然而法國是省油的燈嗎?馬克宏一到西安就說,歐洲應參與「一帶一路」,但是「這不能為新霸權鋪路,所經過的國家都成為附庸」。

這是在指責中國的新霸權,這個問題不解決,法國會真心投入?不要忘記,非洲有法國許多的前殖民地,現在也紛紛被中國入侵,侵犯到法國的勢力範圍。因此法國如果投身「一帶一路」,難道不是欲窺究竟,阻止中國的滲透?如果抱有這個目的,中國又豈會被法國插手?

欲知中法關係後事如何發展,只能且待下回分解了。

< 資料來源:《民報》引用網址 >
分享文章:

作者 林保華

林保華
資深政經評論家、中共黨史學者。親歷反右、大躍進、文革各項政治運動。曾任教上海華東師範大學,教授中共黨史。2009年創辦台灣青年反共救國團,擔任理事長。著有﹕《一個中國人的台灣情》﹑《中共風雨八十年》﹑《告別江澤民》......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