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專論》樂觀看待美台關係

綜觀二○一七年,從蔡英文總統與美國總統當選人川普通電話,到華府擬定嶄新國家安全策略,帶給台灣前所未有的正面效應,實為台美關係變化不斷的一年。

這段期間好消息接二連三傳來,包括蔡英文過境美國得到妥善安排;美方核准新一批對台軍售;美國新年度國防授權法中,台灣角色獲得重視;及川普提名「友台派」薛瑞福出任國防部亞太助理部長等。

  • 美國總統川普訪北京獲得如皇帝般的盛宴款待 。(路透檔案照)

    美國總統川普訪北京獲得如皇帝般的盛宴款待 。(路透檔案照)

  • 星期專論-羅曼

    星期專論-羅曼

然而,引發憂慮的情況也一再發生,且無一不是牽扯到中國問題。例如,川普在質疑美國的一中政策上打退堂鼓,以及川普在佛州私人海湖莊園招待習近平,自己也在北京獲得如皇帝般的盛宴款待等。在台灣看來,華府與北京的一來一往,彷彿都可能犧牲台灣的利益。事實上,對於美中是否簽署「第四公報」,台灣方面似乎一直保持警戒,但「第四公報」從來就不在計畫內。如今,獲川普提名出任國務院亞太事務助理國務卿的董雲裳,也被認為對北京方面的顧慮太過敏感,進而可能導致台灣在大國角力中退到次要位置。

美一中政策 不可能廢止

過去一年裡,觀察家們的心態在期盼和憂慮間來回擺盪,而我發現自己也在這兩端間摸索出其中的平衡點。在川蔡通話和川普推文質疑美國一中政策後,我試著要求我的台灣朋友克制他們心中那份期待,因為不論是宣之於口或實際為之,廢止一中政策都不可能成真。美國將與中國維持一種可以滿足美方需要的關係,這層關係永遠不會變得「良好」,但也不會完全脫離軌道。美國與眾不同的一中政策,正是確保此等狀態的方式之一。

同樣地,美國也不會背棄台灣,「台灣關係法」就是明證,川普和團隊沒想過破壞美方對台承諾。即使他們有意為之,這個議題的涉及面遠大於白宮、遠大於一位助理國務卿,我想她最多不過反映了國務院傳統上面對北京時的戒慎態度,更加不是川普發一則推特就能決定的事。事實上,這個議題的重大程度超越整個行政體系,美國國會也有話語權,況且,目前國會內親近台灣的議員,在處理台灣議題上活躍的程度,已有十多年不曾出現。

台灣人感到焦慮,是可以理解的。美國是台灣在全球唯一一個各方面都牽涉利益的國家,這讓台灣在相當程度上高度關注華府的風吹草動。我也察覺到,川普政府在執政初期,行事確實難以預料,而在國際關係方面,不可預測性確實有其用途,不一再向盟友做出相同允諾,以及台美沒有建立本來應當具備的溝通管道等,均是其中做法。正因為無法獲悉真正的訊息,台灣方面做出最壞打算也就無可厚非。

美台經濟互動 將有所進展

然而,把所有跡象羅列出來後,台灣方面理應可以懷抱希望迎接二○一八年,甚至更遠的將來。美方對台承諾不僅不會打折扣,還會進一步得到強化。這種情況自然不得北京歡心,卻與美方的外交承諾一致。我期待看到川普政府繼續突破國務院所設下的限制,拓寬與台灣交流的範圍。具體而言,我希望美對台軍售制定出確切的時程表,以滿足台灣最迫切的軍力需求,如戰鬥機和潛艦科技。此外,我也認為,美台經濟互動將會有所進展。美國希望以雙邊自由貿易協定取代跨太平洋經濟夥伴協定(TPP),但目前並未獲得各國熱烈回響;倘若台灣採取主動,就有機會合作。

要成就上述事項,需要的不僅是滿腔熱血,還必須嚴肅處之。軍售方面,美方需要台灣在研擬作戰任務和預算需求上務實以對,這有賴更高層級的軍事交流和全新諮詢程序襄助。在經濟方面,台灣必須展現意願,去處理具爭議性的開放市場的問題。不僅如此,台灣還必須設法讓中國去承擔兩岸關係緊張的責任。一旦北京有理由將兩岸破局歸咎於台灣(北京迄今仍無法出此策),就會危及台美關係的進展。

在一一探究各個層面後,可知二○一七年是台美關係美好的一年,放眼未來,甚至還能更好。台美雙方身為夥伴,我們必須緊盯情勢演變,可能會發生讓我們有如吃下定心丸的事情,也可能會發生讓我們如坐針氈的事情,但我們始終都得保持警惕。我們都心知肚明,可以促使我們團結的人或事,遠比意圖分化我們的多更多。

讓我們維繫這樣的信念。

(作者羅曼為美國華府智庫傳統基金會亞洲中心主任;國際新聞中心編譯孫宇青譯)

< 資料來源:《自由時報》引用網址 >
分享文章:

相關文章: